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山中部,三清岩旁,四个少年围成一个小圈,两两相对而坐。

“表……”朗穆正要开口,突然收到对面两道凌厉的目光,赶忙改口,“司,司令,我肚子好像有点不舒服……”

“你确定?”任头马没有说话,一旁的莫吉陀已经一脸坏笑地看着他道。

“不,不确定……”在三人如出一辙的逼视下,朗穆连一秒钟也没坚持下来,直接怂了。

不过两秒钟后,他又重新抬起刚刚因羞愧而低下的头颅,一本正经地看着对面的任头马道:“表,司令,你的气不是觉醒了吗,是不是可以一边攀爬,一边弄些台阶出来,这样下次爬的时候就可以省些力气了,毕竟,再往上,都是笔直的悬崖了!”

静静听完他的意见,任头马依旧一言不发。

而这次轮到另一边的金九替他反问道:“你确定?”

“好吧,还是不确定……”朗穆撇了撇嘴,一脸委屈。

“知道不可能还说!下次说话前先过过脑子!”任头马嫌弃地瞟了他一眼,“刀山在我们刀山镇,有多么神圣你心里没数吗?就算那些外来的登山者,都必须保证不能携带岩锥钢锤等工具,就是怕这些东西会对刀山造成损伤,你居然想要修台阶?怎么想的?”

“司令,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鼻涕虫,他不就是这么一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人吗!”金九一边笑着打圆场,一边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肩膀,表示自己已经休息够了。

见着他这个举动,任头马也拍拍屁股站起了身子:“刀山征服者小队,第五十次登顶挑战,开始!”

老大带头,无论心情是兴奋还是无奈,其余三人均陆续起身,聚拢至任头马的身边。

任头马则是默默地从工具包中掏出一卷登山绳,将自己与朗穆连在了一起:“上次失败是因为朗穆爬不过那块光滑的岩壁,我们这次吸取教训,由我先过,再把你吊上去!”

“司令,确定要这么做吗?”莫吉陀的脸上闪过一丝忧色。

然而面对同样的问题,任头马的回答则比朗穆坚定多了,根本没有分毫的犹豫:“废话!”

反观朗穆,虽然腰间绑着连通任头马的绳子,却似乎并没有得到多少安全感,双脚也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不要怕鼻涕虫,只要按照司令教的运劲技巧,爬过这一整面悬崖,难度应该不大的!”莫吉陀伸手在朗穆肩上拍了拍,试图给他送去一些信心。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司令教的东西,我总是一学就会,特别地通俗易懂容易掌握,要我说比外面那些职业协会里专门教授技能的师范们强多了!”金九则是一本正经地拍起了任头马的马屁。

从二人的言谈间听不出一丝一毫的畏惧,可朗穆却依然满脸忧愁:“学是学会了,可是我力气不够,抓不牢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我不是用登山绳连着你嘛,难道你信不过我?”任头马轻轻扯了扯连接二人的绳子,当先开行。

朗穆被拉得一个踉跄,无奈跟上:“当然信得过……”

随着四人相继跨过三清岩,脚下的坡度也在极速地增加,由先前的四五十度变为此刻的六七十度。

然而如此“平坦”的道路,也没能维持多久,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一面垂直的峭壁便挡在了他们身前,封住了所有的去路。

“打起精神!”任头马回头看了一眼朗穆,伸手攀住岩壁上一个略微突出的石块,将身体吊了起来。

随后手脚并用,缓慢但是有条不紊地逐步上升,那一个个支撑点,就像被设计好的一般,“自动”地出现在他四肢之旁,给人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而莫吉陀与金九二人,则是在他的左右以相差无几的动作与速度,开启了各自的攀登之旅。

很快,三人便拉开了朗穆老长一段距离,扭头看着亦步亦趋龟速上行的朗穆,金九忍不住催促了一句:“鼻涕虫,你是真的变鼻涕虫了吗?爬得这么慢!”

