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

另一端,一直都在关注梨絮情况的艾可顿时眉头一皱,手上的权杖轻点石地,一道金色的流光穿梭到权杖之上,随后进入地面之上,极快的触碰到了紧闭双眼集中念力的梨絮。

“女儿,放开心神!”

当梨絮听到母亲的声音时,下意识的按照长安的指导确认了真实性,在确认了这个声音的确是自己母亲的之后,她立刻按照艾可所说,放开了原本凝聚的心神。

此刻,天空中的青石异动也略微平息下来,那些细缝中还未侵蚀世界的灰雾在艾可和梨絮链接的一瞬间便退了回去,而已经附着在青石上的灰雾,也逐渐改变颜色,变成了无害的白色雾气后融入空气之中。

这一个变化只有寥寥可数的学生族人发觉了,而希凉雾则只是瞥了这边一眼,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默认了艾可的所作所为。那些族人们知道,如果艾可真的触犯了规则,希凉雾绝对会第一个出手。

怪物!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高台上一身高人风范,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希凉雾,此时内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北行十里,有天山,奇石立于峭崖旁,能容纳万人之元。

希凉雾虽然不知道那无数隐藏在细微眼眸中的灰雾究竟是什么,但她知道,能容纳万人异元的青玉辰石竟然因为一个小女孩的异元而叫苦不堪,不是因为量太大,而是因为…

异元有毒,而且是至毒!

异元有毒并非先例,一些毒蛇化成异类之后,他们的异元也会带有一定的毒元素。可无论如何,他们异元中的毒只是一种手段,一种隐藏在“蛇胆”中的元素。然而眼前的这个黑发女孩,与其说亿元中的含毒量,不如说,是剧毒伪装成了异元,在她的血液中流淌。

“算了。”

希凉雾在心里轻叹一声,果然,跟那个人的儿子扯上关系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她暗自在心里与青石沟通了一下,不一会,梨絮手上的纸张浮现出了字符。

“流!”

“什么意思?”一旁的茗玲依皱了皱眉,毕竟流这个字,自古便不是什么好词语。

“可以选择保留纸张,直接流入精英班的意思。”一个身形魁梧,面容刚毅的男子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梨絮纸上的字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哦?那还挺好啊。”茗玲依笑了笑,毕竟梨絮能进入精英班,算是一件挺好的事情。然而梨絮却轻笑着摇了摇头,撕碎纸张后扯了扯茗玲依的衣袖。而茗玲依则是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戳了一下梨絮的额头,便一起跟着碎纸一起向着五道大门前走去。

“我是元流。”茗玲依看了一眼碎纸停在的地方,赫然是孔雀石搭建的青色大门。而梨絮则有些困惑的转过头,对茗玲依说道:“我应该…也是元流?”

梨絮的碎纸不想茗玲依或其他人一样,凝聚成一道标记停留在某个大门之上。梨絮的碎纸只是静静的躺在她的手里,梨絮看到那里,碎纸就很不情愿的挪动几下,示意指向梨絮看的地方。

“应该吧…?”茗玲依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随后她挠了挠头,拉着梨絮便向着代表元流的大门走去。

元流的大门前人数相比其他地方略显稀少,毕竟元流的人才本身就稀少,而恒云学院的招收还是邀请制,他们也刻意的减少了招收元流人才的范围,至于理由,恒云学院也没有说过。

在所有人都跟随着碎纸的指引,来到各自的初次试炼后。那些碎纸顿时消失在空气之中,而天空上一直散发着青色光辉的巨石,也伴随着一阵轰隆声响,离开了这片世界。

“请各位考生进入各自的初次试炼,试炼的结果只是给各位一个参考,并不会决定最后的招录。但是…”

一个转折,把考生们原本放下的心再一次提了上来。

“刚才我一共发出了两张“流”,也就是直达精英班的邀请,然而,这两张直流…”

希凉雾视线扫过了所有人,在梨絮身上停留了片刻后便转移开来,半晌,希凉雾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她们都拒绝了。”

又一颗重磅炸弹在人群之中爆炸了起来,毕竟精英班这个概念在诞生的时候,就代表着那一批顶尖的异类。然而,两个直流的邀请全被拒绝,这在精英班的前身“天赐队”的队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所有人开始议论了起来,他们都好奇那两个拒绝了直流邀请的人到底是谁。这群异类大多不屑于歪门邪道投机取巧,所以他们只是好奇这两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很少有嫉妒这种负面的情绪。

随着希凉雾拍了拍手,人群也逐渐销声匿迹,这一件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不影响众人的测验。伴随着五道大门缓缓展开,所有人都井然有序的排起队,走入了各自的测验大门之中。

梨絮和茗玲依也踏入了青石门扉中,在进入青石门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包裹住二人,将两个人直接分开了。然而在吸力包裹住梨絮,将她分开的一瞬间,她体内的灰色异元顿时喷涌而出,在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后,梨絮一声惊呼,便脱离了吸力直直的向着下方掉落下去。

在即将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梨絮的衣服兜里突然散发出一阵莹绿色的光芒。顿时,一个绿色的虚影浮于她的身后,接住了梨絮的身体后缓缓的落在地面上。在看到梨絮安然无恙后,那个虚影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手后便崩裂成一团水花,随后消散在了空间之中。

这时,梨絮也有了时间打量这片空间。梨絮知道,自己现在位于空间的底部,而自己方才打破那一阵吸力应该属于测验之外的情况。这就让梨絮有些头疼了,毕竟她也不知道,自己落在这里是本来测验就应该存在的结果,还是纯纯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