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藤一上前一步,用东瀛话道:“秀子,我从未怀疑你对天皇的忠诚,可此子半人半神,如能为我所用当然最好,如不能,日后将是我们第一劲敌,还是铲除为好。”

秀子施礼道:“请六番长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试试。”

斋藤一沉吟不语,也在犹豫,便问冲田总司道:“一番长怎么看?”

“杀!”冲田总司毫不犹豫,他至今都对京都的火龙心有余悸,欲铲除后患。

“等一下!”真正的毛海峰现身道:“家父曾吩咐留**一命。”

“为什么?”冲田总司不解问道。

“他是大明朝的王爷,朝堂上的摄政王,又是戚继光的顶头上司,他活着的价值远远高于死人。”

“可这小子身上的火龙厉害,冒出来的话我们都要死。”

“家父也听说过他在京都的传闻,可就算如此也值得冒险一试。”

秀子松了口气,道:“多谢少船主。”

毛海峰笑道:“我知道你对他余情未了,我可以等你回心转意。”

秀子笑了笑,没有接话。

南宫玉心里默默道:“火龙兄啊,现在是你一展神威的时候了,快现身吧。”

他哪知火龙现身只是偶然为之,不能次次用来救命,不过他和火龙心有感应,火龙似乎也听到了他的请求,左臂上的火龙纹身闪闪冒光。

斋藤一发现后大惊失色道:“不好!火。。。火龙要出来了。”

众人吓得快速向后退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的肩头上只是发光,火龙并没有飞出。斋藤一这才仗着胆子上前,用剑把击晕了南宫玉。

此时下面的普良和周子通也都快坚持不住,被三位番长,秀子和唐铮跳下来点了穴道,都被活捉。周子通大骂不止,只求速死。普良则双目垂下,合十静坐,置生死于度外。

秀子来到周子通面前,好笑道:“你这老道,都成了俘虏还敢骂人,我们忍者的刑法可比你们的大理寺还要残酷。”

周子通大骂道:“臭丫头!我们中土武林乱成这样都是你害得,有种你放开我,看我不一掌打死你!”

秀子笑道:“呦,原来我这么厉害啊,多谢抬举。现在就算你们想死也死不了,你们一个是少林掌门,一个是武当掌门,不如就在我们东瀛当师傅,我拜你们为师如何?”

“呀呀呸!想偷学我们的武功,门都没有。。。”周子通还没说完就被秀子点了哑穴,和南宫玉,普良一起被铁链五花大绑,装进了囚车,押走了。

再说萧云溪逃出松浦镇后一路飞奔,跑进了树林,他听声音察觉到跟来的忍者都被甩掉,却有一人始终紧追不放。凭气息感觉到此人正是制住南宫玉的蓝眼人,他心里是多么渴望的回身一战,替朋友报仇,但理智告诉他绝不能冲动,只有活着回去告诉戚继光和群雄,才是救人的唯一途径。

他自从练成‘心剑’的境界后,眼瞎已不再是负担,他用心灵可以感受到附近的一草一木,山川河流,比眼明之人更能判断出地形的优劣,所以他挑的撤退路线都是最有利于自己的。林中的遮掩物多,月光不透,对眼明之人反而不利,可后面的蓝眼人却是高手中的高手,无论萧云溪如何藏匿行踪,或是变化身法,始终如幽灵般的尾随其后,躲不掉,甩不开。

萧云溪正在着急之际,忽然感受到前方高石上坐着一人,那人神华内敛,气息沉稳,无疑是位绝顶高手。他心中一紧,可立刻感觉到这股气息亲切无比,他顿时动容到:“师。。师傅!”

高石上那人正是东瀛武圣秋山牧,秋山牧低声道:“走。”

萧云溪一躬到地,感激道:“多谢师傅。”说完飞奔而去,

随后而来的蓝眼人也追到高石处停下,皱了皱眉,施礼道:“武圣大人,您要挡在下么?”

秋山牧微笑道:“他是我徒弟,谷主大人就放他一马吧。”

“可他也是东瀛的敌人!”

