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最快更新创神坛 !

吊灯的光芒穿过右手指缝射入江刃飞双瞳,他刚起床穿好衣服,舱窗外传来一阵烤肉香味,引得胃囊发出“咕咕”声响,只好推开舱门,从天堑号飞船下来。

只见四名浪天冒险团成员围坐在烤炉前,惬意地享用着烧烤,食材多为帕兰山周边猎来的野兔、豪猪,亦有田野常见的青蛙、雀鸟等,将其剥皮洗净之后,以竹签成串,置于炭火架上,烤熟后撒上孜然、酱料。

要制作如此丰盛的早晨,要多人协作才能完成,宋子熙因远程职业优势,由他来打猎效率最高,剩下三人:林瑶昔和薛少陵清洗蔬菜、兽肉,王昭林负责烤肉。至于晚起的江刃飞,直接拎熟串吃即可。

不过此地距离帕尔村不过百余里远,何不多走一段路程,让村民们招待他们?

江刃飞嘶开一块兔肉,向宋子熙说出心中所想。

“虽然洁鲁尼人热情好客,但是不太欢迎异乡人,尤其是隽龙人。”宋子熙转了转烤架上的竹签,头也不抬,“在洁鲁尼共和国的历史教科书中,我国侵略了他们近百年。”

“国家之间的恩怨,我等岂能轻易化解。”坐在一块巨石上嚼肉的薛少陵插话道,“我们像平时一样,以礼相待即可,我觉得这个村子挺富裕的,有钱人好说话。”

“不要你觉得,而是我认为你总会被错误的直觉所支配思考。”蹲在石头上的林瑶昔敷了敷脸颊,用毛巾擦干。

“呐!不是,你看那辆满载草料的马车多豪华啊!”薛少陵指向田野尽头,“若在浩隽城普及这种车辆,我敢断言,租金要上涨一倍。”

“你的商业头脑很发达嘛!怪不得那天跟我讨论空渊剑的价格。”王昭林擦干烤肉串上的污迹,“本少的剑,岂能随便让一个宵小之辈觊觎?”

“哎呀!不服是吧?要不咋俩比划几招。”薛少陵差点青弘剑出鞘,宋子熙伸手制止,面向江刃飞空洞的双瞳道了声早安。

“哟!江兄,你要再晚起一点儿,就没得吃了。”王昭林拎起一串兔肉,递给江刃飞。

“我不饿!”江刃飞挥手拒绝,“另外两人呢?”

宋子熙给烤炉添加了一块木炭:“邵嫣去找村民问路,裴邱在附近查探地形。”

江刃飞叹息一声说:“团长大人,请问你带我们来这儿是旅游吗?连个明确的目标都没制定。”

宋子熙不爽地挑了挑眉毛,冷笑道:“我们首先要寻找‘美德之人’的线索,难不成别人不愿献血,你就要杀了他?”

“说不准,也许死人比活人更有价值。”

“你得去问裴邱。”宋子熙指向东边森林尽头,“说不定那释僧正在干的事,对你有帮助。”

若是放在从前,江刃飞宁愿做出更有意义的行动,团规第二条说得很明白,现在他只能服从命令,无论计划是否合理,到时再见机行事。

这座森林面积比他想象中要小得多,他以闪空步疾驰不过半分钟,树木越来越稀疏,茝草丛逐渐显现,裴邱蹲在一处土铲翻过的凹坑前,若有所思地搓着指尖上的土灰。

“裴兄,何故迷之沉思?”

“我在研究黏土形成与地理环境间的关系。”裴邱拍干净手上的土壤,“嗨——说了你也不懂!”

“那你倒是说说看呀!”

“距今三百多年前,帕兰河与郫江交汇处,曾经有一个偌大的湖泊,名为稗泽湖。”裴邱从天鸷瓶中倒出一股清水,用来清洗手臂,“此湖对于帕兰河而言,主要作用就是调节径流,在防洪方面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默念咒文,引水入瓶,继续道,“后来某天,这个湖泊神秘消失了,致使郫江改道,泄洪能力严重减弱,每隔十年都会发生一次重大水灾。”

“此湖跟你研究的土壤有何关联?”

“黏土一般常见于河流、湖泊等湿润的环境,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小山坳中大量存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裴邱浅笑了笑,“我们所处的位置很有可能是一处河床遗迹,生长于此的茝草更加印证了我这一观点。”

“虽然我对地质学一窍不通,但是懂得湖泊的消亡分为自然原因和人为原因,哪一种才是主要原因?亦或者两种皆有?”

裴邱久未回答,而是凝望晨光透过树林的方向,只见邵嫣引着一名白发老人,向裴邱笑道:“我把你要找的人带来了,帕尔村村长——贾屿。”

村长摸着胡须,盯着裴邱看了一会儿,笑道:“年轻人,有关稗泽湖的故事很多,你想听哪一个?”

“长话短说!”

“从头讲起的话,可不会太短哦!”

