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上正闹着这一出,顾卿烟则是悠闲的带着寒岩逛王宫。

“怎么样,是不是比桃花涧还要绕?”顾卿烟看着眼前的长廊和长廊那头一层一层的宫殿。

寒岩笑笑,轻声回答:“是。”

语气中的宠溺让布公公这个旁人听着心里都甜,想着说:殿下也没和寒公子做什么呀,可自己就是觉得他们在一起的画面,怎么看都看不够,说什么都是悦耳动听的。

前面又路过秋揽园,顾卿烟想起冯娘子那两只雀鸟,于是问布公公:“冯娘子那两只雀鸟如何了?”

布公公回道:“活得好好的,就是声音没有之前那么动听了。”

说着,布公公流露出惋惜的神色,以前王爷去冯娘子那总爱逗逗这两小东西,可现在,看一眼,也只剩轻轻的叹息。

顾卿烟料到会是如此,也只能默默点头。

边上走来几个宫女,看见了顾卿烟她们,忙不迭的行礼,然后侧目而去,稍走了几步,就小声嘀咕起来。

“那三人都是吗?”

“看着是真的好看,难怪被沁蕊帝姬看上。”

“我原还以为传闻是假的呢?”

“你是不知道上一次.....”

声音渐渐远去,可这几个身有武功的人听得那叫一个清楚,很快也就明白话里的意思。

顾卿烟握了握寒岩的手,示意他假装没有听见。

寒岩看了顾卿烟一眼,回握了她的手,这才收起方才已经有怒意的眼神。

虽说顾卿烟的长乐宫还不到内宫,可过了秋揽园,宫女和小内监就比前头多了起来。

“一般侍卫都驻守前边,后边宫殿和内宫院落有别的禁卫巡逻,不过人也不多。”顾卿烟说着。

“这边的宫女和内监便是各宫各院伺候主子的,还有各个宫坊里当差的。”

越来越多的宫女内监会对着顾卿烟他们侧目,而寒岩也终于把他们那些细碎的讨论组合到了一起。

一过脑子,瞬间明白了顾卿烟提前对他做出的提醒:不要着急和生气。

毕竟这些言论里,有关于沁蕊帝姬是不是在养男宠,也有说沁蕊帝姬实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他们至少说对了一点,我确实杀人不眨眼。”顾卿烟笑着对寒岩说。

寒岩没好气的敲了敲顾卿烟的脑袋,谁会一心想着做恶人,恐怕唯有她自己吧。

终于是进了长乐宫,顾卿烟不管那些已经满宫苑飞的流言,让寒岩、北溟和冬一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着自己进了长乐宫的大门。

而且,她还是牵着寒岩的手进去的。

“都中王宫里,也有一个长乐宫,那是母亲从小的住所,我也是在那出生的。”

顾卿烟对于都中长乐宫的记忆已经渐渐模糊,但她还记得那宫殿中小到一块砖,大到整座宫殿的外观,都是王宫里最熠熠生辉的存在。

“砖上是一幅幅故事壁画,我小时候总喜欢蹲在地上看着砖,听宫人们将一个个故事。”

顾卿烟踏上长乐宫的地砖,这里虽然没有砖上画,可照壁上却是她喜欢的桃源图。

“这里的曲水凉亭和宫殿的外观可以说和都中的一模一样了。”

进了前院,顾卿烟带着寒岩在前院绕了一圈,凉亭的水四季不断,里面的锦鲤个个活跃好看,水面上开着淡雅的小花。

凉亭的屋檐四角吊着平安袋,布公公说,这平安袋,每一季都会由裕王亲自求来,亲手挂上去、

“这雕花,好精细。”

寒岩看着柱子上浮起来的雕刻花纹,小件配饰的精准雕花他见过,那已经是很不容易的手工雕刻了,可现在看见眼前的大型雕刻,不免也要感叹一下。

“这都是小的,长乐殿前的才让人稀罕呢。”布公公笑着,示意寒岩往正殿那看去。

他们尚且离着正殿还有一段距离,和寒岩却宛如看见了成双的青鸾鸟萦绕在正殿门前,活像为这宫殿的主人镇守着一般。

顾卿烟上一次来已是知晓这些的,没说什么拉着寒岩进正殿去了。

“我上次来了方知,这里长乐宫的一切都对应着都中的来,所以这屋中一应东西,不说一模一样,至少也是差不多了。”

顾卿烟坐下,示意寒岩也跟她一起坐下。

“看来,裕王对你也是花了心思了。”寒岩道。

素心从外面端着茶进来,寒岩这又才发现,外面成群结伴的宫人,长乐宫里竟是一个也没有。

“王爷知道殿下不喜别人近身,这里的宫人都是准备完一切就都回去了。”

布公公补充解释。

寒岩点点头,了然。

顾卿烟笑笑:“布公公,王妃如今身体怎么样了?”

