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传寻缘篇第10章-11章

【第十章超度苍生】

在时空一族大乱,女神选择了协助凡间渡劫,与神界的瘟疫不同的是,这边的瘟疫在女神消耗力量撑开一个结界虽然阻挡一部分人的入侵,可是凡间还是如期地逝去了1500人,不多不少,女神以圣雅之力引导,死神羽都率领众死神来守护,但是怪就怪在死神无法引渡他们前往冥界,包括圣雅少年里面具备死神锁链能力的人也无法将他们超度。

“如果有沙加在就好了,可是沙加应该会被派遣到时空大门的路上,可是现在连你自己也无能为力!”圣雅有点疲倦的自责撤销结界,因为瘟疫已经平息下到了凡间,就看如何处理了,圣雅族的生命治愈之力,一开始是无效的,可是人数达到了这个数字以后,就没有人继续死亡,但是生病的却越来越多。

“这群亡者一直徘徊在刚死亡的状态,因为代表生命的圣雅一族执念吗?他们一直在坚持自己能活下去不会死的信仰执念?还是他们其实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强大的瘟疫剥夺了他们的五感,那魂魄啊。我们死神都干预不到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也免收轮回之苦!”羽走过来询问到。

“不可以!不可能!就算你再想快速解决,也不能这样吧!”圣雅说到,并且开始虚弱地盘坐恢复灵力。

“他们听不到我们不如写字给他们看吧!”天梦说道。

“开什么玩笑?按照光之碎片的记载,亡者失去了五感的话,那么他们完全是活在记忆里面重复以前的事情,貌似看见了听见了,其实他们活在的是自己即将死和死后的世界之间无限循环,所以羽说的让他们再死一次,灰飞烟灭,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天雪说道,《幽冥录》说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为希,希死为夷,聻是鬼见了都怕的一种魑魅魍魉,化险为夷说的就是将危险彻底消失。

“圣雅宗旨,守护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更别说为此劫难受苦的百姓!这些英灵由我来渡化!”圣雅非常坚定说,“我决定了!就由我引导他们前往冥界!”

“我们也陪你!”天梦天雪异口同声说道,他们没有告诉别人自己有去过冥界。

“不行!人类前往冥界入口的话,只能有去无回,何况这二个圣雅斗士也顶多圣雅少年时代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你这个神祇,我们死神可是不能干预超度的事情,更加不可能协助你们引渡他们没有完全解脱的**前往冥界的!”羽立即回绝到,“何况圣雅女神引渡亡灵,必然引起冥界教会和冥界军的注意!那时候我们死神也不晓得站那一边了!你无异于自投罗网!”

“母亲出发前交给我的东西是地藏王的心经、佛珠和佛杖三件物品,佛法心结和佛杖可以超度亡灵脱离苦海,而瘟疫我必然引圣雅净世净化下凡,星尘之雨洗刷污秽!净世!”

圣雅说道,手一挥,天空下起星空一样的雨点,穿透物质降临到每个人的身上,如同点到硫酸一样,融化掉很多黑暗力量,这雨也类似符水一般让那些冥界斗士被净化力量,死神一族有地藏加持,本来就能游走人间没有影响随后身边的人一个个康复,比神界容易很多,可是真正的麻烦自然是这些舍不得走一直悲鸣痛苦的亡者,圣雅手持鞭棍法器握紧,因为她清楚自己得自己面对的是冥界势力,当年自己已经止步在冥界入口,最后那一次踏入冥界的完全是被圣兽驮着,所以是否依靠自己力量到达冥都真没把握,冥都交界处彼岸花旁边的望乡台,彼岸花会让亡灵迷失自己安静过奈何桥,只要走在冥界的路上,的确凭借不具备神力的圣雅少年自保都难,带二生人前往冥界,根本不可能,何况冥界之地,除了水晶斗士以上的修为,基本没有几个人可以前往冥界,那是有去无回。

“您多虑了,我的女神大人!您还有我呢!”一声亲切的声音传来,是大天使长加百列用心声交流,然后缓缓现身,“我仁慈的女神,他们两位有继承真正的圣雅碎片,当年凡人斗士奥菲尔具备黄金斗士级别的力量都可以前往冥界入口,只要他们不过奈何桥即可,他们就在冥都入口渡河摆渡口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算了吧,冥界冥都是亡者留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净土,他们**凡身的就不要去了!我决定一个人引渡众生!”圣雅还是担心摇摇头。

“愚蠢!”突然一声呵斥,却看不到人,只闻声音:“渡河绵延千万里,彼岸花开十万里,渡河人一次也只能摆渡365人,一天一人投胎的机会,这里好歹1500人。你就算是界神,也不可能渡亡者过河的,那河的渡神也不会同意的,就算以圣力铸造生死秩序之力的圣雅水晶索桥,你一个人也维持不了他们到达冥界彼岸!而且活的东西进入冥界不被第一宫主发现就怪了”是诺河里面忘川河特勒的声音,在打开的冥界的通道传话,作为冥界主神,他们算是中立的,他本身是不想对圣雅斗士动手的,但是如果有活物进入冥界,作为领主他不能视而不见。

冥界的法则必须阻止没有冥界死神许可资格的任何人(这里指三界六道的生物)进入,任何活物,即使是黑暗死神和冥神的追随者的人也是不能随便进入冥界的,比如:吸血鬼、灵魂者等他们到达冥界大殿都是传送使提前报备传送到冥神在凡间的宫殿里面的或者类似土地庙城隍庙进行入境!到达冥界?

