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黑猩猩,居然都能直立行走,足有两人多高。

体态肥硕健壮,体积足有普通人的四倍大。

浑身黑毛,只有脸部体毛稀疏,显得颜色略浅。

在腰部以下,居然还用树叶遮挡!

我们仨彻底惊呆了!

吓得缩在藏身之处,动也不敢动。

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被他们发现。

而那些大猩猩,似乎警戒度并不高。

它们不紧不慢,悠然自得。

沉重的身躯,走起来铿锵有力。

此时纷纷手里捧着野果,迈着八字步朝自己的茅草棚里走去。

这些大型的黑猩猩,显然都是群居的,三三两两聚在一个大草棚里。

但等他们将自己庞大的身躯塞进去,那些大草棚,立刻就显得拥挤不堪。

能看见他们在坐着分享野果,还不时用双手比划着,呜呜地叫唤两声。

李厚逸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这是什么?

人猿星球的拍摄现场吗?

我和冬儿也不禁惊叹,这些大猩猩显然已经形成了一个族群。

甚至说它们是一个部落,也不为过。

能建造草棚,分工有序,甚至家庭化。

还能集体进餐!

甚至懂得遮蔽下体?

这说明它们的智能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程度,和人类相比,已经非常接近了。

它们看起来倒好像很温驯,但是?

冬儿未必懂他们的交流方式吧?

万一?又将我们当点心给吃了,那可就糟了!

思忖再三,还是决定不找它们的好。

在它们面前,真的很没有安全感。

等他们进食完毕,居然又开始集体午睡。

还真是有组织有纪律!

但我们仨一见大喜!

等他们都四仰八叉地躺下,然后发出了阵阵鼾声!

我们立刻果断逃走!

直到仓惶地逃到了瀑布之下,我们刚入棋局的河边。

才敢歇息,并补充能量。

午饭过后,我们也不敢耽搁,怕万一被那些大猩猩发现就糟了。

于是,便决定继续赶路,到河下游的寨子里打探情况。

这凶险之境,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那寨子看起来就很远,走起来就更远。

又足足花了半日的时间,将近傍晚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那个山寨。

寨子依山而建,背山面河。

半山腰的一片葱绿里,错落着一些花树芬芳,还隐隐露出一些茅草屋淡黄色的尖顶。

即便是身处这样的情境,也令人觉得眼前风景美如画。

好一片世外桃源!

夕阳晚照,倦鸟归巢。

炊烟袅袅,一切安详宁静。

这样的氛围,令我们立刻放下戒心。

开始一步步朝寨子里走去,偶尔可以看见寨子里有人在走动。

我们仔细打量,发现寨子里的人,也都是原始部落打扮。

但这里的人明显肤色略浅,偏棕黄色。

他们没有穿兽皮,可能是因为这里其后温暖湿润的缘故。

浑身上下,都是草编的制品。

男人都戴着草帽,上身赤膊,下身穿着草裙草鞋。

女子则头戴树枝和鲜花编织的花环,胸部用软草编织的抹胸遮挡,下身也穿着草裙草鞋。

醒目的是,他们的脸上,都涂着各种油彩。

主要都涂在额头和两个脸颊上,显得神秘而浪漫,很符合他们原始部落的气质。

不但是我和冬儿,对他们心生好感。

李厚逸更是被那些女人们,穿着草裙的摇曳身姿,勾了魂儿。

那小麦色的肌肤,结实匀称的臂膀和双腿,泛着阳光般的健康颜色。

被轻轻包裹的丰满胸部,以及行走起来,从草裙缝隙里透露出来的若隐若现的神秘风情。

他简直就看得痴了!

连女人们穿的草鞋,他都体会出了一种野性的性感!

他这幅德行,我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冬儿实在是忍无可忍:

“李厚逸,快擦擦你的口水!”

李厚逸听了,这才冲我们尴尬一笑。

但依旧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女人们的身上!

这可以说,是他参加这个棋局唯一的福利了。

很快便有人发现了我们三个外来者,毕竟我们的装束跟他们太不相同了。

族人三三两两聚过来,有人开始警惕地跟我们搭话。

“皮皮哈哈开老泥?宝宝咿呀奇卡布鲁哈?”

听起来有种叽叽呱呱的感觉!

冬儿听了他们的语言之后,翻译给我们听:

“娥姐姐,他们问咱们从哪里来的?来他们的部落做什么?”

我想了想:

“就还说咱们是从遥远的中国来的,迷路了,想离开这个地方,问他们能不能帮忙?”

冬儿翻译之后,有族人就带领我们朝寨子里面走去。

路上冬儿问他,带我们去哪里?

那人回答,去见他们头人巴赫。

因为在寨子里,所有的事情都得经过头人巴赫的首肯。

至于是留下我们还是驱逐我们,帮不帮我们,都是头人巴赫说了算。

很快,我们便被带到了头人巴赫的家里。

巴赫头人的茅草屋,宽大异常。

进去之后,发现屋里坐着一位壮硕的中年男人。

而他的身后,却站着三个女人。

一位中年女人站在中间,两个年轻女人站在她的两边。

我们猜测,没准儿是巴赫头人的老婆和女儿们。

族人将我们带进屋内,对巴赫头人耳语了几句。

巴赫头人用惊异的目光打量了我们三个一番,对那个族人吩咐了一句:

“巴巴齐齐卡卡!古来巴尼亚!”

