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夕阁中,凤栖禾蹙眉低首,她虽被扰乱了在须弥小世界的记忆,可只是稍作思考,便将事情猜到了十之**。

“仙宗百家绝对没有天骄前来,那么能先我一步得到认可的,只有你了吧,顾道弦!”

凤栖禾即便失去了记忆,可她相信自己的推测一定不会错的,除了本就出自仙宗百家的顾道弦,她实在想不到有谁会比她更有资格获得须弥小世界的认可。

徐丽人推开凤栖禾的闺房,轻声道: “小姐,你那小冤家已经乘着甲字号游轮前往云河郡了。”

“逃了?”凤栖禾听闻徐丽人的汇报,不由气恼不已,随即露出一抹犀利的冷笑,“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有本事你就一直躲着。”

凤栖禾寄了封信送到了甲字号游轮,若顾道弦真的得到了月刻印记,凤栖禾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顾道弦,只是硬抢的话却不太合适。

甲字号游轮长八百丈,宽一百二十丈,说是游轮,其实是搭建在凶兽背上的豪华宫殿。

“黑水玄武。”

顾道弦暗暗咋舌,他曾见黑水玄武抬过一次头,一口就将海上的一只巨齿鲨吞噬,而甲字号游轮便是被黑水玄武托起前行。

自古以来,海路都不安全,茫茫大海中有超越仙人的大妖,也有占岛为王的大寇,若是独行者,基本不会选择海路。

不过炎黄商会有自己独有的海上航行线,运行万年很少出现意外,而且黑水玄武本就是海上的霸王,加上甲字号游轮中有着杀盟的金牌杀手坐镇,除非遇到天灾,否则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甲字号游轮的船票极贵,能来此的人皆非富即贵,而这两天顾道弦也见识到了炎黄商会的底蕴,一层是膳食居,在这里顾道弦见到了巨斑鱼,巨斑鱼生于海底两万里,身长十米,肉质细腻,体含纯净灵力,修者食之,可增智健脾,只是难以捉捕,而在这里,巨斑鱼只是普通的食材。

“鹤首乌贼煲的药汤,白芷莲做的糕点,青炎果,这样想想,船票感觉也没那么贵了。”顾道弦点了一份天青菇炒凤羽鸽灵泉面,大感满足。

“你就是顾道弦?”一名陌生的男子来到顾道弦的面前,面色不善。

顾道弦不明所以,也不知道眼前之人对他的敌意到底出自何处。

“你是哪位?”

“吾乃东海药鼎宗少主,杨一诺。”那陌生男子气势不凡,仪表堂堂,身上有着浓烈的药材味道,而东海药鼎宗乃是当今赫赫有名的仙药世家。

“东海的人。”

顾道弦思索着,东海不属于武月皇朝,而是一处仙门之地,其中亦有各大仙门,虽不如仙宗百家所在的灵溪大陆,可也算是仙门大户,与武月皇朝关系交好,只是这药鼎宗少主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要向你挑战。”杨一诺珍重的说道。

“莫名其妙。”顾道弦将手中的灵泉面一大口吃完,就准备回房,也不知哪里遇到个疯子。

“站住,你不敢?唯唯诺诺,胆小如鼠,就你这样,怎么可能配得上栖禾仙子。”杨一诺悲痛欲绝,他从东海追到武月皇城,又从皇城追到灵溪大陆,再由灵溪大陆追到炎黄城,他追求凤栖禾足足十年时间,却不能打动佳人芳心。

凤栖禾来炎黄城的行踪比较隐秘,杨一诺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却依旧没来得及赶往荒芜绿洲,错过了献殷勤的机会,但当他来到炎黄城后,顾道弦成为舞夕阁姑爷的消息却是传遍了武月皇朝,一时间,顾道弦这个名字以及顾道弦的画像出现在很多人的手中,而顾道弦的行踪也成了无数人在意的事情。

杨一诺特意与顾道弦同在一船便是为了打压他,他要让凤栖禾知道,她选择的男人根本不配,他知道顾道弦的行踪和事迹一定会被舞夕阁收集起来。

“你什么修为?”顾道弦开口问道。

“宗师中阶!”杨一诺傲然道,年不过四十,宗师中阶,这样的实力放在一个郡中,都属于天骄了,丝毫不弱于炎黄内院的宗师弟子。

“给我五年,等我宗师,我一定和你打。”顾道弦拿起一片白芷莲花糕放进嘴里,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你个懦夫!”杨一诺大声呵斥,事关尊严,他想不懂顾道弦怎么能怯战呢。

“我未入霸主,你已是宗师,修为差距如此之大,你这是明显的欺负人啊。”顾道弦轻声道,看杨一诺还欲开口,他冷笑一声,先发制人,“若你我同境,你不是我对手,若你我同龄,我一只手按死你。”