即使是奥菲尔当年也只是在凡间的冥神府被冥神召见,然后许可他进入冥界从渡河接送妻子过河的,自然的,当年的奥菲尔的妻子的那块石头就在冥界入口处和河道不远的地方,附近有死亡巨蟒守护,他们是第一宫守护神的宠物。

而在某个角落,迪罗问到鹏:“圣雅王,我要不要出手啊,好歹我也是具备死神通冥灵童啊!”在臧明拉雅高山广场上以水晶星盘眺望看着他们。

“如果什么都是我们帮忙,那还有什么意义?那这个历练就都是形式主义,按照命运女神的说法,妹妹自然有人鼎力协助的,她的生命水晶还在女神广场我们能感受到,她的力量是能从神界吸收的危难时刻她元神还是能回来的!”

“呵呵,好吧,可是我很好奇,目前这样的情况,除了圣雅,死神一脉是不可能插手让活物进入冥界的,所以我好奇是哪位在帮助,如果说是前往冥界的话,那自然得恶战,真放心他们前往冥界么?”迪罗有点皱眉地问道,迪罗虽然长得冷血了点,可是内心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人,身为水晶斗士的死亡杀手,他非常清楚冥界斗士的恐怖,那种在冥界源源不断的重生力量,你每打到的敌人都会在2-3小时后重新出现在你面前的感觉,如果是一个人可能没有什么,可是当你他一个人对付八十八冥界魔星斗士(圣雅界的叛徒,具备次战神级别,相当于星座斗士)的时候让他噩梦一般发憷地甩甩头,不去回忆往事!他不想再去!

而就在谈话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风声传来,风声夹带着梵音,圣雅本能地带着希望兴奋叫道:“沙加?”但是圣雅的脸慢慢沉了下去。

结果却是,一个乌黑长发,长相跟沙加类似,却身穿冥神冥神守护神圣衣的——沙希!他挥动锁链破开冥界大门”极乐净土是有路通往往生!”

而后有些试探地问,“圣雅大人,不,施主,真的有前往冥界的觉悟了么?”

身为死神的羽自然挡在面前阻挡沙希的靠近,毕竟这可是冥神直属的守护神之一的极乐宫守护神,这个时候就出现在这里,他难道想毁灭这些亡灵么?如果直接毁灭他们虽然病毒消除了,可是冥界会滋生强大的怨念亡者,这么多的怨念怒气冲天,可是天谴的节奏。

“这里还没踏入冥界的区域,请沙希守护者先回去吧,还望你不要在这里动手!”羽贵为主神,说话一向温柔,可是这个事情关系到冥界,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将敌人捏死在摇篮里面是冥界经常做的手段。

“呵呵,羽大人请放下镰刀吧,本座不过是感受到刚才圣雅女神打开了地藏法杖的封印打破了亡者的梦魇,说到底,吾乃冥界地藏王的弟子,师傅早有交代,不惜代价护送法杖归于佛界,既然法杖需要积德行善,需要阴间积德,吾自然义不容辞完成师傅教诲!”沙希双手合十。

“圣雅女神,你信他的话么?”羽问道,虽是问,但是她还是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毕竟自己代表死神,如果自己挥拳冥神的使着,传出去将也不是好的结局。

没有犹豫圣雅女神上前一步说道:“我信,就算担心他会害我或者是陷阱,但是我内心告诉我我一定要去一躺冥界冥河渡口!何况他们是我的子民,我有义务送他们英灵离开转世!”圣雅女神向沙希伸出了手,看着沙希看自己诧异的眼神说到:“至少有你在,我去冥界不用走弯路,单凭地藏在冥界这么多年影响下的佛界弟子应该不会打诳语,所以单凭这点我就相信你不是坏的冥界守护者!”

没有回应女神的猜测,沙希说道:“吾的法力会掩盖他们的怨气和你们的圣灵力一盘犀牛麝香的时间,这样不容易被发现,只需要打败渡河口的死亡巨蟒,我想问题不大!但是接下来,就只能自求多福了!”沙希手挥动佛珠,108颗佛珠,只能收324个魂魄,其他的沙希拿起圣雅捡到的潘多拉盒子,里面能收集天下的瘟疫,自然的容下区区不到5000的人自然不是问题,只是沙希说的是对的,队伍里面5000人自然到达冥界还得有牺牲!

