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

星空并不平静。

轰隆隆——

随着时间的流逝,圣域的攻伐愈加猛烈,造化天兵伟力冲击下,玄黄宇宙如狂风骇浪中的小船儿,天翻地覆,摇晃不休。

偶尔。

还能听到绳索紧绷之后的断裂声,炸响九天十地,久久不息。

那是大罗神墟的自主防御规则秩序在造化天兵轰击下不停拉扯断裂之声。

江无夜抬目望去。

玄黄大宇宙八极如破裂的黑色琉璃一般,生出条条触目惊心的大裂缝,隐隐已经能透过暴乱的时空看到大宇宙之外修罗战场的些微光景。

很显然,时间不多了。

不多的时间内,他还得找到林羽为魔劫天留下的那一件“礼物”。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但不论如何,那都是林羽最后的执念与嘱托,因此,哪怕只是一株凡草,江无夜也会将它完好无损的带回魔劫天。

时间虽然不多,但好在林羽当初留下了一份地图,路线清晰映照在江无夜脑海中,直指诸神之墓深处某个方向,倒是不用把时间浪费在寻找的路上。

再一个。

之前那位初代牧夜人也透露了一个好消息——洪荒纪元正式回归前,诸神之墓里的旧神不会再苏醒。

这说明,哪怕林羽留下的那件东西对洪荒很重要,江无夜也能轻易得手。

退一步说。

就算旧神们苏醒,如今站在近道之巅领域的他也全然无惧!

心念思索间。

江无夜已经循着脑中浮现的地图在诸神之墓内横渡了不知多少光年,早已离开了鲲鹏之墓的笼罩的范围。

不过,平静并未持续多久。

轰!

前方,数百光年外。

忽有恐怖杀阵冲天而起,血光摇晃苍宇,笼罩碧落黄泉。

呜呜呜~

天哭地呦,凄风苦雨。

来自遥远时代的恐怖杀伐之光贯穿古今,横扫八荒,将方圆近千亿光年的时空刹那化作了阿鼻地狱。

锵锵锵——

凌厉的杀光化作实质,充斥血色世界。

亿万把刀剑不停切割江无夜的肉身,发出一连串难听的金铁交鸣之声。

“那是?”

江无夜无视挤满没寸空间的杀光,只是眯眼望向大阵核心之地。

就见。

一金光灿灿的无上帝榜高悬九天,自主散发着滚滚无尽的人道气息,演化一位位古之大帝虚影执掌十方杀阵,似乎在攻伐一位绝世大敌。

但,江无夜看到的却并不仅仅只是这些。

他透过一重重金光,观向帝榜本体,看到了密密麻麻,一位位接一位的玄黄大世界仙帝真名,每个真名都在演化一段传奇史诗,皆是璀璨过一个时代的人物。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神魂再次穿过一位位古之仙帝真名,轰的一声,江无夜似乎看到了一片古老洪荒星空。

三山五岳大帝,诸部正神,小神,天君,星君,星官,天王,天将……

星空之中,群星璀璨,每一颗星辰都代表着洪荒一位耳熟能详的仙神,皆是封神时期名动一方的人物。

封神榜!

江无夜心神一震,神魂退出,已然知晓那帝榜真身是何物了。

在圣域古籍记载中。

封神榜不仅是洪荒时期的天庭册封诸神的法旨,更是一件某些方面不亚于造化天兵的气运至宝。

古天庭时期,被天帝册封的诸神真灵寄托于封神榜之内。

只要天庭气运不灭,榜上的存在哪怕被挫骨扬灰,也可借助天庭气运复生,不死不灭,和游戏中的复活泉水没什么区别,逆天至极。

但,封神榜的弊端或者说害处也很明显。

其一。

如果榜中真灵被抹去,那上榜者将会永劫不复,这也是古天庭掌控天地,无人敢造次的主要手段之一。

第二点。

封神榜之所以有让生灵死而复生的伟力,榜内一点真灵是其一,最重要的是掌握榜单的势力的气运!

如当初的天庭,璀璨之时天威笼罩九天十地,诸天万界,气运深厚的难以想象,自然轻而易举可让上榜者复生。

这也是为什么伐天之战初期圣域频繁遭遇挫折的原因,毕竟,面对一个拥有复活泉水的敌人,任谁都会头疼难受。

但随着败相逐渐显露,加上天道的针对,天庭的气运呈断崖式下跌,再也无法催动封神榜伟力复生诸神,直接失去了一大底牌。

至于封神榜的结局。

在圣域古史记载中,天庭败亡后这件气运至宝就自主崩灭消散了,却没想到,如今又出现在了诸神之墓内。

“方修奇?”

