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白色剑芒喷射而至,挡在阳炎身前的一名灵元境八重的天才惨叫一声,身体在剑芒之中迅速崩碎分解掉来,仿佛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极醉逍遥!

没有丝毫犹豫,阳炎身体陡然消失在原地,白色剑芒穿透而过,撕碎他的残影,身后攻击他的几名天才大惊失色,来不及反应就被侵吞掉来,身死道消。

“谁?”围杀阳炎的人群动作一顿,脸现震惊之色,如此恐怖的剑威绝不是一般天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他们之中如果有这样的人存在,就不会被阳炎大杀四方了。

最关键的是,此人是敌是友?

“在下万剑宗江凌,此子夺走了六品灵药七彩冰莲,万不可让他逃走!”一名眉毛邪性飞扬的青年剑客牵着一名鲜花环绕的美丽女子从光线黯淡的洞窟里面飞掠出来,刚刚那一剑就是他发出的。

万剑宗江凌?!

预测地榜四十一的江凌?!

人群先是被青年剑客的自报家门震惊到了,难怪那一剑恐怖如斯,原来是他。

随即被他后半句话给吸引住了,一个个双目泛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七彩冰莲!

就算不了解七彩冰莲的人,听到六品灵药四个字也会清楚地明白七彩冰莲的价值。

毫不怀疑,这是天玄境强者都会疯狂,至尊境强者都会动心的极品至宝!

如今,这样的至宝就在眼前,怎不叫人热血沸腾?

原本已经被阳炎杀得打了退堂鼓的人立刻又鼓起了勇气,眼睛中蓄满了贪婪的杀意。

只要杀了阳炎,七彩冰莲就是自己的了!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至于就算得到宝物能不能守住已经不是他们可以理智考虑的问题了。

“一起上!杀了他!”

“对!让他把七彩冰莲吐出来!”

感受到人群打了鸡血似的疯狂,阳炎眉头皱起,这个江凌好手段,简单一句话就让他彻底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说之前的他们各自为战只能算是乌合之众,那么现在的他们就是士气高昂的精锐之师,二者天差地别。

最麻烦的还是江凌和华珊二人,都是预测地榜前五十名的妖孽,还是道侣,配合默契,以一敌二,除非底牌尽出,阳炎现阶段还无法稳胜,最多也就是全身而退。

但是现在,因为七彩冰莲疯狂的人群让他全身而退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必须尽快脱身!”阳炎心神一凛,绝不能被耗死在这里,他刚才注意到了,血色洪流已经在退潮了,过不了多久,耿怀、张小万、单良这些人都会追出来,那局面就糟到不能再糟了。

转念及此,阳炎心中一定,眼中精芒爆射而出,双手结印,体内灵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抽走,同时一股神秘而强大的气息自他体内升腾而起,恐怖的威压凌驾于天地。

轰隆隆!

天空闷雷滚滚,大地剧烈颤抖着,人群脸色微变,发生了什么?

万剑宗江凌、百花门华珊、雁翎宫秋桦石、玄阴阁莫齐一、隐杀门鬼刺等人瞳孔一缩,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悸之感袭上心头,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一样。

“不好!快阻止他!”江凌急忙冲向阳炎,手中长剑爆发强大的威力怒斩而出。

虽然还不明白缘故,但天地的变化都与阳炎结手印有关,必然是在酝酿着什么对他们有威胁的手段,一定要阻止他!

几乎同时,华珊、秋桦石、莫齐一、鬼刺几人和阳炎周围的人也纷纷出手,意图打断他的动作。

然而,已经迟了。

嗡嗡嗡!

天地轰鸣,仿佛大道之音,道道金光从阳炎身上闪耀出来,辐射四方,光芒万丈,遮蔽一切,所有人都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无法直视。

轰隆隆!

阳炎上方幽冥洞窟顶部开始崩裂,随着一轮巨大如山岳的仿若黄金浇筑的转轮缓缓浮现,无数碎石滚落,洞窟穹顶破开了大大的窟窿。

似有天威镇压天地,这一刻所有人的身影都僵硬在了原地,一道道轰向阳炎的攻击都被无形的金芒粉碎掉来。

“大金刚轮印!”阳炎脸色一下子惨白得吓人,眼中神采却耀眼夺目。

一直以来,他都将《大金刚轮印》作为底牌,动用的次数屈指可数,就是因为它威力巨大,却消耗极大。

踏入灵元境后,阳炎还没有机会施展过这一招,他体内灵元的储量今非昔比,但大金刚转轮一出,依旧几乎抽空了他丹田中存储着的海量灵元,消耗极其惊人。

然而阳炎不惊反喜,大金刚轮印乃是兵字诀的攻击法门,层次极高,以往的几次施展连皮毛的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即使以他如今的修为也远远不够。

但是他修为越高,大金刚轮印汲取的灵元越多,威力也会水涨船高。

就如此刻,大金刚轮印释放出来的恐怖气息,阳炎都感到有些震惊。

“去!”