画外音:不是死了才1500人吗?咋还带其他人?因为要混淆视听带些人去投胎

佛光荡开,净光一闪,众人居然置身在一架飞机上,是的,豪华宽阔的专机,悲剧的是,这架航班是有名的死亡航班,经过穿越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峡谷,血色月亮,外面居然能看到几个飞舞的吸血鬼伯爵,而在前面是飞舞的女巫,这就意味着他们是通过一个属于黑暗系的世界,还在活者的世界里面,自然少不了地上奔跑突然变身的狼人与骷髅头争斗的画面。

而他们面前是一顿大餐有鱼有肉,而沙希在这些肉类面前也只是吃着素面和薯条,在飞机上,自然也带了天梦天雪。事实上加上圣雅女神和羽女神,总共就是五个人,一架50座的冥界公务员的专属客机显得无比庞大。

而为他们服务的是黑衣人,也就是勾魂使者,在后面点的地方,是豪华客舱,这里聚集了刚才在痛苦中逝去的亡灵人们,沙希的手下洒下的圣水竟然将所有的东西祛除,而在后面是普通客舱,可是这里空无一人,因为人都在后面仓库,这里是圣雅少年集结的地方,也就是在凡间具备一定战斗力的英灵都在这里,而这里是大天使长在训话:“各位逝去的英豪,很抱歉在你们逝去以后还征召你们执行使命,五千多年来,圣雅一族如果逝去多是化为星尘风沙飘渺在圣雅大陆的星空,不会堕落冥界,只因我们具备生之法则,所以注定是被死亡法则唾弃,你们是圣雅的斗士,而你们的职责就是带他们前往冥界过河,作为战士,得有不怕死的觉悟,现在的你们虽然已死,可是还是有短暂七成的战斗力,在到达渡河的人我才赋予你们守护力量,你们的职责不惜代价阻止靠近的冥界亡灵,让大家渡河成功!要速战速决,冥界的土地非常邪门,越靠近渡口你们的能力就越弱,而且不再恢复,所以尽量控制能量消耗,作为英灵死就真的化为游魂等待飘过去投胎了!”

“守护我所拥有的一切!”众人把右手搭在左胸上沉默祈祷,大家都清楚,这句话就是,在没有得到神的庇护前得靠自己的力量来保护别人和自己然后保持队伍前进。

画面转到圣雅女神,她的确需要喝点葡萄酒壮胆,因为贵为女神,可是在冥界的地盘对看守禁地的死亡巨蟒动手,还是有所忌惮的,死亡巨蟒是看守活物不进入冥界的第一道门口,闯过它的巢穴才可以进入冥界,而那边就是文明的地狱犬在看守的地方,地狱犬一死必然惊动守宫斗士,那时候留给他们的时间就越来越短了,打心眼里,圣雅就认为其是自己除了天使长这张王牌,和自己的九子真龙诀就没有任何可用的底牌了。

看着斯文吃饭的沙希,自己真的不知道他此刻是敌是友,能帮自己多少,但是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个人是守护者里面最弱的一个,所以她也只能苦笑了,再看看旁边的羽在用灵力沟通自己的熟人,都是一个个的断开了灵界联系,你可以认为是挂了电话的感觉,羽只能叹气说:“会没事的,除了这个巨蟒我无能为力,这个地狱犬我倒是可以借着带走到其他地方溜达溜达给你们争取时间,你也知道我也不好多插手这边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你们还有一个大机会,就是既然你手上有佛杖,只要将佛杖飞插到对面的菩提树下,我想以阿弥陀佛的性格,他不会不管这些亡灵的,只是在那通往冥界渡河之后的彼岸花的另外一头才是望乡台和奈何桥,要过去那边,就得看各位的了,作为主神不应该撒谎,所以我得说,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随后几个巨大的雕像凭空出现,似乎就是如此巨大高耸入云,飞机颠簸,乌云密布,飞机飞入虫洞,天昏地暗,满目疮痍,这里已经是丧尸吃着腐肉,飞翔的羿龙一族人身龙翅加上牛角,还有吸血鬼的牙齿,这里是冥界入口的领地,一个时空大门,大门四周是四根柱子,分别雕刻着四位死神的雕像,其中一个特别白的女神自然就是羽,而死神的姿势是背着持武器插向地面互相不舍的姿势,羽看着有点失神不再说话。

