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军开拔,一路北上,行军八天,到了河中府蒲津关。

这里著名的典故大概就是——曹操西征马超、韩遂,夜渡蒲津关。

只是。

到了这里,却不得不停下来。

因为行军速度越来越慢,张易之察觉到必然发生了什么事。

在粮食马匹充裕的情况下,没理由减慢速度。

“扎营!”

随着主帅一声令下,茫茫大军缓缓停下。

傍晚,军帐。

“查清楚了么?”张易之问。

鲍思恭卸下甲胄,回禀道:

“经过绿袍悄悄探查,某些队伍盛气凌人,出现霸凌械斗的现象。”

张易之表情逐渐阴沉:“哪些队伍?”

鲍思恭斟酌片刻,低声道:“武懿宗、张九节、杨玄基,李符勉等人麾下士兵。”

“呵呵…”短促的笑声,张易之指节轻叩桌面:

“弘农杨氏,陇西李氏,河内郡王,张柬之的远房族弟,真是有备而来啊!”

“起因为何?”他再问。

鲍思恭感受到那股威压,忙将探查到的消息告知:

“他们麾下士兵强抢肉脯和粮食,以及铠甲军被。”

张易之缓缓眯起眸子:“总有人喜欢挑战我的底线,这几个人都是隐患,必须彻底清除。”

任何地方都存在派系,军队也是一样。

动辄二十多万兵马,里面派系林立。

张易之不奢望将士们和谐相处,但他绝不允许丝毫的掣肘。

只要存在一丝可能,就要扼杀!

他的意志要彻底贯彻,任何阻碍都不能存在!

“大帅,你……你……”鲍思恭声音都有些颤抖。

他听懂了言外之意。

不由得骇然惊恐。

其中可是有金吾卫大将军,陛下最信任的武家子侄啊。

真要直接杀?

张易之双手撑着桌沿,缓缓起身:

“万一局面失控,军队发生哗变,不惜动用炸药。”

“召四品以上将军,帐内议事。”

……

时值深夜。

火把林立刀戈雪亮,神皇司绿袍环伺四周,这样的阵势显然不像是一般的军事会议。

将领们隐约感觉到,情况好像有点不妙,但还是结伴入内。

会议桌两边,坐着二十多个将领。

队伍骚动的事他们也听说了,难道就是为了这事?

将领们偷偷看一眼张易之,没敢说话,军帐内气氛僵凝,只听见大风吹进来的沙沙声。

“诸位,有什么话想说么?”

张易之环视,平声静气道。

武懿宗神色轻慢,眼底犹有不屑之色,瓮声瓮气道:

“大帅,你的战略构想和军事部署是什么,末将想听听。”

“噗呲~”

帐内有人憋不住笑声,旋即掩嘴低着头。

他懂什么战略和部署?

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

这样的人率领三十万大军,是为将者的耻辱!

张易之眸色漠然,声音冷冽彻骨:

“某些人随意敷衍不想为我卖命,我可以理解。”

“但战场上有太多阴奉阳违导致败北,为避免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我只能心狠一点了。”

刹那间。

如平地起惊雷,大帐众人相顾骇然。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外面冲进来几十个持刀绿袍。

将武懿宗四人死死按在桌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余将领惊恐,还来不及说话。

“都别动。”

张易之起身踱步,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丝毫情感:

“这四个人纵容麾下械斗,霍乱军法,离我军心,按军律该斩首。”

嚯!

此话,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带兵打仗时,为了维护军纪公正和铁石之心,常常会阵前斩首立威。

可眼前这四个人是什么身份?

正二品武将,跟宰相沾亲带故!

都曾经历过数十场战役,从尸山血海走出来的名将!

拿他们立威?

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张巨蟒,我犯的什么军律,何必找这种拙劣的借口!”

魁梧雄壮的李符勉用力挣扎,直到一柄短刀搁在后颈,他才放弃抵抗。

张易之负手而立,面冷如铁:“尔身为军官,纵容麾下抢掠,有没有罪?”

“哈哈哈哈……”李符勉垂死挣扎,放肆大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无故杀我立威,就不怕天天悠悠众口?”

张易之面色阴冷,语气森寒带着一抹嗤笑:

“我敢打断李隆基的腿,敢杀得道高僧,我臭名昭著,我还会怕什么悠悠众口?!”

说完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从腰间绣春刀出鞘,直接劈下去。

伴着凄厉的惨叫,血液如泉般狂涌喷溅。

陇西李氏子弟,指挥过十几场战役的将军,出师未捷身先死。

安静。

鸦雀无声。

气氛宛若阴森的墓窖!

他来真的。

不是恐吓,不是威胁!

而是直接砍杀!

所有将领都被张易之身上霸行天下的杀气镇住,头皮发麻。

他们紧紧低着头,只要一个眼神不对劲,就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疯狂了!

还没碰上突厥,元帅就彻底陷入疯魔状态了!

“大帅……末将是河内王,是陛下的侄孙,你不要乱来。”

武懿宗肝胆俱裂,瘦小的身躯抖如筛糠。

锋利的刀刃指着武懿宗脖颈,张易之声音无波无澜道:

“其实你真的很蠢,李勉符奉李昭德之命,给我置障,张九节奉张柬之命令,弘农杨氏跟我有死仇。”

“这些人都不希望我北伐胜利,可你图什么呢?”

众人沉默,包括张九节和杨玄基,他们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慢慢消散。

陷入平静的绝望。

奉命捣乱的心思已经被戳破,他们两个注定没有活路。

从踏进军帐起,就已经沦为刀板上的鱼肉。

武懿宗双目赤红,悲鸣道:

“大帅,你先去请示陛下,该不该杀我,我是无辜的啊,我是纵容麾下械斗抢掠,但我没想过破坏你北伐啊!”