“一派胡言,竟把怯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顾道弦,你好生无耻。”

“你不信?那你等着吧,等我与你同境,一定亲自去东海向你挑战。”顾道弦大手一挥,正义凛然的模样让杨一诺大口喘息,他看着顾道弦离去的背影,怒火中烧,拍出一掌,掌风将两侧食台掀翻,在一旁有一胡子拉碴的中年,他半眯的眼眸突然睁开,轻咳一声,膳食居的空间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侧食台恢复原样,食材整齐的摆放在位,那掌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杨一诺全身发冷,他似被万钧重力压制,完全动弹不得。

“敢在甲字号游轮上捣乱,你胆子好大啊。”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打了个哈欠,杨一诺内心生起大恐惧,真仙,此人一定是真仙!炎黄商会中有真仙这并不奇怪,只是仅仅在膳食居看堂的大叔而已,却都是真仙,这就让人细思极恐了。

“多谢。”顾道弦看向中年人,微微施礼。

只是那中年人也不领情,冷哼一声,看着顾道弦说道:“他在膳食居动手自然不允,可你避而不战却令人不齿,他是你的情敌,你能退让一时,难道还能退让一世,若是如此,你确实配不上舞夕阁的舞魁。”

顾道弦闻言,不由轻笑一声,当年他面对粱孟羽时,可以有一战的勇气,如今面对杨一诺,自然不会胆怯,只是他和凤栖禾远不是外人传言的那般,这一战却显得毫无必要,而且顾道弦清楚,他现在与杨一诺的实力相差甚远,无疑自讨苦吃,若真是涉及到感情,顾道弦会以命维护,只是现在,顾道弦面对凤栖禾那些狂热的追求者,却是没有太多的感触。

“三层武道场上有九日神光,可实现同境比试。”胡碴中年人轻声道。

杨一诺眼睛微亮,九日神光可封禁修者的实力,如此一来,便能实现同境比试了,他倒要看看顾道弦还有什么理由拒绝,若是这样,顾道弦还不敢应战,那么必将名声扫地。

“对,顾道弦,我和你可同境比试,你不是说若同境比试,我不是你对手嘛,现在本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还有什么拒战的理由,是不是要说吃坏了肚子?”

“我在三层武道场等你。”顾道弦瞥了一眼杨一诺,神情不屑,迫不及待的找死,老子成全你。

杨一诺原本担心顾道弦还会找各种理由拒绝,不惜用上了激将法,却不料顾道弦这下答应的如此干脆,这让他兴奋不已。

“打倒他!打倒他!” 三层武道场上,整齐的呼喊声如一道道海浪波涛。

林封尘苦笑一声,同情的看了一眼台上的顾道弦,因为凤栖禾,武月皇朝中有太多人内心不平,不知不觉间,顾道弦已经成了全民公敌。

“红颜祸水。”凰净风看着周围的呼喊声,不由感叹道,若是顾道弦出生高贵,想必也不会让这么多人对他心生怨恨,可偏偏顾道弦只是来自九阳城的一个小家族。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杨一诺开口说道,他虽然对顾道弦极为不屑,可却从来没想过要他命,归根结底说,男女之事,应当两情相悦,他狠顾道弦,可更狠自己没有走进凤栖禾的心里。

“就凭你这句话,我饶你不死。”顾道弦双手背负,缓缓踏上武道场。

九日神光笼罩在武道场上,在顾道弦和杨一诺的身上照过,杨一诺原本庞大的气势猛然一弱,原本宗师中阶的修为此刻只余在了登堂巅峰。

“你的焚寂呢?”

“同境比试,兵器就不必了。”顾道弦不在意的说道,顾道弦的话让在座的各位更为愤恨他了。

“你狂妄!”杨一诺大怒,身为药鼎宗的少主,他不仅修有多种武学,且从小到大都不缺灵药辅佐,因而身体强度本就异于常人,且又是体符师,说是刀枪不入都不为过。

但凡知道顾道弦的人都知道他的武器乃是仙兵谱排名第五的凶兵焚寂,有这样的凶兵在手,可谓如虎添翼,杨一诺也会担心同境比试,拥有焚寂的顾道弦绝对不会太弱,胜负可谓难料,可弃了焚寂的顾道弦又怎么可能伤的了他呢。

杨一诺的体质本就不凡,此刻运转身法类武学更是肉眼难辨,在外人看来,杨一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武道场上,只有阵阵残影劲风。

怦的一声,顾道弦抬手按住杨一诺踢出的鞭腿。

“怎么会!”杨一诺大惊,顾道弦准确的化解了他的攻势,且在瞬间就卸了他的力。

“你以为你很快?”

顾道弦的眼眸流转的水韵,在源水之瞳的作用下,杨一诺的动作在他看来,破绽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