悲剧的死神之母伊西丝

羽的父亲是前任冥王奥利西斯,因为伊西斯为重生和母性之神,她是真正的天地之神的女儿,是亡者的守护神,需要反复重生,所以冥王虽然爱她,但是总要无数次地等待她成长,陪伴她,甚至偶尔的几世,冥王就是她的父亲,然后和自己的女儿成婚,然后一起老去,也算恩爱偶尔还要派遣其他的死神保护她的贞洁和安全。可是随后的日子里面,伊西斯被发现姐姐奈芙蒂斯利用自己的样貌接近自己的丈夫,所以神识提前醒来前往冥界,可是就在这个路口,被塞特和奈芙蒂斯合力击杀,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姐姐同为亡者守护神的姐姐会对自己下手,为了自己和丈夫的王位。

奥利西斯率领幼儿羽和死神夜之神和冥界主神哈迪斯赶来,远远目睹自己的爱人伊西丝神格被剥夺,神灵力消失,成为亡灵,在重新为妻子报仇杀死了宿敌塞特和西丝的姐姐奈芙蒂斯,强制续了伊西丝的神之魂,也就是她不再具备主神的力量和能力,跟神族其他的神后人一样有着一点神力却经不住任何一个主神或者守护神的一击就得死,用两个主神(自己和妻子的忠臣)的神性命来续自己妻子的神魂和神力,自认为不能继续担任冥王的他执意将亡者守护神和冥界平分为二派,让夜之神和哈迪斯协助合作管理,一个管理亡者守护神和带往冥负责轮回工作,一个负责冥界生物统治。而地书也是这个时候出现在冥界,制定冥界规则。

而奥利西斯跟羽交代让她成为至高尊无上的亡者守护神,因为他亲手夺取了二位亡者守护神的生命,而自己的妻子已经不可能继续成为亡者守护神的工作,自己还杀了另外一个亡者守护神,这个神祇不能空缺,所以他将自己的力量倾注给女儿之后,他就带着女儿回去了。

回到家奥利西斯将死神一族的尊高的死神大神的职务交给夜之神的二个儿子(所以羽和现在死神的哥哥只是一起长大的家族关系)。

随后在死神宫殿外,就有着一对经常在奈何桥看风景的夫妻,如果什么鬼怪突然靠近,直接被奥利西斯诛杀,虽然将法则交给女儿,可是女儿疼惜父亲,强制在悄悄还给爸爸三层,所以奥利西斯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已经具备了顶峰时期的实力。一个让冥神忌惮的实力抗衡自己的角色。

可是他一心只想将伊西丝恢复,经过多次努力,他已经让伊西丝恢复可以做自己最喜欢的亡者守护神的工作了,虽然只是负责人类,但是她已经很满足了,也就是其实父母真正属于的是羽的下属,而羽刚才打电话的给的是父亲,而父亲刚才告诉自己的是,在护送一个守护神实力的亡者的路上,母亲受伤了,所以父亲在细心照顾不想离开,羽非常清楚,父亲爱母亲的感情超越了江山,现在连自己见到他们的机会都少得可以。

上次见他们还是500年前,一次死亡峡谷的大战,冥神尝试夺取死神区域,误伤到了站在城门张望的伊西丝,冥神原以为可以在羽外出期间一人抵挡二个死神兄弟的力量,却惊人发现了奥利西斯强大的实力不仅救下了二个人,还言语如果继续对死神领地继续滋扰则直接归于他,如果是哈迪斯说这话冥神自然不需要担心,可是这是前任的冥界统治者,具备死神冥神法则的主神,冥神只能率队离开,并且承诺不会再对死神领地动武,死神的区域就再也没有冥神势力干涉。

所以奥利西斯名义是冥神的师傅,其实不过给他一个地位,证明自己不会为他为敌而已。而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也频繁找奥利西斯希望找他劝他重新接管

冥界,可是奥利西斯心里哪里想这些,随后的几年,包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去哪里了,只知道经常出现在彼岸花河畔和奈何桥附近,那是离之前他们的死神护送队伍最近的地方。所以当年的亡者守护神的力量形成的虫洞,四个神,奥利西斯、哈迪斯、夜之神和羽,而这个时空门不规则的旋转,则如同当年伊西丝差点魂断的经典画面被后人记载以壁画雕像形式记录下来。

【第十一章天使与天使】

现实

【贝利尔——恶魔天使】这里的掌守大门的是奥利西斯亲派的天使——贝利尔,种族:堕落天使,在天堂为六翼,在地狱被砍去一对,变成四翼,是堕落天使的师傅,可惜为了看守这个门,他断翅重生,著名的暗之军团的首领,曾经的天界力天使,曾经的撒旦候选人,曾经诞生的第一位懒惰天使!地狱大门的外交使首席官,紫发蓝嘴唇,强大的无可救药苗条身材却有着力大无穷的力量,代表物品【恶魔玫瑰】,【天使右翼】,他不知道撒旦关押的地方否则他会去救他。