“只要不打仗,就不是敌人了,不是么?”

蓝眼人见萧云溪已跑远,就算追也追不上了,索性放弃,道说:“在下素闻您的“和平”主张,也尊敬您的见解,但与明朝开战是天皇和丰臣大人的志向,您这么做便是对那二位不敬。”

秋山牧道:“老夫自会向天皇解释,至于丰臣秀吉,老夫对他无话可说。”说完跳下高石,伸了伸懒腰,就像一个坐久的老人,转身离开道:“还是要谢谢谷主大人给老朽薄面。”

蓝眼人默然无语。

秋山牧走出两步,忽然站定,头也不回的徐徐说道:“山本君,你不是一直都想挑战我么?这是你最好的机会。”

蓝眼人身子微微一颤,眼睛蓝光大盛,显然被说到了心事。

秋山牧道:“你的斗气正旺,要动手就是现在。”

说完回过半边脸,对他微微一笑,本来浑浊无光的眼睛顿时亮如灿星,驼下去的背脊也挺直如枪。

蓝眼人的手已握住剑柄,可当看到这个笑容时,顿时停住了后面的动作。

那是一个绝对自信的笑容,也是在嘲弄自己的笑容,那只看向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是死神的凝视。

蓝眼人脸上汗如雨下,握剑的手微微颤抖,不是兴奋,而是害怕。

忽然两脚并拢,两手紧贴双腿,一躬到底道:“对不起,失礼了。”

秋山牧扭回头叹了口气,驼着背拖拖然的走了。

南宫玉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斋藤一,他发现自己被铁链层层困住,被装在一个大铁盒子里,只留头和手在外面。

斋藤一见他醒来,还是略显紧张的退了两步,有了上次的火龙救主,面对此人时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辛苦了,请六番长暂离,我想跟他谈谈。”立于角落里的秀子说道。

斋藤一点了点头,道了声“小心”,退出了石牢,关上了铁门。

南宫玉看了眼四周的石墙,道:“我被关起来了么?”

秀子幽叹了口气,道:“我立刻可以放你出去,只需要你的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秀子正色道:“宣誓加入东瀛国籍,你做得任何事都要以东瀛的利益为重。”

南宫玉失笑道:“我要是骗你呢?”

秀子道:“你不会,南宫玉说出来的话,比金子还值钱,不是么?”

南宫玉叹道:“你知道我不会做出那样的承诺的。”

秀子走上前,对他深深一吻,搂着他哭道:“玉郎,自从荒岛一别,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么?你难道不想我么?”

南宫玉道:“我当然想,做梦都想。”

秀子失声道:“那你就留下来啊!跟我朝夕相伴不好么?不好么?”

南宫玉摇了摇头。

秀子仍不死心道:“我可以安排把你的妻儿都接来,我可以去做他们的工作,保证让他们都接受你的新身份。我也可以保证你在东瀛可以享受与大明相同的权势,我甚至可以帮你取代丰臣秀吉,只要你肯留下来,我什么都肯为你做。”

南宫玉静静的看着她的那双迫切的眼睛,徐徐道:“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什么?”

“只要天皇能当着我的面保证从此再不侵扰我大明,我留下来又何妨。”

秀子愣了愣,考虑一会儿,道:“这个我做不到,我无法左右天皇的意志。除此之外呢?”

南宫玉道:“没有除此之外,这也是我的意志。”

秀子像泄了气的皮球,退了几步,坐在角落的椅子上,道:“玉郎,这真的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我出了这个门,你可知面对你的是什么?”

南宫玉淡然一笑,道:“无非一死。”

“他们不会让你死的,他们会研究你身上的火龙,会让你喝下各种奇怪的药物做实验,让你失去理智,成为他们操纵的傀儡,变成行尸走肉,还会割下你的皮肤,尝试让火龙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当你百无一用之时,他们会对你灌下各种毒药,实验毒药的药性,那时的你会大小便失禁,头发掉光,人鬼不像。”

南宫玉脸上微微变色,道:“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秀子惨然摇头道:“我不能杀你,我只忠于东瀛,这是我的原则。只有你答应我的要求,我才有理由救你。”

南宫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不敢想象自己成为行尸走肉,大小便失禁的样子,过了半响他才苦笑一声,道:“也罢,你走吧。”

秀子起身动容道:“就算是这样,你都不肯加入我们东瀛么?”

