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纪元外。

几大势力的强者都在等待着。

十年…不过弹指一瞬。

忽的。

大门泛起涟漪。

君九桑等人都是挑眉。

出来的太早了。

很快,金天漠几人,神色惨白的夜无绝出来。

“怎么回事?”雪羊院主皱眉,看到几人脸色不好看。

几人欲言又止,让几位院主级别的强者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时楼无双一步站出,一脸冷淡的开始诉说里面的情况。

一群强者越听越懵逼。

小纪元出现有浓郁先天元力的深坑自然是天大好事,可接下来却是越来越离谱……

“你说什么,纪元至宝扔在坑里拿不出来了?你们信不信老子也把你们活埋了?”脾气暴躁的九霄院主直接大吼。

这可是纪元至宝啊,镇族之物,岂是说没就能没的?

“夜无绝,你怎么想的?”几个强者纷纷看向夜无绝,神色冷厉。

嘶嘶嘶……

夜无绝浑身颤抖,几欲喷血,差点被永恒威压给压死。

六大家族的族长倒是暗暗呼出一口,他们的没掉坑里就好……

这一刻他们甚至开始感激陈长幽,因为他们清楚纪元至宝必然受到了巨大的温养,关键是还拿出来了。

君九桑听着,神色变得怪异无比。

陈长幽寻到了宝地,还能使用那鱼竿,而且是用祖龙骨……

这一切联系起来,由不得君九桑不想歪。

因为他还是有些了解陈长幽的,绝对是胆大包天的主。

不过君九桑又有些迷糊,这显然不是一个尊境修士能布的局。尽管没亲眼见到,但他估计自己都悬。

如此想着,君九桑不动声色,打量众人。

他扫过天都院主,眼眸微不可查的一凝。

天都院主没说什么,但眼中却是流露着思索,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

“那小子对祖龙骨极其渴望,不会真的吧……”君九桑只觉脑壳有些疼。

此地有些压抑。

不过最终几大势力都是决定拿出祖龙骨。

毕竟相比纪元至宝,祖龙骨就不算什么了。

“陈长幽用了两块祖龙,钓出六件纪元至宝。而此刻那深坑中有我们纪元至宝八件,三块足矣。”洛河院主出声。

“此事夜无绝有抹不去的责任,王庭书院需出一块。”妖都三司之一的镇元司主直接道。

君九桑哼了声,没说什么。

“至于其他两块,我们几家凑起来。”

很快,几个强者就有了决断。

祖龙骨虽不及纪元至宝,但也是极其罕见珍贵的玩意儿,没人愿意无偿拿出来。

几日后。

金天漠等人就是带着祖龙骨回了小纪元。

路上。

陈长幽等人和他们还相遇了,不过只是点点头就是匆匆离去。

陈长幽看到夜无绝跟死了爹娘一样脸色惨白,走路更是都哆嗦,显然此次出去很酸爽。

“我觉得他们很快又会回来。”李子走到陈长幽身边,意有所指。

陈长幽:“……”

他有种弄死这孙子的冲动!

他们当然还是使用不了鱼竿,如此他才能出手,帮他们钓出纪元至宝,更是顺理成章的‘消耗’祖龙骨。

这就是陈长幽的计划!

这计划破绽不小,但陈长幽就是断定祖境,永恒境的强者不敢进来。

纵然他们怀疑,也拿他没办法。

但李子这孙子似乎一下就看了出来,让他憋屈的很。

“要不要放弃?”陈长幽忍不住多想。

……

深坑处。

众人带着期待而归,然后又绝望了。

“噗噗噗……”夜无绝在边上吐血。

你妹啊。

祖龙骨也没用啊!

现场一片死寂。

白鸾帝女眼皮直跳,觉得很有可能就是陈长幽这狗东西在搞鬼,可惜她没证据,想想也太不可思议……

但一想到陈长幽那抠搜样竟会浪费两块祖龙骨,她就打死都不信……

接下来,几乎所有人都试了一遍,希冀这鱼竿行行好,能动一下。

不过他们还是绝望了。

“那陈长幽…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有人沙哑出声。

似乎除了陈长幽,他们再没其他办法了。

“再回去!”金天漠咬牙,被搞得有些疯。

不过这次他们叫了其他几人,毕竟他们已经出去过一次,需要其他人出去汇报此事。

……

“什么,帮你们去钓?不行不行,这太耗我的大道了,你们还是去请其他人吧。”陈长幽大叫,对着金天漠几人。

他们嘴角抽搐,要是有其他人,他们会找他么?

“陈兄弟,帮帮忙吧,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好几人都神色诚恳。

夜无绝没来,因为昏死了过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陈长幽神色犹豫:“我真的帮不了你们。”

“你……”

“此事关乎八件纪元至宝,你不帮我们,也会遭罪的啊!”

“真的,我们会有厚报的。”

他们想骂,但又不敢,只能苦苦哀求。

陈长幽还在犹豫。

他要是一口答应,那才是真蠢。

而且因为李子的发现,说实话陈长幽还是有些慌的,也真的在考虑要不要动手。

“不是我不想,实在是动手了,我的道基极有可能受损,影响未来啊……”陈长幽还在拒绝。

金天漠几人嘴角抽搐。

陈长幽不犯贱了,但却是更让他们想揍人了。

“你只要去,我送你一颗蕴道果,能助你修复大道!”金天漠咬牙。

“对,我也送你聚道草一株!”

“你修黑暗纪元道,我这正好有一截黑暗道木!”

这些天骄纷纷出声。

陈长幽越听越心动,差点就顺嘴答应了。

不过…不能急……

陈长幽暗暗告诫自己。

但。

一个天骄急冲冲跑来,是刚才出去的。

“陈长幽,外面几位大人让你出去一趟。”那人道。

陈长幽:“……”

他脸色一僵。

金天漠一怔,随即呼出口气。很显然,那几位强者要亲自开口了。

陈长幽愣了好一会,才尴尬道:“你们说话应该算话吧?”

金天漠几人不言,内心却是冷笑不已,去你娘的说话算话!

……

当陈长幽走出青铜古门,看到一个个永恒巅峰强者直愣愣盯着他时,说实话他是挺怂的。

陈长幽估计这些强者已经在怀疑他了,毕竟有些明显了。

君九桑也有些头疼,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小子的狗胆。先不说此事和陈长幽有几分关系,单单这局面就很难搞好不好。“你怎么用祖龙骨催动那鱼竿的?”三司之一,天刑司主幽幽问,眼眸如漩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