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这已经是京城之变后第六天。

杨丰的大军离京过程并没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主要是他离开时候顺便又洗劫了盔甲厂……

准确说是去盔甲厂领用了部分军械。

兵部批准的。

虽然盔甲厂的武器粗制滥造,但绝对能用,所以离开京城的大军以戚家军为核心,外围跟着超过三万手持各种乱七八糟武器,甚至还推着大炮的纤夫,中间还有无数挑着各种补给的,估计打一场战役都够用的。

整个大军就这样在沿途一片鸡飞狗跳中直抵天津。

无论是京营还蓟镇兵,都只是远远跟着,没有对他们进行攻击。

万历又不傻。

目前朝廷在京城的这些京营和蓟镇兵,是很难剿灭杨丰团伙的。

真要是动起手来赢了还好,万一输了那可就是杨丰二打皇城了,那时候恐怕就不是一道圣旨能解决,在大明朝来个泾原兵变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至少在各地勤王大军到达,确保可以剿灭杨丰前,朝廷是不会动手的。不过朝廷不动手归不动手,却可以撺掇那些傻子,比如说天津三卫的将领们,所以朝廷只是裁撤天津三卫却故意没说怎么安排他们。

如果他们被逼急了带着部下死守天津,阻挡杨丰的大军接管天津,那就真的可以说是完美了……

“末将天津左卫掌印指挥倪家荫见过大帅!”

上次那个差点被踩死的将军恭迎在城门前。

好吧,没有傻子!

天津三卫的将领们傻呀?

你们整个京营加上蓟镇的至少五万大军,都不敢对他们动手,却想哄着我们跟他们拼命?

跪迎多好?

“天津卫和右卫的呢?”

杨丰端坐马上看着老熟人。

“回大帅,他们二人因天津三卫行将裁撤,故此已然离开天津,前往京城询问如何安置,末将也是在此等候大帅前来交割。”

倪指挥使说道。

“行了,你也是个明白人,本帅虽说不喜欢那些文臣,但对咱们武将却都看着亲切,本帅祖上也是跟着太祖打天下的,说起来虽然只是寻常军卒,但说不定也曾与贵祖上一同杀敌,不会难为你们的。你回去收拾收拾,也进京去吧,倪家和其他各家房产店铺都不会动的,田产既然本帅是要行太祖法度,那必然会重新整理,但也不会连吃饭的都不给你们留的。”

杨丰说道。

他这个总兵属于镇守总兵,是有资格称大帅的。

明朝总兵分两种,一种是镇守总兵,蓟镇总兵这样的,一种是援剿总兵,也就是从各地带兵去战场打仗的,比如明末辽东战场那些乱七八糟的总兵,这样的没资格称大帅,不过有些本身就是镇守总兵的也可以。

“末将明白,末将这就回去收拾进京!”

倪指挥使赶紧说道。

他老老实实退到一旁,看着杨丰在他面前走过,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拱北门!”

杨丰欣赏着眼前古老的城门。

就在同时他身后几个纤夫背着鸟铳,抬着一张桌子走到前面,就摆在瓮城里面正中,然后再摆上香炉之类,将一套御制大诰居中供上,另外还供上了一套大明律,再把一张交椅摆上,笔墨纸砚惊堂木伺候着,一队拎着大棒子小板子的戚家军走到前面分列两旁。

杨大帅怀抱尚方宝剑,走过去一坐,拿起惊堂木一拍……

“开始吧!”

他喝道。

对面看热闹的人群一片茫然。

实际上天津城甚至周围基本上都在这里看热闹,而其中一个穿青衫的家伙明显鄙视的冷哼一声。

不过杨丰耳朵极其灵敏,所以立刻就盯上了他。

“带过来!”

杨大帅喝道。

徐寿带着戚家军立刻上前,直接抓住这家伙就往前走……

“尔等欲何为,我有功名在身,岂容尔等折辱!”

那人怒道。

但紧接着他还是被拖到桌子前面。

“放开我!”

他很高傲地喝道。

杨丰挥了挥手示意徐寿等人放开,然后抱着尚方宝剑笑眯眯地看着他。

“有功名,秀才吗?”

“然也!”

“头上戴着什么?”

“自然是方巾,太祖高皇帝赐名四方平定巾!”

“那为什么对角戴呀?”

“呃?”

秀才傻眼了。

杨丰瞬间变了脸色,骤然一拍惊堂木。

“拉下去,笞责三十,还知道太祖高皇帝赐名四方平定巾,太祖高皇帝也教你对角戴方巾?四方平定巾,你连自己头顶都不正,还有脸以功名自居,今日本帅奉旨督办太祖高皇帝旧制,今日第一个就先教训教训你这个连方巾都敢歪带的所谓秀才!”

他喝道。

“我是秀才,官府不能打我,只有学官能打!”

那秀才惊恐的尖叫着。

“这个能不能打?”

杨丰把尚方宝剑往桌子上一拍……

“再加二十,藐视皇威!”

他喝道。

一帮如狼似虎的戚家军立刻按住秀才,掀开青衫扒下里面,抡起竹板就开始了狂抽……

“嗷!”

秀才惨叫着。

人群中几个对角戴方巾的士子吓得赶紧正过来。

“把他俩带过来!”

杨丰指着人群中一个同样的青虫,和他旁边明显很水灵的小婢女喝道。

徐寿立刻上前,那青虫倒是老实了,赶紧带着婢女战战兢兢过来……

“这是何人?”

杨丰指着小婢女喝道。

“学,学生家婢子。”

青虫战战兢兢陪着笑脸说道。

“不是拐带的?”

“不是,学生有她的身契。”

“哦,有身契啊!对了,你如今是生员还是举人还是已然为官?”

杨丰笑了。

“学生还是童生。”

青虫颇有些忧郁地看着他说道。

“拖下去,杖一百!”

杨丰骤然一拍惊堂木喝道。

“呃,大帅,学生身犯何罪?”

“太祖制度,非高官显贵不得蓄奴,纵然一品也不过十二奴婢,庶民不得蓄养奴婢,违者杖一百,奴婢放为良人,你一个童生居然敢蓄奴,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把这个小姑娘给本帅带过来,正好本帅身边缺个婢女,先让她跟着我,以后长大给她许个好人家!”

杨丰喝道。

“大帅,冤枉啊,她并非学生奴婢,她的身契是义女……”

被按住的青虫举着手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