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玉从两人从暗道里出来之后,虽然表面上还在与邓岳调侃,但是邓岳知道,他的心思却不在这里,而是飞到了那个人说的那番话上了。

这时候祁连玉猛然起身,便要向外面走去,却在这时候被邓岳叫住了。

“你小子要去哪里我不管,但是我只是问你一句,你进了城之后,你知道去哪里找吗?”

祁连玉似乎被邓岳说中了心事,便伫立在那里,再也没有迈出一步。

祁连玉知道邓岳说的是对的,如今祁家庄被灭,京都府的势力大打折扣,根本没有能力去调查一些事情,更何况自己现在招惹到了大皇子,想来现在的京都府中应该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

祁连玉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涌出一阵无力感,有些不知所措地望了望邓岳,然后颓然地坐到了地上。

邓岳见到祁连玉这般样子,也是心中感慨,然后说道:“咱们现在也算是同过生死的,我知道我拦不住你,所以我不拦你,不过我只想说一句,再等等。”

邓岳说这话的语气是那么的不容置疑,以至于让颓然坐在地上的祁连玉心中有些震惊,然后便抬起头来看向对方,似乎在好奇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

“等?”祁连玉不明所以,只是呆愣地望着邓岳,然后继续问道,“等什么?”

邓岳并没有回答祁连玉的话,只是目光警惕地看向了外面,然后便拽着祁连玉再次躲到了刚刚两人出来的暗道里,只不过这次的暗道并没有被关死,只是露了一条缝隙,足以让两人看到外面的情况。

祁连玉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一惊,不过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邓岳拽到了暗道里,祁连玉刚要发生问道,只见邓岳立马将他的嘴巴捂了起来,然后指了指外面。

祁连玉这时候才注意到破败草屋里竟然回来了人,而这人正是刚刚出去找水的程大仁,不过这次却并不是他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带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那乞丐佝偻着身子,一手拄着木杖,一手端着破碗,颤巍巍地走在程大仁的身后。

“老头,这里只有这么一间草屋,虽然破了点,总比你露宿荒野的好。”

程大仁说着话,便将脚下的杂草向房间里面踢了踢,本来邓岳和祁连玉所躲藏的暗道,就在这杂草堆中,这时候被程大仁踢了两脚,险些将暗道给暴露出来。

“老头,你就睡这里吧。”程大仁指了指那一堆杂草,然后对身后的老乞丐说道。

老乞丐看了看那堆杂草,然后又看了看程大仁,神情有些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地问道:“我要睡那里,那恩人睡哪里呀?”

程大仁伸了个懒腰,然后耸了耸肩,对老乞丐说道:“我有事儿,一会儿就走,我走了之后,这里便是你的,你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老乞丐有些迟疑,踌躇了片刻,还是坐到了杂草堆中,然后接着对程大仁问道:“恩人要去哪里?”

程大仁神情瞬间变得冷然,然后对老乞丐说道:“这件事儿你不该问的。”

老乞丐感受到了程大仁冰冷的气势,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缩了缩身子不再言语。

“我救你只是因为你和我那个死鬼老爹一样,都是不知道反抗的主儿,只会任人欺负,”程大仁看了老乞丐一眼,继续说道,“反正今后咱们也不会再见了,你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渴了就去刚刚那个破庙里找水,饿了······”

程大仁顿了顿,似乎想起这周围好像没有人家,然后便从怀里掏出了一袋干粮,扔到了老乞丐身前。

“饿了这里有些干粮,你省着点吃,应该够你吃几天了,等你伤好了,再去讨饭吃吧。”

这时候暗道里的祁连玉还有邓岳才发现,这名坐在杂草堆中的老乞丐,竟然受了伤,脸上一块一块的青紫色,被污泥所遮掩,若非是程大仁提起,两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那老乞丐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那里点头,似乎很是感动。

程大仁见到老乞丐被自己安排妥当,便转身就要离开,只是那老乞丐似乎并不想让程大仁离开似的。

见到程大仁想要离开破草屋,老乞丐便急忙起身,然后拄着木杖,向程大仁方向冲了过去。

程大仁自然不会让一个老乞丐给扑到,不过他似乎也没有反抗,只是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扑到自己面前的老人,似乎因为老乞丐的举动有些生气,但是终究是没有发作。

“老头,你要做什么?都说了我有急事儿,更何况住的地方给你找了,吃的也都给你了,你还要做什么?”

那老乞丐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程大仁不会躲开,便也没有回答程大仁的话,而是向程大仁身前又靠了靠。

老乞丐的行为自然也是落在了藏在暗道里的邓岳和祁连玉眼中了,此时的邓岳眉头一皱,然后小声说道:“这老乞丐有问题。”

因为角度原因,祁连玉只是看到老乞丐走了出去,并不知道老乞丐将程大仁拦住了,后来听到邓岳这一句话,便觉得应该有什么蹊跷,接着将脑袋向邓岳那头凑了凑,这才看清楚老乞丐已经跑到了程大仁的身前,更是将他拦了下来。

祁连玉觉得蹊跷,便低声问道:“邓老头,这老乞丐要干什么?”

邓岳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示意祁连玉继续看下去。

祁连玉便将目光再次集中到了程大仁那里。

此时的程大仁见到老乞丐不说话,而且还要继续向自己这里靠近的趋势,便也察觉有异,便急忙闪身躲开,目光如炬,盯着老乞丐。

“老头,你到底要干什么?”程大仁心中自然是有些猜想,但是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他自然是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自己救下来的老乞丐会对自己有什么坏心思。

而那个老乞丐,见到程大仁闪身躲开自己,便也不再伪装下去,而是气势陡然上升,竟然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般,直接向程大仁飞射而去。

虽然程大仁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老乞丐会对自己不利,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自然也是一支戒备着,见到老乞丐突然发难,自然是第一时间躲开了。

老乞丐呵呵冷笑,一个扫堂腿,向程大仁的下盘攻去。

程大仁飞身跃起,躲过了老乞丐的攻击,可是老乞丐怎么会放过对方,双掌猛然用力拍向地面,整个人身子高高跃起,双腿绞动,竟然如同一支钻地而出的地龙一般,再次向刚刚飞身跃起在空中的程大仁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