回过神来,江无夜注意到了此时正与封神榜角力的人影。

儒雅白袍,木簪束发,脸上永远是处事不惊的淡雅之色,正是那位仙庭的近道者方修奇。

此刻方修奇正立于杀阵核心,独自面对着封神榜复苏的远古杀阵与一位位前仆后继的仙帝虚影,表现的很是淡然。

他大袖飘飘,十指如拈花,飞速结出一个个江无夜闻所未闻的神通法印。

紧接着,就是万千规则轰鸣,神通妙光刺目,隐隐间还有大道气息弥漫,让狂暴的杀阵之力还未近身就被他打得烟消云散,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闲庭散步一般不停靠近着封神榜本体。

事实上。

当江无夜跨入杀阵笼罩范围之时方修奇就已经察觉了,但他也只是脚步微微一顿就没有理会,似乎心中有底,根本不怕江无夜出手。

“封神榜,有意思,这仙庭的野心不是一般的大啊。”

江无夜见方修奇竟然无视他的到来,不由舔了舔嘴唇,如一头嗜血猛兽,眸中迸射出宛如实质的凶光。

虽然他的时间不多了。

但有句话说的好:敌人想要的,我们坚决抢夺,抢不了就破坏,总之让敌人不舒服就对了!

“磨磨唧唧,不像个男人!!”

心念刚起,江无夜就付诸行动。

吼!

混沌一声炸响,天地分,纪元开!

江无夜昂藏雄壮肉身宛如一口沉寂的凶兽宇宙在复苏,亿万细胞宛如星辰闪耀,大脊椎内三千神魔雷动,气血盖压大宇宙,咆哮声炸裂了诸天万界。

咚!

千分之一弹指刹那间,三色光芒闪耀的神拳腾起,宛如一颗恒古骄阳横空,携带着难以形容的质量瞬间压塌了无尽时空!

轰隆!

壮观的一幕诞生。

笼罩近千亿血色光年的血色杀阵在三色神拳之下宛如纸糊一般,狠狠被梨成两半!

吼!

神魔吼啸,天地哀嚎,大地上的狰狞深渊如一头脱困的黑色恶龙,咆哮着狠狠撞向核心的封神榜!

哗啦啦~

三色神拳携带崩灭大宇宙之威席卷而来,滚滚压迫感让方修奇儒袍不停炸响,迫使他不得不止住前进的脚步。

但意外的是,他脸上却没有恐惧,依旧是淡然之色道:“我虽不如你,但在这个世界却是无需惧你!”

叮!

一声脆响!

如石子敲击玉瓶,清脆悦耳,微不可查,却盖过了诸天震荡塌陷的滚滚大破灭之音。

恩?!

江无夜心中一惊,刹那感觉自己那足以贯穿大宇宙的一拳如泥牛入海一般,所有神威气力竟然刹那间消失不见!

方修奇不过一个近道者,离大能成道之境虽说不远,但二者本质却是天差地别,怎么可能这么轻松接下他一拳?

这瓶子……

下一刻,对撞产生的神光脉冲消散,江无夜发现了真正抵挡下他一拳的事物。

那是一个散发蒙蒙月华的净白玉瓶,瓶口插有一枝清翠杨柳抚风荡漾,依稀间可见瓶内有汪洋般的甘露海洋,浓厚的生命气机荡漾着一种极为古老的佛韵,似乎是一件佛门至宝。

此刻,这净白玉瓶在方修奇的催动下已经大如一片星宇,将封神榜所处之地周围数百光年牢牢罩住。

江无夜那声势无双的一拳打上去,如石子投向湖水,只是激起了一重重涟漪荡漾,并未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玉净瓶?

江无夜看着那净白玉瓶,微微皱眉,想到了洪荒中的一件至宝之名。

神话传说中,玉净瓶乃观音菩萨的看家法宝,不仅有类似乾坤袋的功效可吞天噬地吸纳万物。

瓶内盛着的甘露,有着生死人肉白骨使万物起死回生与净化世间万物的奇效,就连凶残至极的三昧真火碰上了那甘露水也是一浇即灭。

如果眼前的白净玉瓶真是观音手中的玉净瓶,那能挡下如今的江无夜一拳,倒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不管怎么说,圣域曾出现过的观音都是一位成道大能,其看家法宝俨然已经是一件道兵,若是连一位近道者的攻击都挡不住,那着实有些跌份了。

难道就只能看着那家伙将封神榜收取?

一时间,江无夜有些近退两难。

事实上,方修奇想的没错。

玄黄大世界最多只能承载近道者的力量,如果超过了这个界限,大罗神墟的自我保护机制触发,天诛降下大能也要饮恨!

