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装了喜事,李烨干起活来更有劲儿了。

很快,几箱子汉堡包都分发给了孩子们。

安心有意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方才梳羊角辫的小女孩。

见她和另外一个更小一点的女孩正坐在操场退了色的橡胶跑道上,开心的吃着汉堡包。

看她们的相貌有几分相似,那个小不点应该就是她所说的妹妹吧?

安心下意识的多看了她们几眼。

当姐姐的小女孩每咬一口汉堡包,都要反反复复的嚼很久,而且,每一口她都咬的很小。

更小一点的那个,则是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吃光了她的那一份。

见妹妹吃完,梳羊角辫的小女孩二话不说,第一时间把自己的那个递了过去。

并说道:“姐姐吃饱了,这个也给你吧!”

小不点接过来,张嘴正要咬,突然犹豫了一下,又把嘴挪开。

恋恋不舍地把汉堡包又递给了姐姐,“我吃饱了姐姐,这个还给你吧!”

说完,她就把汉堡包推进小女孩怀里,起身向小孩多的地方跑去。

安心看见她分明盯着别人手里还没吃完的汉堡包在舔嘴。

但却再次跑开,拒绝了姐姐追着送来的美味。

心里不由得一震。

这对小姐妹,懂事的让人心疼。

看见魏启峰还在一边等着自己,安心和李烨道了别后,快步走过去。

“安小姐,合同我拟好了,在我办公室——”

“好,我们现在过去!”

安心说着就迈步向行政楼走去。

路过操场上的小女孩时,把李烨特意留给佐伊的汉堡包给了她。

“谢谢阿姨!”

小女孩眼里闪着精光,激动的道了声谢,接过汉堡包飞也似的跑了。

安心看见她跑到妹妹身边,把新的给了妹妹,自己开心地吃起剩下的那块来,忍不住问魏启峰道:

“这个小女孩叫什么?她是怎么来的福利院?那个和她长得有几分像的是她的亲妹妹吗?”

“是亲妹妹,一对可爱又懂事的姊妹花。她叫卫子萱,妹妹叫卫子苑。俩人是去年来的。”

“姓魏?你本家吗?”

“不是,她们是卫.子夫的卫,我是围魏救赵的魏。”

“去年来的?是家庭遭什么变故了吗?”安心忍不住又问道。

她们彼此心疼,彼此关照的小模样,激起了安心想要更加了解她们的**。

“唉!说起来,也真是两个可怜的娃娃!”魏启峰突然长叹一声。

有些无奈,有些伤感的和安心讲起了这对姊妹花的故事。

原来这对小姐妹不是郗城本地人。

在她们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因感情不和结束了他们一地鸡毛的婚姻。

之后,卫氏小姐妹就被扔给了爷爷奶奶。

父亲每年会不定时的露一次面,给她们留下几个微不足道的零花钱。

而母亲,从那之后一走了之,再也没有回来过。

卫子萱,卫子苑,一直跟随着爷爷奶奶,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连幼儿园都没去上过。

在卫子萱五岁那年,爷爷为了多挣些钱,为姐妹俩日后上小学存些积蓄,在一次给人拉货时,跑的太快,三轮车侧翻,压坏了身子。

从此瘫痪在床。

爷爷瘫痪后,她们的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她们的奶奶,又是个拎不起来的柔弱人。

从此,稍大一点的卫子苑,用她稚嫩的肩膀硬生生的撑起了她们这个“四口之家”。

魏启峰讲的酸楚,安心听的心惊。

放在寻常人家,一个五岁多的小孩,除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稍有不顺心就撒泼打滚之外,啥也不会的年龄,卫子萱却已然被生活逼迫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没多久,她们的爷爷就去世了。

爷爷去世之后,奶奶整日以泪洗面,食不下咽,没半年,也跟着走了。

之后,小姐妹俩被村主任接回家住了一段时间。

村主任家有一房亲戚,住在郗城。

结婚多年,膝下无子。

听说了姐妹俩催人泪下的故事后,连夜跑去村主任家,信誓旦旦的领养了小姐妹俩。

然而,好景不长。

还不到一年,她们的养母突然怀孕了。

有了自己骨肉,她们就不再被稀罕。

报告单一出来,他们就把姐妹俩送来了福利院。

当时正值午休,被福利院职工发现时,卫子萱正紧紧地牵着卫子苑的小手,战战兢兢地站在福利院门口。

那天天气不好,刮着大风,姐妹俩衣衫单薄,魏启峰把她们带到办公室里的时候,小嘴都冻紫了。

魏启峰说着,忍不住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万般怜惜的看了眼卫子萱姐妹俩,摇摇头。

都一年多了,也没有联系到她们的父母。

又是一群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混账东西!

安心心里怒道。

看着开心的吃着汉堡包的一对小小姊妹花,她鼻头发酸,突然落下泪来。

“子萱上学了吗?”安心问道。

“嗯,联系不到她的生身父母,只好先安排她在一小上了。唉!”

魏启峰又叹了口气,脸上满是忧伤。

“有什么难处,您尽管说!”

“可怜这娃娃,本是个好苗子,唉——”

“您是说卫子萱吗?”安心追问道。

有关这俩小女孩的信息,她是一点都不想放过。

“嗯,这孩子能歌善舞,是块舞蹈歌唱的料,可是,她父母尚在,不符合福利院的收养标准。所以——”

“不行就给孩子先报个班吧,一应费用我来承担。”安心道。

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了魏启峰的办公室。

合同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他拿起来递给安心,安心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手一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反正大楼是一定要盖的,而且合同这种东西,条条款款,密密麻麻,她就是逐字逐句看了也不一定能懂。

所以也就懒得细看。

见安心这么爽快就签了字,魏启峰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亮堂。

在院长的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终于在退休之前能豪横的留下点有意义的东西了。

他的心里无比激动。

“谢谢你,安小姐!我代表福利院的全体孩子们谢谢你!”

魏启峰兴奋的满脸红光。

【恭喜玩家,为社会谋福利,为孩子谋福利,大公无私的精神,深深感动魏启峰,获得喜爱值25点,积分加25,总积分:97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