南宫玉道:“对于东瀛,我只有两个人割舍不下,一个是我爹,一个是你。而大明,我什么都割舍不下。两者相比,我选多的。”

秀子一下子又坐了回去,她这次是真失望了,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忽听钥匙打开铁门的声音,唐铮阴笑着走了进来,道:“说不通吧?这小子一根筋儿,还是换我来吧。”

他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尽是小钳子,小刀,钢钉等物。他取出一根钢钉,恶狠狠道:“七巧灵指?就先废了你的指头。”说着就要上前。

秀子上前猛推开了他,怒道:“住手!我和他还没说完!”

唐铮好笑道:“还没说完?就算让他当天皇他都不会干的。”

秀子抬手扇了他一巴掌,厉声道:“滚,要杀他也轮不到你这条狗。”

唐铮涨红着脸,怒道:“你叫我什么?”

秀子好整以暇道:“你难道不是我们东瀛的狗么?”

“你。。。你。。。当初可是你劝说我来东瀛的,也是你介绍我去伊贺谷的,还说我来东瀛是你们的荣幸,你们会帮助我夺回唐门。”

秀子好笑道:“我是说过让你来东瀛当狗,来伊贺谷当狗,让你当狗我们觉得很荣幸。至于夺回唐门云云,都是骗你的,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可你还是来当狗了,因为你只有这一个选择,你情愿自己骗自己,做一些根本都不可能实现的美梦!”

唐铮勃然大怒,抽刀在手,骂道:“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

秀子粉颈一扬,道:“来啊,杀我啊,你敢么?我可是织田家的人,你这条狗敢咬主人么?”

唐铮气的浑身剧颤,但就是不敢下手。

这时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道:“够了,秀子。”

话音刚落走进一人,一身忍者打扮,只露出两只湛蓝的眼睛。

秀子见到此人,立刻退在一旁,恭敬道:“谷主。”

蓝眼人安慰唐铮道:“女人见识短,丈夫不必生气,东瀛始终都欢迎唐君的加盟。”

唐铮恭敬道:“是,谷主。”

蓝眼人点头道:“你先下去吧。”

唐铮施礼离开后,蓝眼人才训斥秀子道:“你是我最优秀的忍者,怎么会说出刚才那些话?忍者最重要的守则是什么?”

秀子已冷静了下来,道:“忍。”

“而你的情绪却失控了,是因为这个人么?”

秀子看了南宫玉一眼,道:“弟子知错了。”

蓝眼人凝视了一会儿南宫玉,道:“你很厉害,竟能让我的秀子对你不顾一切。”

南宫玉道:“你也很厉害,能教出秀子这样的徒弟。”

蓝眼人不理他的言语讥讽,道:“秀子刚才说的话全部算数,说实话我很欣赏你,也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只要你同意,你现在就是伊贺谷的第二把手。”

秀子忙对南宫玉一使眼色,道:“我们谷主可是从来没有亲自拉拢过人,你就同意了吧。”

南宫玉道:“我连秀子都拒绝了,怎么可能会答应你,东方素,你还不露出真面目么?”

蓝眼人微微一怔,露出笑意,取下头上黑巾,露出本来面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南宫玉冷冷道:“第一个提出行刺的是你,我们乘船过来连一艘东瀛的巡逻船都没看见,顺利的令人难以相信,你冲进竹林退敌其实是为了和我们分开,好扮装成毛海峰来诱我上当,你算准了我会劫持他来脱困。哈,南海剑仙,很少踏足中原,你人在东瀛又岂能长在中原。不过最近事发频繁,却到处都有你的身影,只是没想到你在运功时能改变眼睛的颜色,这才没有把你和蓝眼人联系到一起。”

东方素道:“我也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王爷。你是如何一踏进竹林就察觉到里面有埋伏的?”