江无夜虽然有着超越极限近道者的战力,但也不敢全部释放出来,因为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所以一时间,他还真拿方修奇的乌龟壳没什么办法。

“玛德!!”

思索瞬间,江无夜恨声咬牙,还是选择了放弃。

他有无漏之身可以解析万事万物力量本源,做到免疫破除没错,但现在的无漏之身归根结底还只处在“规则”这一层面上。

如果涉及到了“道”的层面,无漏之身要想解析免疫,所花费的时间与代价将会很大。

若是与方修奇死磕下去,玉净瓶必然能破,但江无夜会将大罗神墟出口开启前的所有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得不偿失。

所以,短暂的权衡利弊后,即便是心有不甘,江无夜还是狠狠瞪了方修奇一眼,选择了退走。

噗!

彻底感受不到江无夜气息后,方修奇提着的心才放了下去,一口夹杂着烧焦内脏碎片的污血狠狠喷了出来,整个人浑身毛孔止不住的渗血,萎靡到了极点。

很显然,刚刚接下江无夜那一拳,哪怕有玉净瓶这件道兵庇佑,方修奇也不像表面上那样轻松,已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这怪物……还是低估了他……”

调息片刻,方修奇的脸色才好了诸多,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江无夜离开的方向。

“收!”

一声厉呵,方修奇不敢再耽搁,强行压制着体内肆虐摧残的拳劲,结印催动玉净瓶,将强弩之末的封神榜收了起来。

接着,他半刻也不敢耽误,遁入空间深处,飞速向着诸神之墓外奔去。

刚刚他之所以表现的淡然,只是因为施展了一种隐息神通,让他看起来时刻处在巅峰状态,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假象罢了。

他不确定江无夜是不是多疑的性格,但他自己是这种性格!

所以在取走封神榜后他才没有丝毫犹豫,果断跑路,害怕江无夜杀个回马枪。

但似乎冥冥间有定律存在,你越害怕什么,越是会发生什么。

“崽种,你敢戏弄我?!!”

不知多深的空间次元猛然被一声愤怒咆哮贯穿炸开。

方修奇豁然扭头,就见层层空间被一双铁手暴力扒开,一双血日烘炉般的眸子喷洒着滔天怒焰,宛如混沌神魔发怒一般死死锁在他身上,对视的刹那,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要坠入无间深渊的错觉。

该死!

方修奇心中暗骂一声,却不敢停留片刻,施展浑身解数,往更深处的空间次元遁去,眨眼之间就横渡了不知多少光年。

“哈哈哈,寰宇虽大,如今在我眼中不过水池而,看你往哪跑!!”

江无夜那猖狂狰狞的咆哮声如附骨之疽一般死死黏在方修奇身后,让他怎么甩也甩不了。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江无夜杀不了他,但,有些痛苦绝对比死了还难受!

而且,他相信,暴怒的江无夜绝对做得出来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事!

当初他之所以能躲避江无夜的神念探查,主要原因是他自身处在巅峰状态能够施展一些隐气大神通。

但现在,他由于强接了江无夜一拳,可以说是处在半残废状态,短时间根本恢复不过来,哪里有能力再施展那等大神通。

而且,江无夜说的没错。

到了近道者这个层次,凡人眼中大到难以想象的宇宙在他们眼中真就和一小水池没什么区别,根本不可能有藏身之处。

“死!!”

霸烈杀伐之音炸裂九天十地,无尽次元空间尽头,陡然腾起了一颗三色小太阳,沉重的质量,难以想象的速度,破灭万法,贯穿万有,弹指刹那不到的功夫就到了方修奇眼前!

“少帝救我!”

电光火石之间,被拳头威压压得抬不起头的方修奇一声惨嚎,动用了最后的底牌!

“铛”的一声碰撞声在寰宇深处隆隆炸响,刹那扩散八荒!

无尽三色神光中,陡然腾起一块巴掌大小的青色帝令,释放出一阵阵让江无夜毛骨悚然的心悸可怕气息,只是轻轻一颤就刹那撑破了他的拳压烘炉!

下一刻。

轰!!

煊赫堂皇,霸临诸天的帝者威压猛然充斥这方寰宇,如惊涛拍岸,如混沌叠浪,拍击得大宇宙颤抖哀嚎,似乎下一刻就要解体!

冥冥间,似有一位枯坐混沌,镇压古今未来的大道主宰,无上帝者开眸复苏,威严无情的眸光洞穿无尽混沌,诸天时空,如苍天顷覆般狠狠砸在江无夜意识神魂之上!

