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就是最后一门御物诀的修行了。

关于这个术术,魏亮倒是在之前的修仙小说里看到过数次,这可是道法修真常备技能。

“御物之法,其诀窍在于你与所御物件的联系。”

“不会还是用真气覆盖吧?”

鬼谷笑道“当然不是,御物诀与之前的术术不同,你需要与所御物件及其熟悉,要做到心中有此物。”

“您是指熟悉所御之物的构造与特点?”

鬼谷点了点头,从袖口掏出两个匕首,随后将其扔了出去。两个匕首并没有随原本的轨迹飞行,而是在空中随意的转弯加速减速,如同有了生命力一般。

魏亮感叹道“这术术可太酷了。”

鬼谷说到“一般来讲,一人生平只能御一种毕生最熟悉的物件,你有什么最熟悉的吗??”

魏亮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子弹道“您看这玩意行吗?”

鬼谷从魏亮手中拿起子弹好好看了看“虽说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但是若你对此物件最为熟悉那便可行。”随后将子弹放回了魏亮手中“闭上眼仔细想象这物件。从它的出生到死亡,从它的头部到尾部你都需要在脑海中完全还原出来。”

魏亮闭上眼,仔细回忆子弹的制造,想象子弹的形状。在他脑海里还回想起了子弹开膛时射出去的样子,甚至到最后还回忆起了前世那最后一颗射入自己胸膛的子弹。

渐渐地魏亮手中的那颗子弹竟然开始漂浮,并随着自己的心跳开始有规律的晃动。

鬼谷惊讶道“我没想到你对这物件的熟悉竟然达到了如此,竟然上手就能产生共鸣。”

魏亮在心底暗暗笑了笑,前世送走自己的便是这个物件,怎能不熟悉?

随后子弹从魏亮的手里飞出,自己的脑海里仿佛拥有了子弹的视野。

随后在自己念力的操控下,子弹在空中开始自由的飞行转弯。

魏亮想试试自己控制这子弹的极限距离是多少,便将这子弹全力弹射了出去,飞过了大概二百米后便与子弹失去了联系。

“二百米,足够了。”魏亮现在不仅可以操控子弹的方向还可以将其加速,若是子弹出膛时的速度加上自己的念力加速,便能达到狙击枪一般的射击强度。

随后的两天里魏亮开始尝试同时操控多颗子弹,没想到每增加一枚子弹操控距离便几何倍速的减少,并且随着子弹数量的增多自己的神志也无法精准的操控。

在反复的实验下,魏亮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极限--在五十米内同时操控三颗子弹。在这个条件下魏亮能在操控子弹的同时毫无压力的注意自身周边。

如此,这第三个术术--御物诀也修炼完毕了。

“多谢鬼谷前辈的传授。”此时的魏亮已经长成了原本的十七八岁的模样,身体剧烈的成长也消失了。

邓耀在他一旁也笑眯眯的对鬼谷说到“也多谢你的救治与指点吧。”

没想到,鬼谷不仅治好了邓耀身上的‘气脉绝’还对他的功法指点了一二。

“鬼谷前辈也指点这老头了?”

鬼谷微笑着点了点头。

魏亮嫌弃的看着邓耀“啧啧啧。”

“怎么不许你老师我更进一步?学到老活到老,你懂不懂。”

“唉,老头性格顽劣,希望鬼谷前辈没做无用功 。”

师徒二人一番激烈的拌嘴,倒是把鬼谷逗笑了“我这山谷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鬼谷前辈何时会再收弟子?”

“等到有缘时吧!”

.....

再在山上休息了一日,邓耀与魏亮便下山离开了。

走出西陵云山,翻过西陵鬼丘,二者来到了西陵县城。

这西陵虽然不如南都或者东南十三城繁华,倒是民风朴素充满了生活气息。

二人行走一日,早就饥肠辘辘,街上大大小小的餐馆都散发出迷人的香味。

“小子,咱们去大吃一顿怎么样?”

魏亮拿出空荡荡的钱包“那日与高庆死斗后,银票都不知所踪了。”

“那怎么办?”

魏亮灵机一动道“我们街头卖艺怎么样?”

“你要卖你卖,老夫可丢不起这人。”

“那好,到时候挣了钱我可不会分你。”

说卖就卖,魏亮走到街中央摆下一块破布,叫到“各位乡亲父老,本人途经此地,没想到途遇劫匪,盘缠被抢光,只能在此卖艺。在下习武多年,若是您觉得本事还过得去眼,有钱的捧个钱场在下一定感激不尽。”

魏亮的大嗓门倒是招来了不少群众的围观。

只见他如耍杂技一般,在空中翻滚跳跃,同时还玩起了接抛球。

群众们哪见过这样的表演,纷纷喝彩叫好。

不到半个时辰,魏亮的破布便堆满了零钱。

“各位,今日小生疲倦,大家有缘再会。”

围着的群众们听此一声叹息,随后一哄而散。

魏亮抱起零钱,走往了旁边的路边摊,没想到邓耀早就在此点了一碗面条吃了起来。

看到满头大汗的魏亮,邓耀笑道“怎么不借接着表演了?”

魏亮有些恼怒“你那里来的钱?”

“方才我在那路面坐着,不知为何路过的行人都会在我面前丢下几块铜板,我见他们竟然如此浪费便捡了起来。”

“这....”

“都跟你说了,你师父是那拉不下脸皮之人,怎么会干你这种臊皮之事。”

别人都把自己当乞丐了师傅还浑然不知,魏亮顿时无语,不知道邓耀这老头是怎么活了上百岁的。

魏亮点了几样小菜,虽不比大餐但是比起白面面条倒是丰富许多。

邓耀倒是恬不知耻的靠过来与吃起了魏亮的饭菜。

魏亮望着方才自己卖力表演挥洒汗水的地方感慨道“唉,到头来,东南首富还是成了打工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