南宫玉叹道:“杀气,可惜我察觉的太晚,不然就不会进镇,落入你们的圈套。”

东方素道:“幸好你们进镇时我方埋伏的人全都紧张小心,未露出杀气,不然被你看破那就麻烦了。这种神奇的感官你是如何练成的?”

南宫玉笑道:“你叫我一声师傅,我可以考虑告诉你。”

东方素轻哼了一声,道:“你父亲深得丰臣大人得器重,如今已成为了将军,你身为儿子,为何要和父亲背道而驰?这不是不孝么?”

南宫玉道:“人各有志,孝也分大孝和小孝,就算我父亲也在这里,我还是会这么说。”

东方素道:“我东瀛有一份拉拢和暗杀名单,你都排在第一位。我这辈子阅人无数,你是唯一一个令我尊敬得后辈,我真的不想杀你。”

秀子急道:“谷主如此爱才,你何必如此固执呢?”

南宫玉笑道:“我要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你也不会喜欢我,不是么?好了,我的心意你们应该都清楚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吧。”

东方素点了点头,道:“好,你就算死也不会是现在,你这么尊贵得身份,不敲诈一下明朝实在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急促的开门声,毛海峰推门而进,神色凝重道:“戚继光尽起水军,看架势似要和我们决一死战。我爹已在布置防御,还请谷主率领忍者前去支援。”

东方素点头道:“老夫这就前去。”

他跟着毛海峰走到门口,扭头道:“秀子,你跟我一起去。”

秀子道:“我想再劝劝他。”

东方素摇头道:“再劝就是浪费时间了,跟我走。”

秀子叹了口气,道:“是。”偷看了一眼南宫玉,跟着出门而去。

石牢一下子静了下来,南宫玉暗恨自己不听劝阻,执意前来,更很自己眼拙,竟没看出东方素的奸计。如果是以前,死了也就死了,可现在的挂念太多,要是死了,四位妻子就会一下成为寡妇,两个孩子也会成为孤儿,他们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想到凄凉处不禁眼眶通红,伤心难过。

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开门,他心想难不成又是唐铮回来害我。

进来的人不是唐铮,而是一名黑面大汉,他身后跟着一位身穿斗篷,帽子遮脸的女子。

南宫玉道:“你们找谁?走错门了吧?”

“公子爷!”那黑面大汉激动叫道。

南宫玉定睛一看,认出他是严刚,只是换成了衣服和发型,才一下子没认出,也大喜道:“严兄!你怎么也在这里,哦,我想起来了,上次匆匆一见,你说你在汪直手下当差。”

严刚哈哈笑道:“这些都不重要,公子你猜这位是谁?”

南宫玉这才将目光投向那位罩着头的女子,微微摇头。

那女子轻轻拉下帽子,露出秀美的容貌,柔声道:“公子,你还记得甜儿么。”

“甜儿!”南宫玉顿时愣在当场,他怎么可能会忘记甜儿,她可是第一个和自己发生亲密关系的女孩,也是最伶俐可爱的丫头,如果没有那场家中巨变,此时甜儿应该已是自己的小妾。他成为王爷后,曾派人到处寻找甜儿的踪迹,却没有任何消息,没想到她竟也在东瀛。

严刚笑道:“公子爷想不到吧,上次在船头我喊得就是‘甜儿也在’,只不过你没听清。”

南宫玉喜极而泣,大笑道:“妙极,妙极,我能在临死前再次见到亲人,上天也算待我不薄。”

甜儿咬着嘴唇道:“公子拿我也当亲人么?”