吼!!

大力蛮熊战祖感受到了折辱,立在战祖天之巅拍胸咆哮,但双膝依旧止不住的弯曲,好似下一刻就要跪地臣服!

第一次!

第一次江无夜感受到了一股无法战胜,无法追赶,甚至无法与之直视的卑微之感!

他的道,他的法,他修行至今所有的成就努力,在那未知生命体面前如同乞丐比之帝皇一般可笑,黯淡无光!

没有给江无夜反应的时间!

青色帝令现世的一瞬间。

砰砰砰!

无量帝者威压似携带了三千大道的力量充斥激荡着大宇宙!

如亿万混沌神魔冲击,刹那崩灭了江无夜的神光铁拳,更让他的半边身子炸成了血雾,狼狈崩飞出去,砸到了宇宙边疆,半晌爬不起来。

然而,比之身体上的痛苦,更令江无夜震惊的是。

那青色令牌释放的力量明明超过了玄黄大世界规则承受的极限,却没有引来天诛降世诛灭方修奇!

不,准确的说,大罗神墟的防御机制启动了,因为江无夜清晰感受到了那一道道酝酿的毁灭劫雷!

但可怕的是,就在劫雷即将降世时,似乎有一只无形大手抚过,让大罗神墟这头暴躁的恶犬直接“噤若寒蝉”,不敢造次!

大罗神墟可是媲美造化天兵的至宝啊,而且暂时处于无主状态,什么样的力量能一瞬间压制一件狂暴的造化天兵?

禁忌巨头吗?

不可能!

大罗神墟虽然某些方面和造化天兵相似,但却不是巨头能够压服的,如果巨头能干涉,如此多的纪元过去,大罗神墟早就被挖空了。

最直观的一点,如今外界营救困在神墓中那些天才的势力,背后基本都有巨头存在。

别的不说,就说永恒神土那位处在全盛时期的造化柱神。

如果祂真的有能力压制大罗神墟,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如此多的神族天骄困在其中生死不知而不管。

什么样的存在?

连全盛巨头都无法做到的事他却能轻易做到?

仙庭!

第一次,江无夜感受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恐怖之处,只是露出些微獠牙,就让他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绝望。

他连出手之人是谁都不知道,仅仅只是一块令牌,就将如今半只脚站在圣域巅峰的他压得如同一条死狗,爬都爬不起来。

如果背后之人亲自出手针对……

必死无疑!

江无夜知道,除了这个结果,他没有第二条可走。

第一次。

江无夜在重创之后没有发狂咆哮,癫疯怒骂,而是陷入了沉默无言。

哗啦啦~

席卷宇宙的恐怖威压来的快去的也快,几息之后就如潮水退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显然,令牌的主人虽然能压制大罗神墟,却也无法干涉大罗神墟真正的核心,跨过神墟所有防御出手将江无夜直接击杀。

否则,这里早就成了仙庭的后花园了,想要什么探手可得,根本就不需要大费周章的派人来取。

恐怖威压消散,江无夜的残躯很快恢复了巅峰状态,但他只是冷眸看着狼狈不堪的方修奇遁入空间深处,没有选择继续追击。

此刻,他有一种冥冥间的预感。

似乎要不了多久,他就会与那令牌主人真正对上,而当这个预感浮现之时,立马就有无尽的黑暗不详将他包围。

似乎,一旦那个时刻到来,他的生命比将走向终结,任他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

但哪怕遭受了被人如碾死狗般的屈辱,未来又有如此不详的恐怖黑暗压在心头。

江无夜的道心却没有任何波澜,反而如同一颗经历亿万年风吹雨打的顽石,压迫越多,越是坚不可摧。

“道青天,少帝……”

江无夜缓缓念出了青色令牌上的那个名字,以及方修奇对这个名字的称呼,一些关于这个名字信息不由自主的浮现。

这是一座压在圣域所有超凡生命体头顶数个时代的巍峨雄山,一个活着的神话传奇,如苍天大道般的存在,至今无人追赶跨越。

仙庭少帝!

天道之子!

纪元霸主!

俯瞰数个时代而尊,是真正站在穹天之下巅峰的无上存在,没有之一,无论哪一方面都可以说是全面碾压如今江无夜。

但。

哪怕是面对这种恐怖到令人绝望,甚至很难生起反抗念头的存在,江无夜心中却并无哪怕一丝惧怕,反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狂热战意!

“你道之巅,我道之始!倒要看看你这座雄山到底有多高,有多难跨越!”

搓了搓牙花子,江无夜眼中兴奋之色一闪而逝,随即不再言语,果断转身进入了诸神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