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加倍地增长着,就在博图索想要把獠牙伸进叶叶脖子里面时,光明神动了。

博图索是死也没有打算放过叶叶的,把人抓住,人就是他唯一的希望。

不管是成神的希望,还是死在父神手上的希望。

只是,博图索的能力来源神,也失于神。

被神力打飞出去的时候,博图索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他感觉到了,父神是真的要杀他。

“父神啊父神,你从不生气,你发现了吗,你现在在生气了,你变了,变得不再公正,你的私心正一步步引着你走向你最不能容忍的黑暗。”

博图索的血液是黑色的,带着一股腥臭,他看向光明神的目光带着恶魔的眼神,恶魔在微笑。

光明神只是用他那银灰色的眼眸看了博图索一眼就没有看他了,就跟丢弃的垃圾一样。

“父神,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看我,我比你所有儿子都要出色,我那么努力,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呢。”博图索自愈能力很强,偏偏无法自愈来着光明神的伤害。

“我不过就是在做我认为是对的事情,我想要成为另一个你,我没错。”

“我怎么会错呢,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光明神没有理会博图索的话,就算对方在撕心裂肺地喊着也没有动容。

他一步步走到叶叶面前,绑着叶叶的藤蔓自动松开,失去双臂的人看起来,轻轻一碾压就会死。

人是神创造的,只要一根树枝,一点泥土,或许她的双臂就能被捏出来安在身上。

叶叶讨厌现在的认知,痛到极致,她的脑袋开始清醒,她讨厌要被这样对待。

就跟她讨厌承认自己的弱小,自己就跟被圈养的宠物一样,不,她不能侮辱了宠物,她连宠物都不如。

是不是所有的伤,只因为可以随手治愈,所以就显得无足轻重,轻得可以让他在一边无动于衷地看着她伤,看着她痛。

“我痛。”

叶叶开口,真的很痛。

“我手痛,我没手了。”

“真的很痛。”

光明神甚至没有给她一个拥抱,因为神,不能。

“我不要树枝,不要泥土,我不要这些,反正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手没了就不要了。”叶叶看着光明神,用脚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她知道自己撑不下去,她不想,不要,不可以。

就算没有了双手,她也不要这么廉价的恢复,会显得她是个笑话一样。

她现在就要吵着,闹着,等到他发怒了,处罚她了,她也就死心了。

然而。

这些都没有。

神只是用他一贯注视镜面的眼神看着她,没有被她挑起一丝情绪的波动。

叶叶发现,这让她更加难受了。

明明是两个人的记忆,就只有她一个人是困在里面,凭什么啊。

博图索还剩下一口气,连叶叶都没有发现光明神在恍惚,下一秒,光明神把手伸到自己胸膛,正要在里面掏出什么东西时,博图索反击了。

博图索的攻击是对着毫无准备的叶叶。

来得迅速而猛烈,光明神想要拉她的,却是被她躲开了。

她清楚地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错愕,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地疼痛。

下一刻,博图索先她一步领了饭盒。

灰都没有了。

呵。

还光明神曾经最受宠爱的孩子。

难为她现在这个时候竟然是想笑。

她看到了,看到神脸上露出的惊慌,看得清清楚楚,已经他手里拿着的玉骨。

“再见,再也不见,光明神。”叶叶开口。

她要的不是神,她要的那个人可以是个普通人,也可以是其他什么人,但是就不能是神。

神太理智了,他不是不爱,而是不能。

光明神缓了一下对着她说:“你走吧,下个位面你会好的。”

叶叶睁着眼睛对着光明神摇了摇头。

“你能不能在我走之前抱一下我,哪怕是以慕斯特的名义,可以吗?”

