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睽孤帝道 >   39 兽皮画卷

金辞思考着对策,她如今《碎月神鉴》已然到了第一层,精神力足够可以虚空画符了,只是魔元有些不够,修为炼气四层罢了…

她又感受到了一阵深深的无力感,就像是当初站在巫灵界的废墟前那样孤立无助,没有实力和修为的恐惧像一张网似的朝她扑面而来。

若是一会儿对战时情况危机,恐怕只有吃棋盘中带出来的红果了,她储物袋中已经没有多少补元丹和辟谷丹可剩。

这次若是还出不去,想要再出去就麻烦了,想到这里她皱起眉头。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联系兽皮画卷中的春琴抄,还有她拧眉思索,面色稍显沉重。

如果她吃下红果受伤后对上虞泽又有几分把握胜算?

想到这里她走至一旁桌案前,取出兽血和纸笔,抬手画了起来,她必须有六成把握才行!

温宁站在一旁,不敢打扰到她,看她如此忙忙碌碌,也站在画卷旁找起破绽来。

幸好她储物袋中还存有一些,未交至领事堂的尸丸阵基,算算数量,可以布置出一个白骨尸魔大阵来,就算杀不了虞泽,定也能令他脱层皮。

她下定决心后,就快步走到门前花坛地砖里布起阵来,这个阵法她也因着血池的便利练习过好几十遍,当初在领事堂看见,有些好奇就花了不少魔石领了回来。

不过多时,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中品灵石放至阵眼处,阵法才堪堪完成,阵法一血黑色焰一闪,消失后阵就成了。

她不放心,又在那处刻了个障眼法,才忙起身。

就听见门内传出了温宁的呼唤声,金辞一个闪声入了殿中。

“金姑娘,你快看!阿泽似乎少了一根脊椎骨!”

金辞上下打量起来,又数了一番。

果真!她心下暗忖,眼眸深邃迅速计算着利弊,她抬头问向温宁。

“你可愿入画,替我向春琴抄传话?”

“金姑娘一个人在外能挡得住阿泽吗?若金姑娘有一敌之力,我温宁冒险又何妨?”他神色释怀坦然道。

好一位君子!

“春琴抄擅画,你让她照搬我手中的符文图纸,用符笔聚阴力画在兽皮四个方位,然后输入阴力启动阵眼,一定要画准确!不然是无法启动阵法的,所做一切只会前功尽弃!”

金辞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叮嘱道。

“温宁定然不负金姑娘所期!”他低头拱手,金辞伸手往前递上物件。

白净的双手上还多了半瓶养元丹和两只符纸鹤,两只纸鹤上面是用巫文写的,她还费了不少神识念驱邪咒。

温宁面带疑惑的接过,置入怀中。

“这两只纸鹤有驱邪作用,那些怨魂和鬼火就近不了你身,这半瓶养元丹你让春琴抄在阴元不足时服下,启动大阵时不能有任何打扰,切记!”

还未等温宁开口,金辞便用手一挥,水绿青衫就跌跌撞撞的掉入画中去了。

温宁一入画卷就掉进桥边,桥上阴气沉沉碎尸鲜血横流,突然,一个乌青长发面色死白的桥姫身姿扭曲的爬上桥来,欲勾他落水。

温宁面色苍白,还未动弹,就见怀中的小纸鹤金文一闪,一下就把桥姬弹落至水中。

他惊呼一声,赶忙向桥的另一边躲去,强压下内心的恐惧,联盟镇定安慰自己,颤抖的青衫就赶忙朝着春琴抄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

金辞看了眼并无大碍,服了几颗丹药就地盘膝而坐,运转起功法,争分夺秒的恢复魔元和神识,好为后来的苦仗做准备。

金辞把小狐狸从储物袋中拎了出来,示意它注意周边环境,小狐狸嗷的一声就点头答应了。

迈着小短腿在金辞周围走来走去,皱眉严峻的神态像是巡岗的哨兵。

此时屋外细雨已停,只有明月当空高悬,周围的乌云密布好似在酝酿些什么,浓烟骤起,从四面八方对着月亮包围而去。

画卷内

温宁来到一条河边,终于看见了春琴抄。

虽然人间恶鬼图中的这些刑罚会使她身心痛苦,但是因为只有灵魂状态,所以只是看起来十分狼狈。

“春姐儿!”

春琴抄正被从土里钻出来的手抛运往河边,听到有人叫她名字,她掩下害怕惊讶的转头看去声音来源处。

他怎么进来的?!春琴抄愣怔着停下挣扎。

那条河阴气翻滚黑水沸腾,那些森森白骨正朝着春琴抄这边奋力抓来,温宁焦急异常,他自幼怕水,河边泥泞,又有许多双瘦骨嶙峋手在抓抢饥饿的样子。

罢了!早已死了这么多年了,还怕水干嘛?他不由心底自嘲一声,心一横,抬脚便向着春琴抄所在的位置蹒跚而去。

路虽泥泞,但所有饥饿的时候好像都很害怕他的样子,数尺内所有的手全都像是被针刺了一般,颤抖的缩了回去。

他心中大喜,金姑娘送的这枚纸鹤,果真是威力巨大!

春琴抄见他的情况如此,心中就已明了,怕是她引来的那位金姑娘在暗中相助!打定主意后,身体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好在进展也算顺利。

在两人费尽全身力气终于爬上了岸,神态都颇为狼狈,温宁的半身水绿青衫都沾满了淤泥,春琴抄也好不到哪儿去,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此时就像一个街头乞丐。

还未等温宁喘口气,春琴抄就开口说。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该如何出去?她有办法破了这阵吗?”

温宁显然被这三连问问愣了,翩翩佳公子的脸上一顿,连忙取出金辞给他的东西,放在春琴抄的手上,才把金辞吩咐的一一跟她说。

春琴抄神色凝重点头说道“半瓶丹药只有五枚,我现在阴力所剩无几,所以才会被那群小鬼给折磨成这样,这半瓶恐怕支撑不了画完那四个符文。”

温宁急急地开口“这该如何是好?金姑娘一个人在外面,若是这法器未破,阿泽一来会不会把她给杀了?”

春琴抄心中想着,既然金辞已经找到了阵眼,若是自己困在这出不去,要是金辞失败逃走了,恐怕只会被那姓虞的疯子困在这永不见天日。

她只拿了半瓶给温宁,怕是自身丹药也已所剩无多,成败在此一举!只有这个办法了!再拖下去只怕事情会更严峻!

打定主意后坚定道“这些丹药不够我画完符文,再拖下去恐怕凶多吉少,唯今一计只有把虞泽融入器首的那支脊骨笔取岀来才行!”

“那那支笔在哪?”温宁上前一步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