南宫玉笑道:“当然!你当然是我的亲人,哎,我的好甜儿,你都跑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甜儿“哇”一声,跑上去搂着南宫玉大哭了起来,道:“甜儿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公子,为公子祈福,只求有生之年再见到公子一面。”

南宫玉笑道:“这不是见到了么,你们还没说是怎么来到东瀛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甜儿向后退了两步,神情颇有些不自然,不知如何说起。

严刚替她说道:“以前在府中我就和甜儿交好,她认我为义兄,当年公子落难时,我们四处寻找生计,我看她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就想帮她一把。当时我有个表兄在宁波府做丝绸生意,我就带着甜儿投靠我表兄。前半年生意做的很顺,甜儿也织的一手好针线,日子过得很好。可谁知东瀛人攻陷宁波,生意也做不下去了。我只好带着甜儿逃命,可在路上碰上了六个东瀛浪人,我杀了三个,自己也受了伤,难以再战。他们正要欺负甜儿之时,正好碰上东瀛人马进城,那首领喝止了东瀛浪人,把我们救了。”

南宫玉点了点头,道:“你们也受苦了。那首领倒是个好人。”

严刚道:“其实那首领也是有目的,他一眼就喜欢上了甜儿,是真的喜欢,没多久就向甜儿求亲,甜儿当时无依无靠,又没有公子的下落,只好答应了他。”

南宫玉看了眼甜儿,见她容貌仍然姣好,只是不见了以前的少女灵气,多了一份女人的成熟稳重,叹道:“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们。”

甜儿摇头道:“甜儿从没怪过公子。后来听说公子不但回到了京城,还成为了王爷,娶了好几位美丽的姐姐,甜儿真为公子高兴,甜儿只怪自己和公子没有福分。”说着又哭了起来。

南宫玉默然无语,他清楚甜儿对自己的感情,知道自己娶妻,一定十分失落。

严刚笑道:“傻妹子,好不容易见到公子爷,你总哭什么。公子你可知你在京都的名气有多大么?可惜我没有亲眼目睹那一战,连向来不可一世的新选组都吃了瘪,嘿嘿,京都人提起你都恨得牙根痒痒,只有我,越听你的事迹越高兴,每次听都要喝酒庆贺,公子爷就是公子爷,绝不会让我失望的。”

南宫玉问道:“娶甜儿的那个首领叫什么,也在汪直手下当差么?”

严刚笑道:“正是汪直本人呀。”

南宫玉愣住,难以置信道:“什么?甜儿是汪直的夫人?”

严刚道:“是啊,不然我们怎么能进来的这么容易。”

甜儿擦了擦泪痕,道:“差点忘了正事,我们是来救公子出去的。”

南宫玉惊道:“你要救我?”

甜儿点头道:“当家的已率领全部儿郎到海上御敌,镇上已没什么守军。我以犒劳士兵为由,让这座石牢的守军都喝了下了***的酒,不到天明绝醒不了。我这就带公子爷出去。”

南宫玉大喜道:“太好了!你们跟我一块儿走,回我们的老家去。”

甜儿迟疑的摇了摇头,道:“严刚会跟公子一起走,我要留下。”

南宫玉吃惊道:“为什么?”

甜儿脸上微微一红,道:“汪直虽是你们口中的汉奸,但他对我着实不错,我不忍负他而去。”

南宫玉张了张嘴,结巴道:“你。。。你跟我回去,我。。。也会对你好的。”

甜儿甜蜜一笑,道:“有公子这句话甜儿就知足了。汪直他。。。只有我一个妻子,对我全心全意的。我跟公子回去,也只能跟姐姐们分享公子的宠爱。”

南宫玉正色道:“你不走,我也不走了。”

甜儿吃惊道:“为什么?”

南宫玉道:“我这一走不是害了你么?汪直再喜欢你,也是一代枭雄,怎么肯原谅你。”

甜儿松了口气,道:“公子多虑了,汪直他本有机会杀了丰臣秀吉,谋取更高的权势。我听完他的想法后随口说了一句要是失败了,我们就一无所有了,没想到他竟然真就放弃了。我问他为什么会听我这个妇道人家的牢骚话,他说我。。。我是他最重要的人,他情愿不要江山,也不愿失去我。”

南宫玉感慨道:“没想到汪直竟还有这么一面,难怪你不想走,他确实对你很好,那救我出去吧。”

严刚道了声“好咧!”拿出短刀,开始撬铁箱的锁。

没想到铁箱的锁十分坚固,撬了半天才撬开南宫玉一只手上的锁,而刀也崩坏了,仍有三处锁没有撬开。

严刚累得满头大汗,骂道:“这他娘什么锁,这么结实。”

南宫玉好笑道:“你没带钥匙么?”

