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元壁垒位面的支离破碎,吞没了所有的尸骨尘埃。

空间位面,光年宇宙内……

花君邪低喃念道:

“有意思啊……几只虫子开始反抗命运,这场小小的战斗,居然被拖了这么久……啧啧……”

随后继续调侃道:

“令人意外的超脱位面,来到了这里,看来,你们几位,也彻底认真了呢?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还有多少潜力!”

“!”

傲世尊神进入嗜血狂魔状态,快速袭来的古道修罗魔剑重重斩下,竟硬生生劈开一道银河。

“魔技.死神的救赎.堕神契约!”

腥红的血液味,召唤出多数魔物血兽,这些血兽,居然是当年上古战争亡魂的尸体炼化而成;

随后其它四族大帝得到血灵魔力加成,全体进入狂化状态,增加自身力量百分之三百,狂暴法纹阵持续时间永久,除非魔族大帝傲世尊神本体死亡,否则,无法破解。

即刻,神,魔,妖,灵,人五族大帝所凝聚的精神力足够催毁一切半帝境界者!

撼动十界,震彻仙,佛,鬼,虚空各大修炼者!

嘭!

强悍的异能冲击响遍宇宙空间内,仅仅喘气的功夫,洪荒上古神就倒地一片。

随后除了不灭神帝外,其他各族大帝纷纷祭出杀招。

“妖技.咒术白骨.焚天妖龙!”

“灵技.刀风剑雨.万灵震怒!”

“皇技.海棠无色.秋雪飞蝶!”

只见绝世妖圣,狂血帝主,龙皇世主几位释放的绝技覆盖在四野,顿时,天地失色,混沌尽散,破除一切邪魔。

“……”

——这股来自魔,妖,灵,人四族的怒火,竟让花君邪异常兴奋不已。

“来的正好,神源印.一玄!”

言落半顷,花君邪飞身而下,一拳震赫空间针格,神源印飞升九天深渊,环绕波及的洪荒大能浮现在了四周,隆隆作响,阵阵辐射传来的精神威压力。

顷刻间,一息功夫,剥离场上仅存活的五族联盟精英战士的神经元,震人心肺。

各族精英战士们灵魂力量,半秒内,全部被神源印贪婪嗜血吸取,身体变得浑然困乏,导致瞬间被吸取精神灵魂力,再无余力支撑下去,纷纷倒下,沉没在宇宙星河里,一眠永恒。

“通通沉睡吧,卑微的虫子们!”

谈言间,花君邪瞬闪控制九天深渊位面,高达百个黑洞牵引力的重心偏移,极速挤压这片原本就无力呼吸的空间内。

迅快如光,闪若流星!

天穹之巅上,花君邪冰冷的语气喝道:

“洪荒.神源印.禁锢法纹!”

这是花君邪第一次开启洪荒绝技,他那双冷冷的眸子里,藏匿的玩世不恭彻底收敛,转而代之的,是绝无仅有的认真,这也是他一直布局来,第一次,开始认真的战斗。

没人知道,他的城府到底有多深,实力到底到了那一个地步。

还记得,花君邪第一次使用全力对抗,是他十六岁时与自己的师父洪荒老祖对决。

忽然,宇宙空间内,上升一个巨大的邪眼法阵,玄印八十一星结,困锁妖链,重重叠加,原本深渊咆哮的洪荒巨兽,在此刻彻底觉醒,向神,魔,妖,灵,人族发起了最后的猛攻。

“吾听闻,尔等不是自称之为高贵的种族吗,那么!吾告知尔等,从今日起便不复存在了,它以后,只有一个名字:洪荒。”

就在这刻,手持轩辕剑的金发男子狂怒喝道:

“休得放肆!得寸进尺的贼寇!”

说话这位便是不灭神帝,聚灵处息间,不灭神帝转化形远古祖龙,金光龙吼,川流脉息,震憾天雷,几记神级血脉龙爪,撕碎抵挡在前方的洪荒上古神。

破碎的金光中央,飘飞的竟是远古纯神脉祖龙,荡然袭来的威严正气,全部来自这远古祖龙!

