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渔网中的两个人之一!

在现场只要不傻的人第一个浮现在脑中的念头就是如此。而第二个念头,除了阿虎,其余人都是一样,就是不能让他上船。

可意识很快,身体却不见得能跟上意识的反应,表面上看,当这个声音响起时,其他人都愣住了。

除了那个停住脚步的紫月战士,他几乎是眨眼就冲到了船舷边上。

可是让人不敢相信的是,紫月战士似乎也迟了一步,当他来到船舷边上的瞬间,在船舷上已经坐着一个少年了。

如果只论模样,这是一个很难让人产生恶感的少年,眉清目秀,似乎还有些羞涩的感觉。

他的黑发应该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理了,长及颈窝,稍显凌乱。而他的衣着则很是说不上来,反正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们普遍穿的那种,反倒像是贵族们所追求的前文明的一些衣物,但很破烂就是了。

可这样的狼狈,他还是显得并不狼狈。

此时他看了看怀中紧紧抱着的那个女孩儿,并不在乎眼前的紫月战士。

而那女孩儿,相比起清秀的少年,就显得不是那么讨人喜欢。

她带着一块丑陋的兽皮面巾,遮住了大半部分的脸,裸露的皮肤也是红一块,白一块儿,让人感觉像是被海上毒辣的太阳晒伤了。

真不明白那少年人如何能用那样温柔在意的目光去看着那女孩儿。

除此以外,这少年人外套的扣子是敞开的,露出了半个蛋。

这样就让人明白了,他鼓胀的肚子并不是因为喝饱了海水,而是因为衣服里有个蛋。

一切看起来有点儿奇怪,却又难以让人警惕,毕竟这个全身上下,只在腰间挂着一把匕首的少年人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

可能因为事情反复,脑中的念头太多,船员们已经无法思考这少年怎么醒来了,又怎么赶在大人有所行动时,就坐在了船舷边上。

而因为这第一眼无危险的印象,船员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可是在场的那位紫月战士不是那么想的,他全身的气场瞬间爆开,然后上前了一步。

普通人很难承受这样的气场,都忍不住闭眼后退,同时另外一位紫月战士也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对劲,展开了瞬步,冲了过来...

但面对这一切,那奇怪的少年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做了一个动作,就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那个紫月战士。

‘咕咚’,那上前一步的紫月战士猛地一下就后退了一步,然后咽了一口唾沫。

伴随着他这两个微妙动作的是满头的汗水,和毛孔针扎一般的过电感。

压迫,那少年根本没有释放任何的气场,就是那眼神就让他感觉到巨大的压迫。

而那双眼睛漆黑又深邃,可是...可是为什么只是眨动了一下眼睛,却仿若从他眼中看到了万千星辰闪烁,就像望见了一片宇宙?!

眼前的少年人是几阶的紫月战士?四阶,五阶?或者更高?

此时这个紫月战士已经毫不怀疑这种压迫感只有紫月战士,不,或者厉害而神秘的精跃者才能做到,唯一让他无法猜测的只是眼前这个少年的等级。

在如今天才井喷的年代,谁又敢小觑一个少年人呢?年纪早就不是判断实力的标准了。

这个紫月战士的气势开始收敛,这并不是他自觉的行动,而是在这一眼压迫之下,本能的被压了下去,他根本连动手试探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而另外一个及时赶到的紫月战士也并没有就感觉轻松,虽然他没有直面这一眼,可是身为紫月战士,他自然也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怎么办?这两个紫月战士并排站在了一起。

如果这少年要有什么行动,不管是身为紫月战士的尊严也好,还是受雇于人,该行使的职责也罢,他们都只有硬着头皮战斗。

但那少年只是这一眼后,状态又恢复了正常,那似乎蕴含着万千星辰的双眼也变得平常起来,只是比起普通人显得深邃了一些。

“我受伤了。”望着两个紫月战士,这个少年开口说的是这样一句让人觉得在示弱的话。

可他的语气却并不像在示弱,反而平常的像是在说‘我中午吃了饭’一般。

受伤了?两个紧张的紫月战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个少年,不,连同那个他怀中的女孩子身上也有的伤口。

这不是明显的受伤了吗?

可下一秒,这两个紫月战士同时肌肉都绷紧了。

那伤口不正常,仔细的看那伤口在快速的恢复,毕竟体质强悍型的紫月战士,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都是正常的。

可下一瞬间,那伤口又像是被什么力量牵扯了一下,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血液虽然细微却又不停的渗出。

有许多法则力量可以做到如此,只是稍微细心就会发现这伤口根本不是被什么力量拉扯又裂开了,而是瞬间恢复成了之前的状态。

这种法则力量还用怀疑吗?只有时间的力量能做到如此!那么这少年的敌人是如何的强者?和这样的强者战斗,这少年还活得挺好,那...

越想越是让人觉得可怕,而之前受气势压迫后退,现在已经恢复的船员们则觉得莫名其妙。

两位大人和这少年之间有些奇怪,莫非是有交情,这少年才说自己受伤了?

普通人不知道这紧张的气氛已经一触即发,倒是那少年此时从船舷上蹦了下来,当然怀中还是紧紧的抱着那女孩儿。

“我需要一间安静不被打扰的房间。”少年的语气理所当然。

两位紫月战士勉强让自己不要后退,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根本不敢开口拒绝。

“做为船票,在我认为必要的时候,我可以为你们出手一次。”说话间,少年停住了脚步,和两位紫月战士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歪了歪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另外我也许会问一些问题,我希望到时候能有人帮我解答。”

“唔,应该是普通的,你们都能回答的问题。”

说到这里,那少年又一次抬眼,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个紫月战士:“可以吗?回答我!”

