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夫听到这个价格就没有什么异议了,毕竟是十倍的价格,换谁都会心动的,虽然对于他们这些大户人家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却可能成为老百姓的救命钱。

马车在大路上面行驶,因为轿子的关系赵飞霜感受不到外面的寒冷,一时之间竟然真的有些困了。

但马车走路到底还是有些颠簸的,所以赵飞霜一直都是迷惑的状态,突然她感觉马车行驶的速度好像越来越快了,有些不对劲。

赵飞霜皱眉,大雪天走这么快真的没有问题吗?

正疑惑着,赵飞霜发现马车开始左右摇晃,车夫的声音和着风声传进她的耳朵。

“赵小姐,这里有一个下坡,因为下雪天积雪覆盖的关系似乎不太好走,马儿不受控制了,您稍微担待一下。”

原来只是一个下坡而已,赵飞霜稍稍定了心,等到平地就好了,这么点颠簸的程度她还是可以承受的:“没事,你好好走就行。”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来多久,突然又传来了车夫的惨叫:“是悬崖!”

“什么?!”赵飞霜大惊失色,一瞬间从马车上站了起来,也是因为如此,本来可以慢一点掉下去的马车直接从悬崖上滑落。

顷刻间,马儿的嘶鸣和车夫的惨叫回荡在赵飞霜的耳朵里。

好可怕,他们都在害怕,赵飞霜心里也在恐惧,但是她说不出话来,很快,她连车夫和马儿的声音也听不见了,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

赵飞霜人没有从轿子里面出来,所以马车掉落地时候她整个人都在轿子里面翻滚,轿子在悬崖上面磕碰她就在轿子里面撞来撞去,找不到支撑点。

好痛,头,肩膀,脸,腿……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好像被人碎尸万段了一般,这样的痛苦要持续多久?她应该没有办法见到苏云遮了吧?

上一次和苏云遮见面是多久来着?赵飞霜想不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死后萧祛病会不会有一点点伤心,赵飞霜这样想着,意外地发现原来自己记得和萧祛病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两个人一起吵架,一起斗嘴,还有最后一次见面她给他上药,他说要吃了她。

以前赵飞霜就听说人在死的时候会想到自己最重要的人,原来自己最重要的人竟然是萧祛病么?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萧祛病的话萦绕在耳边。

“为什么……”忍受着疼痛地赵飞霜竟然想通了:“因为你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是我喜欢的人啊。”

自言自语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赵飞霜就彻底昏了过去,所有的痛觉都被她屏蔽在外了。

苏家,丫鬟清扫院子的时候看到萧陌走后遗留在地上的冰珠,愣了一下,还是决定捡起来,正打算清扫,没想到雪重新下了起来。

“小姐小姐,外面又下雪了,我还看到萧陌跪的地方有这个东西。”丫鬟把冰珠拿给苏云遮看。

只一眼,苏云遮就知道了这是萧陌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