只见,半息,不灭神帝号令百位仙帝,聚集列阵,其传来的磅礴能量,居然丝毫不虚洪荒大能。

随后叹息怒道:

“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五弟!”

在此时,傲世尊神魔脉筋骨展开,血红色的双眼俯视苍元大地,嗜犽逐渐流露出渴望鲜血的异瞳,魔神铠甲从金红色转换到深红色,最后以绯红色形态站立着,双臂振呼魔神之翼,刮起几道飞速利刃劈向花君邪的九天深渊领域。

“失望……或许吧……像我这种被诅咒的人,怎么会祈求有人来解救我呢?那就通通绝望吧!”

花君邪冰冷的黑瞳释放大帝威压,望其黑瞳犹如陷入黑洞之中,无法动弹。

挥手间,皆是准帝的哀怨声,在动弹不得的位面卡制,随后被焚古荒炎吞噬殆尽,腐蚀灵魂的痛苦,啃食髓干,即刻化作血肉模糊的硝烟。

“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狂血帝主平稳说道,万古逆时针在手的他,大帝排行榜上,仅仅只高于花君邪一名。

“尔等不是说……瞧不起吾这卑微的洪荒族落吗?怎么?若吾击杀汝等高贵的血统,尔等口中的平等又谈何而来!则今日之战,是吾蓄谋已久的战局,让汝等知道,洪荒才是天道正统!”

狂烈暴躁的洪荒大能,覆盖整个银河系,能量黑洞居然被这股大冲击扭曲的不成样子。

这是?

洪荒最强统治者愤怒的力量。

这股窒息的威压,竟远超五大帝本身的精神威压。

倾息间,半帝,准帝通通开始承受不住这股强大洪荒异能的压迫感,强吐一口闷血,呼然倒下,帝级神甲猎猎作响,瓦解的声音慢慢袭来,这一刻,除神魔妖灵人五位大帝外,全部阵亡!

“全部都死了?这是什么样的可怕力量?”

“死了!他们可都是修为过千万年的老怪物啊!”

“仅仅只是力量吗?就已经强悍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

咔磁……

不灭神帝从远古祖龙化型,神之力霸气外露,其震慑的威力,远超上古十大神帝的气势,不灭神帝振臂一挥,轩辕剑在此刻终于出鞘,审问天道,轮回万古。

“神技:不灭.神罪的责罚!”

轰隆!

一声金光强烈袭来,附带天雷裂炎,灼热感扑面而至。

赫!

炸裂一道神帝之怒,催毁宇宙恒星轨迹,碎裂震彻山河,如同远古巨神盘古开天地之势,日月暗淡,星辰大海,皆入金色神瞳之中。

“五弟!你终究不阴白,什么叫做实力的巅峰!”不灭神帝蔑视讲道,神之血脉暴涨,作为神族最强天才的他,拥有的,不仅是不死不灭的力量,更可怕的是,他拥有天地间,乃至整个银河里,最纯厚的神之力,燃烧庞大的精神冲击,足够催毁上亿次宇宙黑洞的能量。

——洪荒巨兽和魔狱血兽厮杀在了一起,场面凶悍至极,互相吞噬。

——神,魔,妖,灵,人五族大帝,与洪荒大帝互相对立,场上任何一位大帝,都有毁灭星球银河的力量。

——这一次,拼杀的,不仅仅只有力量,还有智谋。

花君邪款款琉璃的黑长发披肩而下,黑色冷瞳望向五位大帝,不屑喝道:

“可笑至极!区区五族联合,也企图破我洪荒之境!”

随后痴狂笑道:

“就让这一次,悲悯众生的罪意由我来背负吧!”

“洪荒.绽放.死亡彼岸花!”

哗然,从四周维度空间滋生出来彼岸花,开的鲜红,鲜阴,像活过来的鲜血一样透彻,压抑的死亡气息,辐射阵阵洪荒囚禁术。

洪荒咒印符文通往了一条彼岸花开的道路,在花的两旁,站立的正是:花君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