**

大鱼号上住进了两个陌生的怪人,对于这件事情船员们一开始是不安的。

强大的人可以给人带来安全感,就比如船上的两位紫月战士。但太过强大的人,只能给人带来惶恐...

不过三天以后,大家的不安就消除了一些。

因为这两个怪人几乎就不会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也不会要求大鱼号给他们提供任何的资源,甚至包括食物,最多就是要了两次清水。

而五天以后,大家的不安更是渐渐平复了。

就因为那少年之前说过,要询问一些问题,而当负责问题的人忐忑不安的前往时,才发现那少年的问题综合起来不过是一些关于世界变化以及局势的浅显问题。

的确是普通人都能回答的,不过也稍显奇怪,这少年对于新的时代,新的世界一无所知吗?

倒是后来那少年无意中说了一句,在海上漂流了大概两三年的时候,才说明了他为什么会那么无知?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消除不安的关键。关键在于负责去回答问题的船员得到了好处,据说那少年随便指点了两句关于修炼的问题,就让那船员困扰了好久的瓶颈得到突破。

在这实力为王的年代,这一点就太让人兴奋了,还有什么好不安的?不仅不会不安,而且能和那少年接触本质上已经变成了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

**

‘呼’,唐凌收拢了全身流动的能量,在能量被收拢的刹那,全身那种带着不规律,不均匀感的能量立场震颤也随之消失。

**着上半身,唐凌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桌上拿过一支能量液仰头喝下,感受空虚的身体能量迅速的得到补充,那一丝若有似无的痛感自然就被忽略了。

晋升了三阶,开启了三十六处漩涡以后,身体对能量液的吸收与提纯,比起准紫月战士时期,强大了6.7倍,这是唐凌的精准本能得出的一个数据,但直观的数据并不能反应一些微妙,总之身体本身对能量的表现应该比数据还要强大。

苦恼的是,现在的这些能量液已经不够用了,曾经的身体一支能量液是不可能一次吸收完毕的,要配合细胞恢复药剂之类的,才能加快效率,但浪费是到底存在的。

如今一支能量液却堪堪只能补充身体能量容量的五分之一还不到,这对于修炼显然是拖后腿的。

毕竟唐凌已经习惯了在剧烈的痛苦之中修炼,也习惯了奢侈的运用远超过自己本身所需的药剂,加上各种辅助药剂进行修炼,怎么可能满足于掉入裂缝之前的资源?

吞金兽,这个前文明华夏文化中的怪兽倒是挺适合自己的。

唐凌苦笑了一声,已经懒得用精准本能去计算之后需要多少的资源,他看起来似乎富裕,继承了一只超阶凶兽的遗产,事实上超阶凶兽这种‘老狐狸’哪有让自己吃亏的道理?它成功转化以后的蛋...

唐凌撇了撇嘴,汗湿的手抓过了挂在腰间的隐形定维刃,随意的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

一道小小的黑色裂缝突兀的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唐凌的意念一动,一小块有着明显活性的凶兽肉,一小块带着紫色纹路的骨头以及一滴海神之泪出现在了唐凌的手中。

看着手中这些资源,唐凌再次不满的撇了撇嘴,随意的用隐形定维刃划破了自己的指间,挤出了三滴血液。

看着这些东西,一直被摆在桌上的小蛋显得非常激动,它滚动到了桌子的边缘,而唐凌故意流露出讨厌的神情,将自己的血液以及海神之泪敷衍的涂抹到了小蛋的蛋壳上。

这些血红的痕迹很快就消失在了蛋壳上,剩下的凶兽肉和骨头则被摆放在了小蛋旁边。

这颗蛋自己有办法将它们能量化,然后再吸收。

关于这个过程唐凌很是好奇,特别用灵眼观察了一下,结果唐凌吃惊的发现,他现在这个级别的灵眼竟然没有办法看清这个过程。

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以唐凌观察了几次,也就意兴阑珊的放弃了。

他更加在意的事情是——如果自己是一头吞金兽,那么这小蛋算什么?吞金兽的合体?十倍吞金体?

要知道荒岛岛主留下的材料之中,最好的部分一定是拿来供养它的,外加赔上自己的三滴血液,眼看着隐形定维刃之中储存的最顶级的那部分材料越来越少,唐凌的心脏已经快要承受到极限了。

这就是他不敢觉得自己富裕,甚至不敢算自己正式开始修炼时,需要耗费多少资源的原因。

如果再不孵化的话....唐凌恨恨的看了一眼桌上正惬意的吸收着能量的小蛋。他不介意亲自敲开这颗蛋,然后‘吃’了它。

或许是感觉到来自唐凌莫名的怨念,小蛋明显的颤抖了几下,好在唐凌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检查起自己的伤口,没有再关注小蛋的问题了。

原来是错觉啊,小蛋再次安心的开始吸收起能量。

至于勤奋的唐凌现在也并不是很着急的要开始修炼,毕竟这些时空裂缝造成的伤痕不恢复,他根本没有办法修炼。

而伤口比起五天以前,要好许多了。虽然这些伤口依旧会被时间标尺的力量扯回到之前的某个状态,但从伤口的情况来看,这时间的力量在削弱。

如今被扯回的状态,是伤口半恢复期的状态,这种状态下至少不会有血液流出了。

“时空法则,真的很可怕。特别是...时间。”唐凌抓过了一张毛巾,将身上的汗液擦去,神色平静的穿上了衣服。

此时的他才明白,知道的越多,敬畏就会越多这句话的意义,也凸显出曾经的他是多么的‘疯狂而无畏’。

就像时空法则,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受伤,他绝对不会知道时空法则造成的伤害是如此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