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濛濛雨,细如牛毛。

将邹氏集团总部所在的邹氏大厦洗涤得越发锃光瓦亮、贵气逼人。

这是滨海市知名地标建筑之一,外表高大上,内里豪奢,安保尽职,绿化给力。

唯一的问题就是,大厦出入者大抵非富即贵,豪车层出不穷,普车多如牛毛。饶是有着足足五层的地下停车场,晌午前后,也不得不在外面挂上“已满”的告示。

眼看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却还是不能在附近找到一个车位,王鸣急得三层下巴都跟着哆嗦,擦把冷汗,他一咬牙一跺脚,干脆就在邹氏大厦正门前的马路边停下:“小凌我们走!”

抱着文件袋的凌耀耀抬起头,露出一张被栗色木马卷簇拥的标准美人鹅蛋脸,杏子眼略微睁大,诧异提醒:“这里不能停车?”

“不管了。”王鸣率先解开安全带,矮胖身材灵巧的钻出车门,叹气,“小邹总刚上任,正是三把火的关头,咱们公司本来就连续几年业绩不佳,这次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是再来个迟到,指不定撞枪口上!”

凌耀耀抿了抿嘴,跟着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进了大厦大厅,登记之后,前台打了两个电话,笑容可掬的叫来保安带他们去顶层专用电梯。

片刻后,看着电梯门合拢,想到接下来要直面的场景,王鸣心跳骤升,下意识对着金属面板检查仪容,反复确认头顶假发片的卡扣……他忽然目光一凝,扭头问凌耀耀:“带纸巾了吗?”

凌耀耀以为他要,赶紧找出来递过去。

结果王鸣摆摆手,胡乱抹了把脸,指了指她鬓发刘海的位置:“沾了雨水,擦掉,赶紧擦掉。别在小邹总面前落个仪容不整的印象。”

“经理,你别这样。”凌耀耀边擦边小声说,“我本来还好,现在可紧张了!等会儿到了小邹总面前,怕是话都不敢说了。”

王鸣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能不说话?那我带你来干嘛?这项目可就指望你给小邹总汇报清楚了!”

凌耀耀欲言又止。

王鸣压着忐忑给她鼓劲:“别担心,这可是咱们公司请业内大牛操刀的成果,那天人家说的时候你不就在旁边听着?不说百分之百,怎么也是十拿九稳!”

十拿九稳?

凌耀耀嘴角扯了扯,没说话,心想:“单纯论盈利,倒是没问题。但……”

她垂眸看了眼抱在胸前的文件袋。

这里面的东西从头到尾都是她在整理,所以很方便做手脚。

问题是,有没有机会避着王鸣让小邹总看到?

高速电梯只花了一分多钟就抵达了顶层。

才出电梯,迎面就是足以俯瞰小半个滨海市的落地窗,层高目测至少五米起步,走廊上七加仑盆的散尾葵,对比之下像个小盆栽。

走廊尽头又是一个前台,私人秘书核对过小邹总今日的行程,客客气气的请他们到会客室稍坐:“邹总家人临时过来,占用了一些时间,实在抱歉!”

王鸣诚惶诚恐:“没事没事,您忙,您忙好了,我们自己在这里就好。”

等秘书倒完水,体贴的出去反手关上门,王鸣才轻轻舒了口气,但想到小邹总,还是紧张。

他紧张了就喜欢注意一些细节,比如刚刚凌耀耀头发上的水珠,再比如此刻会客室的布置,忍不住碎碎念:“这盆玫瑰什么时候搬过来的?我记得邹总那会儿是没有的。”

凌耀耀看了眼:“经理,那是月季。”

她仔细端详了下,也有点意外,“紫骊珠?这品种现在可不多见了。”

王鸣不懂装懂:“那是!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金贵品种配得上咱们邹氏的壕吗?”

“……”凌耀耀嘴角弯了弯,没接这个话。

紫骊珠其实谈不上多金贵的品种,她老家的老宅里就长着一棵老桩,邻居想要,打个招呼,剪两根花枝去扦插,就也有了。

只不过这两年传统花卉势微,欧洲进口的欧月、日本进口的日月以及美国进口的美月崛起,广受追捧。再加上建国之后有一段相当艰苦的岁月,许多传统品种没保护好,国月于是越发的被比了下去。

所以这紫骊珠虽然算不上金贵,但不是凑巧碰上了,一般人想要还真不好搞。

当然了,如王鸣所言,这儿可是邹氏大厦,他们想要什么没有?

