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池边,钟灵坐在那里。

看着手中肉包,六天不吃本已饿极。

可她现在却又吃不下口。

心中烦乱的她,目光之中,尽是悲伤。

“这肉包乃是御赐之物,你不吃,可是大罪。”

身后,木婉清的声音传来,钟灵的眸子,这才恢复了些神采。

“你现在贵为太子妃,我只是一介臣子,你说什么,便是什么,要不要我给你行三跪九叩之礼?”

钟灵起身回头,狠狠咬了一口包子。

望着木婉清的脸,她是那般委屈。

“你既知我身份,和我说话还如此无礼,信不信我现在就赐你死罪?”

木婉清晃了晃右手的袖箭。

若是以前,钟灵见她可是格外胆怯。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现在镇龙宝藏不曾打开,我还不能死,你要杀我,待我完成之后,自己请死便是,无须你来动手费神。”

今日的钟灵,真是有些反常。

面对着木婉清,她竟然不怕了。

“看起来,你是有苏郎撑腰,便不怕我了?”

木婉清走到钟灵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臣子自然敬畏君主,你乃皇妃,又怎会不怕。”

钟灵撅着小嘴,说起皇妃二字,她心中百感回肠。

尤其见她貌美倾城,心中真是悔大了。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伶牙俐齿,我救你脱困,你不感激,还给我如此态度,真是没有良心!”

看着钟灵那似哭非哭的模样,木婉清忍不住偷笑道。

此话一出,钟灵更是后悔。

“早知……你这般模样……我才不请你来……夺我……”

心上人三字,钟灵还是咽了回去。

谁曾想过,这面纱之下,竟然遮着如此绝色的脸庞。

别说男人,就连钟灵都感觉到挪不开眼睛。

现在她又和苏炎有了白首之约。

自己算得了什么。

“夺了你心上人是不是?”

木婉清的话,让钟灵的脸红霞一片。

不再说话,也算是一种默认。

“哎,其实当日,我只是被逼无奈,才让他见了我的容貌,原以为这是命中注定,他便是一无是处,我也一生相随,谁曾想,他却不是凡人,到现在我都有些不敢相信,我竟然要嫁给一个太子。”

说道这里,木婉清突然有些惆怅起来。

谁曾想过,看似文弱书生一般的苏炎,竟然有这样的背景和实力。

“你后悔了?”

钟灵不曾想过,她竟然会如此说话。

难道,她心中还有什么不满吗。

“我不后悔,可我却知道,九五之尊的未来会如何,都说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嫁了太子,也注定这一生绝不太平。”

木婉清坐在了温泉旁,望着虚无缥毛的雾气。

思绪却好似飘到九霄云外一般。

“木姐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钟灵好奇的坐在她身旁,虽不明白她话中含义。

可也感觉得到,她并非前来炫耀,更非盛气凌人。

“你从小有父母为伴,这世间之恶,未经万一,又怎能明白复国之路的艰险,我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死,我愿意陪他闯过千难万险,为他竭尽所能,哪怕是死亡,我都不会犹豫,只是别忘记,他是太子,未来的皇帝,如果我连这三宫六院都接受不了,又怎能说爱他。”

木婉清的话,让钟灵愣在那里。

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木婉清的出现,让她危机感十足。

“也就是说,即便不是被迫揭下面纱,你也会嫁给他?”

钟灵听出话外之音,惊讶问道。

“或许吧,他是我出山以来,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不知道世间会有多少人真正待我,但绝对是凤毛麟角,我能遇到他,已是十分满意,或许日后会主动揭下面纱于他,只是老天等不及,让我这么快就确定和他白首。”

木婉清望着水中的倒影,这些年来,她都鲜少去看自己的面容。

“太子优秀,无人能比,得他一人,胜过人间无数,你这般容貌,必定得他宠爱。”

钟灵骨子里的善良,让她现在也不在吃醋什么。

能够陪在苏炎身边,便也是福气。

“你啊,别说的那般无所谓,待到日后,他复辟成功,你这丫头也绝跑不了,当日他为你,可是忍了很多委屈,若是无能之辈,也就算了,可他却有纵世的才能,却为你受委屈,这份情谊我可看在眼中。”

将两人之前相遇之事说了一遭,钟灵在旁眼中再次闪烁泪花。

为了自己,苏炎竟然能饿着肚子看着木婉清吃饭。

又一路相随,说尽千般好话,这绝不是他的性格。

“木姐姐,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他呢!”

钟灵听罢,气愤不已道。

“喂,我只是不想理会而已,谁欺负他了,况且若是连这点苦都吃不得,怎能算是对你情投?你应该感谢我帮你考验过他了。”

木婉清转过头,当初却是为了考验苏炎。

“不用你考验,他对我本就好,那需要考验折磨。”

钟灵撅着小嘴,她可不忍心让苏炎如此吃苦。

“刚才不知是谁,还在偷偷生闷气,现在听说一点委屈,就如此心疼,我看不用等他复辟成功日子,不如现在便让你洞房花烛好了。”

木婉清的话,羞的钟灵面红耳赤。

“木姐姐,你怎能这么说话!”

待字闺中的她,站起身就走。

“看起来某人好害羞,难道是不准备有那么一朝吗?”

木婉清起身追去,钟灵越是这般,她越要逗她。

“我不和你说了,还要赶着去破解镇龙宝藏呢,那里可是复辟最重要的金银来源,也是我能给他最大的助力,我要看着他,一步步夺回自己的权势,他会是一个体恤民情的好皇帝!”

钟灵红着脸,不敢去看木婉清。

可脑海中,自然会有那洞房花烛的幻想。

“是啊,苏郎一定会是一个明君,到时候这天下,绝不会再有纷争了。”

木婉清也清楚,这山河破碎的惨痛。

若是苏炎复辟,重掌朝纲,定然会有一个不一样的大宋。

只是前途漫漫,满是荆棘。

倒是两人的这番推心置腹,也促成了日后,苏炎卷入大理和吐蕃争斗后,两女下定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