“相传上古时代,郫泽平原一带水草丰茂,人们互敬互助,生活美好。一天,外出游猎的灾厄之王奈奧看上了这片草原,亲率魔物大军占领此地。”

“为消磨人类的抵抗意志,奈奧豢养水魔缔?,引发滔天水灾,使得整个郫泽平原哀鸿遍野。”贾屿从衣兜中拿出一杆烟斗,吸了一口,“噩耗传至神界,璨星诸神皆怒不可遏,大地之神盖亚拉斯自请下界除魔,借助无畏之剑强大神力,终于赶跑了灾厄之王奈奧,杀死了水魔缔?,流离失所的人们才得以重返家园。”

“此传说跟稗泽湖有何关联?”江刃飞摸着下巴,寻思道。

“大地之神盖亚拉斯天性嗜酒,只有在饮醉状态下,才能发挥出最强实力。”贾屿弹了弹烟灰,“他在除灭完魔物,返回神界的过程中,酒壶不慎弄丢,千百年后,洒出的酒水形成了稗泽湖。”

“难道说湖水消失……”裴邱模仿江刃飞,拉长声调。

“这是湖神对我们帕尔村的惩罚。”

“湖神?”邵嫣抱着双手,疑惑道。

“有人认为,当年我们为了发展农业,围湖造田、肆意大量取水用于灌溉,才是造成稗泽湖消失的主要原因。”贾屿长叹一声,“湖神乃盖亚拉斯的酒水所化,经此一事,向帕、郫两大河神告状,以致本村水患不止,至今未休。”

裴邱和江刃飞对视了一眼,邵嫣却抢先发声:“村长大人,我认为湖神并不存在,如今恶果皆因你们对大自然破坏所致。”

“哎!我们何尝没有过反思?”贾屿盯着嘴中吐出,向天空蔓延的烟雾,“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以来,经过全村几代人努力,郫泽平原植被覆盖率显著提升,村民生活环境明显改善,茝草之森在百年前不过是一片农田,这片绿林凝聚了多少植树英雄的血汗、青春,我非常自豪,父辈、祖辈能作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三名浪天冒险团成员听罢,同时向贾屿微微鞠了躬,邵嫣扶了扶眼镜,正声道:“帕尔村民的精神固然令人钦佩,但此次水灾乃妖神缔丰冲破七神器封印所致,跟你们无关。”

待邵嫣讲述完隐界一役,贾屿闭目沉思许久,缓缓道:“不瞒诸位,小婿这几日也在调查此事,说是要在郫泽修建一条百里长渠,以解水患。”

“那……村长能否为我们引荐此人。”邵嫣刚要回答,躲在一旁树后偷听的宋子熙兀自现身,“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宋,浪天冒险团团长。”

“宋先生,你好!”贾屿感受着宋子熙手上的力道,对他这种见面方式颇为诧异。

“对于我们冒险团来说,没有比承接委托任务更值得去做的事。”宋子熙咳了一声,脸上笑意不减,“别看我这些团员对水利一窍不通,若有需要帮忙,吩咐一声,让他们照办即可,我们有世界第一的业务效率。”

“只要我不在,你就开始吹牛。”另一颗树后的林瑶昔坏笑着,缓步走来,“表哥,你这坏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啊?”

“你……凭什么偷听别人说话……”宋子熙脸色微恙,尴尬地笑了笑。

“就准你偷听?我就不行?”林瑶昔啧啧了两声。

另有薛少陵和王昭林边吃着烤串,边从草丛中冒头,齐声道:“对啊!我们就不行?”

“懒得双标你们,一边呆着,别妨碍我跟村长谈论正事。”宋子熙面带嘲讽地做了个鬼脸,转向贾屿,“敢问村长,你的女婿目前身在何处?”

“你们来晚了一步,今早他带我孙女前往帕尔兰城,刚离开不久。”

见宋子熙对村长之言略微有些遗憾,邵嫣凑近他身边,轻声道:“团长大人,你怎么看?我们要追吗?”

“不必了,待我们歇息一晚,稍作整备,再说……”宋子熙从牙缝中挤字回答,接着问道,“能否透露一下,他们为何要去帕尔兰城?”

“我女婿说是要拜访总政官大人,商量建渠事宜。”贾屿面露不满,冷讽道,“依我对他的了解,就他那德性恐怕很难成事,也罢……反正他不稀罕我们这儿穷乡僻壤的地方,带着芙苓和那女人到城里生活也不错。”

“他们不是俩父女同行?”在场人之中,只有薛少陵注意到这段话的重点。

“对啊!还有一个天蛮族女人,长着银色头发,对于我们洁鲁尼人来说,属于非常少见的那一类异乡人。”贾屿凝思片刻,“关于那女人的来历……”

见贾屿正要娓娓道来,薛少陵连连摇手制止:“你先别着急,招待我们去你家里详谈此事,也不迟啊!”

“好吧!跟我来!”贾屿挥手示意浪天冒险团全员,指引一条通往帕尔村的捷径。

神情凝重的薛少陵与宋子熙走在队伍最后:“团长大人,那个天蛮族女人,会不会就是……”

“莫慌,毕竟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怎么称呼她,是敌是友仍未可知。”宋子熙回望了一眼天堑号藏匿山坳,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