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悠端着餐盘到白煜南旁边坐下。

白煜南皱眉看她:“怎么才来?”

“刚睡醒,才看到你的短信。”陆清悠一边说,一边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汤。

她之前还不觉得,现在看见饭菜,就感觉到特别饿。

虽然有点凉了,白煜南他们都能吃,她也不挑。

白煜南吸了口气,开口想骂她,话到了嘴边,又想到他马上要去出任务,要出去很长一段时间,只好又把话咽了回去。

他没说话,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汤碗,压根感觉不到什么温度,他眉心拧紧:“这么凉了?我让他们给你热一下。”

陆清悠连忙拦住他:“不用了,是我自己来晚了,不用麻烦别人,再说了,你们都能吃,我有什么关系啊。”

说完,她埋头往嘴里快速的扒了几口饭,又眯着眼睛朝白煜南笑,看起来有点傻。

白煜南移开眼看向别处,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再回过头来,看见陆清悠嘴角沾了米粒,便伸手给她擦掉。

陆清悠知道白煜南忙,就吃得有些快。

两人吃完饭从食堂出来,陆清悠跟在白煜南后面,像个小媳妇似的。

到了办公室,白煜南也没急着去处理文件,只是坐在办公桌后面,面无表情的看着陆清悠。

陆清悠被他这眼神看得有些心虚,蓦的想起来,之前的事,她还没和白煜南交待清楚。

“愣着做什么,坐。”

白煜南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示意陆清悠自己坐。

陆清悠最所他这种面色严肃的样子了。

她磨磨蹭蹭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小心的觑了他一眼:“你……没别的事要处理吗?”

白煜南环抱着双臂,神情很冷:“为什么今天不去公司上班?”

陆清悠埋着头,有些紧张的绞了绞手指,声音小小的:“……老板有问题。”

白煜南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她。

陆清悠心里有些心虚,虽然她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和白煜南见过面,但是,他并不是没有管她,她自己找了实习的工作,白煜南有问过情况。

他当时劝她换一间公司,可是她觉得,那是凭她自己的本事找到的工作,她不想换。

见白煜南一直不说话,陆清悠将头扭向一边,有些别扭的说道:“跟你撒谎是我不对,你以为我想被上司骚扰吗?我当然不想让你知道了,我不要面子的呀!”

在喜欢的人面前,她也想要给自己留点面子。

可是,在白煜南心里,她一直中个小妹妹。

从小到大,她的任何事,做任何决定,白煜南都会干涉。

她知道他是为她好,也信任他。

可是,时间久了,她就产生了反叛心理。

白煜南的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沉声道:“这是要面子的事吗?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吗?分不清事情的轻重吗?”

如果他没有派人暗中保护她,如果白烨祺没有恰巧经过,她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

白煜南想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捏着眉心,端起水杯有些烦躁的喝了一口水。

对他来说,她还太小了,他事事都不放心,而他又不可能一直待在她身边。

陆清悠紧紧的抿着唇,眼眶直发酸,一张脸上写满倔强:“从小管到我管到大,你不烦吗?我有求你管我吗?不要老是用你对付小孩子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我受够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长大了!做错事做错决定,都是我自己的事!你以为你还能管我一辈子吗!”

啪!

白煜南气得直接在办公桌上狠狠的拍了一掌,怒吼道:“陆清悠!”

有那么一瞬间,陆清悠很想听他说一句“管你一辈子”。

可是,他的脸上除了暴怒,并没有其它多余的神情。

“你忙吧,我先走了。”陆清悠看着他暴怒的样子,心里又难过又觉得痛快,她恶向胆边生,很有气势的丢下这句话,就气势汹汹的出去了。

出了办公室,她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还好她及时的扶住了墙。

她感觉自己一路上都很飘,到了门口,她给陆清寒打电话。

“哥,你到军区这边来接我一下。”

“那么远,不来,你跟着爸回来,或者让大哥送你,我睡觉呢……”

“你不来接我,我就天天去你酒吧待着不走,反正我现在也失业了。”

“你……”

“快点。”

陆清悠三两下就搞定了陆清寒。

陆家和别的家庭不一样,比较“重女轻男”,陆清寒在家里就是根草,陆清悠就是当全家人的宝贝。

长辈们都觉得酒吧不是好地方,陆清寒开酒吧,他们都持反对意见的,要是陆清悠跑去他那里等着,最后顶包的还是陆清寒。

陆清寒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他觉得自己就不是陆家亲生的。

……

陆清悠在门口等了好大一会儿,陆清寒才来。

在这期间,白煜南也并没有来找她。

上了车,她无精打采的靠着车窗,也不和陆清寒说话。

陆清寒看了她一眼,出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陆清悠抬眼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我跟白煜南吵架了。”

“吵架?”陆清寒像是听到了特别好笑的笑话似的,一脸的不相信:“你确定不是你单方面被骂?”

他可不相信陆清悠敢跟白煜南两个吵架。

“爱信不信。”

陆清悠撇撇嘴,她自己也不相信,她竟然会和白煜南吵架。

拿出手机犹犹豫豫的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会儿,点到白煜南的电话号码上,又移开,又点……

反反复复之后,陆清悠越发的觉得烦躁,就将手机丢在了一边。

陆清寒也没把陆清悠的话当一回事,她跟白煜南很亲近,他压根不认为她说的吵架是真的。

他转头看她:“你打算去哪儿?”

“你的酒吧几点开门,去你那儿吧。”

“什么?”陆清寒一脸震惊的看她:“你想干嘛?”

“就是去玩会儿,你用不着这么害怕,是不是男人啊?”陆清悠笑得有点欠揍。

陆清寒怼她:“你跟我不是亲生兄妹吧?”

“这话你有本事对我爸说去啊。”

“臭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