“我看起来像是傻子么?”

玉冰清眼神淡然,语气淡漠。

陆林认真道:“只是看着像而已,我真没骗你。”

玉冰清看着雨幕,道:“修炼了玉石体后不能人道,那么,你可知修炼了玉金体会是什么后果?”

体重变大。

这也是刚才天劫之后落下之时,凌空一踏却踏出巨响的原因。

陆林当然知道这一点,却毫不在意,道:“不知道,都不能人道了,还能惨到哪里去。”

说着看了眼玉璇儿,眼神遗憾。

色狼!

玉璇儿羞愤欲绝,却又庆幸不已。

还好修炼了玉石体,不过等以后修炼了玉灵体可以人道之时,自己的身子怕是保不住了。

“呵呵。”

玉冰清轻笑道:“修炼了玉金体,身体会越来越重,直到最后彻底变成一具玉金之躯。”

“想要避免这一点,必须得借助赤血玉髓进行修炼,保证身体的部分血肉继续存活,等到玉金体大成之后再转修玉灵体,到时候才可以彻底高枕无忧。”

“不过赤血玉髓只有玉衡山才有,你想要的话似乎只有强取豪夺才行。”

“…”

这一点还真不知道。

没办法,玉金体是点赞来的,直接就作用到了身体上,完全没有经历过玉髓修炼这个过程,因此自然不知道还需要玉髓才能修炼。

如此也怪不得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僵硬。

不过问题依旧不大。

五行灵气所转化的真元滋养不比赤血玉髓效果差,再加上充足的气血供养,血肉不会被玉金体同化。

只是这么做虽然可以抵抗玉金体的同化,但也无法继续修炼玉金体。

想要继续修炼玉金体,必须放弃抵抗。

可若放弃抵抗,唯一的办法只有借助赤血玉髓才行。

点赞的话,玉金体到时可以继续强行提升,但还是需要自己来抵抗同化,避免彻底变成玉金之躯。

想要不借助赤血玉髓,只能通过点赞来获得玉灵体。

陆林缓缓吐了口气,道:“你们玉衡山的修行之法为何都如此的…麻烦…”

本来想说坑人的。

想想还是算了,给对方留点面子,毕竟自己的确是偷学的。

玉冰清没好气的白了眼,道:“谁让你胡乱修炼,见什么练什么。”

叶莲蓉离开陆林的怀抱,翘臀靠在桌子边缘,轻盈一跃坐了上去,黑丝美腿交错,姿态毫无礼数却又无比诱人,柔声道:“贱妾倒是知道一点呢,玉衡山的修行术法对女人而言影响可有可无。”

“拿玉金体来说,女人天生阴体,与玉契合,在玉金体的修行上不仅体重不会变得过重,而且整体还会变的更加强大,对于赤血玉髓的依赖也会很小。”

“就算修炼至大成,身体也不会彻底被同化,就算彻底被同化,但只要修炼更强的玉灵体,便会恢复过来。”

“而若是男人修炼可就不一样了,不仅极其依赖赤血玉髓,身体还会动不动就彻底玉石化,玉金化。”

“没意思。”

“玉山主,你那赤血玉髓贱妾要了,快点给小道士用掉,不然小道士被玉金体如此折磨,身体可没有余力来欢迎贱妾。”

“…”

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人妻,这都被看出来了。

陆林心神火热,但身体却毫无反应,微微一笑,道:“我修炼的是金刚不坏护体神功,真不是什么玉金体。”

最多再来几次点赞,到时候肯定能获得玉灵体。

眼下玉金体的抵抗虽然麻烦点,但也算不得什么,问题不大,无伤大雅。

不过以防万一,如果能够得到一些赤血玉髓再好不过…

思定,陆林继续道:“不过赤血玉髓的效果我很感兴趣,说不定可以辅助金刚不坏护体神功的修炼。”

“死要面子活受罪。”

玉冰清淡淡道:“玉髓没有,看你能坚持多久。”

陆林表示遗憾,起身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别急呀。”

叶莲蓉那套着高跟鞋的黑丝玉足将陆林踩回凳子上,笑眯眯道:“能够五行与五脉全开,如此人物可是闻所未闻呢,也怪不得能够引动天劫。”

玉冰清同样起身靠着桌子边缘,目光仔细审视着陆林,道:“历史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一个没有,单独的五行或五脉全开倒是有人做到,但也屈指可数。”

身后,玉璇儿双手按在陆林的肩膀上。

一时间。

陆林面对两位绝美女人,背靠一位傲娇少女,顿感如坐针毡,语气弱了下来,道:“你们想干嘛?”

