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家人都点了点头,然后问岳父:“请问,请来的厉鬼是什么人啊?”

岳父说道:“具体是什么来历,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化名,就是绰号啊。他叫鹌鹑。”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了。

岳父无奈的说道:“你们不要笑。这只是一个绰号而已。别看看着绰号听起来不怎么样,但是此人可是大有来头啊。”

周围的人好奇的问道:“怎么个大有来头?他是个狠人吗?”

岳父说道:“狠不狠,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据说我知,没人敢欺负他。”

周围的人有些不解的说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岳父呵呵笑了一声:“据说,他是雀仙的后辈。”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竟然是雀仙的人,那可真的是了不得了。”

雀仙,当年跟着李闻从阴间大战到人间,那场景,天下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因此雀仙在人间的名声是很好的。

这些人听说鹌鹑居然是雀仙的子侄,顿时大感兴趣,认为这个人肯定错不了。

有人问道:“那么鹌鹑,什么时候来呢?”

岳父说道:“不着急,今晚三更就到。”

众人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有人提议说:“人家这么重要的人物,来我们这里,我们是不是得迎接一下啊?”

岳父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应该迎接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早点动身吧。”

于是,众人站在了路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到十二点的时候,路上依然一个人都没有。

众人都看向岳父,无奈的说道:“是不是让人骗了?”

岳父说道:“不可能,鹌鹑大师的名声很好的。”

就在这时候,远远地有两个年轻人走过来了。

岳父微笑着说道:“你们看,这不是来了吗?”

众人都有些怀疑的说道:“是这两个年轻人?不会吧?”

这时候,两个年轻人已经走近了。

众人听到那男生说:“你清醒点行不行?我们现在还是学生,这样怎么养小孩?”

女生看着男生,目光冷冷的:“那你说怎么办?”

男生咬了咬牙,低声说道:“还能怎么办?打掉吧。”

女生冷笑了一声:“你说得倒轻巧,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要打掉。”

男生有些无奈:“不然呢?你说怎么办?难道要生下来吗?”

女生提高了声音:“我说要生下来了吗?我说要养了吗?”

男生叹了口气:“你既然不生下来,那为什么不肯打掉呢?”

女生声音更高了,她气急败坏的说道:“我不肯打掉了吗?我什么时候不肯打掉了?”

男生很无语的说道:“既然我们都想打掉,那你和我吵什么?”

女生指着男生说道:“我就是生气,生气你的态度。怎么了就要打掉?说的那么轻巧。反正我的身体不是你的身体,反正是我受罪不是你受罪。”

男生有些手足无措,过了几秒钟,小声说道:“可是那一次是你说的啊,那个套子不舒服……”

啪的一声,女生把一个水杯狠狠的砸在男生脚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男生站在马路中间,一脸迷茫,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岳父犹豫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对男生说道:“请问,你是鹌鹑吗?”

男生盯着岳父看了一会,然后骂了一声:“滚。”

随后,男生也走了。

众人围上来,对岳父说道:“刚才那个人……应该不是鹌鹑大师吧?”

岳父叹了口气,说道:“应该不是吧。难道鹌鹑大师食言了,这不可能啊。”

就在这时候,远处又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

众人扭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娃娃,一边哭,一边在步履蹒跚的走着。

有个多嘴的人问道:“你哭什么?你是谁家的孩子?”

那小孩哭着说道:“我爸妈不要我了。”

那个多嘴的人问道:“你爸妈为什么不要你了?他们是谁?”

那小孩呜呜的哭着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想要打胎。”

众人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了。他们齐齐的看小孩脚下,想要看看他有没有影子。

结果这些人发现,小孩根本没有脚,他是悬浮在空中的。

“鬼啊。”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大家纷纷抱头逃窜。

还是岳父最先反应过来,远远地冲小孩说道:“你是不是鹌鹑大师啊?”

小孩的哭声立刻就止住了。他微微一笑,说道:“不错,我就是鹌鹑大师。”

岳父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大着胆子留下来了。

这些人小心翼翼的说道:“没想到啊,鹌鹑大师,竟然是个小朋友。”

鹌鹑大师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也不算是小朋友了。我死的时候比较小,过了这么多年,魂魄一直没有长大,保留着临死时候的状态。”

岳父等人恍然大悟。

鹌鹑大师说道:“我听你说,你们这里有修行人,正在霸占你们的产业?我这个人最讨厌修行人仗着有一点本事,就四处为非作歹了。那家伙在什么地方?你们带我去看看。”

岳父等人连忙引路。

此时此刻,小店当中,李闻的替身正在发呆。

按照钱院长规划的那样,李闻布置了很多替身,这些替身被放到了很多店里面。

为了节约使用意识,这些肉身都处于发呆的超级省电模式。

鹌鹑被岳父带着,到了店外面。

收了钱之后,鹌鹑开始观察李闻。

他看了一会,然后对岳父说道:“就是这家伙,把你们搅得家寨不安?”

岳父说道:“是啊。这家伙似乎能驱鬼,神通广大。”

鹌鹑说道:“也未必啊。我看他的魂魄力量不怎么强啊。我那为雀仙老祖宗,随便拿出一个分身来都比他厉害。”

岳父一脸敬畏的看着鹌鹑,然后说道:“那……大师能解决他吗?”

鹌鹑呵呵笑了一声,说道:“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他想了想,对岳父说道:“我打算闹个鬼,吓吓他。把他的胆子吓破,让他变成怂逼。从此以后,他就会怕人怕黑,可以乖乖的入赘在你们家,专心给你们生孩子了。”

岳父连连点头,说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鹌鹑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站的远一点吧,安心看我表演就好。”

他迈着四方步,走到了店里面。

李闻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好像没有看到他。

鹌鹑呵呵冷笑了一声,对李闻说道:“老板,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李闻幽幽的说道:“帮忙?助人为快乐之本,请问你要帮什么忙?”

