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芜端起饭,抓着王巨巨。

“吼吼吼!”干嘛干嘛!

绿芜将饭推到掌门白云真人面前:“掌门,我在这个肉松里面吃到了纯阳能量!”

“王巨巨!”

“你们认识?”

“认识!”

挖了一勺吃,里面果然蕴含纯阳能量!

“此事事关重大,我需禀报师傅。”白云真人火急火燎的带着二长老爬上山顶。

“师傅师傅!”

“干嘛!”章子丘提剑走了出来。

“师傅,我发现了纯阳能量!”

章子丘收起剑:“接着说。”

白云真人,指了指王巨巨背后的肉松:“这款肉松蕴含纯阳能量!”

“王巨巨!”

章子丘挖起一口饭,吃了一口:“按这个量,你呼吸都吸入这个,才能勉强遏制食灵的破坏力。”

“可以提纯!”绿芜说道。

“试过,提纯出来没用,起到作用的只是精灵的核心。”章子丘说道,挥挥手,让他们哪凉快拿待着去,不要打扰自己清修。

“等等!王巨巨,能不能给我点肉松!”章子丘对着王巨巨说道。

绿芜一见这情况,抓起王巨巨就走,身法飘逸:“连它主人给它的肉松都抢,师兄你太不要脸了!”

“绿芜!你不也是?”章子丘跟在她身后,只比她慢了一点。

“哎!这两人!”白云真人转身下山,都是大哥惹不起哦。

二长老绿芜的职位虽然比他低,但算起辈分他得叫一声师叔,因为她是他师傅的师妹。

绿芜抱着严严实实的肉松罐子回到房间,身后跟着王巨巨:“这个我帮你保管,免得被章子丘拿走了!”

“吼吼吼!”才不要!

王巨巨想要拿回自己的肉松!

绿芜俯身,耐心的跟王巨巨解释:“章子丘可是门里的老大哦!除了我没有人能够阻止他抢你的肉松!”

“吼吼吼!”好吧!

王巨巨应允。

天未亮,夜微凉。

绿芜带着王巨巨早起练刀,兴许是早上吃的面条拌了王巨巨的肉松,她教的很细致。

手把手的指导王巨巨练习,开始练的是姿势。

绿芜挥一边基础的刀法。

“记住了多少?”

王巨巨点头又摇头。

“试一遍吧!”

王巨巨点头。

刀虽然舞得生涩,动作非常的不标准,站资地盘跟地震一样。

“基础功要练好!”绿芜觉得还是从扎马步练起的好。

于是王巨巨从早到晚都在扎马步。

……

夜晚还是在下雨,但这次茶余睡着了,太困了,白天在课堂上睡得不舒服还脖子疼。

早上起来,茶余照例给它们做好早餐和便当。

王巨巨一去学习,茶余早上还空出了一些时间。

“哎!不知道王巨巨现在怎么样了,给它做的肉松够不够吃,灵山的饭菜合不合喂口…”茶余躺在沙发上,像个盼望游子归来的老母亲。

茶余打开云纹令牌刷积分,这好像还可以买饭,早上空出来的时间刷题的积分,给王巨巨买吃的。

“呱呱呱!”余余走啦!

被茶余嘱咐在跑步机上运动十分钟的年年,运动完迈着小碎步走过来,叫茶余去上学。

“噢噢噢!走了!”茶余拿起斜挎包,打开让年年它们两个进去。

“该买辆车了,天天带着它们挤公交也不太好。”茶余想着。

坐上公交车,现在车上没什么空的座位,还有好多站着的学生,都是一中的。

年年胖胖乖巧的缩在斜挎包里周围的学生一直在打量着茶余和她的精灵,这条路线上只有她一个就读于青城一中九年级的学生。

可谓的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在茶余拒绝了几个想上来摸年年毛毛和要胖胖联系方式或者萌爪号的校友之后,终于到站了。

这更加坚定了她买车车的想法。

“霂琦琦~”

“怎么啦余余!”

“我想买个车!”

“买车!”刘猛李狩回头,“这个我们是行家!”

“精灵数码的车我们都看过了,还有dcc跑车…”刘猛李狩如数家珍。

“茶余富婆你想买那种?”

“买个小三轮…”茶余感觉自己把自己逼格降下来了。

刘猛被呛到:“啥?小三轮?”

“我不会开车,就会骑个小电动。”茶余说道。

“余余你喜欢什么样的小三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