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暮已至,通天海水面的碎光里渔舟飘荡,如树叶落在其上。

如果是往常,此时才正式为渔民们出海撒网的忙碌时刻,然而进献将至,手下们为能够顺利进行,日落即将居民们全都勒令待在家中不得外出。

可总有些例外,比如,悟空和六耳就正坐在「伍二」岛上某个隐蔽处的石头表面,低头看那些部下们互相交谈。

道路上不时有拉货的马车经过,那庞大的木箱因凹凸不平的路面晃动出残影。

马车最终都是抵达港口,木箱被那些下属们分装上不同的小船。

“一模一样的规格和颜色,根本看不出究竟哪些里面是孩子。”六耳将扒开的树枝放回原处,“他们还挺严谨。”

悟空仍然在观察着这里的一切:“该严谨的地方不严谨,他们也不会在通天海横行霸道这么久。”

远处的水上停了艘巨大的船只,而在它外围有不少直立的山崖,如同从水底直直抽出的宝剑,将船只护在其中,警告着外部的肖想者。

根据安夏给她们的情报,进献那日太阳落山后,这些小船就会驶向大船,再由大船上的人将木箱们再一次分派回小船上,小船们随后将其带到不同地点沉入水中。

没有线索,根本没有外人可以猜得出两次分派后的木箱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只不过对于日之眼来说,他们还没沦落到“没有线索”的地步。

“唉,安夏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到底哪些是真正装了孩子的木箱呢?没有答案的感觉太闹心了。”

“真告诉了我们,他还能有命见首领?”一回想起安夏提及他们首领时的脸色,悟空就忍不住勾勾嘴角,“更何况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还没到能获得那种级别信任的程度。专心弄好这一次的工作,水上进献的事情别操心,咱们只管从这伍岛总管的房子里搜出安夏要的东西。安夏不也说了么,事成后,就有充足的理由把我们引荐给首领了。”

语落,她低头确定好情况合适,率先跳到了不远处的房顶,再压低身子藏好。

六耳紧随其后,两人在忙碌的小妖、人群街道之中小心翼翼穿行,直到最终来到一座相对华丽的府邸周围。

府邸建筑精美,甚至还设有院落,其中种上几株草木,修剪出讲究的模样。

视线接连踏过府邸中的每一寸道路,并时不时停顿下来“嗅”着周围,好推断出可能的目标,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耽误悟空和六耳交谈:“今晚上,你去我去?”

“你去。”

“这么毫不犹豫地就推给我?”

六耳歪头看了她一眼,笑眯眯道:“你比较在行嘛。”

“......”悟空盯着六耳一会儿,伸手用手臂像挽哥们儿一样勾着六耳的头拉了过来,“六耳啊——”

“昂?”

胳膊上劲儿稍稍收紧一些,悟空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道:“你是不是又想和俺老孙打一架?”

六耳仿佛没闻到危险的气息似的:“哎呀,我不过说个实话。”

“那你不是说继承了俺老孙的所有记忆和感情么,那你不是一样在行?!”

“我又没真的实操过。”六耳说着抬起双臂,握拳在胸口震了震做打气状,脸上伴以真诚的笑容,“去吧!我相信你可以的,姐妹儿!”

“......”深呼吸,不要和她生气,怎么也等到这些事解决以后。悟空如是安慰着自己。

太阳一旦触碰到视觉上的边界,就总会下落地很快,不多时夜色已然很浓,岛屿上虫鸣声起。除了月光,还有巡逻队手里的篝火把一隅小小天地照亮。

在篝火照不到的黑暗里,悟空灵活地像是一只麻雀在闲庭信步穿梭于楼阁屋顶,又如同猫一样每个动作都安静到不带半毫声响。

她轻松来到一处房屋悄悄溜了进去,火石点燃随身带的根蜡烛,定睛一看,的确是书房无误。

但说是书房,架上柜里摆放的却大多不是书,而是各式各样漂亮的文玩玉器。

悟空心底骂了下这贪婪地总管,径直走到个细高的红黑釉下彩纹瓶前,手握着一转,这瓷器竟是带动着身下的一块圆盘一起转动,紧接着,书桌木椅背后的墙别分开出道暗门。

唉,都几百年了,怎么天上人间藏暗道的法子还是一成不变啊。悟空站在暗门面前长长叹了口气。

顺着密道一路向下,没费多大的功夫,悟空就找到了总管藏匿重要物品的那间房间。

安夏说,伍岛的总管虽然所在的岛屿等级不高,却是贰岛总管府上二把手的亲弟弟,他们不可能没有书信来往,只要能找到他哥哥寄过来的信,就多少能了解到些高阶岛上的重要情报。

悟空把所有抱在牛皮纸袋里、布袋里或者裸露的书信全部塞在了自己胸前带的小包袱里,末了拍拍分量,不觉庆幸运气刚刚好,再多些装起来恐怕就要吃力了。

行动顺利,悟空的心情也自然比较好,但待她喜滋滋走出这间小屋时,却敏锐听到暗道更深处传来呜咽声。

仔细一听,似乎是儿童?

身上的神经瞬间绷紧,悟空一手按在腰间安夏送的匕首上,压低身子顺着暗道继续向前。

她不知道又走了多远,直到经过一处拐角,眼前赫然出现道铁门。

铁门里,约莫有十又出头的几个孩童,三三两两抱在一起,啜泣声正是从他们中发出来的。

小孩?可为什么这里藏了小孩子?悟空大吃一惊,急忙来到铁门面前,仔细端详着。

而这些孩子早已察觉到光亮,久居黑暗让他们对于蜡烛的火也不甚适应,眯着眼睛多少看清悟空的模样后,一个个大惊失色,小团汇成大团地挤在一起,往墙角缩去。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小孩?通天海上原本居民的,还是从外面来的?”悟空抓着铁门边缘,察觉到孩子们对她既戒备又恐惧,浅笑着安慰,“别怕,我是来消灭把你们带到这里的人的。”

可惜孩子们眼神里的惶恐并不没有减轻多少,但其中有一个个头最大,年龄也应该是最大的男孩挡在所有小孩面前,像只凶巴巴的幼狮嘶吼着:“你是妖怪!是坏东西!”

虽然被骂,但悟空瞧着这个敢于护住其他年幼孩子的大孩,心底泛着的是不知名的好感,她笑了笑,伸手拔出腰带上的匕首,沿着铁门缝隙放进去,一把推到了大孩面前。

大孩果然露出诧异的目光。

“我可是把身上唯一的武器给你了,这下总该信我了吧?”悟空看着她,仍是浅浅的笑着。

——

ps:前段时间外出忙碌,耽误了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不过现在我回来了!继续更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