凌耀耀没太在意这事儿,目光很快从那盆明显才修剪过、株型优美的紫骊珠上移开,暗自思索着接下来的打算。

她是最近跳槽到春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

本来虽然已经在考虑从前公司离职,却也没想过来春茶。

毕竟春茶早年倒是辉煌过,这两年业绩每况愈下,尤其是不久前,邹氏企业的掌舵人邹总邹利国因病住院,独女小邹总上位,刚掌大权,就不顾一干叔伯反对,大刀阔斧的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春茶在邹利国手里还有点儿情分可讲,但小邹总却不然。

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否则这家公司指日可凉。

……金渚镇就是春茶这眼接骨上急三火四推出来自救的项目。

本来这家公司的命运跟凌耀耀也没什么关系,但她那个有老桩紫骊珠的老宅,就在金渚镇辖下的村子里。

更要命的是,她最近才知道,她亲爸跟继母,已经跟春茶签署了老宅的拆迁同意书。

“我们也是没办法。”那天她就追问了几句,她继母徐璇拧着眉头在客厅搞卫生,擦完茶几擦沙发,手里不停嘴里也不停,“安安读书不行,万幸还有个小提琴的天赋,他们老师都建议说要请那种名师,一次课就要两千块,不然就是耽搁了他……还有你,你都快三十了,陪嫁也要准备起来了……不卖老宅,就我跟你爸这几个钱,能干什么?”

凌耀耀想说自己不需要他们帮忙预备陪嫁,她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说那些还早,就算快结结婚了,她也不需要;但她不能说异母弟弟凌安安不需要栽培。

于是她就沉默。

徐璇没得到回应,犹豫了会儿,继续说下去:“你爸之前也很为难,说老爷子老太太辛辛苦苦攒的房子园子,你呢,又是从小在那里长大的,要是卖了,你一准要难过。但这也是没办法。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就是老爷子老太太还在,也肯定要为你们姐弟俩考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这个道理,但心里还是堵得慌。

凌耀耀就说自己累了,想回房休息。

徐璇还是跟在她后面念叨了几句:“你别怪你爸,要怪就怪我吧。我这个人命不好,没把安安生得跟你一样聪明伶俐,他要是靠念书就能有出息,我也不会让他去学那劳什子小提琴,费钱费力气……”

这话说的,凌耀耀没法不吭声了:“阿姨,我没有那个意思。”

“唉。”徐璇叹息,“说到底还是我跟你爸没能力,不然,也不至于要动老爷子老太太留下来的东西。”

凌耀耀被她说得都站不住脚了:“我就是觉得很突然,没其他意思。”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徐璇开始抹眼泪,哽咽,“是我们做父母的无能,对不住你们。”

“……”凌耀耀按着房门把手,又气闷又尴尬,都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还是弟弟凌安安听到动静,出来说了声饿了想吃夜宵,徐璇立马去厨房张罗了,她才得以脱身。

虽然摆脱了被继母追着念叨的困境,老宅即将迎来的命运还是像一口气哽在了胸口,上不来下不去,说不出的烦闷难受。

这时候看到春茶招人,凌耀耀一个冲动,就去应聘了。

她对自己被录用不奇怪,毕竟在圈子里混了这几年,履历还算好看。

入职后,凌耀耀利用职务之便提前了解了春茶对金渚镇的安排,心头越发空空落落。她熬夜做了一份计划书,希望能够为故里争取一把。

然而春茶如今急着做出成绩证明自己,根本不理会她的建议。

她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小邹总。

至于越级汇报的后果……

说实话,她进春茶就是为了老宅,如果改变不了老宅的命运,那春茶不计较,她也不想留下去。

虽然早就下定决心,但事到临头,凌耀耀也不免跟王鸣一样,有些患得患失,心神不宁。

就在这时,王鸣许是等的焦灼,起身在会客室里走动起来。

他走到紫骊珠面前,弯腰打量了会儿,啧啧称赞:“不愧是邹氏,这花开的真好。”

说话间随手掏出手机,单手抓起花盆想拍个合影。

然而王鸣没注意,手指被枝条上的刺给扎了一下,他一痛,下意识的甩手:“艹!”

“砰!”

紫骊珠连花带盆砸到了凌耀耀脚边,王鸣一惊,正手足无措,外间秘书听到动静,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你们怎么乱动东西?!”

王鸣赶紧赔笑:“不好意思啊,我们赔……我们赔双倍……”

“这不是赔不赔的问题!”秘书脸色难看,迅速走过去蹲下来仔细检查了一番,见紫骊珠整个枝干都差不多从根部折断,神情越发阴郁,打断他的话,“这是孔女士生前送给邹总的礼物!邹总看这屋子阳光好才临时放过来……你们……唉!”

“什么?!”王鸣脸色顿变,他迅速思索了下,忽然转向凌耀耀,“小凌!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都跟你说了别乱动,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凌耀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