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郑金仁的这番话,萧梦洁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眼都在颤抖着,滔天的怒火席卷了她整个身体,她的双眼通红的望着眼前这个表面上道貌岸然文质彬彬实则却卑鄙无耻的男人,望着这位曾经和父亲交好,对待自己和姐姐也曾经十分照顾的郑叔叔。

直到此刻,萧梦洁才看清楚郑金仁这个人的真实面目,原来,以前的那个郑叔叔,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已,当父亲得势的时候,他和父亲交好,父亲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帮他疏通关系,提拔官职,一旦父亲失势,遇到危机,他竟然第一个落井下石,甚至还要睡了自己,这样的人,还有人性和道德可言吗?

萧梦洁愤怒的颤抖着,怒视着郑金仁。

郑金仁却一脸淡定从容之色,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果汁递给萧梦洁道:“萧梦洁,来,先喝了这杯果汁压压惊,冷静一下,我知道,你现在对我非常不满,甚至恨之入骨,但是我不在乎,现在我就明着跟你说吧,从我到你们萧家看到你们姐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对你们姐妹充满了浓烈的兴趣,我发誓,只要我郑金仁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你们!今天,我终于如愿了。”

萧梦洁把果汁推到一边,怒声道:“你的脏东西我不喝。”

郑金仁道:“只要你喝了这杯果汁,我立刻打一个电话,让人把你姐姐萧梦雪也放出来,当然了,我的条件还是没有变,你必须要答应做我情妇至少一年。如果不答应,我现在就给看守所的人打电话,让他们好好的折磨折磨你父亲和姐姐,我相信你应该听说过,在看守所里,有很多可以折磨人的办法人的,甚至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说道这里,郑金仁的脸上露出一丝冷酷。

看到那阴冷的表情,萧梦洁感觉自己的心在下沉,她虽然没有经过太多肮脏之事,但却也并非三岁孩童,很多事情也都听说过一些。

郑金仁说的情况还真的有可能会发生。

怎么办?

郑金仁又把果汁推了过来,柔声说道:“萧梦洁,我知道,你是一个孝女,你和你姐姐的感情也很深,我相信,你应该不愿意看到他们受罪受折磨吧?”

那一刻,萧梦洁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碎了,她并不傻,她已经隐隐感觉到这杯果汁肯定有问题了,但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孤独无依的女孩,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救出自己的父亲和姐姐,现在的郑金仁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哪怕是郑金仁现在所说的话她并不全信,但是她却没有了其他选择。

萧梦洁想起姐姐从小到大对自己的千般照顾,万般疼爱,想起父亲对自己要求的百依百顺,父爱如山,她的手颤巍巍的拿起桌子上的那杯果汁一饮而尽。

一杯果汁入肚,萧梦洁只感觉到果汁很甜,随即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身体软绵绵的倒在沙发上。

郑金仁顺势把萧梦洁搂在怀中,轻轻的把她的身体平放在沙发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俯视着萧梦洁那玲珑有致的娇躯,心情十分激动,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有股强烈的激流在涌动着,尤其是小腹下面,更是一片浪潮汹涌。

但他却没有着急,而是一寸一寸审视着萧梦洁的娇躯,等到把萧梦洁那火爆的身材从上到下欣赏完一编之后,他这才不慌不忙的把手伸向萧梦洁的衣领,意图去解开萧梦洁的上衣。

他几乎再也无法忍耐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刘小飞龙行虎步冲了进来,几步便来到郑金仁的身后,在郑金仁正打算弯腰身体去侵犯萧梦洁的时候,被刘小飞一把抓住他的脖子硬生生的揪了起来,狠狠的向外一甩,郑金仁的身体噗通一声翻滚着落在房间中间的空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爬起来。

刘小飞看向萧梦洁的情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萧梦洁的扣子虽然被解开了大半,但是里面的衣服却依然完好无损,下面的裙子也是紧紧的穿着。

刘小飞长长的送了一口气,先是把萧梦洁的脑袋放在屋内的水龙头下面冲了一会儿,用凉水刺激萧梦洁的神经让她苏醒,随即又帮助萧梦洁揉捏了一下身上的几处穴道帮她舒缓身体的不适。

萧梦洁很快便苏醒过来,看到刘小飞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大吃一惊,又看了看房间中间刚刚爬起身来郑金仁,有些诧异的问道:“刘小飞,你怎么来了?为什么我浑身都是湿漉漉的?”

