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中毒?!”

会客室中。

当罗老从李北风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脸上顿时浮现几分愕然之色。

“你的意思是,苏小姐并不是得病,而是……中了毒?”

李北风点点头,解释道:“没错,苏小姐并不是患病,而是中毒。她所中的乃是寒霜之毒。此毒极其隐匿,且与寻常之毒不同……”

听完李北风的解释,罗老脸上的愕然之色许久没有散去。

这个消息,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苏小姐竟然是中毒?

怪不得……

怪不得如此多的大夫神医都无从查起。

“寒霜之毒?”

罗老微皱眉头,疑惑道:“这是何毒?为何如此陌生?”

“此毒乃是江湖中失传的一种奇毒,据说出自药王谷……”

李北风解释一番后,又有些疑惑的看向罗老:“莫非罗老您也没有听说过此毒?”

李北风越发觉得奇怪,这位罗老乃是郡城有名头的神医。

若是就连他都没有听说过这寒霜之毒,那……那本医籍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未免有些细思极恐。

听到李北风的话,罗老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

许久之后,他紧皱眉头,微微点头:“老夫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这寒霜之毒,倒是的确有些许耳熟,似曾相识……”

罗老再次沉思了片刻,随即恍然大悟:“老夫想起来了!”

“先前,老夫蹭在济世会的藏医阁中,在一本医籍中见到过此奇毒的描述……老夫先前本以为,此毒不过是被人夸大虚构的存在罢了……没想到,竟然真实存在的!”

罗老神色震惊起来。

他所见过的那本医籍上,所记录的奇毒,都是天方夜谭般的存在。

那些所记录的奇毒都太过于霸道凶狠,并且江湖中几乎已经绝迹,本以为都是一些过分夸张虚构的存在。

却没想到,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罗老忍不住看着李北风,此子,竟然当真能治好那其中的奇毒?

“你……你是如何办到的?!”

罗老的情绪有些激动,不过,他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是不方便讲的话,老夫也能理解……”

李北风笑道:“罗老多虑了,其实解毒之法,也算不得多神奇。想解这寒霜之毒倒也简单,只需以解药,辅佐针灸之术,便可化解此毒……”

当听完李北风的描述之后,罗老神色中的震惊愈发明显。

李北风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罗老怎么能不清楚其中的细节?

每一步,都凶险万分!

以银针入药,解寒霜之毒……这更是让罗老闻所未闻。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针灸之术?

竟然还能如此运用?

罗老本身也是会针灸之术的,但却从来没想到过这一点。

罗老此刻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医术,恐怕当真没有那么简单。

上一次见到李北风时,罗老便发现这位年轻人谈吐不俗。正因如此,才将他推举给了苏老爷。

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的举手之劳,却让他发掘出了一位天才。

此刻,罗老望着李北风的眼神有些火热:“不知道,你的师傅,是哪位神医?”

李北风摇摇头:“我没有师傅!”

“没有师傅?”

罗老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怎么会没有师傅?”

眼前的李北风看上去,年纪不过十七**。

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已经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若无名师指导,怎可能有如此水平?

李北风道:“实不相瞒,在下不过是昔日跟着家父曾经学过一些皮毛医术罢了……”

李北风自然知道罗老想问什么,不过借口他早已经想好了。

皮毛医术?

罗老自然是不信的。

若他只是学些皮毛医术便有如此水平,这让那些沉浸医术多年的所谓天才情何以堪?

“还不知令尊如今身在何处,可否告知乃是哪位神医?!”罗老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李北风的父亲。

能教出如此天才的儿子,他的父亲,必定也是一代绝世神医!

如此名医,若是能与之交流一番,想必能大有所收获。

“家父已经过世了!”

李北风摇摇头:“家父也不过只是山村的普通大夫罢了,并没有什么名气。”

“原来如此……”

罗老眼神微微有些失望。

至于李北风所说的,他父亲只是山村普通大夫,罗老自然是不信的。

能教出医术如此高的儿子,岂会是普通大夫?

罗老心中大概明白,他的父亲,应该是位隐世的神医。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天底下,不热衷名利,隐居深山的隐世高人也有不少。

想必,这位年轻人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吧?

