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媚则猛扑向熊黑,整个身体带着椅子,狠狠砸在熊黑拿枪的手腕上。

这一下砸过去,熊黑正好没有抓住林无,林无立刻反应过来刚刚小六的意思,自己带着椅子的重量往地上倒,避免熊黑再一次拿他威胁小六。

吕涵和阿瑞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么危险的情况,绳结也都是练习过的,解得很快。

两人同时挣开束缚,熊黑的人就讨不了好去了。

即便他们个个带着枪,但是吕涵的速度太快,而且专门踢那些人拿枪的手腕。

另外一边,熊黑把罗媚推到地上,恼怒至极,举枪对着罗媚一阵乱射。

幸好罗媚反应快,身体立刻缩到沙发后面,挡了一波子弹。

只是她再也没有其他办法,熊黑找到她的位置,再一次举枪射击的时候,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吕涵和阿瑞被熊黑的手下缠住,没办法过来帮她,林凌离得远,根本来不及。

唯一离得近的只有林无,可是除非他扑过来替她挡子弹,否则根本不可能。

可林无凭什么替她挡子弹。

一瞬间,罗媚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想法。快死了,她脑子里居然闪过的是老岛的那片雨林。

一片充满危险的雨林,可是她却无比怀念那里。

正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厉喝,“发什么呆?”

罗媚惊讶地看向熊黑的方向,林凌竟然是以膝盖用力,当成腿一样迅速靠近熊黑。然后用后背的椅子角撞在熊黑的命根子处。

罗媚鼻子一酸,心绪复杂,听说老板从来不会救手底下的人,除了阿瑞他们一起的十二个人,其他人在老板眼里都是空气,死了就死了。

她还真是幸运。

情绪再复杂也不影响力罗媚的速度,她趁着熊黑疼的时候,迅速反扑,撞在他的腰上。

跌落在地上时,她自己的腰反而撞在了椅子上,疼得龇牙咧嘴。

熊黑体态敦实,罗媚的一撞并没有撞伤熊黑,反而把他给命根子的疼痛中给撞清醒了。

场面一片混乱,熊黑狠狠骂了一句脏话,吼道:“都给我弄死,不用留活口!玛德,给脸不要脸!”

吕涵和阿瑞对视一眼,阿瑞点头,“你去。”

吕涵没有任何犹豫,在敌人再一次挥拳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迅速下腰,头几乎碰地,随后就那样弯着腰快步走向林凌的方向。

匕首被熊黑的人收走,急智之下,她把熊黑的酒瓶子在桌子上摔碎,捡起一块碎玻璃片,割开绳子。

可是刚碰到绳子,太阳穴突然被一个黑洞洞地枪口堵住。

熊黑阴恻恻地声音就在脑后,“把劳资当透明的是吧?”

吕涵举起双手,慢慢远离林凌,余光却不停扫着熊黑的位置,看怎么能一击制住他。

突然,熊黑的手下发出惊慌的声音,会客室的门被人重重踹开。

熊黑把吕涵拉到身前,看向门口,“哟,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啊,敢闯我老熊的地盘,不要命了是吧?”

史森带着人闯进来,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见到吕涵被挟持,一时间不敢乱动。

场面就这样突然冷却下来。

吕涵舔了舔嘴唇,不该停的。

她跟林无不一样,枪对她来说是最没有威胁性的东西。刚刚那样慌张的场面,她百分之百能躲开。可是现在安静下来,熊黑几乎是把枪对准了太阳穴,她就没那么大把握能躲开了。

枪虽然上膛,可是从子弹从枪膛里射出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若是质量差一点的枪,可能还会卡一下,那样射击的速度会更慢。

一般人可能察觉不出来,但是她是练速度的。再细微地速度差距,对她来说都很明显。

吕涵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让人挟持,她最讨厌被人挟持了。

知道阿瑞在身后,但是不确定他能不能看到她的手势,只能赌一把了。

吕涵轻轻用食指在空气中点,若是让人看到只会以为她是害怕得手指都在抖,但是阿瑞很清楚,像吕涵和林凌这样从最中心实验室走出来的人,早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了。

熊黑还在与史森周旋,阿瑞盯住吕涵的手指,明白了她的意思。

“史老头,都这么大年纪了,就安心在家等死。敢插手我老熊的事,别怪我不给你安享晚年的机会啊!”熊黑恶狠狠道。

史森微微一笑,“熊兄弟客气了,我在横州呆了几十年,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大家都叫我一声老大,也不是靠着别人给机会的。”

“呵……那是因为你年轻时候没遇上我,遇到的都是一些怂货,要是遇上我保证让你活不到这么大年纪!”

熊黑把吕涵往面前推了推,“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劳资现在没功夫搭理你。要是不识好歹,别怪我不留情面啊。”

史森面不改色,余光看到阿瑞的手势,脸变了变,定睛看着吕涵,那是直接动手的意思。

那这个女孩儿怎么办?如果他直接出手,她必死无疑。

没有太多时间犹豫,熊黑已经不耐烦了。

史森把枪放下,枪口朝着自己,笑道:“熊兄弟不用那么大火气,既然不是我能管的事,我走就是了。”

他意有所指地说道:“三秒钟,保证走得干干净净。”

吕涵全身紧绷,三秒倒计时。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秒表在走。三秒到的一瞬间,史森厉喝一声,将手上的枪扔给阿瑞,随后自己后退,让手下举枪挡在前面。

与此同时,吕涵迅速弯腰,熊黑枪里的子弹堪堪擦着她的皮肤而过,灼热的痛感传来。她摸了摸脸颊的位置,手指上出现血色。

受伤了。

原本熊黑仗着人多的优势,让吕涵和阿瑞被困住,兼顾不过来。但是现在史森带人出现就不一样了,张两边人数持平,又有吕涵和阿瑞这样的超高战斗力的存在。

这一场战的胜负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林凌和罗媚躲在沙发后面,任由外面子弹乱飞。

罗媚忍不住笑,又有点想哭,她真是喜欢现在的老板,有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