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背山景区,是王长水倾力打造的aaa景区,比胡氏地产开发的龙山景区要上档次。

陈阳暗自把两边的建设在心中比对了一下,得出了自己的看法。

其实,龙山的开发比这龙背山早,但胡氏地产经历了太多的磨难,龙山景区的建设也受到了影响。

“这里有句俗语叫‘三山夹一山,不出皇帝出神仙’,这里的仙气很重的,只是后来到了明朝,被刘伯温挥剑斩断了龙脉!”张紫萱说道。

“龙山其时也不错,是天子藏身地方发迹的地方,也是我......”陈阳想起了自己当初在龙山干活是为了救一只红狐狸而被雷击的事情来。

“你怎么了?”看到陈阳脸色一变,欲言又止的情况,张紫萱问道。

“没什么?那不是你父亲和王董事长吗?”陈阳沉静了一下,看到有人走过来说道。

张紫萱疑惑的看着陈阳,心中暗道:肯定是这家伙突然有感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欢迎陈总光临寒舍,让寒舍蓬荜生辉!”王长水笑哈哈的迎了上来,说道。

“这要是寒舍,我们住的地方就是原始社会的茅草屋了!”陈阳指着豪华的别墅笑道。

“这样的地方,陈总想建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不过,这里的空气新鲜,说是负氧离子高。”王长水炫耀道。

“王董,负氧离子可不是你这山里才有,陈阳的龙山景区里也有。”张恒昌笑道。

张恒昌早就来了,他是中间联络人,但女儿张紫萱来了,他就不愿再过来,是被王长水生拉硬拽过来的。

用王长水的话说,你就不想见证一下陈阳的手段?

一行人进入了别墅的内部,里面的辉煌更是不用提了。

就连见多识广的张紫萱这样的大家小姐,也不禁惊讶的瞠目结舌。

“爸爸!我们家也要建一处这样的山庄!”张紫萱对父亲说道。

“想建你自己以后挣了钱再建,我可没王董这样大的财力。”张恒昌说道。

“张总这是叫穷呢?紫萱这不是再向你爸爸要嫁妆吧?”王长水笑道。

张紫萱脸色一红没有说话,暗暗看了一眼陈阳,陈阳一脸的平静。

有人送上茶水,再次寒暄过后,陈阳直接入了正题,说道:“王董事长,我看看你的那副四君子图?”

“好、好、好,我现在就带你进去!”王长水说道。

张紫萱起身也要跟去,被张恒昌一把拉住,说道:“我们在这里喝茶等候就行了!”

张紫萱一愣,才知道事情的重要,这幅画可是价值过亿,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张紫萱遗憾地又坐了下来,林远等人看到此景,更不敢跟着过去了。

“张总,你还坐着干什么?走吧,与紫萱一起去见证见证!”王长水说道。

张恒昌这才起身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总今天怎么还与我客气上了?”王长水笑道。

“不是客气,只是你这梅花图太过诡异,危险不小,还是不见的好。”张恒昌担忧的说道。

“有陈阳在这里,你还怕什么?”张紫萱说道。

她可是想要见识一下这神秘的梅花图,来都来了,不亲眼目睹,岂不是遗憾。

“陈阳,你可要细心一点,别让我们着了道?”张恒昌嘱咐道。

“不会有事的,不是说就是一股梅花的清香溢出来吗?”陈阳说道。

“陈总,你可不要小看了这股溢出来的梅花清香,它能让人迷离,进入一种虚实不分的画面之中去。”王长水说道。

“我会小心的,只要不是邪魔鬼怪,就算是邪魔鬼怪,也没事儿!”陈阳信心满满的说道。

三楼一间密室里,陈阳见到了这幅诡异的梅花图。

如同他听到的传说一样,这幅梅花图上阴气太重,一看就是陪葬品,而且年代久远。

“陈总,你看这幅画......”王长水看着陈阳认真地看着画,眉眼间不时有异色露出,有些紧张的问道。

“此图应该是从龙山陵墓里出土的吧?”陈阳沉思了一会问道。

“陈总果然是高人,一眼看出此图的来历。这幅梅花图真是从龙山陵墓里出土,几经辗转,流落到了拍卖会上,被我收藏,哪想到此图太过诡异。”王长水说道。

这幅图出自龙山陵墓,张紫萱心中有些不解,陈阳就是在陵墓中穿越的,怎么又遇到了陵墓里的东西,难道是注定如此?

张紫萱心中疑惑的看向陈阳,陈阳还在细细观看,眉头不时皱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幅图里有秘密!

这是陈阳的第一感觉,只是不知秘密何在?是什么秘密?

陈阳闭目沉思,梅花的清香就在这时飘溢了出来。

满屋的清香让人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吸起来,很快就让众人陷入疯癫的状态。

陈阳挥手之间,一道金光射出,笼罩住了梅花图。

梅花的诡异的清香顿时被金光结界挡在了里面,屋内的梅花清香消失不见。

众人猛然间清醒过来,神情恍惚的看着陈阳。

在他们的印象中,刚才看到了一个古老朝代的画面,但又模糊不清,分不清是在梦幻中还是在现实之中。

而此时,陈阳的一缕神念被他释放出来,进入到了梅花图中。

梅花图内有一个广阔无边的巨大空间,陈阳的神念化作本身,站立其中。

这里别有洞天,就是一方天地。

有山有水,有树木,有花草,有飞鸟走兽,除了没有人类,其余与外面的世界无异。

这让陈阳感到不可思议,是谁画了一幅如此神奇诡异的梅花图呢?

说是四君子图,那另外的兰花、竹子和菊花图又在哪里?

图内有更多的梅花在绽放,粉红、洁白的花朵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

溢出的清香应该是这浓郁的花香。

陈阳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浓郁的梅花香味,立即收回神念,退了出来。

屋内,王长水、张恒昌和张紫萱已经清醒过来,正紧张的看着陈阳。

“你们不用怕,这不是什么邪魔鬼怪在作祟!我已经把这幅画封住了,不会再有梅花的清香溢出来了。”陈阳说道。

“还真没有梅花的清香了!”王长水拿起梅花图,使劲的闻了闻,没有了一丝香味,惊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