严刚道:“来得太急,忘了搜身了,这下刀坏了,该如何是好。”

南宫玉道:“甜儿,把你头上的金钗借我。”

甜儿应声取下金钗,递给了他那只能活动的手。

南宫玉的手指何等灵巧,仅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见“啪,啪,啪”三声,撬开了铁箱的锁。

严刚打开铁箱的盖子,发现南宫玉身上还缠着一圈铁链,仍有三道锁要开,可也难不住南宫玉,手到锁开,恢复了自由之身,严刚也将他的随身物品还给了他,其中就包括那根孔雀翎。

刚才还以为必死的他重新看到了活命的希望,自是兴奋不已,道:“我们走。”

出了牢门,外面是一条不长的石道,前方还有两扇同样的铁门,南宫玉神情一动,道:“周道长和普良大师是不是就关在这里?”

甜儿点了点头,道:“他们都遭受了严刑拷打,身负重伤,你千万别想和带他们一起走。”

南宫玉不再说话,伸手摘过她的金钗,打开了一扇铁门。地上的普良上身**,浑身鞭痕累累,无一处完好的皮肤,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南宫玉忙将他抱了起来,上衣瞬间被鲜血染红,原来普良的刀伤仍在流血不止,他脸上面无血色,气若游丝。

南宫玉二话不说用起火龙之气,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普良脸上微现红晕,气息也平稳许多。南宫玉又重新封住他肩上穴道,这才流血渐止。

严刚催促道:“公子爷快走吧,这位大师伤的太重了。”

普良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眼周围,声音微弱道:“施主身系重任,快走。”

南宫玉点了点头,道:“大师好好活着,我一定救你出去。”

说罢放下普良,出门去开另一间石牢。

甜儿急道:“别再耽搁了,快走吧。”

南宫玉边开锁边道:“甜儿你先走吧,你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甜儿跺了跺脚,只好跟着他进了石牢。

没想到石牢里竟关着两个人,周子通也是上身**,浑身是伤,好在他精神尚好,见到南宫玉后大喜道:“你怎么出来了,他们又是谁?”

南宫玉道:“来不及解释,道长可否随我离开?”

周子通看了看自己的伤腿,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我出去也是拖累,别管我了,能活一个是一个。”

南宫玉心中不忍,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周子通怒道:“大丈夫当断则断,不要婆婆妈妈,快走。”

南宫玉无奈点头,施了一礼,就要离开。

周子通忽然想起什么,忙道:“且慢!如果还有时间,我要送一件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我的内力。”

“内力?”

“不错,我根据武当心法自创出一套‘江河汇海功法’,可将自身内力传于他人。我本打算将这一身内力传于下一代掌门,再代代相传,将武当发扬光大,看来是没这个机会了。不如传给你,助你以后杀贼建功!”说完不容南宫玉多说,喝道:“坐下,传功需要一刻钟,不要耽误功夫。”

南宫玉心中感激不已,依言盘膝坐下,周子通坐在他身后,正要传功,忽听角落的另一个人道:“我的功力也给他。”

南宫玉闪目一看,万没想到这人竟是通天帮主司徒雄,而且他身上的伤比周子通还要严重,连双腿都被打断了,行动全要靠爬,大感奇怪道:“司徒帮主怎么也在这里?你怎么成了这幅样子”

司徒雄苦笑道:“东瀛想让我通天帮起事反抗朝廷,我没答应就闹翻了,被东方素偷袭得手,绑到了这里,整**我起兵造反,怕我逃跑还打断了双腿,只是最近不再逼我,反我问起我的武功秘笈,我又怎会告诉他。对了,我的通天帮怎么样了,被关了一年多,什么消息都没有。

南宫玉遗憾道:“前不久已被朝廷剿灭了。”

司徒雄脸色一变,厉声道:“我从未有过谋反之心,为何要剿我?”