鹌鹑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个李闻说话有点白痴,不太像是那种能反客为主的牛逼赘婿。

尤其是那句,助人为快乐之本。

你说话就说话,加上这么一句,就显得……很**。

不过,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就得干活,鹌鹑想要把活干完。

他对李闻说道:“我有一件东西,想让你帮忙保管一下。”

李闻幽幽的说道:“保管东西,应该放在储物柜,最近的储物柜在东行一百八十米,西西超市。”

鹌鹑:“……”

他幽幽的说道:“我这样东西很贵重的,你不想知道是什么吗?”

李闻说道:“贵重物品,请自行携带,如有丢失,储物柜概不负责。”

鹌鹑已经无语了,这家伙简直不会聊天啊。

以往这时候,对方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来了,鹌鹑在突然露出真面目,一定能把对方吓个半死。

但是今天……预想的效果好像没有达到。

不过,钱都收了,总得尽心尽力地去做啊。

鹌鹑叹了口气,然后对李闻说道:“你看看,我这东西是什么。”

他伸出两只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掰了一下,然后咔嚓一声,把脑袋取下来了。

那脑袋被鹌鹑抓在手里,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怎么样?我这样东西可不可以保管?”

李闻盯着那颗头看了好一会,然后说道:“急救电话是幺二零,需要我帮你拨打吗?”

鹌鹑:“我靠!”

他一伸手,把头向李闻甩过去了。

李闻嘀咕着说道:“遇到劫匪,遇到劫匪,自动开启正当防卫。”

随后,他把鹌鹑的头接过来,塞到了抽屉里。

鹌鹑的身体大叫着向李闻冲过来,结果被李闻同样抓住了。

这里虽然只有李闻的一道分身,但是也不是鹌鹑能轻易对付的。

鹌鹑的头在抽屉里大叫:“你知道我们家老祖宗是谁吗?”

李闻说道:“根据你的人种,你的祖先应该是炎黄二帝。”

鹌鹑:“……”

他大喊了一声:“老祖宗救我啊,老祖宗救我啊。”

在远处围观的岳父等人都惊呆了。

他们纷纷交头接耳,有人低声说道:“坏了,这个剧情我看过。”

不少人问那人:“你看过?”

那人说道:“我在小说里面看过。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经营着一个破旧的小饭馆,或者小茶馆,或者书店。反正看起来不起眼,对方就是个普通人,甚至是普通人中的**丝。”

“后来又一天,有小混混找上门来欺负他,谁知道这普通人大展神威。啪啪打脸。”

“小混混叫来了自己的老大,没想到老大直接给人家跪下了。原来对方是高人中的高人。”

岳父等人忐忑不安的说道:“不会吧?雀仙可是超级大能啊,应该不至于给人跪下吧。”

刚才那人说道:“反正小说里是这么写的,爱信不信。”

众人正在议论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幽幽的说道:“是谁在欺负我的人?”

雀仙,真的来了。

说来也巧了。雀仙正在这一带活动,恰好听到了鹌鹑的叫声。

鹌鹑扯着嗓子喊:“老祖宗,你救我啊。”

雀仙和鹌鹑,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当初雀仙是看鹌鹑可怜,小小年纪就做了鬼,所以帮了他一把。

从那以后,鹌鹑一直叫雀仙老祖宗。

雀仙一伸手,把鹌鹑从李闻手中抢回来了。

鹌鹑对雀仙说道:“老祖宗,就是这个人。他不仅欺负我,还霸占了人家的家产,霸占了人家的女儿,还要让孩子跟着他姓。”

雀仙说道:“这么罪大恶极吗?”

不过,她没有出手,而是有些疑惑的看着李闻。刚才雀仙就感觉到了,李闻的魂魄不太对劲,气息有点熟悉。

雀仙伸出手,感应了一下李闻的魂魄,然后恍然大悟:“是你?”

她把李闻认出来了。

虽然李闻的脸变了,但是魂魄气息是不会变的。

岳父那一伙人,有些担忧,有些兴奋,有些悲哀的看着彼此,低声说道:“你们看见没有?真的认识。”

岳父心都凉了:“我这是找了一个什么女婿啊。我平时可没有少欺负他啊。”

周围的人都同情的看着岳父,低声说道:“接下来,雀仙该跪下来了。然后你的女婿王者归来。”

他们正在讨论,而雀仙还在研究李闻的分身。

她很快就看出来了,这是李闻的分身,而且李闻的意识不在这里。

雀仙思索了一会,然后脸上露出来诡异的笑容:我让你欺负我,这下好了。

她伸出手,开始啪啪打分身的脸。

李闻的分身一直嘀咕着:“遇到袭击,自动开启自卫模式。自卫失败,对手太强大。呼唤意识,呼唤失败。呼唤意识,呼唤失败。自动开启记录模式。”

雀仙一听这个,更加兴奋了:“你还要记录?那太好了,让李闻看看他是怎么被我欺负的。”

寂静的夜里,除了啪啪啪的打耳光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岳父等人都看呆了:“这……剧情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有人感慨的说道:“雀仙,果然是超级大能啊。超级大能出手,就是不一样。”

…………

李闻正在和钱院长谈话。

而李闻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

钱院长奇怪的说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的分身遇到危险了?快查一下吧。”

李闻说道:“成千上万的分身。不好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