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始

自吴依经历了上次投资餐饮的事情后,和严老板夫妇走动也多了起来,严老板二人同情吴依,深知她的不易,也欣赏吴依身上年轻人的冲劲,经常会喊吴依去店里吃饭,吴依也一直感激老板夫妻二人的好,一直想报答他们。

吴依得知老板两人这些年接连新开了两家店,但还是传统的经营方式,前些年还好,这两年随着人工和房租连年上涨,虽然店内生意很好,人累的够呛,但利润很薄,夫妻两人为此头疼不已。

吴依得知此事后便一心想帮他们谋划,她自己通过学习,通过跟餐饮行业人取经,凡是好的经验都跟严老板夫妻分享。吴依建议他们成立中央厨房,将锅底及火锅食材标准化,这样可以减少单店的人工成本以及店铺租金成本,中央厨房选址偏一些的地方,重视店里消费体验感,还可以尝试在店里增加零售商品,如研制的火锅料,火锅食材等多元化经营来提升单店利群,以及等候区增加各种服务等等。

出于对吴依的信任,夫妻两人听取了吴依的建议,对自己的店铺进行一定的改革,先从老店换新颜的角度,装修升级,增加等候体验区以及零售区域,然后再结合多店联动定期促销,以及建立粉丝吃货群等方式,几次尝试下来,收效甚好。

第二步开始考虑建立中央厨房,中央厨房选址比较容易,但建立一个中央厨房需要不小的成本,并且需要足够数量的门店来支撑中央厨房的运营成本,为了建中央厨房他们又找了资金方入股,资金方对店面扩张有强烈的要求,同时对开店选址及店铺运营实行统一化标准管理也需要进一步落实。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网罗人才,因为夫妻二人感觉自己的思维已经有些跟不上,精力更是有限,虽然招人不算什么难事,可得有忠诚可靠且能干的人不多,

他们想到了吴依,便建议她放弃快递转行餐饮,承诺给她股份,毕竟做快递太辛苦,吴依或许会考虑。

经过多次沟通,吴依加入的意愿也越来越强,因为她也感觉到快递越来越难做,做快递赚的都是辛苦钱,或许换个赛道发展的会好一些。

当吴依考虑好转行后,就要面临网点处理的问题,她打电话给前老板征询意见,前老板支持她的决定,也告知吴依随着电商发展,寡头企业垄断,

他们都有自己的物流,蛋糕就那么大,但分食者越来越多,她一个女孩子干这行也确实辛苦,有好机会就抓住,网点的事处理好了就行。

静姝也非常支持,网点最后被同区域的竞争者接手了,所得的资金按照比例三人分配,签完协议,第二天就要店网点交接了,吴依内心十分复杂,按理说她应该高兴才对,可那种不安全感又袭卷了内心,她感觉无助烦躁,于是约了静姝一起坐坐。

两个人找了咖啡馆坐下,静姝看着吴依无精打采的样子开口道

“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

“不是,这个决定挺好的,快递太累了,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心理一直不舒服,可又说不上来怎么回事”

“是不是放不下?”

“做快递好些个年头了,感觉一下子空落落的,内心慌得很”

“毕竟熬了这几年,对这个行业也有感情,一下子放下了肯定有点不适应”

“是的,这个网点真的是耗费了我太多心血,有太多酸甜苦辣,现在还挺怀念那些最苦的日子,你说啊,人有时就是有点犯贱,都希望不要过得太苦,但往往最怀念的就是最苦最心酸的时候”

“你这是一下子没了精神支柱了,我感觉你转行后忙起来就又好了,你这个拼命三娘,就不能闲,一闲下来就浑身不自在”静姝打趣道。

“ 或许我这人太害怕失去了吧,不管是那种方式的失去,一旦触碰就一下子不淡定了,心慌得厉害”

“能理解你,往好处想,看着你转行,以后不用那么累,我是挺为你开心的”

“希望一切顺利,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只能全力以赴了,也不枉严老板夫妇那么信任我”吴依还是一脸凝重。

“你一向都可以的,相信自己”

吴依低头抿着咖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虽然静姝各种宽慰,可自己内心那种空洞感依然存在。

第二天店铺交接工作顺利结束,交出钥匙那刻,吴依深情的望了望自己奋斗几年的地方,眼里还是满满的不舍,这个自己奉献了几年青春的地方,跟老家一样,未来也值得自己常来驻足。

我们往往惧怕某件事情来临,当回避不了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学会接受,然后才有改变的机会。 吴依正式加入严老板的餐饮公司后,给了自己不小的压力,毕竟是跨行业,虽然说管理是相通的,可是隔行如隔山,虽然自己也干过餐饮,但对于经营方面还是有所欠缺。她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要求自己必须尽快掌握餐饮行业的知识,于是又拿出了拼命三娘的精神,她也深知要学的知识很多,她给自己制定了一系列计划,首先向严老板夫妻取经,向同行业前辈取经,经常去各种竞争对手店里学习,也坚持学习餐饮方面的知识。

当一个人需要在时间维度上获取成长快于别人,那你就得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吴依不比别人聪明也不比别人幸运,但她比别人更愿意付出和努力。

经过半年的筹备和磨合,吴依在工作中成长了不少,中央厨房也已经落地运营,已开业的几个店也开始陆续转型,有的关店,有的直接升级,同时又开了一家新店,新店不同于老店,在老店基础上提升,从装修到菜品到服务都有所升级,严老板也一改往日保守的经营方式,尝试吴依建议的广而告之,跟美食平台合作等方式,开业时通过饥饿营销方式一炮打响。

严老板也进一步认可了吴依的能力,严老板夫妇也打算日后逐步退居幕后,让吴依作为店面发展的代言人力。吴依把本市所有同规模的火锅店都转了遍,总结每家店的优缺点,也通过多渠道向火锅龙头品牌取经,她明白不能一味的模仿,需要将好的东西转化为适合自己的东西。

正如静姝所预料的,吴依很快就投入新工作,基本上把店里当成自己的家,每天工作到凌晨,每天睡眠只有五六个小时,吴依经常开玩笑说当初转行的一个初衷就是不想那么累,转行后发现干餐饮是个更累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