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几位怕死的长老已经起身离开。

雷云独自一人在悬崖底部寻找叶不凡的下落,他用神识探查,却连尸体都未曾发现。

他几乎可以肯定,叶不凡绝对没死。

河水突然一下子暴涨,黑色的河水淹没整个山谷,伴随着一阵阵冰冷刺骨的寒风,雷云最终被逼离开。

躲在洞口的叶不凡亲眼看到河水竟然升至洞口,若非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这地方竟然会有莫名其妙的涨潮。

眼见雷云离开,雅子才说:“你倒是挺机灵,知道我这个地方可以躲避他们的追查。”

叶不凡苦笑,“要不说出门在外一定得多留个心眼,我相信神算门的长老们,如果知道这山洞里住着几百万条毒蛇,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的铲除。”

“既然你们能一直在这里生活,想必应该有自己的法子,如今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我曾救过你的命,在你这小住几日你应该不同拒绝吧?”

雅子看着黑龙潭说:“这就是黑龙潭,传说中有一位真龙殉葬在此,每隔几日就会涨潮,偶尔甚至每天夜里都会涨潮,但潮水不会过洞口。”

“黑龙潭里的水剧毒无比,哪怕修仙者沾染也会吃不清,”她说着,身后的那些毒蛇却涌进黑水里。

“这是?”

叶不凡问。

雅子说道:“黑龙潭里的水对修仙者有毒,对我们蛇族来说却是大为滋养,要不然我们这么多蛇光是吃,就是很大的问题。”

“每当涨潮时,小蛇们就会潜入水底寻觅食物,万千年来一直如此。”

看着密密麻麻的蛇潮,就跟一根根拉面似的扔进海里,叶不凡浑身难受,如此的景象简直堪称绝望。

他仍然不解,“这么大的动静神算门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雅子浅笑,“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得太细,你只需知道,在这里呆着就不会有人把你怎么样。”

“不过我这地方是个死穴,就是说你根本没办法离开,只要你从这儿离开,神算门的那帮老东西一定发现,到时候他们可能会把你一刀一刀的切成碎片。”

光是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可叶不凡却不急,“洞中有这么多的妙兽,还有你这个美人,我就当是度假。”

雅子瞬间变成一条巨蛇,缠绕在他脖子、手上、小腿上。

“你还觉得我美吗?”

“呃,好吧,我还是喜欢你变成人的样子。”

雅子咯咯一笑,“说吧,你和雷云有什么仇?”

“他抢走了我朋友的天机卦,就是一个能预知未来的神器,因我知道这东西在他手中,所以他想杀我灭口。”

雅子点头,“行吧,你先住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说完,她也化成蛇一头扎进水里。

走向洞内,另一位女子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过来。

“公子,这边请。”

“你是?”

“我是蛇妖啊,公子救过大姐的命,就是我们的恩人,你快过来坐。”

女子说话的声音极其温柔,如同唱歌一般好听。

这雪白有肌肤怎么看都不像是蛇变化而来,更像是只洁白的兔子。

一杯热茶奉上,“多谢姑娘。”

“不客气,公子要吃东西吗?”

“有什么?”

很快,这位姑娘给叶不凡端上来一大盆蛇胆。

“这是?”

女子轻轻一笑,“当然是蛇胆啊,对公子这类修仙者可谓大补之物,快点,趁热吃。”

“趁热?”

听完她的话,叶不凡更感觉难受。

“对啊,公子,我刚刚才取出来的呢……”一条蛇仅有一个蛇胆,这满满一大盆,就是说转眼的功夫她已经杀了几百条蛇。

叶不凡想起来一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竟然对自己的同类下手?”

看着还冒着热气的蛇胆,叶不凡张不开口也没办法吃下去。

女子听了他的话,自己拿起一枚吃下去。

“公子这话真可笑,你们人类不也自相残杀吗,只怕比我们蛇类更加残忍,不是吗?”

“那个老王八看中的不仅仅是我们蛇妖的美貌,还有我们修行千年的内丹,在你们眼中我们就是财色双全,对吧?”

“人有三六九等蛇族也一样,低等的下贱货色,只配拿来给我们做食物。”

对方的解说让叶不凡哑然失声。

可不,人类也同样自相残杀。

不仅如此连妖兽修也不曾放过,这么比起来,修仙者确实比蛇妖更加残忍。

即便如此,看到这盆热的蛇胆,叶不凡依然无福消受。

他略微尴尬的说:“多谢姑娘,我不吃。”

听说他不吃,女子张开血盆大口,将一大盆蛇胆顷刻间全吞下去,然后胀着肚子幻化为蛇。

目光不善的盯着叶不凡,吐着长舌头,似乎想要动手。

那蛇尾高高举起在半空中,更是随时准备出击。

啪。

一记空响,那蛇尾便朝着叶不凡抽下来。

突然,一记重招将她打回人形。

“滚,该死的东西。”

原来是雅子回来,她非常愤怒,那吞下胆蛇的蛇妖重伤之余跌跌撞撞的离开。

“十一妹总是如此,你别介意。”

“我不介意,只是我还没有太习惯这里的环境而已,她似乎对我不太友好。”

雅子的肩膀受了伤,她拿着药膏却够不着受伤的地方。

叶不凡起身过去帮忙。

“叶公子曾见过蛇妖?”

“这不很正常吗,仙界之大又不是只有这个地方才有蛇妖。”

“不,我是说你曾经见过我的九妹。”

这倒是把叶不凡难住,“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九妹究竟是何方神圣,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见过她,你为何如此笃定?”

“因为你身上有她的气息,我不会错。”

放下药豪的叶不凡才说:“你身上皮肤溃烂,这些药膏治标不治本,请恕我直言,你大概得了皮肤病,因为你身体其他地方也有。”

雅子一眼的愤怒,“你怎么知道?”

叶不凡尴尬的说:“上回我给你治病的时候,你可是没穿衣服。”

闻言,雅子也很尴尬。

“无耻,知道我得了皮肤病又能怎样,难道你还能治好我?”

“当然,现在的你是人,我虽然没给蛇治过病,但我给人治过病,我身上刚好带了些草药,先煮些水给你洗个澡。”

说着,他就开始做,药引子却是雄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