刘小飞道:“你刚才一直在昏睡不醒,刚才那个混蛋正在脱你的衣服意图侵犯你,幸好我及时赶到把那个家伙给丢了出去,我用凉水浇你头才把你唤醒。”

虽然醒来,萧梦洁却感觉到头很痛,但是意识却是清醒的,她看了看已经被解开大半的上衣,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盯向郑金仁,她咬着牙说道:“刚才郑金仁这个王八蛋给我喝了一杯果汁,我就人事不省了。”

刘小飞点点头,来到郑金仁的面前,一脚把刚刚坐起身来的郑金仁再次踹倒在地,用脚踩住郑金仁的脸冷冷的一根手指头使劲的碾压着,冷冷的问道:“你是不是跟萧梦洁说你可以帮助她救出他的父亲和姐姐,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郑金仁连忙打着包票。

“是真的?”刘小飞拉长了声音,脚下却在使劲的用力:“如果你要是再敢撒谎的话,我立刻踩碎了你的这根手指,让你以后再也无法使用了。”

“这……啊……疼啊……”郑金仁惨叫着。

“知道疼就说实话。”刘小飞冷冷的说道。

“我说,我说。”郑金仁毕竟身娇肉贵,见风使舵的本事绝对超一流:“我那是骗萧梦洁呢,我怎么可能会去帮助她救萧战天和萧梦雪呢?要知道,萧家危机的背后可是叶成坤和王子豪、吴法天三人联手做得局,就算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破坏他们的好事啊,他们随随便便拿出一个就足以让我喝一壶的,我不过是想要趁火打劫捞取一些好处罢了!”

郑金仁说完之后,萧梦洁听得彻底傻眼了,她双眼中的怒火已经喷薄而出了,她强忍着头疼,来到郑金仁的面前咬着牙说道:“郑金仁,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刘小飞的脚下还在用力,他连忙使劲点头说道:“梦洁侄女,对不起,是我不好,主要是我这个人色胆包天,一直想要找机会拿下你们姐妹,我看到这次机会不错,就想要空手套白狼把你收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草,你丫的竟然敢坑姑奶奶!我跟你拼了!”萧梦洁气急败坏,尤其是想起刚才如果不是刘小飞及时赶到自己几乎就要**之后,更是气得暴跳如雷,伸出嫩白的玉手狠狠的抽打着郑金仁的脸蛋,一个大嘴巴……两个大嘴巴……三个大嘴巴……

到最后,萧梦洁打得自己手都疼了,这才助手,随即气急之下,向着郑金仁的裆部狠狠的踢了一脚,把郑金仁踢得佝偻着身体躺在地上惨叫不已。

刘小飞似乎听到了有鸡蛋破碎的声音。

萧梦洁似乎踢得爽了,还要再继续踢,刘小飞却使劲一拉萧梦洁说道:“好了,赶快走吧,我估计你把他给废了。”

一边说着,刘小飞一边用手拍打了一下郑金仁的脸蛋说道:“孙子,你给我听清楚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刚才早就在外面录音并录像了,如果你要是说出去的话,我保证,你这个官肯定是当不成了,你自己最好掂量掂量到底孰轻孰重。”

说完,刘小飞拉着萧梦洁飞快的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两人走出之后,萧梦洁有些疑惑的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你既然刚才一直在外面录像录音,干嘛不早点进来救我。”

刘小飞苦笑着说道:“我刚才是忽悠他的,我主要是担心他会追究你踢碎他蛋蛋的责任,至于他是否会找你麻烦,这个现在还真说不准啊,不过我们也只能赌一把了。如果他真的不顾一切想要收拾你的话,就这个问题就足够你喝一壶的,不过如果我要是珍重他的官位,也许他不敢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捅出去,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萧梦洁愣愣的盯着刘小飞,像看着外星人一样,她没有想到刘小飞这么大胆子,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都敢空口白牙的胡说八道。

不过想起自己的父亲和姐姐还在看守所里面关着,萧梦洁心中又趁着起来,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就算郑金仁不追究我的责任,那我父亲和姐姐怎么办?你能帮我把他们救出来吗?”

刘小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能,我一定可以办到。”

“真的,你真的可以办到?”萧梦洁激动之下,抱住了刘小飞的胳膊,脸都凑到刘小飞的近前了,两人就那样近距离的对视着。

刘小飞可以断定,此刻,自己的嘴唇距离萧梦洁的嘴唇之间的距离绝对不超过0.5厘米!

看着萧梦洁那种激动而又充满了怀疑的表情,刘小飞再次肯定的点点头:“只要不放弃,我们一定会找到营救他们的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