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疤脸痛苦的跪在了地上,他完好的那只手紧紧捉住白玉的裤子,他祈求着:“快放开我,对不起...我错了!”

白玉将刀疤脸撇到了一边去,他那双冷漠的银色眼眸扫了一遍这群赌徒后说:“还有人想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我保证他的下场一定会比这个刀疤脸还要惨!”

面对白玉的发言,现场输红眼的赌徒自然是心生不愤,可是当他们注意到这位银发男人的瞳孔时,只觉得自己身上一阵寒颤。

对方的目光就像化为实质的利剑,将他们的不满以及愤怒还有怨恨统统都给劈开开成粉碎...

从这位银发男人身上散发的气势,明显跟他们这群人不是一个层次,光是对方的一个眼神扫下来,他们的身体就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的预感,甚至有部分胆小的赌徒开始双脚发软甚至是倒在地面...就连自己裤裆什么时候湿了都不知道。

这是来自生物链上的压制,如同兔子看到狮子以后会下意识的逃跑,现在他们所遇到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陈刀仔非常聪明的拉上了自己的好友周星星赶紧离开了这间赌场,虽然说对方这个时候还没有对他们做些什么,可是万一对方一时兴起呢?

他们找谁说理去?

白玉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纲手,他拍了拍对方的脸蛋问:“还能站起来走吗?”

可是对方就像是一副被玩坏的样子,依旧对白玉的发问不理不睬...只是一个劲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怎么可能会赢呢?”

纲手就像是丢了魂一样,没有办法的白玉只好将她直接背起来,然后朝着大门口的位置走着出去。

这群被吓坏赌徒,丝毫没有想拦截白玉的想法,反而他们看到对方动身的那一刻,全部都自觉的让出一条路出来,任其通畅的行走出去。

在白玉背着纲手走出去的这一路上,背后的这位老女人似乎并不怎么老实,她有力的双臂死死的扣在白玉颈部,惨败无力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说:“这段时间里面,你不能离开我几米外的距离,听到了没有?”

好家伙...白玉是真想问一句,你洗澡跟上卫生间的时候我也要跟着吗?

不过真要说出来,似乎很破坏气氛,白玉大致明白了纲手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估计她也是知道自己一旦赢钱就会发生厄运的事情。

在纲手以及静音的眼里面,白玉就是个连三身术都用不好的菜鸡,经过这次的赢钱事件...纲手可能会害怕白玉会遭遇到什么不测,所以才这样跟他说这些没有逻辑的话吧。

“嗯,行...你喜欢就好。”,白玉敷衍式安慰着纲手的不安。

“你知道就好,我那么辛苦的养大你,我可是要好好将你卖一个好价钱,可不允许你就那么轻易的去死。”

纲手的话瞬间将这个气氛全部给破坏掉,白玉很尴尬的搭话:“你到现在还打算想着将我卖出去吗?”

老女人沉重的鼻息呼在白玉的颈部位置,她有点不对劲的说:“哼,看你以后表现。”

.....

木叶村内。

外号人称“二柱子”的宇智波佐助正一脸骚包的对着一位红发头且额头上刻着爱字的葫芦娃问:“呵呵,没想到外来的忍者居然有这种了不得的杀气,我对你很感兴趣...报上名来!”

背着葫芦的红发男生也对这位脸上写着装逼两字的男生很感兴趣,感兴趣到想杀了对方的那一种!

“我爱罗。”,葫芦娃轻飘淡然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甚至在说完以后他隐藏自己内心的杀意问:“那么你呢?”

“宇智波佐助!!”

我爱罗得到回答以后,便对着勘九郎以及手鞠说:“丢人现眼的家伙,快点走...否则就杀了你们!”

我爱罗的恐怖深入勘九郎的内心,他也懒得反驳什么,只是回头看了几眼这个叫宇智波还有那个留着黄头发一脸傻乎乎的家伙后,便也不留下几句狠话就跟着我爱罗走了。

旋涡鸣人盯着勘九郎的背后,他有点狐疑以及不确定的说:“我为什么觉得那个一脸晦气的家伙好像在同情我们?”

“有这个时间在这耍宝,还不如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我真很害怕鸣人你会拖累第七班的平均水准啊。”

逼王佐助的话很快就引来了鸣人的不满,甚至两人开始了日常的嘴角互斗...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的乌鸦很不适宜的开始叫闹起来。

几位别村忍者此时正踏进了木叶村内,出现在鸣人以及佐助的面前...

一位戴着眼镜的大美人跟一位戴着骷髅面具的人?

赛克斯走到了鸣人的面前露出了微笑问:“小帅哥,请问火影大楼的办事处应该怎么走啊?”

来自赛克斯身上迷人的香味,直接将鸣人不擅长应付女性的短处给暴露出来,特别是赛克斯那张迷死人的脸庞还有堪比h书里面的魔鬼身材,更是给鸣人的内心造成了一百万吨点的伤害。

烧红脸的鸣人,开始像机器人一样的吐字说:“...在..前面..不远处的...”

赛克斯大概在原地听鸣人说了几分钟后,便一手放在后者的头上揉捏几下说:“谢谢你,真是个帅气又贴心的小男生呢~”

等到赛克斯与旁边那位戴面具的人离开这里以后,佐助走到鸣人的面前正想说些什么....

鸣人流着鼻血,脸上露出一副猪哥样子般的丑陋嘴脸...“那位大姐姐好香啊...长得也好好看哦~”

“别再丢我们第七班的脸了。”,佐助毫不留情的几巴掌扇在这位发情的公猫脸上,他开始提醒道:“刚才那两个人的身上佩戴着很罕见的忍者护额,应该不是来自其余四大国的忍者,我猜测应该是一些什么名不经传的小忍村。”

鸣人:“(╯▽╰)好香~~,比小樱有魅力多了。”

佐助的表情逐渐从不可思议转为冷淡然后最后变成愤怒...

“吊车尾,去死吧!”

“哇啊,佐助你这个混蛋是想杀了我吗?”

“我看你这个吊车尾干脆就死在这里也好过到时候出去丢人现眼!”

“来啊,我告诉你,我鸣人大爷忍你这个装逼犯很久了,今天我非得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