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圈住巴特莎,语气有些沉重。

“你该道歉的是柏丽。”

巴特莎抹着眼泪,一顿一顿地开口。

“我知道……我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会等到她出来。”

“现在暂时是等不到了,她还没醒过来,但是我有话问你,你先跟我回去。”

巴特莎无比乖巧地跟着荆楚回去。

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荆楚把水往她那头推。

“扎尔克和德森家族的关系具体怎么样?”

巴特莎喝了口水,抽了几下才平静下来回答道:“不是很好,他是德森家族现任掌权人金莱特公爵的私生子的私生子,实力低下,但是他的私生子爸爸是德森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奥莱特的得力属下,所以他打着奥莱特的旗号作威作福,欺负了一堆人。”

荆楚难得转了一下脑袋,“第一顺位继承人和现任继承人是兄弟关系?”

巴特莎:“是的。”

荆楚:“有他们的外貌信息吗?”

巴特莎摇头:“星域与星域之间的信息并不互通,即便是我爸,他也没见过阿尔法星域的高层人员。”

说完她又垂下头,愧疚道:“扎尔克这个人贪生怕死又小心谨慎,我单知道他这个人想回阿尔法星域,见他去不了就想嘲讽他为哥哥出口气,但我忘了他这个人执念深重,这次差点害得你们……”

她握着水杯,肩膀微微颤抖,脸上是有些后怕的恐惧。

“如果哥哥知道,我差点把朋友害死,一定会骂死我的。”

她抽着鼻子,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荆楚叹了口气,拿纸巾给她擦了擦。

谁能想到孩子也有这么大的恶意呢,不过,那些人口中提的疯子,究竟是谁?

“你知道德森家族有谁行事疯狂的吗?”

“不知道,没听说过,但是这次扎尔克自己栽了,肯定和德森家族有关系,我听导师说,出事房间的控制数据来源就是附近第三军团驻西亚西域星域的军事基地,但具体和谁有关,导师连猜测都不敢。”

“这样……”

荆楚眉头拧起,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的感觉真憋闷。

“对了,你们的交换生是怎么一回事?”

巴特莎:“这个我之前听爸爸和哥哥说过,这是一个星域间的人才交换程序,每年底下星域向阿尔法星域输送一定数量的天赋儿童,阿尔法星域相应派遣一定数量的技术人员过来,彼此完成一个对应的交易,因为人才的评判标准比较多样,而且幼童难以看出其他天赋,为了便于统计,一般选择的是精神力潜力高的天赋幼童。”

“还有,因为走正规渠道的交换生长大后如果选择留在阿尔法星域,可以直接进入阿尔法星域的各大军团,所以这些名额的吸引力很大,提供人才背后的势力可以优先获取阿尔法星域提供的技术支援,无论是提供者还是参与者,都能从中获益。”

“但是,近些年各低星域的精神力天赋孩童越来越少,大部分孩童又不愿意离开亲人,所以这个交换工作也越来越艰难,甚至多了许多浑水摸鱼的,听哥哥说,上报的人员有一定的比率,这次本来就是人数不够临时凑合,不然按照我的年龄,应该再晚一年入学的,柏丽也是……”

说到柏丽,巴特莎的脸又垮了下来。

突然通讯声响起,荆楚看着终端上乔喜的名字,忙点了接通。

私人画面中,是整装待发的一群人,大多数是她见过的队伍里的人,少数几个她没见过。

乔喜英气的脸庞上神色严肃凝重,见到荆楚出现才微微有些缓和。

旁边一堆人正要上来打招呼,一声尖锐急促的声音由远及近,乔喜对他们挥了挥手,那群人回头看了眼才有序列队离开。

乔喜跟在后面,画面一转露出黑暗的背景和宽阔的不规则层楼地面。

“我们接了一个开荒任务,大概要一年结束,那头信号塔还没有建立,接下来这一年你有事就联系阿招。”

她顿了一下,露出一个微笑。

“我会想你的。”

荆楚许多想说的话堵在嘴边,很多事想告诉她,又在看到她身上的装备后咽了回去,最后只是回了句。

“我也会想你的。”

“等我回来。”

“好。”

屏幕消失,荆楚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情绪低沉。

“阿楚,你怎么了?”

巴特莎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她。

荆楚一口气把水喝完,摇头。

“没事。”

巴特莎在家惯会察言观色,见她情绪不好,又不想说,站起身就往外跑,

“我,再去看看柏丽!你好好休息。”

荆楚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拨了唐招的通讯。

然而那边好半天没有人回复,她犹豫了一下,关闭了通讯,走到星网舱房,躺了进去。

她的未成年区经过这段时间疯狂刷课,再加上她原有的记忆基础,已经快刷通关了,所以她进入星网后没有选择原地登录,而是直接进了未成年区的考核空间。

未成年区的信息实在太少,她要融入这个世界,必须进入更大的信息圈。

漫长的考核过去后,她穿过白色漩涡大门,踏入全新的空间。

新空间是数百个彩色漩涡大门,每一个在个人光脑上都有对应标记,她暂且把要了解虫族的事情放后,先去了对应的人类精神力版块。

对于人类精神力和各精神力天赋,她只在虫族记忆里有模糊的大概念,再细些却一无所知。

扎进版块后,她从最基础的知识体系开始学习,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从星网舱爬出来,她整个人有些疲惫,出去的时候巴特莎已经回来了,桌子上摆着吃食和一些药剂。

见她出来,巴特莎扬起笑脸喊她。

“阿楚!”

“我看到星网舱的时间程序,你一天没吃东西,快吃点东西吧!”

“我上午去医疗区的时候,看到胡医师了,他让我把这些东西带回来给你用,好像是什么体能增强药剂,你洗澡的时候可以放进去泡,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还有!”

她从身上掏出来一管药剂,淡蓝色液体夹杂细碎的晶体流转。

“这个精神力药剂对你的精神力增长有帮助。”

荆楚目光落在那管精神力药剂的顶端,在那里有一个细小的花纹标记,与巴特莎手腕终端的花纹一模一样。

而且她今天正好看了相关精神力课程,知道这种色泽的药剂是精神力稳定药剂,精神力稳定药剂虽说受伤的时候也有用,但因为稀缺,一般人只有在突破的时候会使用。

这色泽,至少是B级精神力药剂,能够修复B级及以下的精神力者的精神力损伤。

“精神力药剂我不需要,你自己用吧。”

有这份心就够了。

荆楚把桌面的东西抱起,朝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