要不是看到他眼里似乎闪过一丝伤痛,叶叶是不会提这个要求的,她想要给自己留下一丝尊严,偏偏她看到了,他跟‘他’一开始就是一体的。

“就,就算我在祷告,行吗。”

叶叶的眸子开始暗下去,就是最后一刻,神都没有妥协。

理智得让人疯癫。

最后看了眼光明神的样子,叶叶闭上了眼睛,带了一滴泪水。

如果早知道,她就……

在叶叶离开这个位面的时候,光明神把手拿了出来,两截从他身上掏出的玉骨安在了叶叶的手上,她的身体重新长出了双臂,完整而显得美好。

可惜,那双闭上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神低下了头,弯了腰,把已经死去的女孩抱了起来,天空下去了雨。

随着天地规则的更新,这方世界再次被破开,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回到系统空间里面的叶玫似乎还能感觉到双臂断开的疼痛。

系统空间。

【宿主,你要不要休息下?】大白问。

叶玫眉头皱了一下,对着大白说。

【你是不是抹了我上个世界的感情。】明明上一秒还是肝肠寸断,现在却是没有感觉,只是想到那双无动于衷的眼眸,眼神有些暗。

【宿主,检测到你的情绪波动大,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任务,会自动抹掉你上个位面留下的情绪,放心,记忆没有动你的,你还是清楚记得发生过什么。】大白说。

回忆了下上个位面不太算美好的回忆,叶玫问。

【你爸爸他,后面怎么样了?】

【宿主,主神已经开始觉醒,他的意识已经再发生作用,等完全觉醒后,主神会归到主神位面,让所有位面都正常运行,上个世界,最后很好。】大白有些模糊地说。

叶玫没有再问。

她想到最后那个人就这么地站在她前面,连抱都不能抱她的模样。

呵,真无情呢。

【看看数据。】

智力:43\/100

容貌:82\/100

精神力:41\/100

体力:55\/100

武力:59\/100(攻击能力)

魅力:36\/100(对异性的吸引力)

幸运值:37\/100(气运)

心智程度:坚毅

技能:隐藏

装备:引气决

积分:0

功德值:420000

现在获取上个位面的功德值10000,积分500,属性点6.

【数据。】

智力:44\/100

容貌:82\/100

精神力:45\/100

体力:55\/100

武力:59\/100(攻击能力)

魅力:36\/100(对异性的吸引力)

幸运值:38\/100(气运)

心智程度:坚毅

技能:隐藏

装备:引气决

积分:500

功德值:430000

【宿主,上个世界的天道对你任务满意,却不满意你最后停留下来,它希望你能做完任务后马上离开,而不是逗留位面,外来的能量,会干扰它发展,所以,给你的功德值跟积分才那么少。】大白开口。

【典型的过河拆桥。】叶玫开口。

【宿主,这本来就是公平交易,天道需要我们,位面需要我们,允许你带走里面的东西,也给予相对于的奖励,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

【大白,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叶玫开口。

大白犹豫了会,试着开口。

【宿主,你能不能把位面里面的每个人当成游戏的npc,这样你就专注完成任务就可以,不要付出感情。】这样你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大白想要表达这样意思,叶玫看着大白。

半响后开口。

【统统也会安慰人了,看来,快要成为首席系统了。】

【宿主~】

【好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上个世界给了你刺激吧,你瞧我,这不是好着吗,你一个连感情都没有了解清楚的统都学会安慰人了,但你看,我是需要被安慰的吗?】

大白:那是因为你失去上个位面的感情。

要不然哪有局外人的悠哉。

【我不用休息,送我去位面吧,早点完成任务,他早日回归,等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再说吧。】叶玫开口。

大白觉得现在讨论确实是早了些,认为宿主说得对。

叶玫在进入新世界的时候看了大白一样。

初见时的小少年穿着一身华服,现在还是那个小少年的模样,却是另外的打扮。

可系统只是绑定了她,并不属于她,而她也并不属于系统,就如系统效忠主神一样,她只效忠自己。

也许当时小黑的前宿主就是觉醒了不该有的心思,策反了小黑。

他是个有能力的人,比她强,却是栽在她手上。

她却是没有提防。

一个连自己情感都没有能力保住的人,有什么资格提要求。

她已经快要彻底掌握空间之力跟位面之力了。

周围能量波动了下,大白只是看了两眼就没有理会,系统空间最近老是这样,很快就自己停消,没事的。

伴随着眩晕,很快一人一统就去了新的位面。

这是一个同样神奇的位面,空气里面充盈的灵气,让叶玫浑身舒坦,就跟回到了家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