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看着江乐一脸认真的说:“你认识姐姐?你是谁?”

江乐自然不信,冷冰冰的说:“周家只有一个小姐!你不要骗我了,让周诺出来!”

“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居然不信,那算了。”椋耸了耸肩,椋看着眼前的人十分眼熟,但是却没有生出什么好感。

椋坐上了车,江乐依然跪在地上。过了没多久,椋回到了周家城,和椋晚上回来的时候不同,现在可谓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光车就停出了城池几百米远,显然是个大聚会,并不是临时准备的。

“周老师身体健康,学生就放心了。”

椋来到城门附近,听到了声音,周宇带着两个老头站在城门口,一个年轻的俊杰正在对周宇行礼,一身素白的长衫,没什么特点,但是腰间的鹰形玉佩是点睛之笔,让其显得格外不同。

“小雅回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学生,韩颖。”周宇看到椋,笑着招手说着。

韩颖看了椋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的倾慕,行了个九十度的大礼说:“见过周小姐,周小姐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脚步轻盈,一看就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难怪可以打败疾影,成为天帝堂的四长老。”

周宇听完脸上有些尴尬,出言提醒说:“她是小妹周雅,不是大妹周诺。”

韩颖一脸的尴尬,正要开口道歉,椋摆了摆手说:“没事,姐姐人中之凤,我自然比不过。”

周宇看气氛有点尴尬,笑盈盈的说:“小雅,你先进去看看各家的达官显贵吧,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纪……”

“好。”椋默默地点了点头,带着小言和月季走进了周家城里,城里张灯结彩,两边都是一些小摊子,像极了庙会。

椋走远以后,韩颖略带羞涩的说:“老师,你说她会喜欢我么?”

周宇听完先是,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最后一脸笑容的开口说:“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韩颖脸红到了脖子根,扭捏的说:“老师取笑学生了,只是莫名感觉周小姐有一种亲切感。”

周宇指着椋认真的说:“小雅可是要走远了,你喜欢可要早点下手,今天少说不下百个和你相仿的年轻人。”

韩颖听完,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那……老师,晚些见。”

韩颖走远以后,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瘦小的小矮子走到周宇面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的皇帝,身边的自然是最受宠的太监,皇帝一脸笑容的说:“哟,周爱卿。”

周宇做了一个小礼是:“陛下微服私访,恕臣不能行大礼。”

皇帝笑着说:“你行大礼可是要治你的罪,走走走,让朕看看你说的宝贝。”

“臣已备好酒菜美女,皇……黄大爷请。”周宇低声下气的说着,满脸的笑容。

“还是爱卿懂朕,进城。”皇帝和周宇进了一处离城门不远的奢华楼层。

椋进了城,城里的东西都是免费拿,椋一边看花灯,一边吃着手里一大把的羊肉串,好不惬意。

“见过姑奶奶,姑奶奶万福金安。”这时两个熟人站在椋的面前,正是周安和周莘二人,周安已经得到了风声,没想到这个是周雅,并不是周诺,难怪当时竟然能够看出自己找人假扮周宇。

椋看着眼前两个晚辈,淡淡的笑着说:“是你们两个啊,有什么事么?”

周莘开口说:“周诺姑奶奶能回邺城,真是令人高兴。”

椋拿出周雅的金制名牌说:“我可不是姐姐,你认错了。之前就认错了。”

韩颖这时跑了过来,椋脚步轻盈,韩颖也是用尽了全力才勉强追上,来到椋的旁边笑盈盈的说:“你们两个也在啊。”

“韩公子(韩兄)”周莘和周安做了个礼开口说着。

周安紧接着说:“韩兄不是在颍川书院上学么?怎么回来了?”

韩颖浅浅的笑着说:“正好休假,听说老师家有宴会,就赶回来了。”

椋可不想带着三个大男人一起逛街,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开口说:“正好,你们两个带着韩公子在附近逛逛。”

“好,交给我们吧。”周莘这个愣头青没看出里面的门道,一口应下。

周安倒是没什么,但是韩颖心头已经有无数句对周莘的祝福划过脑袋。

椋和三人分开,椋来到了一个擂台旁边,一大群人围着擂台,里三层外三层的,叫好声此起彼伏,椋个头矮,除了听到武器的碰撞声音,什么都看不到。

月季见椋略显期待的表情,笑着说:“主子,你骑到我脖子上看吧。”

椋点了点头说:“好!月季你真聪明!”