颤抖超过一定程度,眼泪已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恐惧。

张易之望着他,眸子漆黑深幽,声音略带沙哑道: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噗!”

一颗丑陋的头颅无力垂下,鲜血一滴滴落下。

气氛凝重到极点。

那清脆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让所有将领如坠冰窖。

河内王武懿宗成了具尸体。

这一幕,形成了冲击力几乎让他们窒息。

刚刚恢复的从容顷刻间灰飞湮灭,取而代之的是比十倍的震惊与慌恐。

势焰熏天的左金吾卫大将军啊,武家唯一拿得出手的武将,武家军方的代言人。

就这样死在军帐里。

只是做了一件蠢事,霸凌抢掠是武懿宗队伍的习惯,没想到这回却撞上了铁板。

张易之脸上露出干净的笑容,“两位,自刎吧。”

笑容下是浓浓的杀意。

绿袍放开手,张九节沉默半晌,颤着嘴唇道:

“我麾下是无辜的,请不要牵连。”

说完接过绣春刀,寒芒在脖颈前一闪。

随着噗通倒地声,杨玄基自知必死无疑,拿刀割破喉咙。

“枭首示众,悬挂在军营最上方。”

张易之脸上没有丝毫情绪,目光极其淡漠。

当四具尸体被拖出去,军帐又恢复了平静。

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张易之坐回主位,擦掉手上的血迹,淡淡开口:

“经过此事,我明白两个道理。”

“第一,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两个宰相使绊子的伎俩够拙劣的。”

“其二,文明的行为需要野蛮的手段来塑造,该死的都死了,诸位现在可以畅所欲言。”

听着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众将领更是胆寒。

什么是强势?

眼前之人完美诠释强势两个字。

薛讷略默,鼓足勇气问道:“大帅鲁莽行事,就不怕引发的后果么?”

张易之直视着他,冷声道:“杀了这几个人,倘若北伐战败,后果很糟糕。”

“所以我置死地而后生,不给自己留退路。”

“败了才需要担心后果,胜利会堵住所有人的嘴。”

顿了顿,张易之直接站起身,环视着所有人:

“我不管你们对我是什么看法,但在这场战役里,牢记服从命令四个字。”

“自古慈不掌兵,我不介意再多杀几个人。”

浓郁的血腥味,肃杀凛然的威胁,让众人脊骨发寒,齐声道:

“末将遵命!”

张易之面无表情,居高临下俯瞰着这群人。

绝对的服从产生绝对的权威,才能保证政令畅通。

他要为三十万个将士负责,为三十万个家庭负责,为大周江山负责。

任何挡路者,必诛!

军帐外,陆续响起喧哗嘶吼声,以及兵刃碰撞的声音。

鲍思恭快步入内,焦急惶恐道:“大帅,武懿宗等人嫡系部曲哗变,还有人到处窜逃。”

张易之神情冷漠,厉声道:

“在蒲津关停留三天,彻底镇压内乱,逃兵处以绞刑!”

……

神都城。

朝殿。

当内侍疾步入殿,喊出“前线急报”时,群臣的声音戛然而止。

武则天也有些疑惑。

刚出发,突厥就败了?

难道子唯已经威武到可以不战而不屈人之兵的程度么?

她整理情绪,威声道:

“宣!”

内侍背后冷汗连连,扯着阴柔的嗓音艰难念道:

“武懿宗、张九节、李符勉,杨玄基四人率领麾下哗变,严重违反军律,已被张大帅枭首示众!”

此言一出。

恍若平地起惊雷,黑室绽耀光。

霎时间。

满殿瞠目,人人色变。

整个殿中,变得落针可闻,寂静无比。

武则天瞳仁轻颤,扶着座椅扶手的手一紧,脊背汗毛都竖了起来。

而李昭德眸子红煞如血,那汹涌滔天的恨,密密麻麻的痛,似万蚁钻心啃食骨肉。

他陇西李氏的杰出武将就这样死了?

张柬之和武三思同样是悲愤填膺,满腔的怒火几乎要将整个人烧成灰烬。

此獠怎么敢的啊?!

没有朝廷旨意,斩杀三品武将,这已经不是逾制,堪称造反!

群臣望着陛下那逐渐阴沉的脸庞。

最受宠信的侄孙被斩,心中的愤怒悲痛可想而知。

给予此獠至高无上的权力,就应该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做的好。”

武则天陡然开口,声音带着沙哑暗沉:

“不管是谁,违背军法,按律当斩,绝不姑息。”

尽管这样说,但她愤怒的情绪依旧克制不住。

作为皇帝,在江山社稷面前,只能阉割自己的个人感情。

在这场北伐战役中,侄孙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子唯,北伐胜了皆大欢喜。

若败,朕保不住你了。

群臣将目光转向三个宰相,望着那难看的脸色,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杀了就是杀了。

谁能拿张巨蟒怎么样?

不过,等北伐战败,陛下也绝不会再包庇此獠。

又是一场赌博,在必败的情况下,此獠竟然押上了身家性命。

李昭德神色慢慢恢复如常。

继续忍耐,等大军溃败的消息传来,就是此獠的死期!

三十万大军覆灭的罪魁祸首,到时候陛下如果还舍不得杀此獠。

那就发动政变!

在内忧外患的形势下,政变非常容易成功,直接扶庐陵王上位,恢复李唐江山!

满堂上下,衮衮诸公,都与李昭德抱有同样念头——

【忍耐】

……

半个月后,北伐队伍到达汾州,跟王孝杰精锐汇合。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