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欧辰辗转反侧到了凌晨四点才渐渐睡去,待他转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于是乎,他起来后去敲对面寒以潇房门的时候,房间已是空无一人。

而此时的寒以潇,正在咖啡店忙碌着,而且这天,叶枫竟然又来了,还是和陈泽希一起来的,让寒以潇有些诧异。

在客人没那么多的间隙里,叶枫终是过来和寒以潇说话了,寒以潇这也才明白过来,他这是真的释然了?

“以潇,我是说真的,我以后呢会退回到朋友的位置,如果你店里忙不过来,我随时可以来‘重操旧业’。”

“早这样想就对了嘛——!欢迎你,朋友。”

“嗯呐,朋友~”

叶枫看着寒以潇释然一笑,随后又去收拾了起来,而陈泽希也一直看着这边二人的状况,也就没注意到门口,以至于欧辰进来时直接被陈泽希撞到了。

“哎?不好意思啊,这位帅哥,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陈泽希?你怎么在这里。”

陈泽希这时也才看清眼前的人,竟然是欧辰,他不是在英国么?

“我来以潇这里帮帮忙,欧辰哥,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

“你们叙旧也不要站在我正门口吧……”寒以潇开口道。

这时欧辰和陈泽希才尴尬的退到一旁,随后他们两人便看到刚才他们所站立的位置后面,是有两位客人的,两个女孩很好奇的看着他们二人,打量了几眼便偷笑着往里面走去。

“不要介意哦,看一下喝什么~”

“这个,两杯。”

“在这喝还是打包呢?”

“打包。”

“好,可以先坐在那边等一下哦~”

简短的对话后,两个女孩子去找了座位坐下,寒以潇则是煮着咖啡,而陈泽希和欧辰也没再交谈什么,只是站在一旁。

待咖啡打包好,两个客人出去时,还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几眼后才走。

“你说,那两个女孩不会以为你俩是gay吧?”

陈泽希对着说话的叶枫就是一记眼神杀,叶枫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店里只剩下他们几人,寒以潇也就问了欧辰怎么会过来。

“但是,你怎么知道这里地址的?”

“你朋友圈,有很多次地点定位~”

“奥,是……”寒以潇自顾自的点头,确实,她还真给忘了,朋友圈时而会发一些宣传的东西,都会带定位。

随着一波客人进店,几人的对话也被打断了,待这一波客人走完,也将近十二点了,小晴没有来,寒以潇自然是留在店里吃,于是陈泽希便负责点了外卖。

“欧辰哥,你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吃么?你要不要看看。”

“好啊。”

“就这两个吧,给你,泽希。”

“ok,以潇,你,还是来一份金枪鱼寿司,两个蟹肉军舰,还吃别的小吃么?”

“不加了,谢了。”

陈泽希做了个收到的表情,一顿操作猛如虎,点好了几人的外卖,而欧辰看着这些却只有一个感触。

那便是,原来陈泽希和寒以潇这么熟么?他竟这么了解寒以潇的习惯。

正中午也偶有几人到咖啡店,有人来寒以潇便过去煮咖啡,没有人在时便和陈泽希欧辰几人坐在一起。

等了四十分钟,几人的外卖终于到了,正坐在一起吃着饭,寒以潇的手机响了,竟是李钰雯打来的。

“潇潇,你在哪?”

“这大中午的,我在咖啡店啊……”

“我要去找你。”

“你要来找我?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要不然晚上到我家去吧。”

“不行,我等不了了,好啦,拜拜啦,等会儿店里见。”

“奥,行吧。”

挂完电话后,寒以潇面不改色的吃着饭,吃完后又把垃圾收起来,随后,便下起了逐客令,因为她知道,李钰雯一会儿过来后,指不定要倾诉什么,此时店里这么多人在,属实不太合适。

欧辰本是不太想那么早走的,奈何寒以潇塞给他一罐养生茶,让他带去给欧爷爷,有了正经的差事,欧辰便也没多留,还是离开了。

叶枫与陈泽希就更不必说了,这二人很是识趣的离开。

而且,李钰雯赶到寒以潇这里时,小晴也还没到,店里只有她们二人。

“潇潇……,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怎么能有这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到底什么事?你这段时间是水逆了么?怎么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

“我爸,今天突然告诉我,我要和丁氏联信,丁氏?!丁墨白家的丁室!可是你说,我爸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种时候告诉我?我,我该怎么办啊?联姻肯定对于我们两家公司有很大牵扯,但是和丁墨白……”

“你怕什么?怕你还喜欢他?”寒以潇打断李钰雯的话问道。

“其实没那么难啊,看你们这次联姻能不能拒绝喽,可以不答应自然最好;要不你就和丁墨白做协议夫妻,先度过眼前再说以后。”

“拒绝不了,自己家的公司有危机,我竟然一丝察觉都没有,爸爸也是没有办法……”

看着李钰雯此时慌乱懊悔的样子,说实话,寒以潇很心疼,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这次她没有办法帮李钰雯。

“那……”

“潇潇,我现在就去好难以接受……,你知道么,就连之前我会和丁墨白有那么多工作上的接触,都是两家父母安排的,现在突然告诉我我要和他联姻?可是我们之前才说好的要划清界限啊……”

“丁墨白那边知道这件事了么?”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李钰雯道,整张脸都快皱在一起。

“好好,你别慌,你别慌呀~,要不……我今天下午陪你吧,我们去我家。”

“那你店里?”

“这不是挣钱没你重要么,走吧。”

李钰雯激动的一下报住了寒以潇,脸上也终是有了一丝笑容,两人临走前,寒以潇才突然发觉,小晴还没有来,于是便给小晴打了个电话。

小晴接到电话时,差一站公交就要到了,只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应下来,下车后马上又坐了返程的车回学校。

她回到宿舍时,几个室友正要去逛街,小晴好不容易休息一次,便又被几个室友拉出去逛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