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千琦擦了擦眼泪冷着脸继续说道:如果君总还想知道什么的时候可以继续来问我,不过从明天开始我要和我家崽崽并肩作战谁也不要想着欺负她包括你也不行。

席风澈坐在那里一声也不敢吭因为自家媳妇这个时候的洛千琦真的很吓人。

君墨白无奈的开了口:“我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她一声不吭的离开没有一句话你让我怎么说怎么做,我找了很久我找不到她说完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

洛千琦冷哼一声坐在沙发上看也不看他一眼:什么都不用说我已经开始陪着我家崽崽所以希望君总你小心一点别到时候彻彻底底的把心爱的人给整丢了,反正到时候哭的是你又不是我世上男人千千万万实在不行我在给她换。

洛千琦也不管君墨白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要去某APP上给安静过生日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厅里面好多人都已经开始喊她了。

“繁华落尽”

**:小琦你说今天崽崽会回来么?这都两年没有见到她了【哭泣】

大琦:为什么不喊我大琦天天喊我小琦**你是不是飘了呢?

倩倩:噗!哈!哈!哈!

大琦:不过我们家崽崽已经回来了但是她今天回不回厅我也不知道毕竟她已经两年没有上线了估计后台已经炸了吧。

阿君:害!多大点事儿啊!不过**你家男人什么时候才上线你看我们的头像换的多么的好看。

轻水:可是我们真的好想崽崽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洛千琦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还是给安以晴打个电话吧!不然这群人估计会炸的。

另一边的安以晴还在那里研究怎么和自家闺蜜说自己的马甲,说吧!怕打击她,不说吧到时候掉马的时候就很难受。所以现在的自己也不知道该咋办就挺难的,这日子一天天搞得啊!

“喂!宝贝怎么了?”安以晴的思绪被洛千琦突如其来的电话给打断了。

那个时候今天安静生日**她们几个在厅里问你来不来毕竟她们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安以晴:“……”

乖乖,这个厅还开着呢?

洛千琦:“……”

什么叫做这个厅还开着呢?洛千琦顿时语塞因为不知道如何去接下一句话。

咳咳!那个时候这不是想着都过去两年了厅早该关了呢!安以晴咳嗽在哪里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在想什么呢?我感觉你像活在梦里一样她们都在等你回来呢!不然早就散了好吧,我记得有一次那个谁安旭搞内杠的时候带走了好多我们厅的人那个时候就我们十个人一直在那里一直坚持着一直到现在,而且那个时候的韩哥特别的恶心既然打压我们洛千琦真的是越想越气说着说着就忘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了。

那个什么大宝贝儿!你能告诉我安静是谁么?而且他过生日和我有什么关系真的是。

洛千琦:“……”

洛千琦恍然大悟好像也是啊!安静你也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去给他过生日再加上这就是**的一个老板,你也不能为了她老板的生日过去吧!这特么太掉你这个厅管的价了。

你也是个厅管请你告诉我,她老板过生日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圈老板是她自己的事怎么你这个厅管还要去帮她圈么?安以晴义正言辞的说。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我之前是不是和你们都说过她就是一个妥妥的戏精你们还不相信妈的,说哭就哭你们在群里发的消息我都看到了,什么叫做不要为了一个老板而生气服了你们了都安以晴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这样安静的生日就告一段落了苏依然打电话说苏继伟想见自己安以晴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赴约毕竟他们现在也掀不起什么浪花。

苏家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那张野肆的脸,她身上套了件浅褐色的T恤外搭一件白条纹衬衫,衣摆随意扎在短裤里露出一双腿又细又白。

他们家的人不是很白,但是安以晴却比他们都要白。

不知道是不是皮肤太白的原因,安以晴那双眼睛总是格外漆黑,看到她,苏继伟总有种隔了层的疏离感。

可能是因为不是亲生的原因让他有了这种疏离感。

他叹息看着给安以晴:“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反而出去住,在怎么说我们家也养了你十几年啊。”

他做事一向谨慎,苏家才拿下集团的一个开发项目正是关键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

你刚回来也没有什么工作这里是一万块钱你先拿着用,虽然没有多少但是你也可以撑一阵子。

安以晴冷着脸看着眼前惺惺作态的几人一阵无语=_=

苏继伟硬是把卡塞进安以晴的手里让她拿着望向安以晴白皙的脸庞,轻声问:“你走的时候东西也没有拿完,你这次回来要拿走么?那是你妈妈买给你的礼物,送你就是你的了!带上也没关系。”

黄东梅闻言立刻皱起眉心,不悦地睨了眼站在那里的安以晴,碍于身份,最终没好意思为了苏继伟前妻买的东西而生气。

苏依然乖巧的站在她旁边,做作的附和苏继伟的话:“是啊!姐,那是大妈送你的,你就带走!说不定以后也许用得上呢!”

