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濒死经历和看到一整群人全军覆没的疲惫,即使是老兵也不容易刷掉。

几个小时后醒来,伊蕾雅动身让亚伦去睡觉。'天啊,我很高兴我的技能......我不需要这么多的睡眠。虽然一旦我又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会睡上十二个小时......等我的床! 哦,不,我希望那些低劣的精灵没有毁了我的爱人! '

“你好像很不高兴,做噩梦了?“ 亚伦躺下后问道。“差不多吧耶。“伊蕾雅想了想回答道,她在火堆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路障。

一夜过去,没有再受到任何打扰。伊蕾雅一边让其他人睡觉,一边将自己的灵气技能保持到法力值达到一半,同时尽可能安静的移动一些招式。'不知道这类效果有多普遍'。

亚伦又是第一个起床的人,让她很意外。打着哈欠看着她 “还没起来?还是说你轮换过,把我给忘了?“他的回答是伊蕾雅的摇头 “你有什么被动技能之类的,可以减少你需要的睡眠时间?“ 这次是点了点头 “不错,对于治疗者来说并不稀奇。很多人都羡慕这个特性,但又很少有人羡慕治疗师,除非有个人救了自己。“

微微笑着亚伦坐在她的对面,火堆已经被伊蕾雅维持了一整夜。她也笑了笑。“那些人的遭遇真可惜。我是新来的,这样的袭击有多常见?“ 伊蕾雅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

“是啊,认识一些人。虽然没有太亲密的人,但是很可惜。距离上次精灵袭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许有几个月了。我们离纳瓦利森林很近,所以这是必然的,但这次不同。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直接攻击过城市了。我猜他们只是在等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我的意思是,对一个精灵来说,几年时间不算什么?“

盯着火堆看了一分钟,亚伦继续说道:“我只希望这座城市还在,而且我们杀掉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不过不太可能,他们很擅长战斗和魔法,但更擅长逃跑。“ 拿起一根棍子玩着火,他又恢复了沉默。

想给亚伦换个明显困难的话题,伊蕾雅又开始了:“你是岩石强化者吧?“她把他的沉默当成了肯定:“我来自一个很远的治疗教团,除了我们的战斗和治疗,我们没有训练过其他的东西。不过我在比赛中看到一些很厉害的技能,就想去学个强化班......看我是用身体战斗的。你有什么建议?哦,我对这些知之甚少。“

“嗯......好吧,你倒是很坦然的说出了你的不了解。不过你救了我的命,所以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增强......好吧,这总是个人的事情。有很多元素强化。比如我的岩石强化类。它是一个防御性的,冰、火、闪电等元素更偏向于攻击性。冰精准又致命,火单纯是力量,而闪电是以速度为主。“

“不过每一种都有很多技能,所以不会太拘泥于一种战斗方式。以及其他无数的强化类,我肯定不会全部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那人问道。

“看到杰拉乌之后,我有点想去火......等级实力有区别吗,怎么才能得到等级?还有如果我以后想换的话怎么办?“ 看着她有些迷茫的样子,亚伦停止了玩火。

“你都47级了,还不知道这些东西?好吧......好吧......不好意思,你的治疗阶的学历说起来有点问题,当然没有冒犯的意思。“

“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平时我们是不会离开的,所以不会有这么大的问题...... “这个编造的信息似乎说服了亚伦,他又低下了眉毛。

“嗯,外面有一些疯狂的教团......回答你的问题,阶级之间的实力肯定是有差别的。一些比较稀有的,比如我想象中你的治疗和战斗一个是可以通过特定的任务或者必须满足的要求来获得的。“

“有故事说有人把很高级的班级作为自己的第一个班级。不过正常的方式是获得该地区最基础的,然后再往上走。“

“所以对于火系强化者或者像杰拉乌的我认为是火系强化者我建议从单纯的火系法师开始。一旦你达到一定的要求,你就有机会升级你的等级。你会正常保留技能,或者根据新的等级改变技能。当然加上等级奖励本身也会改变。“

“等级越高的人越专业,至少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不过你在等级上不会损失任何等级,所以从火系法师开始也不失为一种投资。我对这件事了解不多,但也许那边的奥利弗能帮你入门。通常这样的咨询会花掉你不少金币,但现在这种情况可以改变一下......我建议充分利用。“ 他对她眨了眨眼,然后继续说道。

“至于实力......嗯,这主要是和你所拥有的技能有关,而且是什么级别的。我不会问,但47级的人应该不会用脚踢动那个精灵......我猜你用的什么技能等级都很高。更专业或更高的等级可以让你获得更好或更专业的技能。一个等级很高的普通火球可以战胜一个等级很低的太阳流星......虽然基础技能的威力放置很不一样。“

“嗯,这很有参考价值。估计等下我会问奥利弗关于启动火系魔法的问题。那如果不嫌弃的话,47级的人应该有什么技能等级呢?“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亚伦又打了个哈欠 “大概10级吧......最多。“

伊蕾雅接着问道:“在第一层还是第二层?“亚伦立刻停止了伸懒腰的动作,睁着大眼睛看着她。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有第二层的技能吧?你到底做了什么?“看向地面,伊蕾雅忍不住笑了起来。

'也许透露这些信息有点冒险,但他看起来值得信赖......再加上我救了他的命,反正我获得的信息也够多了......',“主要是单独和比我高很多的怪物战斗。“

“嗯...... “站在那里半分钟,亚伦似乎在找话说“......这样就能解释了......是啊。虽然我相信你一定知道那是多么蠢和危险的事情?人们通常都会走最安全的路线来提升等级。即使是五人或人数更多的团队,有一个治疗者和一个人去坦克怪物,不常见去对抗同级别的东西... ...更不用说更高的水平。你是那种疯狂的人诶?我不是在评判,但听我的建议... 你们这类人没有几个能活过20岁的。你是一个治疗者,也许你有更好的机会...但是你正在做的事情是非常危险的。“

她对他灿烂地笑着回答:“不过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