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关键时刻,刘邦和重要部下们,都在关注着武关战况,无不精神紧张。

“开了!城门开了!”

这时,众人望见城门被打开。

“哈哈!老子胜利了!”

刘邦得意忘形,冲口说出不太文雅的话。

此时时刻,刘邦无比兴奋,从出生到现在活了将近五十岁,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兴奋畅快过。

原本以前,刘邦不学无术,俨然就是小混混,到了四十余岁还只混了个区区泗水亭长,被富贵权势人家所看不起。只是他爱结交人,喜欢也擅长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讲义气,让许多人愿意做他的跟班。

刘邦有着做大事的梦想,但到了四十多岁还一事无成,让他十分失落。

秦末暴政,他和一帮跟班被迫反秦,同时也给了他成就大事的机会。从芒砀山反秦开始,他的跟班越来越多,地盘越来越大,地位也越来越高,让刘邦精神上越来越充实,为之快乐着。

“先入关中者为王”对于刘邦来说,给他带来更大的动力,给了他做“王”的梦想。

自从跟项羽分兵后,刘邦率军向西挺进,一路攻城略地,胜多败少,兵锋直至到武关城下,才被险峻的武关所阻挡。

一定要杀入关中、要做王,是刘邦坚定不移的信念。

眼看武关即将拿下,想到以后自己能当上大王,刘邦的兴奋、心中的畅快,无以言表。

熟悉周勃的人,可以远远望见,在打开城门的人当中,其中一人正是周勃。

胜利在望,刘邦军团中,许多人脸上显出了笑容。

张良也总算松了口气,之前还琢磨着,这个计策成功率不可能有百分百,一颗心始终悬着。

作为韩国人,张良有深深的爱國之心,其父张平是韩国丞相,秦国灭掉韩国,张良对于秦国的仇恨,丝毫不亚于项羽和赵王等人。

在嬴政灭六国之后,秦国国力正盛,张良也不忘为国复仇。

在嬴政登基称帝后的第三年,进行第三次巡游,张良觉得机会来了,谋划刺杀嬴政,他纠集了一批勇士,在博浪沙作为伏击地点,打了一次伏击战,最终击中的是伪装的车驾,嬴政安然无恙。

幸好张良及时逃脱,才得以幸免于难。

自那以后,张良成为了秦国全国通缉的最重大要犯。

现在看见城门被打开,前方部队即将冲到城门,张良稍微松了口气。不过,这样还不不能算成功,必须大部队冲入武关,彻底控制武关,才算真正成功了。

刘邦再下令,派出大批步卒向前冲,尽快跟上前方部队,冲入武关清剿秦兵。

此时,在刘邦军攻城部队中,最前方的士卒离城门只有四五丈距离。

此刻,城门上方城墙上的秦兵,向敌兵扔下石头、滚木。

从高空扔下重重的石头滚木,普通士兵哪里承受得住这强大的势能,盾牌被砸中后,盾牌下面的敌兵被砸伤砸死。

那些运气好没有被砸中的士兵,继续向前冲。

“快…快…”

周勃大声呼喊着。

看着被分出来做掩护的部下没剩几个人了,周勃焦急万分。

在关城内,程开和李必同样很是焦急,始终紧绷着神经,要是武关有失,他们就算粉身碎骨也难辞其咎。

终于,挡在敌军前面的这批敌兵,全部被长枪兵绞杀了。

“长枪队冲上去!”

程开立即发出命令。

长枪兵们胳膊贴着胳膊,长矛向前,向门洞内的敌人压了上去。

门洞面积有限,可容纳的人不多,由于长矛足够长,长矛兵根本无须冲入门洞,就可利用手中长矛攻击敌人。

在最前排走到门洞口的士卒中,能够把伸入门洞内的长矛只有十几支,这已经够了,足以收拾门洞内的敌兵。

最终,在遭受城墙上方石头、滚木打击之下,冲近城门的刘邦军,还是有三四成士兵冲到了城门前,跟周勃汇合。

“快冲进城!”

周勃大声说着。

然而,他们已经冲不进城了。

此时,长矛正向门洞内的刘邦军刺来,顿时有数人被刺中。

门洞另一边,有数不清的长矛兵,是他们无法逾越的障碍。

要是论单兵近身格斗,这批秦军长矛兵不是眼前刘邦军对手,也不是秦军中长戟兵的对手,他们专门训练长矛作战,对此无比娴熟。

秦军长矛兵配合无间,当一批长矛刺出后抽回,另外一批长矛接着刺出,待往回抽时,第一批长矛接着刺出,保持不间断攻击,让敌人无力抵抗,成为待宰的羔羊。

在长矛攻击下,敌兵不断后退,冲到城门前的敌兵,根本无法通过门洞冲入城内,门洞又容纳不下多少人,只得停留在门洞外,举起盾牌做掩护。

城门上方,不断有石头和滚木扔下,无情地收割着敌兵的生命。

目睹如此情景,周勃彻底绝望了。

“冲进去!”

绝望之下,周勃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当一支长矛向他刺来时,他迅疾地避开,就在那支长矛抽回时,周勃眼疾手快抓住矛杆,他力气很大,将长矛牢牢抓住,手握这支长矛的秦兵,使尽全身力气,仍然无法抽回。

然而,这不是单兵作战,很快就有另外一支长矛刺向周勃,锋利的矛刃刺入周勃腹部,接着又再有一支长矛刺中周勃要害。

周勃眼睛瞪得大大的,右手始终死死抓住那支长矛。

“冲…”

身上被捅了好几个透明窟窿的周勃,临死前发出绝望的呐喊,他终于断气了,然而,他始终保持着战斗姿势,死不瞑目。

在秦军长矛兵的攻势下,刘邦军士兵要是不后退就会被刺死,一旦后退就会被从高处砸下的石头、滚木砸死。

最终,这批人全部被肃清。

在城外数十丈外的刘邦,心情犹如过山车般,刚才还兴奋得不要不要的,此时,已经跌落到谷底,呆呆地站在原地。

张良则脸如死灰,他跟秦国势不两立,此番计谋不成,要进入关中灭亡暴秦,那可就难了。

尽管心情沮丧,身为智者的张良并没有慌乱,很快恢复了应有的理智,及时向刘邦道:“沛公,还需尽快让攻城兵士撤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