“回殿下,王妃娘娘没事。”

“嗯,这就好。”顾卿烟顿了顿,又说,“烦请布公公让冯娘子半个时辰后来见孤。”

“是。那小人先退下了。”

顾卿烟点点头,布公公便出去了。

寒岩转过头来问顾卿烟:“怎么回事?”

顾卿烟想了想说道:“王妃中毒是假的,为的不过是把宫中的御医和宫外的大夫都留下,让那些正儿八经中毒的人多痛苦一会儿。”

“还有呢?”

“嗯....现在外面的流言是故意放出去的,我想治人的罪,还得是能牵连家族的那种,总得有点由头吧。”

“所以就任由他们胡说?”

顾卿烟看了看窗外:“也不算胡说,杀人不眨眼本来就是事实,要不是如今担着这帝姬的身份,我随时能让这些人都暴毙。”

寒岩无奈的摇了摇头。

“至于豢养男宠的事,他们有所猜测也不是没有依据....”顾卿烟话一出口,觉得哪里不对,赶忙补充。

“我是说,前朝,曾经有身份尊贵的王室女豢养男宠,那时候大家都是看破不说破的,后来到了我朝,虽说明面上是禁止的,可据说私下也有。”

说起这种宫闱秘事,顾卿烟也不知她那时候的年纪,都是怎么听来的,后来忘得七七八八,可是一打听,还是能根据打听出来的多少记得一些。

估摸着,这就是八卦的魅力吧。

“那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据说有一位郡主,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无上恩宠...”

“比你还得宠?”寒岩觉得在他眼里,顾卿烟已经是最得恩宠的姑娘了。

可顾卿烟却狠狠的点头:“你不知道,她要论起来,得分母亲一脉和父亲一脉。”

看顾卿烟说的起劲,寒岩也顺着她这份兴致走下去:“你说说。”

“她的母亲是一位帝姬,所以她呢就是太后的亲外孙女,帝君的亲外甥女,皇帝宠妃庞氏是她表姨,当朝丞相是她表舅舅,她呢还有个做将军的哥哥,婚配的是当时帝君的心腹之子,准世袭侯爵夫人。”

“父亲这一边呢,祖上是开国功臣,成了开国公,家中世代出武将,据说最高一位都做到了一等大将军,皇后出自这一家,是她的姑母。”

顾卿烟扒着指头数了个大概,问寒岩:“你说,这是不是恩宠上天了。”

寒岩默默点点头,确实,这背景足够的显赫。

“她婚配之人也算是门当户对,怎么还豢养男宠呢?”寒岩问。

顾卿烟往前探了探身,压低声音说道:“如此郡主,性子定是极为骄纵的,许是生性朝三暮四吧,那小世子有苦又怎么能反抗得了呢。”

具体的中间事,也没几个人跟顾卿烟提过,不过看那会儿他们打探回来跟顾卿烟说话那神情,八成也能猜出,这中间,没什么好听的词汇能形容的出来的。

“她这事吧,也不算很隐蔽,只是当时她的恩宠在那,没人敢直接挑明出来。”

“后来又是怎么东窗事发的呢?”

顾卿烟叹了口气:“自古朝堂,最怕外戚干政、功高盖主这一类的,她家全占了,反正后来逐步倒台,这事就被闹出来了。”

寒岩看了眼顾卿烟,忽然明白了当年顾卿烟母亲的明哲保身的意义。

顾卿烟没太在意,只是接着说:“那会儿堪堪一数,你可知她养了多少男宠!”

“多少?”

“十来个。这当中好像还没算她与他那些皇兄弟们有染的.....”

顾卿烟话还没说完就已经一顿咂舌,寒岩咽下一口热茶,也明白了,宫中为何能如此捕风捉影到她的身上。

一来,这丫头也是万千恩宠加身的,这段时间裕王对她表露的好也都是肉眼可见的。

二来,顾卿烟的性格算不上骄纵,但小姐脾气和那股子傲劲儿还是明明白白的。

三来,她进出从不要宫里人伺候,唯一能近身伺候的就是布公公,其余的就是北溟和冬青他们这一干人,好巧不巧,数差不离也能对上。

顾卿烟笑笑看着寒岩,安抚道:“放心啦,我对他们着实没什么兴趣。”

边上的素心差点忍不住要笑出来,被顾卿烟斜倪了一眼,又乖巧的憋回去了。

“那如今你打算如何收场?”寒岩问顾卿烟。

顾卿烟道:“这些下人好办,如今他们已是以下犯上,杖毙很是容易,不过我要的,是他们后面的那些娘子们,得让那些娘子们当着我的面,亲自冒犯我才好发作。”

寒岩看到了顾卿烟眼中那抹熟悉的精光,他知道,短时间里,眼前的小丫头将是冷酷无血的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