【加百列——奇迹智天使】圣雅大天使长,大天使长之一,耀眼六翼天使,曾经的天堂警卫长,曾经炽天使的候选人,但是因为她太靠近光明荣耀所以她的翅膀一对遮住脸,变成翅膀面具,一对遮住腿,变成飞翔天靴,如同只是一对翅膀的天使,只是因为对埃及人的审判与神意见不服被取消智天使资格,百合花标志的制服和圣剑她的腰带里面有个小小的百合花喇叭,传说的复活福音天使。外号【神之力】,【神座之左】,可惜她是被天使城视为被堕落天使蛊惑过而放逐。

飞机降落,冥君暗之军团如同入境机场海关真正一个个审核他们进来的人,因为这里是冥界入口,虽然平时死神的队伍也是偶尔会来的,所以他们看到羽的出现也习惯了,但是死神一般带着亡者是专门的报备加急快捷门的,不能走快捷门的只能在这里徘徊,所以从这里进去的多少会在冥界生死界御呆上很久,总得看看是属于自由平民区还是地狱十八层还是应该到其他地方都如同入境检查一样查看。

而他们没有别的标准,只有一个“死的!无生命象!”,至于有无入境通行证是死神们的事情,死神代表也在这里,所以他们不担心手续问题,结果除了一个个因为圣雅灵力的关系,感觉是刚死不久却坐了一天的飞机还是热的让他们惊讶外没有什么情况,就安全通过了,毕竟只要死了,再怪的怪物丢进冥界的世界里面自生自灭,弱肉强食,而沙希羽带着其他三位活人出现在员工通道这边安全过境去了,披着死亡斗篷的斗士,就算是活的进入冥界也正常,毕竟那几个人的目的不是投胎,只要他实力强大,否则进入冥界虫洞大门就是真的是死了。

这冥界入口的领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差不多一个澳大利亚的大小,所以业务也是非常忙碌的,本来想也最多是守卫这里的死亡蟒蛇,可是问题严重的贝利尔出现在这里,羽过去了解情况本意是想支开贝利尔的,可是准备向前的时候却被贝利尔呵斥道:“危险!后退!”在他说话的同时,在他后面的几个冥界斗士,被突然到来的光照到,光明一现,瞬间石化!!!!

让羽也是一惊,这地方她之前也带人来过,却不知道这里用死亡之莽是用她独特的眼睛来识别生物,活物看到就会被石化,然后真正的成为亡者!

而刚才被冻结的冥界斗士里面有人就真的是活生物,然后旁边解除石化的亡灵斗士说道:“我给你介绍信,一个是选择在冥界里面工作,一个是选择一个好人家投胎!”那人只是非常叹气说了句:“真倒霉,我得继续当啊,否则我老婆知道我没回去非骂死我不可!”

而旁边的贝利尔叹气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啊,羽大人,这死亡巨蟒虽然在这里服务多年,但是因为跟我一个德行太懒了,毕竟是冥界野生的,所以没有稳定住野性,最近天气太热,所以它想罢工了,貌似最近的工作量也没减少呢,这凡间真不太平啊。”摇摇头的贝利尔突然改变了语气说:“按理来说,我们天使不该多管闲事,可是职责所在,所以,我不拦着你放那些人进去,但是能不能将另外一个天使放出来,不管如何都是故人,不管为公还是私,也得给我个推卸责任的理由吧,比如被另外一个天使支开了什么的!希望你明白!”

“你说什么?我不懂,我不明白!”羽认为对方只是试探性的说话,而且圣雅女神好歹是界神,在她力量下掩饰的一个天使应该很容易才对的。

“尊高天尊的天使是神的使者,天使与天使之间也是有着威颤的,强者与强者之间的灵力会让彼此的身体和手指不自然的颤抖,也许是兴奋也许是害怕也许是恐惧,而我居然感觉到的是暖暖的关心?我得好奇是哪个天使会有大架子让奥利西斯之女会冒着违背父亲规矩导致冥神可能动武的恐怖后果,你要清楚,我是您的父王亲选的守护天使,我负责守护冥界入口的第一道防线,别人也像会乱说我是看门狗,可是你非常清楚我地狱撒旦继承者的称号,我具备不亚于在冥界里头的守护神的实力,要跟我动手再想护送那些人渡河,我想你也不具备这个实力吧!让他出来!”天使是没有性别的,有性别只是对方形象上的角色

“好啦,我会说的,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我那几个活人得给我带过去而不经过巨蟒!”羽无奈的说道。

“什么活人?我只知道你带了一群亡者混进来了一个天使,我得抓那天使而已!”贝利尔说着便对着那死亡巨蟒叫道:“好了,好了,你休息一下吧!就三小时!”那条看不清楚摸样只有二个血红大眼的蛇立即笑眯着眼睛变成一个女子,贪婪地扭着身躯去睡觉去了,也避免了一场恶战。

而其他人继续在这里转到另外一个飞碟上面,这一次的飞碟是直接旋转下降,如同电梯一样穿越了一个时空大门,然后缓缓继续直线飞行,而飞行的地方如同一个时空隧道,只是无声无息,而这架飞碟上是49小时才一趟,一趟就是二万人,也就是这里不只是只有他们的到来,沙希告诉他们,为什么会有人成为孤魂野鬼,也就是不合适投胎,没有地方管理接管,在冥界渡河冥都城没有被认可的人就不能进去,那只能自己想办法过河去投胎,或者想办法赚钱过河了,否则就只能到处流浪,甚至可能被其他强大的鬼魂僵尸恶灵所毁灭!

