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我还那么担心他们。”被演了的泡芙自闭的蹲在地上喃喃道。

“等下他们出去还要演?”泡芙抬起头问道爷。

“嗯,下面就是怪异姬的独秀了。”道爷笑着,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

“怪异姬,惨!”泡芙为怪异姬默哀道。

……

江白收到道爷提醒的消息马上站了起来。

“快快快,进入状态,怪异姬要来了!”

“你怎么知道?心有灵犀一点通?”雪怡狡黠的笑道。

腐眼看人基!

“道爷发消息给我了!”江白无奈的说道。

“噢噢。”雪怡也站起身来调整状态。

“你别吵着吵着就笑了啊!”雪怡警告道。

“那不可能。”江白毫无底气的说道。

“来,看着我,咱俩对视。”雪怡盯着江白的眼睛。

江白看着雪怡的眼睛变成一弯月牙,然后逐渐……滑稽!

江白看过一个对比图的表情包,简约线条和极致色彩的滑稽表情包。

若是雪怡的嘴角再提一些,她就是极致色彩的滑稽!

“噗!你特么干什么。”江白憋不住笑了出来,太逗了。

“我这是锻炼你的憋笑技巧,你看你一点都不中用。”雪怡嫌弃道。

“主要是你那个滑稽的表情太生草了。”江白反驳,现如今谁能在现实中看到滑稽不笑的?

反驳完江白把正在拍摄的相机拿到面前,给怪异姬做一个当前情况的介绍,好让他剪辑。

我真是个好人啊!

“嘘,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下当前的情况……”江白打算把怪异姬这个视频做完。

整蛊了他怪不好意思的。

“怪异姬想整蛊我,然后我反手来一波反杀!现在就是最后一幕,泡芙之前给了怪异姬一耳光,现在我要假装跟雪姨打起来!”江白说道。

打起来!没错,在怪异姬来的时候打起来,绝对节目效果爆炸!

“他来了他来了!”雪怡提醒道。

果然,走廊已经传来脚步声,俩位演员开始你的表演!

“你算什么东西?我爸都没骂过我!”雪姨冲着江白怒吼,眼睛眨巴眨巴,暗示着什么。

江白一开始还愣了一下,后面看到她的暗示才反应过来。

表演,开始了。

“我算什么东西?我不仅要骂你,我特么还想打你!”江白也吼道。

非常夸张,但考虑到两人的年龄,很正常。

人不轻狂枉少年!

“我想打我?来啊!”雪怡把一张小脸凑到江白的面前。

怪异姬听到走廊转角有动静,刚走过去就看到诡异的一幕。

雪怡把脸凑到江白的面前,还拍了拍。

求打?!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跟怪异姬玩暧昧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江白说道。

他用余光看到了怪异姬那张老脸。

“我就是想玩暧昧,怎么了?打我?你也配?”雪怡破罐子破摔。

怪异姬大惊失色,这不就石锤了她跟我玩暧昧?那还得了!

她估计是逼急了,说话不带脑子……

实则这句话是剧本本身就有的,就是要在怪异姬的面前说出来,这样才好铺垫江白根本不相信的节目效果。

因为他们知道,怪异姬登一下一定会出来解释这只是一个整蛊,可他们还没玩够。

“承认了?很好,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不要再那么水性杨花!”江白一发狠,一脚踹了上去。

这个步骤是安排好的……江白还没踹到雪怡,雪怡就往后倒了下去。

然后闷哼一声,实际是在憋笑,因为刚刚……

江白踹了个寂寞,差点自己摔下去。

雪怡差一点就憋不住笑出了声,就尼玛离谱。

这里是他们特意找的位置,怪异姬的视角盲区,他根本发现不了端倪。

在怪异姬的视角,只能看见江白飞起一脚踹到了雪怡的肚子上。

雪怡被踹之后闷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你们不要再打啦!要打去练舞室打!

怪异姬赶忙出来劝架,可不能让他们继续打下去了。

他把雪怡扶起来,雪怡此刻的脸色涨成猪肝色,暴怒中的雪怡一言不发。

像一座沉默的火山等待喷发!

“来了?好一对狗男女!”江白愤怒的喊道,心想,终于出来了。

“不是的,这只是一个整蛊!”怪异姬解释道,只是这解释有些许的苍白无力。

毕竟情况紧急,只能先这样了。

“整蛊?什么意思。”江白平复了一下暴躁的心境,问道。

“我跟雪姨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给你的一个整蛊罢了……”怪异姬将他的整蛊计划托盘而出。

江白惊奇的发现,怪异姬的整蛊才进行到一半……

后面怪异姬打算不真相大白,然后直接发视频。

呵,狗贼!

还好有防道拉垮团,你的设备都挺完善的,男一号女一号演技不错,就是着群演属实有点拉垮!

“整蛊,呵!还想骗我?她自己都承认了!”江白根本不相信怪异姬的鬼话,冷哼一声说道。

怪异姬急得满脑门汗,但不知道怎么解释。

谁让当事人自己同意了,怪异姬现在有点无奈,他真的找不到怎么解释!

“还对他解释什么呀,他就是那样的人,我算是看清楚了。”雪怡凄惨一笑,挣脱怪异姬的搀扶。

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然后在怪异姬怜悯的目光中转身,巍巍颤颤的走回了房间。

像一个被妻子儿女抛弃的孤寡老人。

“都跟你说了只是开一个玩笑,真的没必要!”这一来二去,怪异姬也恼火起来。

江白无言,像是夏至未至里的傅小司,双眼弥漫大雾。

他并不清楚什么是双眼弥漫大雾,或许是白内障罢?但此刻,江白感觉自己演出来精髓!

“玩笑?有这么开玩笑的吗?”江白冷漠的回答道。

怪异姬一听,有点尴尬……好像,是有点过了?

“算了,你好自为之。”怪异姬扭头追上搀扶着墙的雪怡。

弱者,总是会获得更多的怜悯。

江白听到好自为之就想笑,差点没绷住高冷的人设,笑了出来。

因为这是某混元太极掌门人的名台词,江白差点脱口而出:“你会闪电五连鞭吗?”

还好绷住了,不然人设崩塌。

俩人回到房间,一开门。

众人看到微红的眼圈,苍白的脸色,以及弱不禁风,似乎风一吹就要倒下的雪怡。

也是差点没绷住。

这演技,绝了!绝对把怪异姬耍的团团转!

果不其然,怪异姬的脸色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