隗桥坊·旧侍郎府

天黑压压的一片,雨虽然在转小,可前院的动静并没有传入正院,府内的细小声音,都被风雨声掩盖。

府内的一个偏院房间,桂峻熙穿着青袍,正盘膝而坐在榻上,脸色苍白,明显身体不舒服,正在忍耐着。

“果然,亲近鬼神,就被阴气所染。”

“以前还有鲁王王气庇护,不觉得,现在却日益加深了。”

窗外舞动着树影,在骤亮的光照耀下,犹鬼怪狂欢,桂峻熙垂眸坐着,脸色又是一白。

阴气相染,就会渐渐入得阴境,为鬼神所迷。

“不,不对,不是阴境。”盘坐着的桂峻熙,终心里还有清明,仔细体会了这一阵不安感觉。

“外面有人?”桂峻熙侧耳听了听,以他耳力,在风雨声中,隐隐听到了有惨叫传来,但仔细听,又没有了。

像是方才声音只是风雨雷声带来的幻觉,心大的人,听了也就不去理会了,又或者以为这是鬼神相染的幻境,可桂峻熙却功境深沉,并且自己处境不同,有些问题不敢不谨慎。

桂峻熙就没有再入定,而是直接从榻上起身,走到桌旁,用火折子点燃了一根蜡烛。

烛火碧绿,只看一眼,桂峻熙就知情况不对了。

“烛火不对,的确有人闯入了。”桂峻熙不再迟疑,轻轻一吹,先将蜡烛吹灭,快步走到旁,在墙上按了几下。

咔、咔……

随着极隐蔽的门左右分开,一个密道立刻出现。

这密道并不是唯一通向下面密室的地方,但这里的这扇门却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

从密道进去后,桂峻熙重新将门关上,顺着石阶往下快步而去。

疾行一会,就到了一个只在墙壁上燃着几根蜡烛的地下密室,望着中间的祭坛,几步就跨了上去。

此时已来不及换衣裳,桂峻熙就站在那里,手指随念咒而不断掐动,准备施法。

“轰”就在这时,一个方向一声大响,一个方向能进出的厚重石门竟被人从外面劈开,随后一行人冲了进来。

“桂峻熙?”为首的人进来后,目光直望向祭坛上的男子,冷冷问着。

桂峻熙被来人道破身份,心中惊愕,表情七镇静,只淡淡望过去。

“你们是谁?”

口中这样说,手上的动作不断。

“想拖时间?可笑!”曾念真江湖经验极丰富,更不可能让敌人完全准备好,只听冷笑一声,长剑拔出,人剑疾射而至。

掐咒才完成大半,还差数息,可却来不及了,桂峻熙怒吼着,只是咬牙一喷,一口血雾喷出。

只听“呼”一下,原本只是密室两侧墙壁上有烛火,此刻祭坛上所有灯都瞬间亮起来!

随着灯光一亮,无数嘶叫黑影显形,集中起来,化成了黑色旋风,朝着冲入的人就扑了过去。

“斩!”曾念真面不改色,一声怒啸,身旋剑发,剑光回旋,剑气涌发出彻骨的寒流,龙吟隐隐,瞬间对撞了上去。

“铮铮铮……”一阵清鸣,迸散的剑气和黑气,大半烛火应声熄灭。

“剑气通玄?”桂峻熙脸色又一白“一剑春寒曾念真?”

武能通神,鬼神难侵,传说中有这剑术的高手不多,符合年龄,跟相貌也能对上号,也就只有一人了。

“轰!”曾念真根本不回话,剑气和黑气消散,黑气又随之凝聚,隐隐能看到黑气中狰狞外凸的一张张鬼脸,这黑气竟是一众鬼神凝聚而成!

鬼神性狡诈,眼见着曾念真虽是武人,却剑术通神,这些鬼影一转,就从身旁窜过,朝着士兵扑了上去。

“啊!”恍惚间,似乎有惨叫声响起,就见那士兵突然身上暴起了隐隐白光,就是这道白光,挡住了鬼影的附身!