而在这里没有羽,因为羽携带着天使长加百列前来见贝利尔,天使长也披着一身白色斗篷和羽很像,羽将人带来以后,贝利尔示意她去催眠死亡蟒蛇,否则等下天使长加百列不可能飞入冥界的,虽然不清楚加百列和贝利尔会不会打,但是这是事实,如果死亡巨蟒再次展开时空大门漩涡,它会发现有活物来过,所以她只是让她多睡几分钟而已,这不算违背父亲的协议吧。

而另外一边二个天使站着对望,渐渐形成一个屏蔽的空间。

贝利尔问:“你是哪位,你具备天使长的力量,可是我所知道的七十二位所罗门天使以及之前的几位天使长里面貌似没有尊驾这号人物!”

加百列脱去衣服说道:“贝利尔学长,你是第一位天使,我是第五位,却因为触犯上帝对人间审判的决定被免去天使长,自己自断六翼不与尊高天界为伍,被天使们放逐,当时也只是小小的警卫长,算不得天使长,只是流浪到圣雅神都有幸成为圣雅天使长!而非天界天使长!加百列,见过贝利尔大人!”

“你现在是双翼,自断六翅?那得多疼啊,八翅膀的天使实力应该很难得了,断去的确可惜了,当年的我也顶峰的时候是个六翼!可是你应该清楚的,我被天界天条断去了五个翅膀,成为了单翅膀的天使,是个笑话!”

“贝利尔学长,够了!只是凡人们不理解你们,在他们眼里掌握死亡法则的天使多多少少就是堕落天使,谁会管你当年是不是被天谴渡劫折掉翅膀,是被撒旦收留冥界你才可以重新恢复神力,甚至是你的力天使地位,也是目前没有人可以撼动的,虽然现在的堕落天使也还在冥界,可是在我心目中,第一个成为力天使的人是谁就是谁的!”

“呵呵,也许是类似的经历让你怜悯我了吧,我可不需要!”贝利尔说道

“不,不是的,这是命,神就是我们的上司,只是员工的话不让领导满意,在谴责我们的时候还给我们带来了伤害!”加百列要上前的时候。

贝利尔一句:“够了!”狠狠的挥动劲浪打去,出乎意料的,在靠近加百列的时候,加百列已经叹息摇摇头说:“冷静!学长!没有用的!我不想对你挥拳!”

贝利尔惊讶发现,竟然是四个加百列的分身出现在四周包围自己,而且明显的真身是在自己的后方,如果刚才对方是用剑打的话,贝利尔自然认为自己虽然不会死,但是好歹会痛苦的挨上几道深深的剑痕!可是她却没有对自己动武!

“没有用的,尊您是学长,因为你曾经是我们天界天使军团学院的骄傲,可是时代已经变了!我不是八翼天使,我是十二翼的天使!”随后四个分身四个合成一个。

这一个展开的是八个翅膀没有错,可是居然还有一双来自脸部,一双来自双腿,随后光明大作,“其实!我是奇迹天使!我自己的力量就可以穿越到冥界而不经过你那该死的门!只是想代表圣雅亲自谢谢你!”说着转身缓缓要离开。

力天使贝利尔想试探性的用灵压阻挡,却被加百列挥手,强大的反弹之力弹开了贝利尔,只留下加百列低声说道:“放弃吧,六翼天使对十二翼天使,那是不自量力!”说着翅膀一个个变身亮出身上圣衣灵力斑纹,随后化身为双翅膀飞入自己的时空之门准备前往冥界,但是却被贝利尔拦住了,贝利尔顷刻间收起了她的传送门,笑道:“在这里使用圣雅力量破开时空之门进入冥界,你认为会没有负责监察空中的雷达部门发现么,算了吧!你还是老实的给我进去,应该可以在飞机降落前赶到!”说着挥手顷刻间推出气浪狠狠的将加百列推入了冥界之门,冥界之门随即关上。

下一秒,后面就响起了脚步声和轰炸声音,贝利尔苦笑地看着飞到自己身边的羽,羽责怪得说道:“我的模仿还没有完成它就发现了!”