被他这么一催,朗穆心下不由一阵紧张,慌乱之际一脚踏空,整个人直线摔落。

还好,此刻的他与任头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下落之势被任头马强行止住,可虽是如此,那吊在半空随着微风轻轻摇晃的体验,仍是将他吓得尖叫连连。

“冷静一点!想死的话你就继续浪费力气,继续叫吧!”眼见他叫得越来越“凄厉”,晃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任头马却是气定神闲,吸一口气,朝下喊道。

声音经过岚力的加持,似乎附带了镇静消恐的效果,深陷恐惧的朗穆,竟因他的一句话,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很好!现在尽可能地将身体贴近崖壁!注意手指用力,运用好手指与手掌的抓握拉力与摩擦力!”待朗穆完全平静下来,任头马便开始了对他的引导。

“脚尖内侧与脚尖正面接触支点,向下蹬踏发力,使身体的重心向上移动!”指点完手部,又对其脚部进行了指导。

“重心的变化不要太快,不要大范围移动!”见他出现了一丝急躁的苗头,又赶紧出言提醒。

“很好!控制节奏,借助惯性,节省体力!”叮嘱完最后一句,总算是成功将他“救”了回来,任头马也终于暗暗松了口气,重新专注于自己的“道路”。

可刚顺利了没两分钟,下方的朗穆又“表哥表哥”地叫了起来。

没有继续与他纠结称呼的问题,任头马微微皱眉,不耐烦地回过头去:“又怎么了?”

“马上就到上次那块石壁了,那里太滑,我怕……”尽管此刻他的动作很是“娴熟”,但那唯唯诺诺的语调依旧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慌。

“怕什么!我会拉着你的啊!你只要偶尔借个力,不要让我一直吊着就可以了!”对于如此“胆小”的表弟,任头马是恨不得亲自下去给他两个大嘴巴子。

当然,一心登顶的他,是不可能将体力浪费在如此“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的。

“鼻涕虫啊鼻涕虫,怎么跟了司令这么久,你还是这么不man啊?”不过虽然逃掉了任头马的教训,却是逃不过金九的嘲讽,如此犯怂的言语,自然是遭到了好一番调侃。

“这你也听得下去?叫我的话就直接向他下战书了,士可杀不可辱啊!”就连莫吉陀听闻此言也不禁为他“打抱不平”起来。

“怎么样?跟他比一下?看看谁先通过这悬崖,抵达山顶?”任头马也有意借这个机会激起朗穆的斗志,故意怂恿他道。

可是他终究低估了朗穆的“淡泊名利”,哆哆嗦嗦地回道:“不,不,不比了,今天早饭少吃了一碗粥,没力气!”

“哈!哈哈哈!”金九被他的推托之词逗得哈哈大笑,差点从悬崖上摔下来。

“好了好了!司令你继续带着鼻涕虫吧,我们要先走一步了!再多和他说几句话,我怕我的力气全笑没了!”金九极力地克制着继续发笑的冲动,一边与任头马他们告着别,一边继续上爬。

“司令我去看看他!”而见着金九逐渐“轻浮”,莫吉陀生怕他出什么意外,赶紧也追了上去。

任头马没有答话,微微点头示意。

两道人影稳定而有节奏地一路向上,很快便穿过了那令朗穆胆寒的“光滑地带”,随即淡出了下方二人的视野。

“继续走吧!”扯了扯腰间的绳索,任头马的手指勾着岩壁向下一拉,身体借势而上。

正下方的朗穆咬了咬牙,抛开思想包袱,重新振作,继续上行。

然而就在他们收拾心情稳步前进之时,上方却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惨叫,是金九!

角色们有话说:

大家好我叫三清岩,虽然肚子里蹦不出猴子,却也是一块很重要的石头。

只是令我想不通的是,作为刀山的分水岭,意义如此重大的地标,作者大大怎么一点描述都没有的,是不是太不专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