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医院,自己眼底多了几分深思。

明毅。

上次在实验室,跟在常女士身边的律师,就是他。

他是常野小姑的律师。

他们能扯上关系?

臻明律师事务所在社会之中的地位,易谨又觉得常女士找上明毅当律师,貌似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吐出一口浊气,易谨将自己的念头抛诸脑后,给徐言时打了一个电话。

“别乱跑了,告诉我地方,我自己上去。”易谨听他想下来,便说道。

闻声,徐言时只得把位置告诉她。

易谨穿过两栋楼,来到后面的病房区。

桑茹颖住的地方不偏僻,而且是最好的一片病房区,内里设备和装潢,都要比其他病房要好。

来到六楼,徐言时已经在电梯旁等着了。

“走吧?”徐言时抬手伸向她。

搭在他的手,易谨跟他一起进了房。

一楼只有一个病房,里面很大,各个设备齐全,几个护士在一旁工作,徐家人和桑家的父母亲友也都在。

徐绵绵乖乖的看着婴儿暖箱中的小弟弟。

孩子已经被擦拭干净,不过不怎么好看,小脸和皮肤都皱巴巴的。

桑茹颖和孩子都被围着,几家人对她嘘寒问暖。

徐臣也赶回来了,他还算镇定,在外头看了几眼孩子,便收回目光。

易谨和徐言时一起进来,先看到的就是徐臣。

他这是第一次见易谨。

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内敛又不动声色。

程易远身上的气势比他的势头要盛,带着军人特有的那股傲气,而徐臣却不是,徐臣更沉静。

徐臣对她带来的压迫感,要比程易远更有威胁感。

易谨垂下眼眸,避其锋芒,不予之战。

“爸,她就是阿谨。”徐言时向徐臣介绍,又对易谨说,“这是我父亲。”

“伯父好。”易谨喊道。

徐臣看着她,只觉她是将出未出的利剑,他缓缓开口,“还没谢过你,救了阿言。”

“举手之劳。”

“听阿言说,你是读医的?”

她只应是。

徐臣还想说什么,就被徐母给拍了一下肩膀,眼底带了些许威胁。

徐臣:……

他就随便问问,怎么还威胁上了?

“小谨过来啦。”徐母眼底带着笑,冲她招手,“茹颖正念叨你呢。”

易谨看了一眼徐言时。

二人走进人群。

除了徐家人,桑茹颖的娘家人她一概不认识。

这些人看易谨的眼底带了深究。

被徐言时带进来,还手牵着手,这是徐言时的女朋友?

看徐母对待易谨的态度,明显是很中意她。

“之前也没见你过来。”桑茹颖面上还带着白,望见易谨,便弯着眉对她说。

“最近有些忙。”易谨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给孩子准备的礼物。”

“谢谢。”桑茹颖眼底笑容更甚。

徐母看她还准备了礼物,看易谨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温和,“有心了。”

“姨姨!”一道清脆的喊声响起。

易谨还没扭头,腿上就挂了一个部件。

是徐绵绵。

“姨姨,你怎么才来呀?”徐绵绵的眼底亮晶晶的,“小叔叔都说带你过来了,怎么小叔叔都来半天了,你才来呀?”

一股脑的问题朝她抛来。

易谨抬手揉她的脑袋,“在下面碰见朋友,说了两句话。”

徐绵绵也就是带了一些疑惑,听到易谨的解释,很快就把自己的问题给抛开,兴冲冲的拉着易谨往一边走,“姨姨走,我带你去看弟弟!”

她拉着易谨的手,就往婴儿暖箱那边走。

“去吧去吧,正好也看看孩子。”

“绵绵可真喜欢这姑娘啊。”

“一口一个姨姨的。”

随着徐绵绵来到婴儿暖箱旁,徐绵绵就拉着易谨的手,示意她蹲下来。

易谨蹲下来。

“姨姨,你看弟弟是不是长得特别丑。”靠近易谨的耳朵,徐绵绵很小声的对她说。

徐绵绵皱着自己的小眉头,“弟弟好丑哦。”

易谨自己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小的孩子,她抬手从徐绵绵的鼻子上划过,“长大后就变好看了。”

听到易谨的话,徐绵绵勉强相信的点点头。

“弟弟能长的和小叔叔那么好看就好了。”徐绵绵笑嘻嘻的说,“小叔叔长的最好看!”

不远处的徐言时清晰的听到徐绵绵的话,不由得面露无奈。

“你长得也好看。”易谨对徐绵绵说。

徐绵绵闻着她身上香香的,便往她怀里钻,“姨姨,绵绵和小叔叔谁长的好看呀?”

易谨半点都没有迟疑,“你好看。”

徐绵绵笑咯咯的声音立马就穿出来了,在易谨脸上香了一口,“姨姨也好看!绵绵喜欢姨姨!”

软乎乎的话,她整个人都软乎乎的,笑容就像绽放的小雏菊,漂亮又惹人喜爱。

易谨看着她粉粉嫩嫩的乖巧模样,心里便不自觉的放软。

她从怀里又掏出一个盒子,然后递给徐绵绵。

“这是什么?”徐绵绵带着疑惑。

“你弟弟有的礼物,你也有。”她说。

徐绵绵将盒子打开。

里面是一块泛着纯净光泽的玉坠,上面雕花简单,却十分漂亮。

徐绵绵小心的摸着上面的雕花,“好好看哦。”

“弟弟也有吗?”徐绵绵看向易谨。

“有。”

徐绵绵立刻笑了出来,“那我弟弟一人一个!”

她缠着易谨帮她带上。

易谨以她所言,把这个小玩意儿给她待在脖子上。

旁边的桑家人看到了,不由得问,“这是什么玉啊?”

“看上去有些像京白玉吧?”

“京白玉啊。”有些有些随意,“也不值几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