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稚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的时候她是一点儿都不害怕帝释辛的,可刚刚被帝释辛扫了一眼,她觉得自己的血液都有被冻住的感觉,怕得要死。

原本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出来,可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反而是听了帝释辛的话,静气凝神。

一安静下来,秦稚颜也终于感觉到了一点儿不一样:

“帝释辛,我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儿热热的,涨涨的。”

自从出院之后,她的双腿都是没有知觉的。

她还悄悄的用针扎过自己的腿,可就是一点儿痛感都没有。

秦稚颜虽然难过,可到底还是接受了自己成为残疾人的事实。

她甚至已经在网上咨询过像她这样的情况可以办理残疾人补助,会从国家那里得到一比保证基本生存的资金。

可如今她稀里糊涂的吃了那个什么丹药,她的腿居然有知觉了。

秦稚颜害怕又欢喜。

她欢喜的是自己的腿也许还有救,不用变成残疾人,害怕的是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毕竟,她实在是太想让自己的双腿好起来了。

“等着吧,不出三天我让你活蹦乱跳的。”

帝释辛也非常的高兴,虽然秦稚颜到底是不是残疾人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损失,可到底他还是喜欢秦稚颜蹦蹦跳跳有活力的样子。

如果是一开始秦稚颜是一丁点儿都不相信的,可是现在,她却有点儿想要相信了。

毕竟,帝释辛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他说的话都会实现!

人一旦有了盼头,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帝释辛觉得这几天秦稚颜的血都比平常好喝。

自打秦稚颜伤了腿之后,血液的味道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虽然一点儿都不耽误他吸血,但是他也想要吃好一点。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秦稚颜也见证了奇迹,她站起来了。

而且还是活蹦乱跳的那种,看着现在的她,一点儿都不会想到她三天以前还是医生判定的残疾人。

这是一脸高兴的事情,可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帝释辛,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你会有这么神奇的丹药?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神仙鬼怪?

秦稚颜的心跳得很快,她既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知道真相。

帝释辛是个绝对不伪装的,秦稚颜不问他不会主动的说,可秦稚颜问起来他也不藏着掖着。

“我不是早就说了吗?”

帝释辛记得打从一开始他就和秦稚颜说过自己的身份,是秦稚颜不放在心上的。

秦稚颜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帝释辛的一言一行,渐渐的,那些早就应该被她遗忘的话忽然就被大脑想起来。

不要把我和那种低级生物相比,我是饕餮。

秦稚颜还记得她也很嘴欠的说过,如果帝释辛真的是凶兽饕餮,她就把自己送给对方吃……

秦稚颜忽然就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虽然非常的没良心,可是她现在非常的想要有多远就跑多远!

如果帝释辛说的都是真的,那她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吗?

早知道在神话故事里,饕餮可是妥妥的凶兽,而且这玩意根本就不把人当人,说吃就吃啊!

“别想了,你跑不掉。”

虽然秦稚颜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她的脸色变来变去的,帝释辛想要知道什么,都能从她的表情里看出来。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秦稚颜离开他的:

“你别忘了,我在你身体里装了定位。”

帝释辛的语气凉凉,哪怕是秦稚颜被吓得脸都白了,他也没有怜香惜玉。

秦稚颜看着帝释辛,她现在可一点儿都不觉得帝释辛是个可爱的弟弟了。

这那里是弟弟,这根本就是个祖宗啊!

“你…你要吃了…我吗?”

秦稚颜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个扫把星,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遇见什么不好,为什么要遇见一个残忍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的凶兽!

话说回来,她就算是遇到别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她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啊。

太难了,这个世界怎么这么难?

“把你的胆子放肚子里。”帝释辛有点儿嫌弃的看着秦稚颜,“只要你乖我就不吃你。”

秦稚颜向来都是能屈能伸的,知道自己的性命无忧了,她就真的把胆子放到肚子里渴。

缓解了十分钟的情绪,洗个脸情绪就彻底的恢复正常了。

不管怎么样,地球没爆炸,太阳也是照常升起,该过的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

“你饿了吧,咱们今天做点儿好吃的。”

秦稚颜觉得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怎么着也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帝释辛又被秦稚颜拉着打下手了,他就有点儿奇怪了:

“你都不知道怕吗?”

帝释辛觉得秦稚颜实在是太奇怪了,刚刚还吓得眼泪转眼圈,现在却又没事人一样了。

这个情绪的把控,实在太摸不着头脑了。

秦稚颜白了帝释辛一眼:

“我知道你是凶兽饕餮了,可那又怎么样?你不是都说了不会吃了我,既然如此我干嘛要害怕啊。”

秦稚颜觉得她虽然年纪不大,可是经历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

潇潇洒洒也是一天,她何必把自己活成苦瓜的模样?

帝释辛觉得这样的秦稚颜挺好的,他也不希望自己每天面对一个胆战心惊的人。

既然秦稚颜的接受能力这么强,那么吸血的计划也应该告诉秦稚颜一声了:

“所以,为了血液的品质有保证,我希望你可以随时随地保持开心,精神面貌积极向上。”

秦稚颜嘴角抽抽的看着帝释辛:

“你这样大大咧咧的说出来伤害我的话,难道你都不害怕我报警吗?”

如果警察叔叔知道了帝释辛是个危险分子,还能让他法外逍遥吗?

“我们在国家是身份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也一样是国家的公民,就算是秦稚颜去告诉警察同志,他并没有伤害谁,法律也不能拿他怎么样的。

毕竟他可是饕餮,一般情况下,只要他老实本分的做一个守法的公民,那么国家律法对他们也是相对宽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