椋骑到了月季的脖子上面,小言一脸的羡慕,没有丝毫掩饰,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和椋亲密接触的办法呢?

椋骑着月季,看着擂台上两个年轻人正在拿着武器比试,眼珠子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月季脸红的表情。

过了没多久,一个年轻人获胜了,小言看着月季脸色发红,好像喘不过气来,小言开口说:“你是不是累了,要不然让我来吧?”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主子轻飘飘的。”月季连忙拒绝,大口喘着气,这喘气方式完全不像是累到了,倒像是发……

椋聚精会神的看着擂台上,没有注意小言和月季的对话,忽然发现自己手上的肉串没了,便开口说:“小言,肉串吃完了,再给我去拿一点吧。”

“好……”小言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去拿肉串。

擂台上的比武也结束了,年轻人把另外一个年轻人打倒在地,但是却没有下杀手,确实有点奇怪。

椋并不知道,并不是谁家地盘都有复活法阵的,毕竟能学习会这种道法阵的道士也是万中无一,国家自然让学院优先布置法阵,大唐书院不下十万,那里还有这些世家大族用的道士。

擂台上忽然走上了一个熟悉的人,是周湧,周湧开口说:“下面还有20岁以下的人要挑战么?如果没有,那么这位获胜者将得到周家给出的邺城十亩良田和黄金百两。”

“我我我!”椋连忙招手说着,一听有地送,肥水不流外人田,椋也想要。

周湧看到椋,惊讶的说:“你不是……姑奶奶么?”

“他刚才说姑奶奶!难道……”

“难道那是周诺!辽东王!单杀疾影!”

“不会吧!看着人畜无害,好小一个!”

擂台下的众人议论纷纷,都开始上下打量着椋,毕竟周家没有小姐,九代都是男丁,除了周沫有的那个私生女。

周湧连忙沉住气说:“按规定周家人不得参加,姑奶奶还是不要捣乱了。”

“这样啊。”椋听完只能作罢。

这时站在擂台上的年轻人看着周湧说:“周湧你什么意思!从来没有这种规矩!还是说我不是周家人?”

“就是就是!之前好几个周家人上台了!”

“一个庶出竟然诓骗长辈!”

“……”擂台下一下子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吵了起来,毕竟刚才那么多周家人上台下台,都没有说什么,现在椋要上台,结果跳出来一句周家人不能上台,显然难以服众。

周湧本来是怕周雅这个小胳膊小腿受伤才这么说,现在见事情不对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那么,姑奶奶,你上来玩吧。”

“好。”一听周湧的话,椋来了兴趣。

直接从月季身上一跃在空中踏了几步,就到了擂台之上,轻功在大唐有上百种,并不稀奇,所以椋的轻功并没有引起多少欢呼。

“这个怎么玩?”椋站到擂台上,笑盈盈的说着。笑容仿佛二月的柳叶一般,围观的群众不论男女都为之心动。

周湧低着头说:“点到为止,不能用内力。”

椋点了点头,看着对面这个周家小伙子,笑着说:“我叫周雅,还请赐教。”

年轻人做了个大礼,开口说:“周凡,请姑奶奶赐教。”

周凡二话不说,抄着剑就朝椋扑了过来。

“敌方使用周家剑法,是否切换克制周家剑法的秦家剑诀。”

“是。”椋淡淡的念了一句,武功招式瞬间进了椋的脑袋,椋没有把剑拔出来,而是带着剑鞘就迎了上去,这剑怎么说也是天阶上品,一但出鞘,那么周凡非死即伤。

不到三合,周凡被椋打的节节败退,自顾不暇,最后被椋一击上挑打倒在地上。

台下一对老夫老妻见状,老妇人开口说:“老头子,这丫头用的好像我们秦家的剑法啊。”

老头点了点头说:“确实有点像,龟孙子,你上去和这小丫头过过招,只守不攻。”

“是,祖父。”应声的是一个穿着华贵的年轻小伙,腰间的利剑装饰非凡,一看就是天阶级别。

周凡做礼低头恭敬的说:“姑奶奶剑术超群,它日还请姑奶奶指导一二。”

椋感觉稍微有点显眼了,开口说:“你根本没出全力吧,打的我有点无聊,下次可不许这样让我了。”

椋简单的一句话,给了周凡台阶下,周凡也颇为感激,装一脸尴尬的表情说:“被姑奶奶看出来了啊,下次不敢了。”

周凡下了擂台,周湧开口说:“下面还有人要挑战么?”

“司隶秦氏,秦万,前来挑战周雅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