“是符咒,是符咒,还带有代王王气——”鬼影被弹开后,更是震怒,无数鬼神嘶吼着。

“你们是代王的人?”鬼叫声,普通人听了只会头痛欲裂,仿佛精神污染,但对桂峻熙来说,却是一个信息获取渠道,他只是一听,就立刻听出了问题关键。

来的是代王的甲兵!

这等有名剑客,桂峻熙也是有所耳闻,听闻是被代王招揽了,但不知何故又离府。

本以为代王不喜,或者桂峻熙不附,现在一眼看去,后面人人剽悍,手持长刀,这是甲兵!

而且还是代王府的甲兵,代王要杀我?

一见下,桂峻熙就知道今天怕真不能善了了。

能收服曾念真这样的江湖高手,能蓄养这样多甲兵,没想到代王比想得还要更有实力,甚至还给每一个士兵都配了符咒,可所谓有备而来。

这样想着,桂峻熙心中冷笑,以为只是这样就可以了,虽刚才仓促发动,威力减半“可想靠着这点来抵抗,简直不自量力!”

话还没有落,一惨叫从一个士兵嘴里发出“啊!!!!!!!!!”

几个甲兵两眼一下变的茫然无神,光是看感觉,就已变得怪异。

“恶鬼?”

才说着,这几个甲兵,已经刀光一闪,斩向了曾念真,曾念真不由一退,退出数米,躲过了刀光。

甲兵毫不迟疑,再次扑上,面目狰狞。

才说着,丝丝黑气毒蛇一样刺入余下的甲兵的身体,顿时他们都露出了痛苦之色。

桂峻熙不由大笑“这里集中了京城三十家被你大王破祠的鬼神,这里已经成了阴府地狱,你们既然进来了,都得死!”

“看是你杀了他们,还是他们杀了你。”

“大王预料的不错!”曾念真只是一掠,躲过了背后砍的刀,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把这块玉捏碎。

“轰!”随着这块玉捏碎,一声巨响在整个府内炸开,周围人的耳朵都直接嗡地一下。

这动静不小,桂峻熙被无形之力震得噔噔蹬倒退几步,险些一头栽下祭坛,望着曾念真,立刻就警惕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曾念真到底做了什么,不过,不管对方想做什么,他都要阻止对方!

“杀,杀了他!”桂峻熙已有明悟,自己怕是中了陷阱,怒吼着,这时冲入的十余甲兵,尽数狰狞着,扑向了曾念真。

但显然来不及了,大地微微震动,这时从高空向下望去,方圆里许内,上面竟有淡淡的雾气升腾汇聚而来,隐隐在天空凝聚出一只玄虎。

桂峻熙抬首一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突然,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闷响。

这闷响远不及刚才的巨响,似乎只是一声闷雷,又或一记咆哮。

说不定普通人甚至听不到,但身处在这所宅子里,有一个算一个,无论是人还是鬼神,都被震得心神剧烈,哪怕以桂峻熙的道行,都心神一颤,本心动荡!

至于附体的鬼神,一下黑气自士兵七窍喷出,想逃,却嘶叫一声,在空中散去。

“不好,这是专门诛杀镇压鬼神的大阵。”桂峻熙看见无数鬼神一时被镇压,一咬牙,舌尖一痛,喷出一股精血,身体摆脱了牵制,向后疾退。

虽不是武者,但退的也是极快,眼见抵达暗门,只听一声剑影,人影一转扑至,刀光一闪。

“不!”桂峻熙下意识用手阻挡,只听“噗”一声,剑光而落,左臂飞出,再一闪,身体还在前奔,人头飞了出去。

“快,快撤!”

曾念真能感受到黑气大涨,一手抓住了人头的长发,呼喊着,才清醒的甲兵,毫不迟疑,撞上门去,奔出了侍郎府。

“轰”玄虎消失,身后的宅子里,冲天黑气弥漫,隐隐有无数鬼神咆哮着“代王——代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