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非终于晃晃悠悠上去热身了。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场上热身的陆非身上。

他是受伤了吗?

不要啊!

会不会是烟雾弹呢?

说不准是真的受伤了。

毕竟上场比赛之后有人贴出了陆非与普林斯相撞时的情形,有很大几率陆非会受伤,只不过一直以来陆非给所有人的记忆就像是永远不会受伤的战士。

所以大家都不愿意相信,陆非受伤了。

搞得活塞的主教练和球员也都面面相觑。

特么的。

本来已经准备好死磕最后一场了,结果被陆非这么一搞,突然有点小惊喜。

可是小惊喜的背后,不知为何,还有点担忧。

双方球员热身结束。

麦克米兰看着走回来的陆非,没有说什么,他知道陆非的情况最多瞒得了一时。

“陆,没事吧?”奥尼尔眉头轻皱的对陆非说道。

“应该没事。”陆非点点头。

他的肩膀还是隐隐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当所有队员站在一起的时候,陆非仿佛下了一个决心,他走到所有队友的面前,看着面前一起战斗了一个赛季的伙伴们。

“雷、沙克、布兰登,大家伙相信已经知道了,我的肩膀受伤了,球队的决定本来是让麦克赛前告知大家,我想了一下,还是我亲口来说比较好。”

“这场比赛我不知道自己可以上场多久,但是……”

“我想把胜利留在西雅图。”

“我想把这个赛季在今天结束!”

最后一句话,陆非几乎是吼出来的。

“来!”

陆非把手伸了出去。

所有人的手都一个接着一个盖在了上面。

包括一直以来都温文尔雅的麦克米兰,他此时的眼睛里甚至能看见隐隐的血丝。

“必胜!”

“加油!”

“淦他老母!”

场边有几个国内来的观众,听到奥尼尔大吼出这句中文,顿时齐刷刷的愣住。

陆非刚刚攒起了气势,正准备一副英勇就义的看向赛场。

结果被奥尼尔这句话,差点摔趴下。

然后第一时间装作不认识这个人的模样——草,这句话一定不是我教的。

这个小插曲过去之后。

比赛正式开始。

全场所有的观众都接受了陆非受伤的事实,因为大屏幕已经来回播放了几次陆非刚刚说赛前动员的话。

观众们都在等待陆非上场的时候。

活塞队却想在陆非上场之前解决战斗。

所有人的目光都狠狠的望向刚刚在场边的那座奖杯。

跳球不出意外被奥尼尔拨给了罗伊,活塞队没有上来紧逼,毕竟罗伊虽然这些年一直在超音速打替补,但是谁都知道,罗伊有着足够强的实力。

去逼抢他的球,无异于白费精力。

罗伊轻松的将球带到了对方的三分线外,他没有像以前一样加速突破,今天的他是球队的组织后卫,不再是以往板凳席上的尖刀,所以他将球吊给了奥尼尔。

奥尼尔接球后往里运了两步,当他看到对手包夹他的时候,马上将球转移给了底角的雷阿伦。

普林斯的心都提起来了。

好在雷阿伦并没有三分出手,而是又将球吊给了奥尼尔。

奥尼尔接球转身勾手。

他的勾手可没有姚明那么准,篮球砸在了篮筐前沿蹦了出来。

“常规操作。”所有人都会心一笑,相比勾手,奥尼尔的命中率最高的还是扣篮,勾手不进大家只会笑笑说:“应该的,进了才是意外。”

央视的解说张卫平叹了口气:“奥尼尔要是能有姚明的勾手,相信这球肯定就进了。”

其实奥尼尔的勾手并不差,只是被他更强势的身体掩盖住了。

“没关系,等一会超音速的外线露出锋芒,外线才是超音速最厉害的武器。”

但很意外,超音速的外线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根本没有主动进攻,接下来几个回合,不是将球交给奥尼尔,就是给了拉希德华莱士,就连拉希德华莱士,也一反常态不要命的往里凿。

这下很多人看不懂了。

按道理说,超音速最有把握的是外线啊?

难道就因为陆非不在?

活塞队似乎找到了防守规律,开始大规模收缩防守,这样一来奥尼尔和华莱士的效率更低了,超音速开始落后。

整个球馆的球迷大气都不敢出,他们还等着今天拿总冠军呢。

“加油!”

陆非在场边站了起来,高声给队友打气,他响亮的声音在压抑的球馆里显得那么的高昂。

整个球馆的球迷开始跟着陆非一起高呼:“加油!”

“这就是陆非,他有这种魅力,让所有人相信,哪怕他不在场上,只是站在场边也能让球队有信心拼下去。”陈桥暗暗想着。

麦克米兰的手心全是汗。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就信了陆非的话,让陆非来安排战术,虽然听上去这个战术还不错,但是比赛这种事情瞬息万变,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咦?

似乎……有效果了?

“滴!”

裁判吹响了哨子,活塞队本华莱士打手犯规。

奥尼尔罚球两次。

张卫平笑道:“让奥尼尔罚球,基本上等于白瞎了,又浪费了一次进攻机会……等等,活塞队的华莱士被换下了,天呐,华莱士似乎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领到了两次犯规。”

有效果了!

陆非紧紧握住拳头。

华莱士下去之后,超音速这边也开始换人。

换上来的是……陆非!

全场球迷高呼起来。

陆非上场了!

陆非回来了!

陆非站在球场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能上场的感觉真棒!

虽然肩膀还疼着,投篮肯定不会顺畅,但是他上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投篮!

他上场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不断的突破,把活塞的防线突成筛子。

只要没有华莱士这道防守大闸,陆非相信没有人可以在最后拦下自己。

如果华莱士在里面,陆非进去后需要面对强力的对抗才能打进,即便要分球,对手也会因为有华莱士在,可以安心的轮换防守。

现在华莱士下去了,活塞队的内线防守在陆非面前就像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

陆非跨下运球垫步之后突然一个长变向晃过防守人直杀篮下,快的像一道闪电,活塞队的三个球员扑了上来,结果球不在陆非手里了。

只听见全场球迷欢呼声。

奥尼尔狠狠的将球砸进篮筐。

这球传的太棒了,奥尼尔接球就是扣篮,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两分钟后,超音速反超了比分。

活塞队一看不行啊,抓紧换上本华莱士。

结果华莱士一上去,陆非就下来了。

没一会,活塞队又领先了,只不过代价是华莱士又添了一次犯规。

活塞队主教练的脸一片铁青。

他想起比赛开始之前,球队翻译告诉他奥尼尔吼的那句中文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只想重复一遍——

淦他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