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秦天是不会掺合江春梅和陆月刚之间的事儿的,她只是感念那一家子都是老实人,陆月梅又对江春梅极满意,才帮着辨别一下。

也如同她对江春梅所说,对方对陆月刚的一番心意,她会告诉陆家人,至于陆月刚是否愿意接受江春梅,那就不是她会干涉的事儿了。

在确定了秦天没骗她,并且愿意帮她一把后,江春梅冲着秦天连连躬身,转而有些激动的看着对方:“秦天同学,谢谢您,太谢谢您了。”

“那倒不用,我也没做什么.....”秦天看一眼时间,冲对方摆摆手,“快上课了,再见。”

“啊?”愣一愣,江春梅连连冲秦天摆手,“再见再见,我天,怎么就到上课点和了,难道和美人说话时间就过的格外快?”

说话间,人已经冲出去一大截子,秦天唇角就不自觉的勾起笑意,这丫头,和楚希的性格倒是有点儿像呢,嗯,体型也像。

回到教室,楚希第一时间八卦:“天爷,听说你谈了好几茬,这都干啥呀?”

秦天指指自己,一脸严肃状儿:“因为我长的好?”

“任学霸看你长的好,找你聊聊,说的过去,江春梅找你聊,是为的哪般?”楚希眸色中闪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莫非江春梅喜欢任烽?看任烽和你聊天,就控制不住的去找你算帐了?”

方乐忍不住回过头:“除非她从生下来就没照过镜子,要不然,应该干不出这种脑残事儿来。”

旁侧的周年和陈嘉年都挣着耳朵在听,嗯,如果有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们不介意去帮帮忙。

几人的小动作,秦天当然发现了,就有些无奈的道:“楚希,你要是把这些心思用在学习上,成绩会进步的快上一倍不止。

江春梅既没有看上任烽,也没有针对我,她们家所在的小区拆迁,是秦氏负责的,她只是找我打听点儿事而已。”

事关别人的稳私,她自是不会拿到台面上说,但,没个理由,这一帮子人肯定会各种的胡乱猜疑,所以,秦氏就被她拿来当挡箭牌了。

“噢噢噢.......”连应几声,楚希又撇嘴,“那也不懂事儿,就算是秦氏负责的,可天爷你现在是学生,她这不摆明了想通过你走后门嘛。”

“没那么严重,好好学习吧。”想想,秦天又道,“江春梅人挺不错的,你们别针对人家,如果可以,做朋友还是不错的。”

“天爷,你这是要移情别恋吗?”楚希抓抓自己身上明显少了很多的肉肉,“难道我瘦了,你就不喜欢我了吗?”

秦天淡淡扫她一眼:“嗯。”

“那我不减了。”楚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天爷,你想让我胖到多重,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

“二百五吧。”

“讨厌了。”楚希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说实话,江春梅那人还是不错的,小学的时候我们一个班过,话不多,心眼也不错,就是她爸妈太偏心眼儿了,在她们那个家里,她就是她弟的保姆,明明她弟只比她小了一岁,感觉上,却是像比她小了十岁一般。”

说着,叹口气,“所以,和她一比,我挺知足的,虽然我家也有个弟弟,但我爸妈从来都是一样的对待我们,甚至,更多的是偏着我。”

说着,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天爷,我真的不是背后说叨人哈,就她不是开饭店嘛,买卖再不好,也不可能穷到吃不上饭吧?

你猜怎么着,她妈能特意为她做一锅掺玉米面的馒头,美其名曰女孩子多吃粗粮好,拉倒吧,明明江春梅都愁的咽唾沫好不好?

要真的粗粮对女孩子好,她自己怎么不吃粗粮?这事儿我可不是编排人,就有一次,中午上学,有同学去找江春梅一起,恰好遇上的。”

这事儿,秦天倒也听陆月梅说过,就只叹口气,没多说什么,重男轻女的风气,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过来的。

哪怕知道陆月刚真的已经返回了学校,江春梅放学后,还是控制不住的等在了陆月刚回辉煌时一定会经过的路口。

远远的看到对方骑着自行车过来,江春梅长长吐出一口气。

她不是不信秦天,她就是想要亲眼看到,才会踏实下来。

也知道陆月刚对她的排斥,她一直站在隐蔽的地方没有出来,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才开开心心的骑上自行车离开。

她没看到的是,原本已经消失的身影,又退了回来,看着她的身影,直至消失,然后长长叹口气,复又骑上自行车。

因为这样的偶遇,一直到吃过晚饭,陆月刚的心情都没平复下来。

他正盯着书的一页发呆,房门叩响,陆月梅进来了。

“姐。”陆月刚赶紧起身,“有什么事儿吗?”

陆月梅笑着摇头:“没有,就是想问问你,断了这么长时间的课,还适应吗?”

“还行。”说到学习,陆月刚脸上多了几分自信,“已经进入复习阶段,我虽然没去学校,却是并没有扔下,所以,不存在不适应这一说。”

“那你怎么闷闷不乐的?”陆月梅就问道。

犹豫一下,陆月刚如实相告:“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江春梅了,她怕我看到,躲在墙边儿,其实我发现她了,但我装作没发现。”

说着,他忍不住叹气,“我就是觉得挺郁闷的,明明都是朋友,却因为长辈的一些不好的想法儿,偷偷摸摸的关心对方,唉.......”

“本来,我不想现在告诉你的,是想着等你考完大学了,再跟你说,既然你知道她在关心你,那我跟你说.......”陆月梅便把秦天告诉她的又如实告诉了自家弟弟。

“跟你说这些,也不是让你做些什么,只是希望你能更加的努力,等你真正有实力了,就不用顾忌这么多了,对不对?”

微一顿,陆月梅又道,“等你真的具备了实力,她的父母也就不可能拦着了,到时候,多给他们彩礼,就什么都解决了。”

“姐.......”陆月刚感动的看着自家姐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搁别人家的姐姐,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态度和心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