族人立刻又将我们给带出了房间,把我们又带到了头人家旁边的茅草屋里。

“不离卡其那娃,步步丽丽八七卡卡故啊!”

冬儿回道:

“莫离卡卡齐齐故哈!”

族人点头之后,转身离去。

冬儿跟我们翻译:

“巴赫头人答应让咱们住下,而且会帮咱们想办法,找到出去的路。”

我和李厚逸听了,非常高兴。

“看来咱们这次的任务,会很顺利完成。”

“这样的好地方,多住几天也无所谓的。”

冬儿不齿:

“李厚逸,你是看上这里的女人,想留下来不走了吧?”

李厚逸嬉皮笑脸:

“嫦小姐,带几个回去可不可以呀?”

我听了哭笑不得:

“那咱们离开的时候,你可以带几个试试。”

李厚逸信以为真,喜不自胜。

我们刚把身上的背包卸下,打算好好休息一番。

忽然就进来两个人,一个是高挑健壮的年轻男子,另一个则是妩媚妖娆的年轻女子。

我和冬儿不明所以,李厚逸却被那女子吸引了注意力。

女子也冲李厚逸抛了个媚眼!

脸上的油彩,俏皮地扭动了一下。

李厚逸立刻魂飞天外!

立刻也朝女孩子放电!

年轻男子却似乎对冬儿更感兴趣,频频打量冬儿。

冬儿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忙开口询问:

“腻腻哇卡七七?”

男子拍拍手,立刻就进来两个人,手里捧着各种草裙草鞋和草帽。

“白得鲁瓦,七七白泥卡拉哇其!”

我不明白:

“什么意思?莫非要咱们穿他们的服饰?”

冬儿点点头:

“娥姐姐,咱们看来得入乡随俗了。”

我对暴露自己的躯体,很是不情愿:

“不穿不行吗?咱们不是有衣服吗?”

冬儿询问他们,结果年轻男子坚决否定。

说这是头人,也就是他们父亲巴赫的意思。

外族人在这里进出不是很方便,会引起族人恐慌。

所以强烈要求我们,都穿和他们一样的服饰。

无奈,我们只得同意。

女孩子还说,她叫卡鲁丽,她哥哥叫巴特曼,一定会好好招待我们的。

并且,一会儿就会送来丰盛的食物。

这个我们则坚决拒绝,表示我们的包里带了食物。

主要怕吃不惯他们的食物,而且我们带了那么多吃的,不吃岂不是浪费了?

对于吃的,他们倒是没有坚持。

毕竟原始部落里,吃食都是很珍贵的。

虽然劳累奔波了一天,可晚餐还是吃得比较舒心。

李厚逸让冬儿将煤气罐和炉灶拿了出来,亲自给我们下了几包方便面。

方便面里还有荷包蛋和火腿,香气四溢十分诱人。

再配上各种卤蛋熟食,吃得饱饱的。

李厚逸更是拿出了采购的啤酒,要跟我们分享。

我和冬儿不感兴趣,他便自己喝。

酒足饭饱,李厚逸便念叨起了头人的女儿卡鲁丽。

“哎呀,头人的女儿,果然是这寨子里最漂亮的!我决定就带她一个走了,免得女人多了争风吃醋的怪麻烦的,嘿嘿!”

我和冬儿都懒得搭理他,各自蒙头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和冬儿起床之后,将李厚逸给赶出房间。

等换好了族人的服饰,才让李厚逸进来。

李厚逸看到我和冬儿的原始部落打扮,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

连连惊叹:

“哇呜!”

惊叹之后,眼珠子不断在我们的身上打转!

“哎哟哟,我收回昨天晚上的话,不用带卡鲁丽回去了,给你们俩带两套草裙回去就行!哈哈!”

我和冬儿穿着暴露肌肤的草裙,很是不自在。

见他如此调侃,更是羞红了脸。

不过,我们俩的窘态看在李厚逸的眼里,却是另外一道风景!

我虽然身材纤弱,但好在曲线玲珑。

身材颀长,腰肢纤瘦。

肩部和臀部的曲线,也十分典雅唯美。

再加上肌肤赛雪,更是令李厚逸惊艳!

他不停啧啧出声:

“哎哟哟,这一打扮,还真是别有风情!”

冬儿青春逼人,娇憨可爱。

身材凹凸有致,肉肉的有些婴儿肥。

穿上草裙,更显得玲珑别致。

头上的花环,衬得她的大眼睛,十分灵动诱人。

李厚逸对少女型的也喜欢:

“哟,冬儿,没看出来,你也是美人胚子呀!”

冬儿讨厌李厚逸贼眉鼠眼地盯着自己打量,急急走出房间:

“别贫了,你快换衣服!莫不是要我和娥姐姐看着你换?”

李厚逸自是脸皮厚:

“欢迎两位美女参观哈!”

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我和冬儿吓得,赶紧逃了出去。

李厚逸在身后得意大笑:

“快来看呀!怎么不看了?”

李厚逸换完草裙,得意洋洋地出来了。

还非常自信地转了个圈:

“帅吧?”

李厚逸看着挺瘦,可胸膛的肌肉线条还是蛮漂亮的。

再加上他飞扬的嘴角,闪光的贝齿!

年轻而英俊的脸庞!

我忽然就看得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