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虚宫这些长辈里,白鹤童子最喜欢的还是比自己年纪小几岁的玉渺素,不论是之前唤他小师叔,还是现在尊他为师伯,玉渺素从来都不会跟人摆长辈的架子。

聊天正在兴头上的时候被人打断,真的是很让人恼火。

换做是玉渺素,绝不会做这么刹风景的的事情。

但是听见了太乙真人的呼唤,白鹤童子又不能不去。

“太乙师叔,您有何吩咐?”

“小白鹤,我想问问你,平常师尊喝的茶都是怎么泡的,这水是什么水?”

平日里都说不上几句话的人,现在有事情了想到了来找人,白鹤童子才不愿意搭理太乙真人,本来就看不惯太乙真人和玉渺素做对,今日有机会,他也想折腾一下太乙真人。

“师叔,师祖喜欢茉莉花茶,这花瓣必须要完整的,还有您沏茶的时候记得往水里添上三颗冰糖,最重要的是这水,一定要用玉泉山的山泉水,其他地方的水,师祖喝不惯。”

“好,谢谢你,改天师叔给你买点心。”

白鹤童子望着太乙真人离去的身影暗暗骂了一句小气鬼。

玉渺素招人喜欢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向人家打听什么事情可从来不会吝啬的,这些年,白鹤童子在自己师父那里都没吃到的好东西,在玉渺素那里是完全可以放开了吃的。

就是不给东西,玉渺素也会给人几两银子,总归是不会让人白白辛苦的。

不舍得花钱,那某些人就要辛苦一下了。

毕竟知道玉泉山泉水引到玉虚宫的那个水井位置在哪的人,除了白鹤童子,就只有玉渺素了。

这个位置,白鹤童子可是不会说出去的,不过想要这泉水,白鹤童子还是能给他的。

但是太乙真人这个态度,白鹤童子是一滴水都不会给的。

太乙真人不知道玉虚宫也能取到玉泉山的水,也就只能亲自前往玉泉山去打水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元始天尊也不是为了喝什么茶,他只是想找人说说心里话。

但是现在,面前这个人,根本就不能理解元始天尊的心情,他只会说附和元始天尊的话。

如果元始天尊现在骂的人不是申公豹而是玉渺素,太乙真人肯定会立即调转话风将矛头转向玉渺素。

下了一个时辰的棋,元始天尊觉得太乙真人在旁边,和自己自言自语没有半点区别,留着他在身边陪着也没意思,便将他打发出去。

现在房间内就只剩下元始天尊一个人了,他想要将玉渺素叫回来,但是刚刚明明说了要让玉渺素留在兜率宫十年,要是就这么把人给叫回来,面子往哪搁啊?

玉虚宫十二金仙分离四方,元始天尊这个老将就不能离开玉虚宫了,副教主不在,他得留下来坐镇啊。

如果都不在,万一有人趁虚而入盗取混元五灵珠,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玉虚宫有什么好东西,元始天尊从来都是先送到玉渺素手中的。

玉渺素如今功成名就,身边还缺一个贴心的徒儿,虽然元始天尊已经看好了一个叫杨戬的孩子做自己的徒孙,但是多一个活泼可爱的徒孙也无妨。

天地孕育玉渺素这块玉石化形,自然也可以将混元五灵珠孕育成人,有了元始天尊的法力加持,两万年后,这颗灵珠就能蜕变成人,出生的那一刻就是半仙之体。

元始天尊现在是找到了事情做,但是玉渺素在兜率宫还闷闷不乐呢。

玉渺素现在时时都留意着玉虚宫的消息,他最希望听到的就是元始天尊召他立即回玉虚宫的消息,可惜事与愿违,已经八个月了,玉虚宫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今时不同往日,用苦肉计引元始天尊出来肯定是行不通了。

但是玉渺素在兜率宫哪里还能安心等着消息,一番权衡之下,他决定偷偷回玉虚宫看看。

阐教副教主行事的风格是打定主意,说干就干。

子时已过,玉虚宫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玉渺素悄悄摸进元始天尊的房间,隐去身形站在门口悄悄向里面张望。

坐在床上看书的原始天尊已经察觉到了来人,低声说了一句,“门口那个,滚进来。”

玉渺素不敢耽搁,立即走到床边,双膝跪地,行叩首之礼。之后跪直身子,轻声唤道:“师尊。”

元始天尊看见玉渺素回来,心中是欢喜的,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冰冷的,“大半夜鬼鬼祟祟,不怕人家把你当贼人抓起来?”

“师尊,弟子挂念师尊,但是又恐师尊不愿见我,不敢擅自打扰师尊,所以才出此下策,想悄悄看一眼师尊,不想还是搅扰师尊休息,弟子愧疚万分,内疚不已,实在该打,弟子知错,请师尊责罚。”玉渺素低垂着头,双手高举着戒尺。

元始天尊迅速将戒尺拿过去,余光打量着玉渺素,开始腹诽道:“好,跟老道耍心眼是吧?那老道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玉渺素在心中暗暗埋怨自己,犯什么傻啊,跟老顽童请什么罚,这不是自投罗网,自讨苦吃吗?老顽童现在肯定还没消气呢,这一会还能走着出门吗?

“打你,打你有用吗?打你一顿,申公豹就能从碧游宫回来,能安心留在终南山服苦役?”元始天尊伸手将人从地上拉起来。

“多谢师尊。”玉渺素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地。

元始天尊缓缓道:“申公豹的事情你处理得很好,值得嘉奖。”

玉渺素颔首道:“师尊过奖了,弟子不敢。”

“但是这样的大事先斩后奏,你觉得应该吗?申公豹可怜,你想帮他,这无可厚非,可你不能为了自己发善心,就不顾及其他?”元始天尊用戒尺点了点玉渺素的右手手背。

“师尊,弟子知错,请师尊责罚。”玉渺素重新跪在地上,伸出双手,张开掌心等待责打。

元始天尊将戒尺扔到玉渺素手上,“自己打。”

玉渺素皱紧了眉头,“啊?”

元始天尊拿起手边的书挡住自己的笑脸,“下不去手的话,请出门左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