玉冰清展颜而笑,拍了拍自己的丝腿,道:“手给我看看。”

陆林犹豫了下,而后伸手放在面前女人那滑溜溜的白丝美腿上。

玉手翻过爪子。

玉冰清玉指落在陆林的手腕处,闭目不再言语。

与此同时。

叶莲蓉俯身深吸口气,道:“真元的气息,如此浓郁,让贱妾的莲心好生渴望,真的好想全部吃掉呢。”

真元,可以说是人间仙气。

别说人,妖魔鬼怪更喜欢吃,吃的越多,修为实力提升的便越快。

如此刻。

陆林耳边响起魑魅妖那娇媚到让人发麻的声音:“爹爹,人家也要嘛。”

陆林不方便说话,忍了。

魑魅妖继续道:“爹爹,人家家辛苦修炼的全部修为都没了,爹爹要负责嘛,人家只要一点点真元滋养就可以。”

值此之际,又一道稚童之声响起:“爹,我也要。”

噗!

陆林空余的手正在喝茶,闻言直接喷出茶水,打湿了两个女人美腿上的黑白薄丝。

妖就是妖,简直毫无底线,羞与为伍。

等点赞没收获了就杀。

陆林心下无语,开始今日份的点赞。

至于认下来?

那不可能。

认下来还怎么杀,不成弑子了么,会沾染到业障,损坏修行。

【凝儿,标签:魑魅妖,月卫司在逃妖物。】

【童子,标签:魍魉妖,月卫司在逃妖物。】

【你点赞了凝儿的“月卫司在逃妖物”标签,获得:月瞳术,锁妖鞭,寻妖铃。】

【你点赞了童子的“魍魉妖”标签,获得:影分身术 1,灵识 1,童心 1。】

两个“月卫司在逃妖物”标签相同,只能点赞其中一个。

月瞳术和小和尚那里得到的阴阳眼效果重合了,不过两相叠加效果更好。

锁妖鞭和寻妖铃这两个物品也不错。

影分身术提升了,挺好。

灵识也加了一点,聊胜于无。

至于那童心,感觉心态更年轻了一些,再加上又是一个成年人,所以好像变得更喜欢成熟女人了。

整体来说陆林还算满意,打算两只妖以后可以换着点赞,获取不容的收益。

话说回来,月卫司在逃妖物…

也就是说两只妖是从月卫司的镇压中逃出来的?

可以啊,还能逃出来,挺厉害。

不过感觉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陆林心下琢磨不断。

面前。

叶莲蓉眼眸娇嗔道:“讨厌,为何要忽然弄湿了贱妾的衣物,若是喜欢,那…”

说着,玉手一招,外面的雨水被引了进来。

陆林双眼不由睁大。

眼看就要湿身时,玉冰清睁开眼眸,真气外放震散雨水,道:“我可不是你,收敛点。”

叶莲蓉神色不快。

陆林神色不敢不快,正襟危坐,紧闭嘴巴,满脸无辜。

坦白说心下还是有点失望的,毕竟两位美人确实很美,尤其是叶莲蓉,对男人的吸引力的确是无比巨大,深的男人的那点心思和喜好,比妖女还要妖女,怕是夭夭都没对方妖。

面对对方,他是真的有些难以抵挡。

狂风呼啸,却在没入玉阁的瞬间温柔下来,将呼啸声与雨水留在玉阁外,只带来凉爽,微微拂动女人身上那单薄美丽的裙衣。

玉手轻拂,丝腿干净下来。

玉冰清松开陆林的手腕,微微蹙眉道:“虽说所开脉门越难,脉象也越珍贵强大,可为何你的脉象会是帝王之象。”

“就算开的是天脉,想要开出帝王之象,也必须要拥有帝王血脉才行。”

“难道你是当今皇帝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