随后死亡巨蟒化为人形的妖姬威胁得对她吐舌头说:“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谁?”看到她靠近自己的主人,主人却没有表示,所以不好下手。

“好了,妖姬!她是羽大人,就是石像上面的大神,她是双重人格,一下子是孩子脾气一下是一无所知的严厉女神,我只是跟她打赌能不能让你多睡一觉而已,结果她失败了!”

“那您可真会拿我寻开心啊,我说咋会好心给我休息三个时辰,实际是跟人有赌约啊!真是扫兴!”说着就站在原地撒娇问:“她输了你有好处,而且贵为大人自然不会太少,我呢,我是你们下注的玩具?我不管,我也要好处!”

贝利尔苦笑了一下说:“我有事情回去冥界里面一趟,我事后放你7天假期,在这个期间你就帮忙在附近的警戒工作,冥界大门不开!”妖姬自然高兴叫别人干活,自己只是督察而且还大鱼大肉连忙喊“诺”。

随后,贝利尔也转身走入冥界大门,大门关闭之时,二颗蓝色红色的小球紧随其后。

在接近飞船的时候,加百列突然感觉到时光大门一现,被传送到了异次元空间里面,她也刹住了下坠的身形。

阿努比斯手持天平的形象随着星辰慢慢呈现,然后阿努比斯的胡狼形象头和身子慢慢清晰,“加百列天使长,冥界属于亡者,而你这一部分还活着,你的轮回还未开始,请返回吧,否则我只能吞噬您的生命,用您的心脏来称量您可以留在冥界哪里了!”阿努比斯手持权杖缓缓出现了,高大的形象,仿佛一下子就如同如来和猴子悟空一样,片刻就可以毁灭对方。虚弱光环缓缓地剥夺加百列的天使的圣雅灵力,加百列立刻。

挥出灵力圈,荡开百合花,十翩花瓣变成百花瓣变千万,结果荡开的力量瓦解了虚空光环。

“加百列,你这是要侵犯冥界的节奏么,活的生物未经邀请,严禁入内!这是尊高无上的天条你作为神的使着,也敢违抗么!”阿努比斯缓缓展开了眼睛,“天使的宿命就是服从神,执行神赋予自己的使命,你的使命可不说来冥界放肆的!”挥动法杖一推,重重将加百列打飞,可是加百列怒视他然后晴空一挥,飞身就是一剑,凭空出现一个蓝色的空间云雾,然后重重一个巨型光电剑打下,阿努比斯闷叫一声,然后继续口吐激光,都被加百列灵活躲避过去了,加百列尝试过盾牌阻挡,可是顷刻间就瓦解还将自己震开很远,还好自己敏捷躲过了随后攻击来的东西。

“你很烦啊!”加百列在自己面前挥动一个交叉的十字,一个百合花的盾牌化为百个,随后加百列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弓箭,射出了一束激光箭,箭中夹带生命灵力和星尘宇宙,直接“砰!!“的一声向阿努比斯心脏射去,只是心脏被权杖展开的力量阻挡,接力挥出余下的百合花瓣的无数剑气攻击,剑气夹带催眠的圣雅力量,加百列知道自己不是神的对手,何况前面还需要自己帮助呢,阿努比斯沉默着放下权杖变成了石像,原以为这样可以免疫加百列天使的攻击,却不知道这攻击是灵力攻击可以穿越皮肤和灵魂,所以就在那一刻,阿努比斯的空间出现了瓦解,加百列本来想直接冲出去却被弹了回来,只能双翅膀展开“别忘记我是奇迹天使!“说着破开虫洞就继续追向圣雅了,这次阿努比斯没了动静,睡了。

而原本还在着急等待的圣雅,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臂的水晶项链突然亮起了蓝光,圣雅如同石头落地般的说道:“加百列天使,担心死我,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怎么走呢!”

“加百列的宿命就是为奇迹而活,上任圣雅女神给我的使命是保护你完成送佛之旅,我必然使命必达,这就是我的宿命,我为奇迹而生,而如果能活着送走亡者超度然后再返回人间,本身就是奇迹,有奇迹力量的地方,便会有我的存在!”加百列的声音秘密传达给圣雅。

圣雅只能默默点头,心想,是啊,活着送亡者来冥界再活着回去,的确是自己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那时候有水晶斗士,而这次是靠自己和别人的协助自己居然是那么的不踏实,这次若是没有加百列,恐怕自己敢不敢来冥界都不好说,圣雅暗地思考着。

而在另外一边,贝利尔站在阿努比斯的面前,阿努比斯疑惑地问:“为什么要破坏我的隔绝网,我可以完结了这个鸟人的。”

“注意你的言辞,我也是天使,至于为什么放他们走,阿努比斯神大人,你也曾是冥界君王,应该清楚的,这批亡者的勇者之心,他们只有七个小时过河,否则就会魂飞魄散!你只是需要一个台阶,否则你也不乐意看着这么多人逝去的!”贝利尔说道。

“呵呵,你知道太多了!”阿努比斯说道:“圣雅女神舍身来冥界,本身就是惊世之举,随后在加百列里面我感受到了地藏王的气息,地藏王曾助我分割冥界轮回和这个冥界地狱之门,念及他们只是送亡者超度,小小天使都舍命相随,所以即使你不出手,我也已经收回了对加百列的死亡剥夺,否则她区区一个天使怎么可能还有逃出我的手掌心?”阿努比斯看了看刚才交手的权杖,叹气道“可是他们是否能到达彼岸花开的对岸,就得看其他冥神手下的怜悯之心了!不是谁都会这样放他们同行的!”

