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城山被妖族袭击,无一生还。

初筝抱着重棠,从血流成河的街道穿过,风中都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重棠趴在她肩上,并没太多害怕,好像此时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幅正常不过的画面。

巨龙和小狐狸跟在后面,“这也太惨了。大佬,那些妖兽,是哪里来的?不会真的是妖界的封印要破了吧?”

“我哪儿知道。”初筝冷漠脸:“这话不是应该问你。”

巨龙当即表明自己的立场:“我跟它们可不是一伙的!”

妖兽屠杀完整座城就退了,此时也寻不见踪迹。

初筝看完城里的景象,正打算出去,继续往前走,去找那个所谓的北诏地界。

就在她即将出城门的时候,天空突然有阴影落下来,有人来了。

“妖女!这天城山的人可是你所杀!”有人从上面落下来,见天城山的惨状,又见初筝在此,当即把这口锅给她扣下来。

来人不多,估计是发现天城山异样,来查看的修士。

初筝:“……”

好大一口锅。

“这里这么浓重的妖气,你们都感觉不到?”初筝绷着小脸,冷冰冰地吐字,“你们这么多年是白修炼的吗?”

天城山妖气浓郁,但初筝身边跟着一只狐狸,那是一只妖……

巨龙?

巨龙在发现有人出现的时候,直接藏到初筝身上去了。

他是个香饽饽,可不能随便被人发现。

“你看见什么了?”来人还是警惕,“里面可还有幸存者。”

初筝扫问话的那人一眼,不打算回答,抬腿就走。

然而对方并不打算放她走,“站住!你不能离开!”

他们来查看,看见的唯一活口就是她,哪里能就这么放她走。

就算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也必须查清楚后再说。

初筝抚着重棠后脊,无声看向对方,那眼神冷冰冰没什么情绪,但看得人浑身发寒。

领头的人生出几分畏惧,硬着头皮道:“天城山发生这样的事,必须要查清楚,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初筝:“你们查你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杀的。”

“……”那谁知道!我们一来,就看见你从城里出来,不怀疑你怀疑谁!

初筝懒得和他们废话,脚尖轻点地面,跃上半空。

“别让她跑了!”

“快拦住她!”

巨龙在高空伸展开身躯,巨大的尾巴扫过底下飞上来,试图拦截初筝的修士。

那几个修士修为不怎么样,被巨龙一扫,噼里啪啦砸到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初筝离开。

“咳咳咳……那是龙吗?”躺在地上的修士懵逼脸。

“有点像?”

“它的颜色好奇怪,怎么一半黑,一半青呢?”

“谁知道……”

“快通知长老们,天城山都这个样子,你们还有心情关心别的。”

这附近有一个天心楼,他们都是楼里的弟子。

因为发现天城山冲天的妖气,觉得不对,过来查看。

谁知道居然看见这么一幅场面。

这已经不是他们能解决的,必须通知楼里的长老们。

离开天城山,再往北走,差不多有百里路,初筝看见了立在荒芜里的‘北诏’石碑。

石碑被人削掉一半,只余留下一个模糊的‘诏’字。

石碑之后,放眼望去,只有肆意生长的荒草,连着天际,没有尽头。

“是这里吗?”

重棠点点头,伸手指着前方,“那边。”

“你到底要去那里做什么?”

重棠歪了歪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最后只憋出两个字,“要去。”

初筝:“……”

要去干什么啊!!

去看风景吗?

这一片荒芜,有什么风景可看!

冷静!

初筝看着这小不点,只能忍着怒火。

有巨龙代步,倒也不算累。

但初筝没想到,这北诏的地界大得有些离谱,走了大半天,还是那漫山遍野的荒芜之地。

这里看不见半点绿色,就好像整个世界都枯萎了一般。

巨龙开始抱怨:“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北诏有这么大吗?”

它的速度不慢的呀!

初筝看下四周,直觉有些不对:“先找个地方休息。”

重棠坐在枯草上,看着小狐狸烤肉,簇簇火光在他眼里跳跃,连成一片。

“重棠重棠,我烤好了。”小狐狸喜滋滋地把烤肉递给重棠,一脸的求夸奖。

“谢谢红红。”重棠刚想接,旁边插进来一只手,先拿了过去。

接着他就被抱了起来,被人放在腿上。

重棠已经习惯初筝这么抱他,也不挣扎,歪着头看抱着自己的人。

初筝撕下肉,等凉一些,喂到他嘴边。

“我可以自己吃的。”重棠稚嫩的声音里有些不满,抱他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喂他?

“我喂你。”初筝语气冷淡,但话语里满是不容抗拒。

重棠不肯吃。

初筝就和他僵持,最后还是重棠先败下阵,慢慢张开嘴,咬住肉丝,舌尖微微一卷。

肉丝被他卷进去,舌尖也不免碰到初筝指尖。

初筝心底默念几遍还是个孩子,认真地喂他吃东西。

“大佬,你看天上。”巨龙盘在旁边,仰着脑袋,示意初筝看天空。

初筝抬头去看,天空灰蒙蒙的,竟半颗星子也瞧不见。

“你感觉到什么了?”初筝踹踹巨龙。

巨龙尾巴拍着枯草,“不知道,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这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初筝:“……”

还要你说。

四周安静,连风声都听不见。

但也没察觉到什么危险。

这一晚很平静,并没发生意外。

初筝叫重棠起来,小孩儿睡得迷迷糊糊的,软绵绵的靠在她身上。

“你是不是长大了一点?”初筝发现重棠比昨天重一点,身形也高了许多。

重棠点头:“嗯。”

初筝:“你长这么快?”

重棠眼底写着‘这不对吗’几个大字。

在重棠的认知里,他一夜间长高一些,完全是正常的事。

小狐狸也觉得这很正常,“重棠之前都是这么长的,你们人类不这么长吗?”

初筝:“……”

不!

人类不会突然蹿个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