后面的话她没说的那么明,但是安以晴怎么可能听不出她话外的意思,撩起眼皮,冷漠地往她那边望了眼,野性难驯!

苏依然回给她一个骄矜的微笑,那高高在上的施舍表情和苏家在场的所有人一个模子刻出来。

安以晴把手机收了起来抬起手把卡还给了苏继伟,淡淡的说:“你们苏家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要的包括我妈给我买的那条项链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那是你们那我亲生父母给我的赡养费买的吧!所以说苏家的东西我一样没拿。”

她这话一出,在场的苏家人面子都有点挂不住了。

苏依然瞥了眼安以晴背着的包包,眸子闪了闪,划过一丝不以为意的轻蔑,状似不经意般开口道:“姐,爸妈没这个意思,你太敏感了。毕竟之前我们可是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就算你找到了亲生父母,你也是我姐,我们都希望你过得好。爸给你的那一万块你还是拿着吧,毕竟你现在还没有工作先拿着急用吧。”

苏继伟听着苏依然的话回过神来,脸色不好看得跟着说:“是啊,钱你拿着吧!

安以晴冷着脸看着苏继伟几人开口道:“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别在心里给我打什么感情牌,”早在两年前我们就不是一家人了我对你们更加没有什么亲情可言所以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黄东梅看着安以晴那笔挺走出去的背影,忍不住对着空气冷哼一声,嘲讽道,“哼,果然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们白养了她十几年,既然就这么对待我们。”

苏家在S市虽然算不错了,可比起米家,南宫家等家族来,还是差了点底蕴。

后面的话安以晴听不清楚了,只依稀听到苏依然那掩不住喜气的应答还有苏家一派其乐融融的声音。

十月份的天真的很小孩子的脾气一样一会冷一会热的现在外面的太阳跟火烧一样,马路上滚起一阵又一阵热浪,除了树荫下面偶尔有在工作的环卫工人,路上几乎没人。

苏家庄园外,一辆法拉利静静地停在路边上。

白岩在路边上看着手表自家BOSS已经进去半个多小时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岩正在担忧眼角余光忽然瞄到车窗外,看到庄园外一道人影慢吞吞的走出来。

“好像是老板,我先下去看看。”

白岩飞快的跟沈月交代了声,解开身上安全带,拉开车门就往外走。

日光下,那道纤细的身影越走越近。

先印入他眼帘的是一双细白的腿,匀称笔直。

好漂亮。

果然自家老板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少女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皮肤白的不像话,在阳光下几乎能看清她那瓷白的面庞,漆黑的眸子,睫羽长的跟小刷子似的,三分冷寂三分纯还有一丝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冷漠。

另一边,安以晴正拿着手机漫不经心的跟洛千琦唠着嗑。

“草,苏家那群人是不是脸皮比城墙都厚?那群人真够恶心的啊!以前要利用你来换取钱给你那个妹妹买东西满足他们的虚荣心,现在就虚伪的拿亲人的身份道德绑架你。一看你没有利用价值了,转头立刻一脚把你踹了!”

“早知道,当初知道真相的时候你就应该一走了之而不是在那里帮助他们那群恶心的东西!”

安以晴看到白岩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了,垂下眼睑,语气随意地说:“不管怎么说,苏家也养过我,以后我和他们两不相干了。”

手机那头的人咬着牙,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些年帮了苏家赚了多少钱你自己想一想。

“还有你那个妹妹,以前没少让你给她改编曲,他们家一家人从你这里占得便宜还少了?”

“以前我以为他们是你亲生父母姐妹,我只觉得他们偏心。后来知道他们压根和你没血缘关系,我才晓得他们那叫不要脸!”

“他们明知道你不是他们亲生的,也没把你当成过家人还好意思那么利用你,脸皮是城墙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