“当年撒旦一族的堕落时空族的撒旦所罗门,也是地藏王仁慈保留,否则力天使家族就没有后人,我也见不到我的子子孙孙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明知道有活物也放入进来,我只给他们七小时,七小时以后,我必然亲自向冥神请罪!辜负了奥利西斯大人的信任!”力天使缓缓转身继续向前走。

“你小子不厚道,如果你去了,我不也得跟着兜着走啊!”阿努比斯拦着说道:“你小子一定有什么条件,说吧,我满足你!”

“你之所以敢让他们继续走,其实是相信你的三头犬能替你把守好冥界大门,我凡间到冥界的冥界之门已经让他们进来了,你的冥界传送门的另外一头也让他们过去了,你自然怕脱离关系所以继续安排冥界地狱犬看着冥界结界之门,冥界结界之门里面的魑魅城旁边就是神诺河的渡口!我既然已经帮他们一把了,我答应过羽帮他们第二把就是借你的狗狗到我的冥界溜达几天,我要换我的妖姬休息休息,否则她的狂性是压不住的。说是借口也好,说是理由也罢,敌人是利用我们交接守护圣兽的时间进来的,我们彼此也好有个交代不是么?”

沉默许久,阿努比斯只能说“算你狠!”

就这样,在羽和贝利尔的掩护下,令人担心的冥界地狱犬被拉到人间一趟,而冥界地狱犬也对能到活人的世界满是兴奋,所以没有多想拉着贝利尔消失在冥界结界之门那,当圣雅他们踏入这道门开始,就意味着会被冥神所察觉,所幸的是冥神沉睡,附近的主神也很少干涉这类事情,所以在进入这个门以后的任何时间都不能拖延,否则他们就没办法到达约定的彼岸花对面了。

【魑魅城】笔直的道路四四方方,城中九米宽的道路直贯穿城中间,直达度河口,之所以是直路,因为这本来就是冥界通往人间的道路,而且这是冥界唯一还能见到光的位置,也就是日出之后,这条路就被阳光阻挡,鬼魅妖怪只能逼退二边,而那些赶着投胎却没赶上轮渡的亡者就会灰飞烟灭,而附近的小镇就是日积月聚也等不到自己渡船的人和其他活物为了给自己缓解建立的城市,所以这里如果还能看到其他活的生物也是正常,但是都是属于冥界势力的人,而如果圣雅这批人进入,必然引起注意。

而这边,成功牵走了三头犬的贝利尔,羽走过来拉着圣雅说道:“阿努比斯也就是冥界冥君的势力,我不能再继续陪伴你们了,所以接下来靠你们了,可是我有几句话交代你得听听,同为主神,你的顾虑我自然清楚,可是你可曾换位想想,这二位继承圣雅碎片的人,虽然只是圣雅凡体,而且圣灵力非常低,可是他们敢凭借这点本事来到这个连你这个界神都不敢涉及的冥界领域,如果说他们单纯相信你的实力,我想他们也不必成为你的负担跟来了,自然是清楚你需要帮助,而他们可以尽微薄之力,甚至是地狱也跟你闯,放眼水晶斗士,也不是谁都肯来的,他们对你的忠心和勇气是你们冥界唯一的信任的基础,而他们需要你的鼓励来团结一心,否则只能是因为你的不信任不放心让你们合作有隔阂配合不默契,3。5个时辰之后日出将穿越凡间大门照入冥界大地,那么他们就必死无疑。”

“多谢羽大人的告诫,说的也是,我竟然忘记了思考这些,也许是在上面太久,已经忘记那些弱小还在奋斗坚强不怕死的努力少年以及他们团结之心了!”圣雅说道,然后容不得思考,分配任务,天梦天雪在队伍前面先锋,快跑冲过城镇,这时间城镇应该还有一些巡逻的冥界军团的人,所以他们负责开路,而其他具备圣雅力量的亡者则负责侧翼保护其他圣雅亡者们快速跑向渡口,而天使长则会在空中用天使羽毛作为弓羽射杀其他敌人作为远程掩护,虽然保护的主力是沙希和圣雅,圣雅还是有点紧张得透不过气来,这感觉如同与时间赛跑一样,而自己作为永恒存在的神,已经忘记这种感觉有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