南宫玉叹道:“是皇帝下的令,我也劝过他,可惜他不听。”

“那我女儿呢!可安然无恙?”

南宫玉更咽道:“小俊和谭免同归于尽后,司徒小姐也殉情而去。”

“啊!”司徒雄仰天长啸,留下眼泪。

周子通道:“司徒老兄,你到底传不传功力,别耽误王爷时间。”

司徒雄擦了把眼泪,道:“南宫兄弟,我可以把功力传给你,但我有件事求你。”

南宫玉道:“通天帮是皇帝下令围剿,我不能替你报仇,去杀皇帝。”

司徒雄道:“我不会强人所难,我只希望你回去能厚葬我女儿女婿,顺便帮我杀了东方素和唐铮。前者害我至此,眼睁睁的坐视一生心血毁于一旦。后者对我百般凌辱,这双腿也是他打断的。”

南宫玉道:“厚葬他们本就义不容辞,我已令人将他们成殓,运回京城安葬。至于东方素和唐铮,无论于公于私,我都要杀他,请前辈放心。

司徒雄点头道:“好,周兄,我该怎么做。”

周子通道:“气运丹田,与我单掌相对。”

司徒雄依言与他对掌,周子通将另一只手抵住南宫玉的后心,道:“灵台清明,守气无为,开始了。”

南宫玉后心一热,四肢百骸似乎瞬间融于暖水之中,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原先由火龙珠改造的任督二脉里的气息只是小溪潺潺,此刻却如大江奔腾,黄河泛滥。

这也是周子通练成‘江河汇海功法’后第一次使用,他其实忽略了被传功人的经脉承受能力,换成旁人仅他一人的功力就会导致对方经脉爆裂而死,更别说还加上一个司徒雄。可南宫玉的经脉在火龙附身之后异于常人,就像一道宽厚的水渠,他自己的内力在渠里浅如小溪,根本就是大材小用,可得到二人的功力后,渠里水面迅速上升,发挥了该起的作用。

周子通暗自惭愧,也暗叫侥幸,心想此子必是上天选定,不然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一刻钟后,传功完毕,南宫玉睁开眼睛,只觉体内的气海汹涌,却又说不出的平静。精神,体力,内力成几十倍的增长,这种奇妙的感觉前所未有,就算现在的对手是‘神’,他也自信有一战之力。

“公。。。公子,你额头上的。。。。火光是什么?”

南宫玉一愣,摸了摸额头,这才发现‘龙炎’不知何时又亮了起来,而且亮如明烛,照亮了黑暗的斗室。

南宫玉回身道:“多谢二位。。。”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原先鹤发童颜的周子通已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连五十多岁司徒雄也是花白头发,像是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这。。这。。”南宫玉心里难受。

周子通摆了摆手,笑道:“失去功力后就老态尽显,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快走吧。”

严刚也催促道:“是啊,公子爷,咱们耽搁太久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南宫玉含着热泪点了点头。

司徒雄有气无力道:“小子,记着答应我的事。”

南宫玉应了声“是”,跪在地上对二人恭敬的磕了三个头,起身走了出去。

其实在外面石道的黑暗处有一人一直在注视着他们,此人藏身之地选的极好,极难让人发觉,这是一名优秀忍者必备的本领。

可现在的南宫玉身兼两大宗师的内力,自身的警觉力更加灵敏,一出门就感应到了此人的存在。

他霍然转身,向那人的藏身处看了一眼,柔声道:“愿意跟我走么?”

甜儿向黑暗处谈了探头,道:“公子在和谁说话?”

南宫玉不言,只是深情的望向黑暗处,过了良久也没有回音,他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迈步走了出去。

黑暗处那人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弱小的身躯簌簌颤抖,顺着墙坐到地上,眼泪滴在绣花鞋旁的钥匙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