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光看着那只细小且毫不起眼的优盘,眼神透出些许的沉吟。

洲小洲也感觉到了我目光的凝视,随即也再度开了口。

“这只有盘,记录了一些影像方面的资料。包括被害人离开小区时候的监控录像、车子在沿途公路上的一些记录录像。还有,或许就是我们在城郊野湖附近的一些取证照片等等。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嗯,我想我会的。”

我轻轻点头,目光则再度停留在没有看完的资质资料上。

随着手指的翻动,被警方调查的相关人士的一些询问记录映入我的眼帘。我眉头微蹙,目光再度陷入沉吟之中。

“这些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吗?”

“是。”洲小洲点了点头:“就在被害人失踪的事发当日,她的丈夫曾在早晨的时候乘坐了飞机去外地见了他的一位朋友。我们核实过,他的确有乘坐指定的航班于当天的晨早离开过本市的。而他所提到的那位朋友,我们也通过电话和他取得了联系。他朋友的证词和航班方面的查询,足以证明他所说的话具备绝对的真实。而就在同一天,她的女儿也因为工作参加了公司举办的商业酒会。关于这一点,公司的同时和商业伙伴,都可以证明。他的女婿也是一样的,整整一天的时间都在和自己亲密的几名牌友坐在一起打牌。打牌的声音因为过大,甚至惊扰了楼下的邻居。邻居甚至因为激怒而选择报了警,到达现场的警方人员,甚至因为他们涉赌差一点儿就将他们带回警察局去。还有失踪者的那些情人和同事,他们也都有绝对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洲小洲为我解释,而我看到的资料也的确印证了这一点。说完这些,洲小洲不禁有些自嘲的长叹了口气。

“嗨,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这些调查,其实更多都是走个过场而已。被害人是自己出去的,无论是小区的监控录像还是外面的道路摄头都有清楚记录了这一切。只不过城郊那边没有任何的监控录像,所以我们不得不排除所有人的嫌疑。毕竟在我看来,被害人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就开车前往那里。而在那里我们所完全不能看到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无疑是本起案件之中我们唯一不能确定的事情啊。”

“嗯。”

我点了点头,觉得洲小洲和警方那边的分析没有错。

不管是意外还是什么,失踪人最终的消失地点无疑都发生在没有监控录像的城郊荒芜之地。她为什么会前往哪里,其原因具体是什么,无疑牵扯到本次案件最终侦破的结果。

单以现在我所看到的纸质资料来讲,我认为警方的分析至少是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问题的。我缓缓松了口气,不觉将目光转向放在了那一只小小的优盘上。

虽然我并不认为洲小洲对我的陈述会有什么问题,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认为还是有必要看一看这些记录了警方调查的视频、图片资料。我将优盘插入电脑,随即也开始顺着优盘里的视频依次打开。然而伴随着一个又一个视频映入我的眼帘,我的目光也在沉吟中透出别样般的阴翳。

洲小洲看着我目光充满深沉且认真的样子,站在一旁沉吟了良久的时间,最终还是有些失望般的叹了口气。关于这些视频,他们警方的内部人员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毫无任何的发现。

离奇般的失踪案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陷入困顿般的胶着。多日的缺乏休息,已经让洲小洲的脸色显得有些蜡黄与难看。她不自觉打了个哈欠,一脸疲惫不堪般的样子。

“资料和视频都是复制版。”

“哦,这个我知道。”

面对她的一语出口,我目光不离电脑的屏幕,只是有些沉吟般的回应了句。洲小洲轻轻点头,眼神疲惫中显得有些黯然。

“东西我可以给你留下,你可以慢慢的看和研究。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在你的卧室睡一会儿吗?老实说,我真的是太累了。如你所见,案件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陷入了不堪般的胶着。我到现在,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借助此番来找你的机会,陈述一下案情之余,我还想借机会睡一会儿的。”

“呵呵,偷懒吗?”

“算是吧,毕竟我是警察,但也终究还是个人啊。”

她一声叹息,转身就要走向我的卧室。我却在此时长长松了口气,目光中的黯然随即变得释然开来。

“呼~”

我长长松了口气,之后将身体充满放松的靠向身后的椅背。听到了我的声音,洲小洲即将离去的步伐戛然而止。她目光沉吟的转向我,却看到我难得浮现在脸上的一抹淡然般的笑容。

“怎么,不是要去睡吗?”

“嗯……”

她轻轻点头,却难以遏制对于我深沉目光般的凝视。看着我转而变得轻松般的目光和态度,洲小洲沉吟中不觉透出一抹淡然般的凝重。

“小鱼,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她一语出口,深邃的凝视也透出些许的审度之意。

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很聪明。居然通过我表情的一缕缓解,直接洞悉了我此时的心事。

“呵呵,我看你还是先去睡一觉吧。等你一觉醒来,我们再具体细聊却也不迟啊。”

“你这么说,我哪里还有心思睡觉的?”

洲小洲看着我,深邃的目光透出一抹难以言喻般的急切。我望着她此时有些激动得快要颤抖起来的嘴唇,不禁发出一声无奈般的叹息。

“唉~早知如此,我就先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了。”

“你真的发现了什么吗?”

洲小洲听到我这样说,瞬间一阵兴奋。甚至不等我说话,就直接一把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快快快,和我说说,你都发现了什么?”

她兴奋得情难自已,刚刚一脸的疲惫和黯然此时完全的一扫而空。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得不选择再度和她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她满怀期待般的凝视,我轻轻嗽了嗽嗓子之余,原本玩世不恭般的目光也变得再度正色了起来。

“如果我这里没有什么发现,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卖了个关子,不禁有些沉吟的看向洲小洲。洲小洲目光黯然,沉思了一会儿不禁再度开了口。

“应该会继续扩大搜索吧。对,以那片荒郊作为核心,继续展开对于失踪者的搜索工作。”

“放弃这个想法吧。”我语气淡漠,声音却透出格外的坚定:“失踪者……哦不,或许现在要称之为‘被害人’了。”

“什、什么?!?你、你的意思是……”

“没错,她已经死了。而且,你们全都被骗了。”