阳炎一指点出,刹那间堪比山岳的巨大金色转轮旋转了起来,缓缓朝着前方空间碾压而去。

空气中“轰隆隆”闷响不断,仿佛连空间都承受不住金色转轮的碾压。

咯吱~咯吱~

面对着金色转轮的人群紧咬牙关,发现牙齿都在疯狂颤抖着,内心恐惧不断发酵,催促着他们快跑,然而他们双腿发软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

轰隆隆!

金色转轮缓缓推动着前进,将因洞窟穹顶破开而照射下来的光线阻挡掉来,落下巨大的阴影,一点一点将下面的人群吞噬、淹没……

恐惧和绝望的惨叫声组成了天地间除了金色转轮开动的轱辘震响声外唯一的交响乐,比花儿更加娇艳的血花点缀了风景,比万花齐放还要美丽。

“这……这是……什么…武技?”莫齐一颤抖着声音,强行抑制心中的恐惧,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得出话来,也确实称得上天骄之名了。

“这种威压,在地阶武技中都算是顶尖的了,不,地阶武技也不可能有这种大道般的威压,让人感觉就像是面对天地时渺小。”江凌目光灼灼地盯着不断从人群身上碾压而过,湮灭一条条鲜活生命的金色转轮,浓浓的无力感充斥心间。

这等天威,根本不是他或者是场中任何一人或是几人能够对抗得了的。

这就是来自神都中州的少年妖孽么?

轰隆隆!

金色转轮看似缓慢地推动着,却很快就从人群中碾压而过,继续向他们碾了过来。

“拼了!”秋桦石脸上突然涌起极度不寻常的潮红,在这死亡阴影笼罩下他已顾不得许多了,体内精血不计代价地疯狂燃烧,全身气势急剧暴涨拔高。

咔嚓一声,似乎挣破了某种束缚,秋桦石全身一轻,浑身剑意如火山喷发,火焰之力席卷空间,左手一剑斩向金色转轮。

“大日炎剑!”

炙热的光辉洒落大地,剑光耀如白日,烈火焚烧,方圆百丈之地皆化为一片火海。

“啊啊啊!不——”有人不幸被卷入火海,顷刻间化为灰烬。

地阶中品武技的威力恐怖如斯,根本不是秋桦石的身体负荷得起的,而且不久前他刚刚释放过一次地阶下品武技,乃是不计代价燃烧大量精血才换得这焚天煮地的恐怖一剑。

这一剑斩出尚不知结果如何,秋桦石率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全身力量都被抽空,身体表面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裂痕,像是碰一下就会碎落一地的破瓷娃娃。

至于燃烧精血的后果,反倒是次要的了。

活下来才有机会去想,活不下来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

与此同时,莫齐一、鬼刺二人也没有坐以待毙,同样选择了不计代价地燃烧精血换取强大的力量冲破大金刚轮印的威压,孤注一掷地施展出了远超身体负荷的超强底牌。

“葬魂!”

“阴阳魔轮!”

三道地阶中品武技同时爆发无上之威,毫无花俏地倾泄在金色转轮之上,爆发出毁天灭地的轰隆巨响,耀眼光芒淹没了一切,能量风暴摧毁着席卷范围内的一切。

轰隆隆!

脚下的大地在剧烈颤抖,在裂开,在陷落,四周洞窟石壁不断开裂,无数石块滚落下来,幽冥洞窟入口起纵深千丈都开始崩塌。

“赢了么?”人们死死盯着能量碰撞爆发的集中之地,秋桦石、鬼刺、莫齐一三人更是心脏揪紧了,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施展任何手段了,哪怕只是普通一击都可能会让濒临极限的身体真正崩溃。

江凌和华珊同样有些紧张,不过那金色转轮再强,也不可能挡住三位灵元境九重天骄燃烧精血爆发出来的地阶武技吧?

应该是稳了……

“什么!”江凌华珊二人脸色突然一变,秋桦石、鬼刺、莫齐一三人仿佛石化,面无血色。

轰隆隆的犹如万千战阵开动的声音没有消失,随着能量风暴的减弱,山岳般巨大的金色转轮映入众人眼眸,依旧坚定不移地朝着他们碾压而来。

不可撼动!

即使秋桦石、鬼刺、莫齐一三人底牌尽出却也无法化解这一道大金刚轮印。

差距太大了!

地阶武技确实威力无穷,但兵字诀可是九字真言之一,大金刚轮印作为兵字诀的攻击法印,层次上就要远远超出地阶武技了。

当然,他们三人的拼命也不是毫无用处,至少这滚滚而来的金色转轮气息比之方才弱了三分,虽然依旧强到令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