想到这里,罗老肃然起敬。

“令尊身怀绝世医术,却不热衷名利,甘愿隐居山村行医,着实让人佩服。”

李北风瞧了一眼,很快意识到,这位罗老应该是误会什么了……

不过,李北风也不打算解释。

这时,罗老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望向李北风,眼神灼灼:“不知你……可有下一步打算?”

李北风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他暂时倒还没想那么多。

罗老赶紧道:“不知你可否有去郡城发展的想法?”

“郡城?”

李北风一愣。

“没错!”

罗老点头:“以你的能力,窝在这小小的县城简直是屈才浪费了。不如前往郡城,以你的医术,必定能有一番大作为……”

罗老对李北风起了爱才之心。

如此人才,窝在这小县城的确埋没了。

如今天底下尚未解决的疑难杂症颇多,无数老百姓饱受其苦。

这位年轻人,若是前往郡城,必定有更大的施展空间。到时候造福黎民,扬名立万也不是不可能。

再好的人才,也需要有发挥之地。

然而,李北风却摇摇头:“多谢罗老厚爱,不过,我暂时还没有去郡城的想法……”

李北风的确没有去郡城的想法。

一来,他现在并没有想太多,填饱肚子才是当下的首选。

二来,李素衣还在,李北风自然不可能抛下她独自离开。

罗老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也并没有强求。

“原来如此,人各有志,那我也不强求了!”

虽然有些失望,但罗老还是理解,又道:“不过,若是将来你有去郡城的想法,大可以来找老夫,老夫随时欢迎!”

说着,罗老从怀中拿出了一块令牌,交给李北风:“拿着它,万一哪天你到了郡城,携此令牌去济世会,便有人会招待你的。”

李北风接下令牌,感激道:“多谢罗老厚爱!”

他知道,这是罗老的示好。

对于李北风来说,这也算是在这个世界的人脉积累。

罗老摆摆手,看了李北风一眼,有些惋惜道:“你还年轻,医术天赋又如此出众,实在不该埋没。若是你有什么不解之处,可以来问老夫,老夫随时欢迎。若有什么帮的上忙的,也尽管开口。”

李北风点点头:“多谢罗老了。”

罗老摆摆手,正打算离开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回来看着李北风。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你刚才说,这苏小姐所中的寒霜之毒,传之于江湖?”

李北风点点头:“的确如此。”

罗老面色逐渐严肃起来:“那你可有想过,这苏小姐,为何会身中此毒?”

李北风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想过。”

从一开始,李北风就想到了这一点。

给苏杉下毒之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能坚持这么多年下如此狠的毒,对方一定所图不小……

只不过,李北风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罗老略带欣赏的眼光看了李北风一眼:“倒是老夫多虑了,你比老夫想象中的要聪明。”

“这苏家不简单,这位苏小姐更不简单。她身中寒霜之毒,给她下毒之人,恐怕不简单。你为苏小姐解毒,这也意味着,你可能会被那下毒之人给盯上。”

“你要万分小心,否则的话,极其容易招来杀身之祸!”

罗老毕竟是老江湖,对于此事一眼便看的通透。

被罗老这么一点,李北风也立刻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后背发凉。

是的!

那给苏杉下毒的人,必定所图不小。

指不定,还牵扯着什么样的秘密。

估计没人预料到,李北风会能治好苏杉的毒。

他这个变数,指不定就得罪了那幕后的人。

即便李北风不参与其中,恐怕也会受到牵连。

而且……

此事一旦传出去,也必定会被李北风带来不好的影响。

“多谢罗老指点提醒!”

李北风此时非常感激罗老,出声道:“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请讲!”

“我能治好苏小姐的事情,还请罗老神医替我保密。”

罗老看了李北风一眼,眼神中更是欣赏:“没问题。”

“此事,老夫必定会暴毙。不过,也请李小神医你要小心……”

……

此时,门外的院子里。

沈青柠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那个家伙去跟罗老神医说什么了?

半天还不出来?

沈青柠已经耐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终于,两道身影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